聖西里亞,位於羅蘭市城郊的一間女子高級學院,全校唯有少部分的男老師,其餘全是女子,可說是陰盛陽衰的最佳典範,校風不會說過度嚴謹,給予了學生們一定的自由。

  在這樣通通都是女孩子的女校中,免不了就是百合的出現,所謂的「百合」指的就是兩個女孩子相愛,對此有個淺顯易懂得宅字眼:「GL」。

  除了百合盛行外,外貌偏向俊雅的女孩子也會比較受到矚目,而那些女孩子則通常會是校內的「偶像」。

  校園偶像類型有很多,但不外乎就是個性大勒勒但是心思細膩而個性活潑、擅長運動的女孩,當然,也是會有少數部分是因為獨特而受到歡迎的。

  而這少數部分的女孩,在這聖西里亞中有一個非常實際的例子。

  那就是學生會中的書記長──伊燃。

  伊燃有著一頭宛如潑墨般的直順短髮,還有著一張據說是因為混血兒有著東方柔和、西方立體的清秀外貌,一雙黑瞳宛如黑夜般深邃迷人,膚色白皙,唇色如薔薇般柔美,身上有種英國貴族般的高貴氣質,但那美好的氣質中卻又透著淡淡的疏離感。

  她因為特別的氣質與不同於其他偶像愛往球場跑而是喜愛圖書館的表現吸引了一波又一波的女孩子們迷戀。

  於是,聖西里亞的女孩子在私底下給了伊燃一個相當特別的稱號──

  「王子殿下」。

  是的,伊燃那貴族般的氣質與雖然疏離卻依然與人相處融洽的個性而有「王子」的稱呼,成為了聖西里亞學院中最特別的校園偶像。

  害羞的女孩子總在圖書館的書架間偷瞧著她,大膽的女孩則是趁著伊燃有空時送出巧克力、情書又或者當面表白的,總而言之,學院中女孩子對伊燃的追求行動天天都在上演。

  當事者對此總是淡然的微笑,並不做過多的表態。

  至於學校的老師們對於伊燃的態度則是十足的放心,只因伊燃雖功課沒有說上等,但在咖啡調製的比賽總是獲得優秀成績,甚至得到業界給予的「咖啡王子」稱號,為校爭了不少光,使得總對伊燃的一些事情睜隻眼閉隻眼的放過。

  有人反應過為何老師對伊燃如此好,但那件事情似乎在一週後被伊燃無聲無息的解決了,甚至那人最後還成為了伊燃專屬後援會的會長,讓人不禁匪夷所思伊燃到底是如何解決的。

  啊啊啊……說到這得暫停個一下,因為有個鼓起勇氣的害羞女孩正要對在樹下休息的伊燃表白了,無形的天邊甚至有個一雙白翅膀拿著不知明物體的傢伙瞄準了她,似乎是要做些甚麼。

  「伊、伊燃同學,可、可以打擾你一下嗎?」害羞又甜美的娃娃音從一個站在樹邊的女孩子嘴中吐出,女孩子滿臉通紅很是羞澀。

  閉著雙眸休息的伊燃聽這話緩緩地張開了那如暗夜星子般好看的墨瞳,唇角掛著相當制式化卻不讓人討厭的疏離微笑:「嗯,可以。」

  聽到那中性的迷人嗓音,看著那似是假寐而有些慵懶的雙眸,女孩的臉就像是滾燙的熱水,燒得通紅,伊燃見此忍不住勾起笑。

  「別緊張,慢慢說,咬到舌頭可就不好了。」溫潤的嗓音有如清澈流水流過心脾,忍不住放鬆心神。

  女孩因為這好聽的嗓音終於捨得好好的深吸一口氣,彎下了腰、雙手打直的拿出了一封信與一袋明顯是手工製成的餅乾:「伊、伊燃同學,請、請收下!」

  伊燃聞言為之一笑,輕輕的笑聲就像是風吹過風鈴般好聽,「謝謝,餅乾是你做的吧?我收下了。」隨後從草皮上站起了身,雙手接過了那信與餅乾,手則在收過東西的同時輕輕拍了一下女孩的手背。

  清雅的笑聲使得女孩子忍不住快要暈過去,啊啊啊!果然努力學習做餅乾然後鼓起勇氣來送給伊燃同學是對的!!伊燃同學好溫柔啊!!她剛剛還摸了她的手!!她、她、她不要洗手了啊!!伊燃同學摸過的手啊!!

