忽然,正在將文件數據化的某燃聽到了個特別消息。

  「欸欸!!你去過了嗎?」某個會計長對著旁邊的死黨問道。

  「甚麼去過了?去過哪裡了?」那人一臉的茫然,完全不知道這會計長到底在說些什麼。

  「就是那個占卜屋啊!!難道你不知道?」看著死黨一臉呆滯,會計長的臉上瞬息間出現孟克吶喊的經典表情,整個一副就是像「看到貞子跟紅衣小女孩一起搞百合」的模樣,完全不敢相信死黨竟然會漏掉了那麼重要的地方。

  這副模樣讓某個正敲著鍵盤的王子指下一個錯鍵,差點把剛剛的心血都毀於一旦,更讓那死黨滿臉黑線。

  她不就是不知道那啥占卜屋而已……有必要像是一副天塌下來的臉嗎?

  「別鬧,愛說不說隨你。」死黨二話不說白眼一對賞過去,沒好氣的哼了哼。

  「啊啊啊啊,別這樣嘛──」聽到死黨很明顯不爽的哼氣聲,會計長立刻化為街邊那被拋棄的小狗樣子湊了過去,淚汪汪的撒嬌。

  「賣萌無效,何況賣萌一斤不值五塊錢,你這樣的賣法連一角都沒有!」非常毒舌又超長的吐槽從那死黨嘴中吐出。

  而這句吐槽也讓伊燃唇角偷偷地勾起了笑,可這偷笑並未有人看見,要不然整個學生會又要轟動了。

  只因,伊燃這個笑容並非是那官方式的笑容,而是發自內心的笑,純粹而剔透。

  「嗚嗚嗚嗚嗚……愛卿您怎能對朕如此狠心呢?您怎捨得呢!!」愛演的會計長雖然在那嗚嗚哭著,可明眼的人都看的到會計長臉上只有滿滿的笑意。

  皮笑肉不笑的回了個燦笑給那會計長:「皇上--因為您都去找了小三,臣妾、臣妾難過的心都碎了,所以她妹的老娘絕對捨得!」說到一半的死黨緩緩地將那燦笑轉為了連一旁偷聽的某王子都雞皮疙瘩、毛骨悚然的猙獰狠笑。

  「咿啊啊啊啊!!誰來救朕啊!!愛妃要謀反!!朕要駕崩了!!護駕!!護駕啊!!」某會計長還不知分寸的演著,絲毫沒看到自家死黨就差沒拿菜刀砍她的表情。

  其餘眾人看得這場景忍不住哈哈大笑,這兩個傢伙不愧是他們學生會的活寶啊!!真是、真是笑死她們了……

  「噗哧……」一個細小又好聽的偷笑聲傳了出來,而這明明該被其他人笑聲蓋過的聲音卻意外的溜進了眾人耳中。

  眾人聽到了這偷笑聲,忍不住同時間轉向了聲音來源處──她們偉大又完美的咖啡王子,書記長伊燃。

  伊燃想也沒想到過自己的偷笑竟然會被人抓包,這下尷尬的趕緊低頭裝認真,使得眾人越看越好奇,剛剛她們是不是聽到了王子偷笑的聲音?

  「咳……怎麼了嗎?還要咖啡?」裝作沒事的抬起了頭,聲音雖然有些僵硬卻沒讓人察覺到不對,某王子努力的維持那官方性的疏離笑容中。

  聽到這樣的問話,有人立刻舉手表示還要續杯,而伊燃笑了笑也走出電腦桌前為那人在添了一杯咖啡,煮咖啡的同時聽著那兩個人繼續聊著,不過這次因為剛剛的搞笑劇碼,眾人也被書記長的話題吸引了過去。

  「所以你剛剛到底要說哪邊?」會計長的死黨手環著胸,臉上寫著「如果不有趣我就把你窗了」幾字,使得會計長忍不住再次撫了撫爬滿疙瘩的手臂。

  「就是最近在校園中傳著的占卜屋──『花落盡而姻緣近』啊!」會計長雙眼冒出了星星,就差沒有拿出玫瑰花瓣出來灑了。

  花落盡而因緣近?聽到這特別的名字,伊燃手裡頓了頓,隨後又像沒事般繼續專注著煮咖啡。

  「花落盡不就是夏天了?難道他是在說夏天愛情多嗎?可人家不是都說秋天才是談戀愛的好季節?」某個也在認真聽的副會長很是疑惑。

  會長聽到這話嘴角抽了抽,「啪」的一聲賞了一掌在某個沒常識的腦袋上,「白癡!!就算沒有常識也不要出來顯擺好不好!!那只是個名字!!只是個名字,還有秋天是談戀愛的季節你是哪邊聽來的啊!要戀愛,三百六十五天哪天都行!身為你的會長我對你的知識範疇感到深深的哀傷!」

  某個副會長吃痛的哀嚎了一聲,撫住那被打的地方很是委屈,她不就是說說而已嘛!嗚嗚嗚嗚……打腦袋是會變笨的啊!

