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下老人,簡稱月老,為掌管男女婚姻之神。形象常被塑造成白鬍多鬚,臉泛紅光;左手持著姻緣簿,右手拄著拐杖。

  每年七夕,七星娘娘會把人世間未婚的成年男女製成名冊,向天庭呈報。月老收到名冊後,按照個性、善惡、興趣與條件抄寫成一本配偶名冊,然後用紅線綁牢男女二人之右手尾指,使合適的男女配成一對佳偶。

  然,上述的是「過去」的月老。

  地上人們科技日新月異的蓬勃發展,天上神祇們也不例外,各個手中開始拿起PDAAPPLE手機、NOTEBOOK筆電等科技化產品,尤其以掌管姻緣的月老所在的姻緣宮更是如此,液晶銀幕取代了古老的水鏡、姻緣簿也從紙本轉成了電腦、紅線也轉成了各種不同的形式呈現,相當多元化。

  甚至因為人口增加的關係,月老一人忙不過來而從一人轉為了三人,再從三人轉為了正月老與實習月老的上下屬關係,用凡間的形式來說的話就是,姻緣宮從單人迷你公司轉成了多人大企業了。

  是的,現在天庭對於神祇們所在的宮殿不再用「宮」來做結尾,而是使用凡間的「公司」、「株式會社」、「集團」等,相當的公務化。

  不過卻也因如此,天庭的最終BOSS──「玉皇大帝」,又稱玉帝的男子對各個企業公司開始有了所謂的「業績考核」。

  如有某一公司的業績不好,那麼那邊的BOSS就得受到懲罰,相反的若是業績增加,就會有相對應的獎勵。

  至於業績比拼的對象並非是天庭之內,而是另一邊的西方。

  西方天國為東方天庭的主要對手,也是唯一的對手,兩邊有著各司其職的神祇,在這現代化的世界裡,兩邊的BOSS都認為自家手下的企業是最強的,於是就來了比拼,比看看究竟是哪一邊的神祇業績較好。

  於是就有了海神波賽頓與媽祖娘娘林默娘在世人看不到的空中對著幹、互相痛罵對方搶業績而戰神阿基里斯與關聖帝君關羽拿起各自武器準備掐架……等等場景……

  咳,總之,在這競爭激烈的神祇世界裡,為了業績、什麼都做得出來、什麼都不奇怪……

  而這情況在掌管人們姻緣的「姻緣株式會社(原名姻緣宮)」與「愛神集團(愛神殿)」兩者間最為明顯。

  三不五時會有月老實習生拿著各種模式的紅線套著邱比特不讓他搶業績而邱比特實習生同樣拿著五花八門的愛神弓箭反擊的畫面。

  總而言之,現在的姻緣業績……搶很大!

  洛玥燼,三大月老中的「月之月老」與其他的「日」、「星」為「姻緣株式會社」的社長,此刻與其他兩位討論著今日的業績,忽地,疑惑地望向遠處不知道再說些甚麼且難得和平的邱比特實習生與月老實習生。

  起初是一、兩人的討論,十分鐘後是一大群,這迅速的人群增長速度令性格清冷的他也忍不住側目觀看。

  「燼,你在看什麼?」「星之月老」洛瑤楓正在看著今日的業績報表,忍不住挑起眉看著難得再討論會失去注意力的某燼。

  「……」洛玥燼並沒有說些甚麼只是搖了搖頭,「繼續討論,我們剛說到哪裡?」

  看著洛玥燼搖頭的動作,令一旁的「日之月老」洛環硝也忍不住疑惑,到底是什麼事情可以吸引了堪稱工作狂的洛玥燼,於是也側過了頭往那處看去。

  一看,忍不住目瞪口呆,他、他、他看到什麼?他竟然看到了自家的實習生們與該是敵手的西方邱比特在聊天?外面是要下箭雨了還是玉帝BOSS與奧林匹斯的宙斯終於不愛紅顏要彼此相愛了?