  望著女孩暈陶陶還冒著小花與小愛心的離去,伊燃忍不住搖頭訕笑,不就是收封信跟包餅乾嗎?真是……

  隨手拿過一旁的書包,緩緩的打開拉鍊,裡頭已擺了約莫三、四包的小包裝手製餅乾與同等數目的信件。

  她知道那些女孩子在想些甚麼,可她不能接受,或者說,她的性向依然是異性戀,對於同性的女孩,只當成妹妹與公主來看待,雖說,這總讓她想起女孩子對她私底下的稱呼。

  「王子殿下」,想到這詞,伊燃則想,如真有所謂的王子,那就好了。

  伊燃心思非常細膩,即使氣質疏離的好似不近人情,收下每一封信的她都會看過,然後細心的收好、回信溫柔婉拒,這,也就是為什麼即使被伊燃拒絕的女孩子還是繼續迷戀她而且不死心的原因。

  某王子雖然總是拒絕著人卻絕對不失溫柔,懂得女孩子心思的柔軟與告白時的緊張情緒,就因為能夠了解所以才認真對待,即使每次收下時都是一副溫潤似是不在意的模樣。

  只是這樣完美的王子,似乎就是在眾人面前太過的完美,所以總沒有聽說過有比較要好的朋友,連與其他校園偶像們相處時也是一貫的制式化卻不讓人討厭的淺淡笑意。

  看了看腕上的錶,發現下節課的時間就要到了,拉過書包,伊燃卻不是走往教室,而是走向不遠處的圖書館,身為書記長且得過許多獎的伊燃在一些課是可以翹掉且不會被記曠課的,畢竟,誰讓伊燃有著校園「王子殿下」與業界的「咖啡王子」之稱呢?

  有些過於緩慢的邁步前往圖書館,即使這段距離一般人走個三、四分鐘就能走完,伊燃也能走到至少七、八分鐘,至於原因嘛……

  一路上遇到不同老師的伊燃感到好笑不已,不是問問她何時能為他們煮咖啡要不就是何時可以幫他們泡紅茶,誰能知道咖啡王子在老師們心裡等於就是個人工咖啡機啊!

  跟一些老師約了些可以翹掉的課的時間,伊燃看著離去的老師群忍不住呼了口氣,有些無力,於是加大了腳下踏出的步伐,終於在沒老師注意到的情況下進入了圖書館。

  聞著濃濃的書香味,暗自露出了個若是他人看到絕對會為之迷戀的溫和笑靨,如往常般走到了與咖啡、紅茶有關的書籍所在的書架,四處翻找著上次看未完的書。

  拿起書就隨處站著翻看且看的入迷的伊燃絲毫沒發現因為她的出現圖書館出現了小小的騷動,不少翹課來圖書館的女孩們通通暗自小聲尖叫著慶幸自己翹了課才能看到王子出現在這。

  看到一半也沒理會那些目光,伊燃拿起書與書包走到了一處,拿出了一本空白筆記本就開始在上頭寫寫畫畫,似是在記錄又像是在改良著書本上的紅茶口味,等到滿意後才闔起筆記本與書籍,並將筆記本放入書包中,拿著書包將書籍放回原位後就離開了圖書館。

  渾然不知,自己認真的模樣已被或多或少的女孩給拿起手機拍下傳到了網上,上課偷用社交網站的女孩們看到了王子照片的更新又是一陣騷動的展開。

  走到了學校警衛室,即使尚未放學,警衛看到了伊燃也只是點了點頭後就放行,而伊燃有這樣的特權全緣於某次伊燃與其他學生一起放學而交通被堵的水洩不通、塞車塞了快一個小時的關係,老師們就特別給了伊燃特權讓伊燃可以在放學前一個小時回家。

  伊燃的家距離學校有小段的距離,但伊燃堅持用著步行,她可不想要上了公車還要被一大堆女孩子給注目,即使她現在只有十八歲,但魅力可是不分年齡的,尤其是她這種老少通殺,大可殺到八十歲老嫗小可殺到三歲小女孩……

  雖說,在路上也會被很多人注目,但至少不用上公車被人有意無意的偷吃豆腐……

  縱使人群有些擁擠,又或者是因為被魅力吸引過來而造成的人潮擁擠,伊燃堅持著或多或少避開他人的碰觸,從小,除了一個小時候見過的「大姐姐」與家人外,伊燃不准他人隨意碰觸自己,簡而言之,伊燃有著對人的潔癖。