  「你們要打情罵俏請回家,又或者學生會的休息室也可以,別在這邊秀恩愛,當這裡是你家的廚房還是你家的臥房啊!」又是一個吐槽,這次來自於風紀長,風紀長銳利的雙眸瞪了瞪兩個明明私底下在交往卻不肯承認的兩個傢伙。

  這話一出,使得會長與副會長的臉都紅了下,也讓不少的成員表示:風紀長,您真相了!!

  然後又是不少的「噢噢噢!!你們兩個惦惦吃三碗公!!」、「都不說的,不是朋友啊──」、「到幾壘了啊?」、「嗚嗚嗚,副會長您不是說您愛我的嗎!!」、「會長,副會長不是前幾天才跟一個帥妞回家而已嗎?難道那是化妝過的你??」等等等等………

  會長跟副會長倆人聽著這些話,臉紅了又青、青了又紫,最後紫了又黑……像是個人體調色盤好不精采。

  「咳咳,轉正題!正題!」某個還算有理性的傢伙把大家的集中力轉了回來,於是剛剛也在調侃會長的會計長趕緊咳了咳繼續說。

  「名字的確特別,但,重點是──那間占卜屋非常的靈驗,每算必中,甚至還揚言不中退費呢!其中,關於戀愛方面更是大受歡迎!」狡黠的笑容出現在會計長的小臉上,露出了小虎牙的她很是可愛。

  「不要告訴我你也有去算。」聽到這話的某死黨只是瞪了瞪眼。

  「愛妃,別吃醋,朕的心永遠屬於愛妃的──」顧左言右的再次調戲自家死黨,被抓包的會計長迴避了問題。

  「你妹!別扯題,你這樣說絕對是有去算,你想想看你最近花多少錢了還跑去算命!你是想要以後當月光族嗎你!!」很是嘮叨的某死黨像是剛剛的會長一樣賞了會計長腦袋一掌。

  「嗷嗷嗷嗷嗷!!君子動口不動手啊!!有人弒君啊!!弒君啊!!護駕、護駕!!」某會計長趕緊避開,開玩笑,那打下去還不把腦袋打飛!!要知道她親親死黨的手可是長期在舉啞鈴的,力量不是開玩笑的!!

  聽到那戀愛占卜非常準的消息,使得某個王子已經陷入了恍神,愛情……真是令人嚮往的呢……垂下眼睫,始終沒交出初吻的伊燃淡淡地勾了勾唇角卻再沒因為後面的談論而露出笑。

  伊燃不曉得後來的自己是如何完成所有事情去上課的,也不曉得自己是如何提早離開校門而下意識的往某個方向走去的。

  回過神的某燃苦笑不已,她竟然不知不覺就走往了會計長所說的占卜屋的方向,她,真的太過渴望愛情了嗎?

  愛情不能強求……她知道,可是,她真的很想要談一場轟轟烈烈的戀愛。

  緩緩地邁步走往那彎曲的巷弄內,一步、一步的慢慢走著,伊燃卻總覺得越走越裡面就感覺人越來越少,不是說,很受歡迎嗎?為何她越走近那占卜屋人就越少呢?

  只是,伊燃走到了一半卻發現了件令人感到不可思議的事情,她走過一個兩棵樹形成的拱門後,天空竟然就轉為了夜晚,往拱門另一邊看卻還是黃昏。

  這……怎麼回事……?伊燃瞪大了眼。

  「這不科學啊……」某燃走到了那拱門旁看了看拱門內與拱門外的世界,帶著變色片的眸子瞪著像是桐鈴般大。

  來回走了多次的某王子咬了咬唇,她該離開還是該繼續走?遇到了這般詭異又神奇的事情令她很茫然。

  在不遠處的占卜屋中的某人雙瞳中閃過了璀璨的光,終於,來了嗎?