  即使是老師、學生會長等人也無法隨意碰觸伊燃的衣袖,除非伊燃主動,要不然是碰不得的。

  走到了一棟小巧別緻的住家前伊燃停了下來,將書包放於一旁,走到了旁邊拿出濕紙巾擦過手後就用著雙手朝著眼瞳摸去,一瞬之間、兩片黑色的瞳孔變色片就這麼的被伊燃拿下,用著剛剛的濕紙巾包覆起來隨手丟進放在自家外頭的垃圾桶裡。

  再次拿起書包,伊燃拿出鑰匙打開後推開家門:「焰姐、烯姐、爸、媽咪我回來了。」

  伊燃的聲音雖小卻傳遍了一樓,位於一樓的某女從客廳探出了頭:「歡迎回來,燃燃。」

  「歡迎回來,小燃。」另一道相似的女子嗓音從樓中樓的二樓處傳出。

  「焰姐、烯姐,爸跟媽咪不在?」望著一樓那一頭染成酒紅的波浪捲髮、灰眸如星子般好看、外表艷麗嬌俏可人,身材美豔氣質爽朗的大姐,又望了望有著同樣外貌卻有著一頭亞麻綠俏麗短髮、紫眸如水晶般剔透、氣質穩重又不失性感的二姐,伊燃偏過了頭。

  被稱為「焰姐」,全名為伊柔焰的大姐搖搖頭:「爹地臨時有事出差了。」

  伊情烯,被伊燃稱呼為「烯姐」的二姐也搖頭:「媽咪也跟著爹地出去了。」

  習慣了兩位雙胞胎姊姊這兩段式回答的伊燃只是點頭走往了自己的房間,邊走邊問:「那晚餐誰煮呢?」

  不問父母親出差多久而是問晚餐的問題,伊燃曉得自家父母親出門都是出去一週至一個月不等,所以並未開口詢問出差時間。

  反正,美其名每次出差就是順帶的「蜜月旅行」,天曉得伊燃家的父母親以出差為名的蜜月旅行已超過一雙手可數出來的次數了。

  「輪流,今天我煮,明天烯,後天換燃燃你噢。」身為大姐的伊柔焰排好了順序,而伊燃也僅是點頭後就回了房間。

  伊燃的房間擺設相當簡單,一間淋浴的浴間、一張海水藍的床鋪、一張擺著電腦的電腦桌、半個牆壁的書架與衣櫃,然後是一牆面的落地窗。

  裝飾物品也相當的少,一盆綠葉盆栽與兩盞小燈就是全部,絲毫沒有似女孩子的粉嫩感。

  而這些全歸咎於伊家三女的母親,伊家母親與伊家父親分別是台日與英法混血,也才讓伊家的孩子外貌都是一等一的好,然,伊家母親一直想要一個兒子,卻在生下伊燃時難產爾後就再也不能生育了,為此,伊母非常不甘心,所以就把剛出生的小伊燃當成了男孩子來撫養。

  小伊燃因為父母皆有外國人血統的關係,從小儀態就被培養成要優雅自若,氣質要溫煦親人,也因為這樣的培養方式,伊燃從小時候其實就被許多的小女孩暗戀,王子的稱呼也是從小就有了。

  不過,就算是伊家父母、雙姐又或者是學校的同學通通都不知道伊燃的一些小小心思、那些獨屬於小女人的嬌柔想法。

  伊燃想要戀愛,因為早熟的關係,從小就祈求著自己能夠有一場美好的戀愛,即使是曇花一現的美麗她也願意,只不過不知道是不是天生與愛情絕緣。

  從小時候開始就無法與人太過親近,當然因為無法親近,戀愛啥的連想都別想了……

  除了……除了於十歲時見過的那一個美麗的「大姐姐」……即使印象早已模糊,伊燃依舊無法忘記那位「大姐姐」身上那混著紅茶、咖啡與花香的味道。

  這,也是為何伊燃會如此鍾愛咖啡與紅茶的原因。

  放下了書包、脫去了衣服後伊燃走往淋浴間,淋浴間雖然小但還是有著洗手台與其他浴廁物品,打開了蓮蓬頭,讓溫潤的水珠滑過身體的每個角落、打濕了一頭如墨的短髮,閉上雙眸享受水的洗禮。

  不久後伊燃拿起了沐浴精開始洗澡、洗髮,等到泡沫沖乾淨後將水關掉,拿起一旁的浴巾圍起身體,走到了洗手檯那拿起潤髮精抹過黑髮後才把頭髮包起。

 

  洗手台上的鏡子映出了少女清秀到有些俊美的臉龐,一雙一紫一灰的異色眼眸宛如吸引人靈魂墮落的璀璨寶石,美麗到讓人想伸出手指將之刨出珍藏,因為這對美麗的眼珠引來了不少麻煩,在家以外的地方少女都會帶上墨色的變色片,遮擋那過於好看的瞳眸。

  不甚在意的走出了浴間,伊燃擦乾身體後就穿上了衣物,拉開了包在頭上的浴巾讓一頭濕漉的黑髮散在了肩膀上,走到了外頭陽台上看著那在天邊閃著瑰色的星星。

  瑰色的星子映在異色的眼瞳中顯得雙眸有些惑人,伊燃想著過去在社交網站上所看到的消息,據說,能看到玫瑰色星星的女孩都能夠有一場美麗的愛情。

  可,為何她在十五歲就看到,如今卻沒有碰到任何一個命中之人出現?網站上的消息……果然……不可信。

  有些無奈的笑笑後伊燃從陽台中走回,恰巧錯過了瑰色星子閃出的粉色光芒,那粉紅的色彩像是盛開的薔薇、更像是戀愛中少女的心。

  回房間裡的她聽到了外頭姐姐喊著吃晚餐的聲音,少女應完聲後快速的擦乾自己的頭髮,打開房門,邁出腳步走往樓下。

  「姐,最近怎麼沒看到哥哥們?」吃著晚餐的伊燃隨口問著兩位姐姐的男友。

  「小燃怎麼會突然想到?」抬起頭,正在咬著紅燒肉的伊情烯挑著柳眉,吞下肉後問著這比她們男友還帥的妹妹。

  「兩位哥哥很久沒來了。」只是問著近況罷了,飯廳內的話題不都如此?

  「燃燃想他們?」伊柔焰夾起空心菜放到兩位妹妹碗中。

  搖了搖腦袋,「沒什麼,只是好奇而已。」同樣夾起了排骨放到了兩位姐姐碗中後,伊燃吃著自家大姐夾的空心菜。

  「傲風他出差了,說要有段時間才回來。」聳聳肩,既然寶貝的王子妹妹好奇,伊柔焰也就不吝嗇的說出男友的狀況。

  「長云今晚加班。」幫吃完飯的妹妹裝湯的某二姐也隨口說出了男友的事。

  對於這般美好的妹妹,身為她的姊姊的伊柔焰與伊情烯是相當驕傲的,優雅如王子啊!她們家的親愛的可都沒比妹妹好,老是在抱怨著自家妹妹是如何如何搶走他們風采,總讓她們忍不住笑的前仰後翻的。

  兩位姐姐與哥哥交往順利,兩邊都是交往了快五年的情侶,三不五時就會來到家裡陪姐姐,如今出差與加班倒是難為她們兩個在結婚前就有著妻奴前兆的姐夫了……伊燃喝著姊姊精心燉製的湯,如是想著。

  她相當歡迎兩位哥哥趕緊成為她們家的姐夫,解決家中這嚴重陰盛陽衰的狀態,她在學校就已經女多男少了,家中自是希望能夠趕緊改善。

  「我吃飽了。」說完後端起了餐具走往洗碗槽,今日煮飯的是大姐,那麼洗碗的就是二姐,明天依次往後推換她洗碗,放好餐具要走回房間的伊燃掛著有些曖昧打趣的俊美笑容對著兩位美麗可人的姊姊說──

  「兩位姐姐要小心不要在姊夫們不在的時候爬牆噢,不然的話姐夫們可能都會忍不到你們結婚後就把你們吃掉的!」

  隨後慢條斯理的走回房間,絲毫不理會兩個滿臉通紅又風中凌亂的姊姊。

  誰把她們家可愛的燃燃/小燃用成這副俊美又魅人且還會調戲人的樣子啊!!罪魁禍首給她們站出來啊!!這樣的妹妹!!怎麼讓人不瘋狂呢!!

  再次回到房間的伊燃在房門關起前偷偷地露出了個狡黠又頑皮可愛的笑容,呵呵,她的姐姐們真可愛不是?