  咬著粉嫩唇瓣的王子握緊了手中的書包,然後深呼吸了一口氣,決定繼續向占卜屋前進,殊不知……命運的齒輪就此開始轉動。

  戰戰兢兢地走在這唯有小小街燈光芒的陰暗道路上,伊燃發現自己竟緩緩的走進了一個花園,花園裡頭種滿了各色薔薇、玫瑰以及紫白相間的夜來香以及一種她忘了名字的花朵。

  美麗的花海散發著幽幽香氣,微風吹拂而過,吹亂了花架卻也為走在之間的王子帶來了如雪般的花瓣海。

  伸出手接住了一枚花瓣,伊燃眸中閃過溫柔,好美的景色,於是緩緩放鬆了心神,繼續走往那神祕的占卜屋,只是不同於之前的是精神已不在緊繃。

  只是,不遠處的、被窗簾若隱若現擋住的人看到了這場景忍不住感嘆,這個站在花海中比他還不像個人呢……美得讓人感嘆。

  一道風再次吹了過來,伊燃駐足了下,放開了手中的花瓣,讓它隨風吹走,露出了一個雖淺卻是令人驚艷的弧度。

  在風停後,少女撥了撥被風吹亂的墨色短髮,加快了點步伐,畢竟,她還得回家呢,不能留太久,姐姐們會擔心的。

  看著眼前的建築,伊燃目瞪口呆,比剛剛穿過拱門還要傻眼,她還真想不到這世界上還有這麼美麗的建築物……她……她還在國內嗎?這不該是英國之類的西方國家才有的場景?

  等等!伊燃望向了一頭,忍不住抹了把臉,然後再望回眼前的建築物……

  「我絕對是眼花了……要不然我怎麼會在一棟西式的華麗玻璃屋旁邊看到了中國古代才有的小橋流水蓮花池?」某個王子很想把自己的變色片拿下看是不是因為帶了隱形鏡片的關係才會使自己眼前的場景錯亂……

  是的,在伊燃面前的正是一棟以淡紫色玻璃構成配上金色絲線式的玻璃屋,有著類似於城堡的外型、牆上甚至還有著帶刺的荊棘,只不過在另一頭也的確是伊燃所見的中國古風「小橋流水蓮花池」,蓮花池中央甚至還有著一個小小的涼亭。

  伊燃忍不住疑惑自己冒著有可能走著走著就消失的危險來到這個詭譎的地方到底是對還錯了……

  再次看了兩處明明是東西風格的布置,伊燃覺得自己如果她等等見到了維納斯雕像跟九天玄女雕像擺在一起可能也不會吃驚了……

  因為她絕對不會說自己剛剛看到了地藏王菩薩的廟旁邊還擺著西方地面神祇「潘」的蠟像的……

  輕輕地推開了玻璃門,走進了那華美的玻璃屋中,她這才發現原來這裡的紫色玻璃相當高級,是那種從外頭看不到裡頭情況,但裡頭看的到外面的科技產品。

  她還以為是一般的玻璃呢……四處觀看的她這才發現一邊擺著一個小小的招牌,上面寫著這間占卜屋的名字以及小小的歡迎詞。

  「『花落盡而姻緣近』占卜屋,歡迎各位的到來,請來到此的客人們不用擔心,請繼續往前走就能到達占卜的地方了。」細細喃唸著木製招牌上的字,因為這個招牌也才讓伊燃確定自己並未走錯地方。

  伊燃再次掃過四周,才發現其實這空間非常的寬闊,除了這小小的木牌外就只有一至兩張的沙發與小茶几。

  在搞什麼呢?伊燃挑起了眉梢,順著木牌的指示繼續往裡頭走,這家占卜屋不知道有多大,她在這看到了至少不下五個指示牌了卻還未到占卜區,真的很懷疑是不是有人在耍她,還是每個顧客來到這邊都是如此……

  再看到第六個告示牌後,伊燃的眉已緊緊皺起,如果等等有人跳出來說「不好意思這位同學,我們是在拍攝節目,而你是那餘萬人中抽出的幸運兒,非常榮幸的擔任了此次的主角。」之類的話,她絕對、絕對會不顧媽咪的紳士教育狠狠地把那個人踹到牆壁上去懺悔。

  所幸,伊燃所想的沒有實現,走了良久的她看到了一扇門,上面寫著「占卜間」的字樣讓她呼出了口氣。

  終於啊……伊燃眨眨眼,覺得自己來這占卜根本就是走過了迷你版的迷宮……然,伊燃同學你絕對不會知道你自己不小心真相了。

  因為這奇異的地方真的是一個迷宮,不巧的是,伊燃來到這裡的時候正好是路線轉換時間,也是這個緣故才使得她不斷看到告示牌,她路上所看到的其實都是同一個,只不過轉換了位置才會使得她像是看到很多個。