  坐在電腦前,慣性地開啟了一個又一個社交網站,突然,開到一半伊燃腦袋上出現無數黑線。

  螢幕上顯示的是伊燃本人,上面有著今天在圖書館認真看書的她,拍照的人角度跟光線抓的相當的好,照片中的伊燃真的如同那「王子」稱號般的優雅完美,好似讀著的是治國大冊而非紅茶寶典……

  順著圖片往上一看,伊燃用力的抹了把臉,一點都不想去理解那「宛如身邊開滿薔薇花,閃著迷人又性感的光芒」意思為何了……

  她是知道學校同學們對她的迷戀,同時也知道有一個曾經不滿她的傢伙到最後為她成立粉絲團的事情,只是為何現在又出現了後援會、親衛隊這些東西呢?是不是到最後就要乾脆說那些是她的後宮成員了?

  對於那些女孩子,伊燃實在沒轍,雖說她自己就是個女孩,但依然無法理解喜歡上女孩的女孩們腦中的想法。

  她不歧視同性戀,不管是男男或女女,只是她自個兒是異性戀真的很難面對那些對她大聲說愛且老是對她放著狼光的粉絲們啊……

  將一個社交網站縮小換到另一個去的伊燃欲哭無淚了,因為她看到了一個人使用了網站中的「偷偷說」功能發布了一張圖片,而且不巧的照片中的人又是她!

  斗大的標題如此寫著:「聖西里亞的王子,粉絲佈滿整個校園?英俊程度絕不輸給男孩!新一代的師奶殺手!」

  伊燃從欲哭無淚漸漸轉往涅槃般的淡定,她早該知道的不是嗎?在這種只有女孩子的生活圈中絕對免不了被同性崇拜與喜愛,當然也免不了被偷拍……

  唉,這種事情出現不只一次了,她以為她能夠通通淡定以對,但她真的想的太簡單了……這種事情怎麼可能淡定啊!!

  淡淡地嘆了口氣,開啟了音樂程式播放著歌曲,聽著那高亢的女嗓,伊燃決定來回覆那些女孩子的信件,拿出放在抽屜中的信紙與書包中的情書,拾起筆細心地看過然後給予委婉的拒絕。

  寫上了千百次,婉拒的內容雖然都相似,但都出自伊燃的真心,她真不想傷害那些女孩的。

  寫完回覆信件後放入書包中,拉開了另一邊的抽屜,裡面擺著相同的信件,有些甚至時間有些久遠而微微泛黃,從小到大不缺乏愛慕的伊燃只求生命中出現一次真愛。

  伸個懶腰發現時鐘的指針已緩緩指到了十一點,無奈訕笑,她還真沒想到自己回信會回到這麼晚,拿起書包中的那些餅乾,放到了一旁的小几上,決定之後把餅乾當點心吃掉後就去盥洗。

  睡前又走到了窗邊,望著外頭的獨特瑰色星子,又望向了附近各色的星星,伊燃嘆息,如真有月下老人,請為她尋得愛人吧。

  換好睡衣後伊燃躺進了柔軟的床鋪中,拉上棉被、緩緩沉睡。

  翌日早晨,房內的鬧鐘聲響起,伊燃散著一頭亂髮按掉了鬧鐘,嬌憨的打了個哈欠後,用著一雙迷濛的雙瞳看過四周後下床走往浴間洗漱,再走回房間拉開了那巨大的衣櫃,裡頭擺著許多套衣服,頗為無奈的拿出了經過母親改造過的服裝。

  原先是藍紫色的領結被母親改成了領帶,黑色的西裝外套也被改成了休閒的連帽外套,與領帶同色的長褲在腰際多上了幾條銀鍊,套上衣服、穿上鞋襪後走到了梳妝鏡前,整理好自己一頭不易打結的墨髮,抄起變色片帶上。

  於是鏡中出現了一名有些過於妖嬈的「美少年」,一身合身的制服與那王子氣質相映而使得「美少年」更加俊雅。

  這樣的美少年走出了房間後不是直接去享用已經煮好的早餐,反而是習慣性地走往廚房套上圍裙開始為兩個姐姐與自己做早餐。

  在伊家,三餐除了早餐外都可以輪流做,但是早餐一定要由伊燃來負責,畢竟,有個能煮出好喝紅茶與咖啡的妹妹(女兒)怎能不好好利用呢?要寶貝她、疼愛她通通可以等到早餐之後。

  熟練的先把土司放入一旁的土司機後,拿起平底鍋、開火、熱油、打蛋、煎培根,在完成煮時動作後走到了冰箱拿出了冷藏中的咖啡豆與生菜,先把咖啡豆拿去研磨後到流理臺那清洗生菜,將生菜切好後土司也跳了起來,拿起土司夾起蛋與培根後簡單的早餐就完成一半了。