  推開了門,撲鼻而來的是令她熟悉的香味,讓她雙眸閃過了詫異。

  只因那香味是她早上才聞過的咖啡與紅茶的味道,只是,這次的香味是來自於上等的咖啡跟紅茶。

  「阿薩姆……大吉嶺……曼特寧……藍山……」緩緩地數過一個又一個咖啡豆與紅茶茶葉的香氣,伊燃才發現這裡似乎有著各式各樣的咖啡豆與茶葉。

  「你難道不知道現在這個時間是不允許人進來的嗎?」一道好聽又充滿磁性的嗓音從伊燃的背後傳了出來。

  正研究著各種香氣的王子忍不住嚇了一跳跌至了地板上,不禁小小的叫了聲後,罵道:「從別人背後出現很沒禮貌的。」

  然而那聲音只是帶上了諷刺,再一次說道:「你難道不知道現在這個時間是不允許人進來的嗎?」

  伊燃聽言抬頭看到了蒙著面紗看不清容顏而身上穿著黑袍的人,忍不住抓著書包往後退:「你、你、你是誰??」

  這詭異的打扮是怎樣啊!!超級像那種會在校園內打開斗篷而露出小XX的變態狂!!伊燃緊張地看著那蒙著面紗又穿著奇怪黑袍的陌生人。

  那人再次用著好聽的嗓音諷刺道:「在我的占卜屋問我我是誰,這位客人不覺得自己太搞笑了嗎?」

  雖然用著諷刺的語氣說道,但只有說這話的主人才能知道自己心中是多麼的想笑,藏在面紗另一頭的明亮雙瞳裡染著濃濃笑意。

  「你的占卜屋?……你、你是那個占卜師!!」伊然後知後覺的發現非常糟糕的事情,她、她竟然把這個占卜師當成變態?她、她、她白癡嗎?

  「對、對、對不起!!我不是故意的對不起!!」趕緊拍了拍身上後站起身九十度鞠躬的道歉,伊燃咬了咬唇瓣慌了神,平時優雅又自若的模樣在此刻消失得無影無蹤。

  面紗另一頭的桃花眸微微瞇起,只是淡淡的重複之前的第一句話:「你難道不知道現在這個時間是不允許人進來的嗎?」

  好笑歸好笑,但重點並不在於此,而是為何這個人會在這時候闖進占卜屋……她可知道,要不是他出了手,她早已死在時間交替之中嗎?

  他記得他在外頭的板子上有寫著這段時間是不准人走進來占卜間的啊……難道是他記錯了?隨即,占卜師給了自己的問題否定的答案,不,他肯定他記憶中有在牌子上寫著,一定是這傢伙沒有仔細看……

  要不是她是……的話,他是不會理會的,浪費時間處理這般腦殘的事情很不符合經濟效益,要是在……早就業績下跌到西方地獄裡了。

  「什麼?什麼時間?」茫然地望著眼前看不清長相甚至連頭髮都看不到的占卜師,伊燃一臉困惑。

  「……」眼角微微抽蓄的占卜師嘆了口氣,深深地覺得眼前的人跟資料上的根本差了十萬八千里,精明優雅個屁,根本就是個傻瓜兼小笨蛋。

  等等……小笨蛋?傻瓜?他怎麼會用這種像是情人的詞來形容這個人啊?某占卜師滿頭黑線,他一定是為太多人占卜,占卜到腦袋都昏了……

  再次呼了口氣後,占卜師忽略掉那莫名的熟悉感:「外面的木牌上應該有寫著下午四點到五點半是不准人進入的吧!」

  咦?有、有這回事嗎?努力回想的某燃才想起似乎的確有這回事,而且那木牌好像還是掛在那特別的樹木拱門那,只是顏色有點相近,所以她忽略掉了……

  她以為那只是介紹啊……某燃眸中滿滿的都是無辜。

  看著那寫滿無辜的目光,某占卜師哭笑不得,那些人真的沒拿錯資料?這個被稱為王子的傢伙竟然還對他這個第一次見面的人裝無辜?不是說很疏遠人的嗎?這很明顯是在對他撒嬌吧!!

  至於做出這動作的伊燃心中也是一陣慌亂,她怎麼……她怎麼一直做出在外人面前不會做的事情啊!!這些事情不是只有在親人面前才會出現的嗎?她、她現在怎麼會對一個連臉都見不到的陌生人做出這些動作啊!!

  「算了……不追究了……」嘆了口氣,占卜師拖著袍子從伊燃身旁走過,聞到了伊燃身上與房間內相似的香味,眼內瞬間閃過了什麼。

  當占卜師越過自己時,伊燃發現自己竟然有想要將他面紗拉下的衝動,她是怎麼了?怎麼會想要去做這沒禮貌的事?握了握拳,王子眸中又一次閃過茫然。

  「你不是要占卜?還愣在那做些甚麼?」走在前頭的某人轉過了頭看到某個傢伙還愣在那,開口淡淡地說道。

  「啊、噢!」聽到占卜師的問話,伊燃趕緊跟了上去,不緊不慢地走在了占卜師的後頭一步遠處。

  占卜師走到了一處有著兩張座椅一張小几的地方,讓伊燃坐在一張上後自己走到了另一頭坐下,開門見山的問道:「你要問什麼?你想要什麼媒介去知道答案?」

  「……媒介是什麼意思?」沒有先開口說自己要問些甚麼而是先提出自己的疑問,伊燃的黑眸閃過疑惑。

  「媒介指的是你想占卜的方法,例如塔羅牌、占星術、求籤等等……」占卜師只是隨意的提出了幾個,然後望向了對面其實早已知道要問些甚麼的……女孩。

  其實,他到現在還不敢相信這個外貌比某兩個傢伙還俊美的傢伙是個貨真價實的女孩,要不是看到了她胸前的起伏與那代表著女校的徽章,他可能只會以為這傢伙是個大少爺。

  優雅的氣質堪比英國王室貴族,雖然掩蓋了眼瞳的異色卻還是能夠看到那璀璨明媚的眸光,其實她還蠻好奇那雙帶了鏡片的眸是什麼顏色,又是怎樣的光芒連變色鏡片都無法掩蓋。

  就算在……中,她這樣的長相依然是比大多數的人還要來的精緻好看。

  好似,她其實根本不該屬於這個世界,而是該與他在同一個地方出生。

  囁嚅著說著自己的答案,既小聲又害羞,占卜師雖然在思考著自己的事情依然聽到了那微弱的聲音。

  「我……我想……我想占卜戀愛……想用……想用塔羅牌。」

  面紗後頭的魅人雙瞳眨了眨,唇畔的笑很是自若,「好的。」於是站起了身走到一旁的櫃子,少女望著占卜師的動作,看著他在那古樸的木櫃中用一把銀製小鑰匙打開了其中一個抽屜,拿出一個水晶製的盒子,盒子裡頭隱隱約約有著數十張紙卡,少女知道,那就是自己所希望的媒介──塔羅。

  「Tarot(塔羅)共有七十八張牌,分為大牌、大阿爾克納與小牌、小阿爾克納,大多的人皆認為它們來自於義大利的一種宮廷牌戲── Tarocchi(塔羅奇),另一種得到很多人認同的起源說是塔羅牌是為了教授卡巴拉系統而被創造出來的。其二十二張大牌正好對應卡巴拉中的二十二條路徑。Tarot 的用途通常在於占卜以及紙牌遊戲上。Tarot目前則是用來反映個人生活和幫助人們去沉思考慮事物。」拿著Tarot的占卜師邊走邊說明,因為面紗的遮擋而讓少女無法看清占卜師目前的表情。

  少女靜靜地聽著解釋,看著那副還未被占卜師打開的牌,有一瞬間陷入迷茫中。

  反映個人生活和幫助人們去沉思考慮事物嗎……?少女喃喃唸著,墨眸流轉很是複雜。

  「大阿爾克那,由二十二張沒有花色的牌所組成,相當於所謂的「王牌」……小阿爾克那Minor Arcana則有著五十六張牌,而這五十六張牌又可以分成四種花色。每種花色有數字二到數字十的牌,加上一張Ace和四張宮廷牌;arcana一字來自於拉丁文arcanum的複數,意思為『隱藏的真理』或『秘密的知識』。」繼續說明著,占卜師坐回了原位,捧著Tarot的雙手緩緩地將牌放到了不知何時鋪上薄巾的桌上,緩緩地打開了那水晶的盒蓋。