  走到了咖啡機那打開了一旁放著的大吉嶺茶葉罐,等著咖啡機熱好機的同時開始煮起紅茶,等到紅茶煮好後咖啡機也熱好了機,開始使用義式咖啡機沖泡咖啡。

  為自己煮好一杯Cappuccino後在為自家身為主管的二姐沖泡一杯濃郁的Espresso,隨後端著紅茶與咖啡走到了餐桌,放下三份早餐與兩杯溫水後兩位姐姐也穿著幹練的套裝出現在她的面前。

  「姐,早啊。」溫和的微笑就像是那杯中的咖啡,濃郁而溫馨,伊燃彎起了帶著變色片的雙眸。

  「小燃,早安。」

  「燃燃,早。」走到妹妹身邊給了妹妹一個大抱抱後聞著妹妹那若有似無的茶香與咖啡香,伊柔焰覺得有這樣的妹妹在早上給自己煮早餐真的是一大幸福。

  回抱姊姊後,伊燃阻止了空腹就要喝咖啡的二姐,「烯姐,先別急著喝咖啡啊!旁邊有溫開水,早上起來先喝點水,不然你會胃痛的。」

  伊情烯忍不住笑了笑,這個妹妹對於她們的健康總是特別的在意,也沒反駁,拿起溫度適中的開水喝下後才開始吃起早餐,一旁的伊柔焰放開了妹妹後也走到桌邊喝下溫水才開始吃起自己的早餐。

  因為上課的關係,吃完早餐、喝完咖啡的伊燃將餐具放到洗手台後就走到了玄關穿上了黑色的休閒鞋,對著兩個還在吃早餐的姊姊喊了喊。

  「姊,我出門囉!你們出門要記得帶傘,今天太陽大你們沒撐傘會曬傷的。」聽到姐姐應話後伊燃才緩緩步出家門前往聖西里亞。

  走了十來分鐘到達學校後伊燃沒立即到自己的班上,而是走到了學生會,再次做了跟家裡相似的動作──泡紅茶、煮咖啡。

  身為書記長的她其實工作不算多,或者說,學生會的成員們為了喝到好喝的紅茶與咖啡都不會讓身為咖啡王子的書記長太過疲累,即使伊燃覺得那些工作根本沒什麼……

  「阿燃,你還是這麼早。」走進來的是學生會的會長,會長聞著學生會辦公室滿滿的咖啡香打起了精神,原本的瞌睡蟲都被這香氣給驅逐乾淨。

  看著挑染淡金長髮的會長,伊燃只是在會長的桌上放下了一杯Latte,淡然的微笑:「早啊,會長。」

  就算看過了多次這樣的笑容,知道這樣的笑容是屬於每個人的疏離笑,會長還是會忍不住感嘆道:這個王子真的連這官方笑容都讓人產生不了半點反感啊。

  「今日是Latte啊──昨天的Viennese也很讚,真不愧是咖啡王子。」拿起咖啡王子泡出的、濃郁香醇的Latte,再一次覺得當初把這伊燃帶進來是最正確選擇的會長身邊忍不住冒出了一朵一朵小花,覺得人生最大的幸福不過就是如此。

  「會長跟大家不嫌棄就好。」伊燃謙虛的笑笑,也不想想有哪個傢伙敢嫌棄有著業界「咖啡王子」之稱的人泡出的咖啡。

  學生會的成員與幹部們一個接著一個的進入了辦公室,第一件事都是向著那個穿著違規服裝卻不會有人在意的俊美少女那拿一杯咖啡,順帶打趣著某燃那特別的校服,某燃有些無奈在肚中腹緋了下自家親愛的媽咪。

  等到大家都喝到咖啡後伊燃才走往自己的位置,先行打開電腦開始整理資料,準備等會兒替大家影印下來,方便會長討論使用。

  邊聽著學生會成員們聊著天,伊燃打開了程式,播放了讓人放鬆卻不會讓人想睡的輕音樂,音樂與咖啡的雙重享受使得大家都忍不住露出快樂的笑容。

  有這樣的王子、有這樣的書記長,是她們全校的幸運也是她們學生會最大的幸福。

 

---

 

貼文不多說,歡迎留言發表感想。

有底就是有底,只是填滿的速度很慢。

創作者介紹

眷夏貪涼

涼眷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