  少女看到了第一張牌,上面有著古樸的人與字。

  「愚者Fool、魔術師Magician、女祭司High Priestess、皇后Empress、皇帝Emperor、教宗Pope、戀人 Lovers、戰車Chariot、正義 Justice、隱者Hermit、命運之輪Wheel of Fortune、力量Strength、倒吊人Hanged Man、死亡Death、節制Temperance、魔鬼Devil、高塔Tower、星星 Star、月亮 Moon、太陽 Sun、審判Judgement、世界 World 是這二十二張大阿爾克納的名字。」輕輕淡淡的對著這個很明顯是第一次占卜的女孩介紹著,好聽的磁性嗓音即使是唸著單純的字詞也讓人放鬆心神。

  「你,準備好要讓Tarot來告訴你想知道的事情了嗎?」介紹完的占卜師靜靜地用著那慵懶的聲音問著眼前的少女。

  她……準備好了嗎?知道她的戀愛到底是如何了嗎?少女看著那副牌,抿起唇。

  「我不算是一流的占卜師,我不會對客人們說我算出的結果一定是準確的,但我絕對會對他們說我算出的結果是一定讓人感到詫異的,人們總是如此,好牌則會心情好、爛牌就會心情差,我不算好牌也不算爛,我只算讓人驚訝、讓人願意去相信的牌……你呢?願意相信嗎?Tarot反射著被占卜者的內心想法,Tarot只要你相信祂祂就會給你答案,你願意讓Tarot來告訴你真正的答案嗎?」占卜師壓低了嗓子,就像是戀人睡前的耳邊低語,既溫柔又纏綿又帶著絲絲誘惑。

  看著那有著被迷濛面紗遮住卻能夠讓人曉得面紗後的眼眸是多麼美麗深邃的占卜師,少女緩緩地點了頭。

  「……我願意。」淡淡地三個字從眼神堅定的少女口中吐出。

  「好孩子。」占卜師輕輕地笑出了聲,笑聲如玉珠碰撞般清脆好聽。

  占卜師開始洗牌,面紗後的眸子沒了平時的戲謔,即使他是那樣的身分,在擔任這個職業時還是有著一定的認真,不過,也因為他是那樣的身分所以才知道其實Tarot的靈驗度不是普通的高,Tarot是他用的所有媒介中最得心應手也最為滿意的一個。

  洗好了牌後占卜師用著骨節分明的手指將牌攤成了扇形:「抽出三張吧,憑著直覺去抽、憑著你心中告訴你的聲音去抽牌,讓Tarot來告訴你答案。」

  伊燃聽著心中的聲音,緩緩地抽出了三張紙卡,占卜師眸光一斂……

  面紗後的男子看到了那三張卡,尤其是最後一張,愣了愣。

  緩緩地方開一張紙卡,上面的圖案與倒位讓伊燃瞪了眼,隨後又是兩張正位卡。

  三張紙卡分別為:DeathWheel of FortuneMoon

  「……請、請問這個意思是?」看著那三張卡,伊燃顫抖著聲音問著結果。

  「沒有結果。」占卜師的聲音很是平淡,但就是這四個字讓少女一瞬之間陷入怔愣中。

  沒有結果是什麼意思……?

  「應該說,我無法解讀出結果。」他看著牌面向,尤其是那張月亮的牌,說了不算謊言的謊言。

  死亡的倒位與命運之輪、月亮的正位……

  呵呵呵呵……解讀出的結果可讓他差點忍不住扯下面紗啊!

  『在遇見月亮前的你皆無法獲得情愛,所以是死亡,在遇到月亮時的你將會與月亮一起接受愛情的審判,意味著將與月亮有個新的開始,當你捕獲月亮的時候,就是你的愛情的完美結局。』他怎能說出這樣的答案……月亮可是有著很多的意思啊!

  其中一個就是他自己──月之月老、洛玥燼的意思。

  是的,眼前這個為伊燃占卜的占卜師正是從天庭上穿越「化凡光圈」變成凡人的月之月老、「姻緣株式會社」的三老大之一──洛玥燼。

  想也想不到,自己怎樣占卜都無法獲得結果,這個絕愛一來就給了他如此大的「驚喜」,有意思、太有意思了!洛玥燼的臉上寫滿了戲謔與興致。

  女校「聖西里亞」的咖啡王子,伊燃,就是令邱比特與月老們頭疼、使「單身剋星」星之丘比特出現第一敗筆的「絕愛」。

  更是月老與邱比特賭局中最重要的主角!

 

---

 

每個有底坑基本上都是貼到滿三萬字、第三章節又或者目前進度,貼到三萬後後面就不貼了。

 

創作者介紹

眷夏貪涼

涼眷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