  總之,某硝凌亂了。

  發現了某個跟著失神凌亂的傢伙,這下洛瑤楓真的沒辦法不去理會了,於是也撇過了頭往某硝望去的方向看,頓時凌亂的人數又增加了一枚。

  對此,真的不能怪兩個BOSS如此的激動,只因這情況出現的機率比邱比特們所在的「愛神集團」倒閉還來的讓人感到吃驚。

  愛神與月老都是掌管著人們的愛情,也因此兩方對於彼此的立場就像是兩群肉食性動物在爭獵物一樣恐怖驚人,時不時會有著雙方為了一個要牽紅線又或者要射愛神箭矢的情侶而互相抓狂痛毆然後不死心的又揪團來助威的巨大風暴。

  套句玉帝BOSS與奧林匹斯的某斯所說的話就是:

  「姻緣真是個引起天下大亂的東西。」

  如今,兩群人馬竟然和平的在那邊喝著飲料討論事情?真是太、太、太稀奇太恐怖太讓人語無倫次歇斯底里了……

  洛玥燼看著兩名情緒凌亂的傢伙只是撇了撇嘴,隨手抽過了其中一個手中的報表,開始批寫建議與注意事項。

  等到十來分鐘,洛玥燼都已寫完了要給玉帝BOSS的報告了兩神都還未回過魂來,不禁蹙眉,雖然那件事情是很讓人驚訝,但有必要讓人呆滯這麼久還無法回魂嗎?

  於是某燼拿起了自個兒的三X牌智慧型手機開始使用天庭版GOOGLE查詢相關事情。

  一連串的搜尋結果出現在手機的屏幕上,長指一點,點出了一道有關於邱比特與月老們相處的情形,半晌後才了解為何兩者會震驚成這個樣子的原因。

  ………不得不說,真的,這狀況出現的機率小的比玉帝BOSS說要去變性與宙斯在一起而東西方要合併的事情還要微乎其微。

  洛玥燼伸出了手拍了拍兩個神的肩膀,這才讓兩神僵硬的脖子轉回頭看著依然淡定的月之月老。

  「……我說,燼,你就不會感到驚訝嗎?」洛瑤楓抽蓄著眼角問著多年的工作夥伴。

  「比起感到驚訝,我更想知道為什麼。」勾起微笑,魅惑傾城,如琉璃珠般的墨眸瞇起,饒有興致的說道。

  也是,驚訝歸驚訝,該去了解、了解自家員工們到底為何與對手這麼融洽才正確!洛環硝點點頭。

  「與起坐著思考還不如現在就過去問,如何?」洛瑤楓完全把剛剛的業績報表與相關討論放到腦後頭了。

  回應洛瑤楓的是兩神站起身各自整理儀容然後壓低氣息準備走過去的動作,對此,星之月老眨了眨墨瞳跟了上去。

  三大BOSS走過去的同時,那邊的討論聲越來越大,甚至時不時的還冒出髒話……讓某兩位BOSS不禁感嘆,最近業績壓力龐大,大家快變壓力鍋了……這言語粗鄙他們就當作沒聽到吧……

  「靠!是哪個傢伙把無線網路塞爆了!知不知道距離老大他們最近的地方網路是最容易斷線的!」

  「你妹!混蛋邱比特你的愛神弓箭快戳到我了!老子不想要斷袖!」

  「他喵喵的!你才小心你的紅線鐮刀別戳到我!!」

  「閉嘴啦!還不快點看看這液晶螢幕,老是抽風,要看都看不到了!」某個實習生轉頭怒吼那兩個戳過來戳過去的傢伙。

  「朝四十五度角拍下去會不會好點?」某個無知的傢伙小聲的建議。

  「你腦袋才拍四十五度角!你全家腦袋才拍四十五度角!這可是最高級的液晶銀幕又不是過去的那種天線黑白電視!」看著某個無知傢伙要動手趕緊阻止。

  「你們有完沒完啊!有空吵這些還不如哪個傢伙去要遠邊打架的雷神滾遠點!螢幕會花掉全是那個搶業績的雷神害的!」某個正在喬螢幕的傢伙很是憤怒的低吼。

  於是聽到句話的邱比特與月老們紛紛抄起自己的武器、啊不是,是紅線與弓箭朝某處飛奔,去教訓那名義上職稱比他們大卻還是讓他們為了寶貴的螢幕不得不掐架的雷神。

  可想而知,遭到多把紅線、弓箭攻擊的雷神一定不死也殘……

  官職神馬的在這重要的時候,為了那消息,他們可閉著眼睛當瞎子忽略掉,大不了就是這場之後被自家BOSS減減薪。

  那消息,可是讓全邱比特與月老們震驚且半點風聲都不能漏捕的啊!

  在此同時,三位BOSS已潛入……咳,是已走往了那群實習生的位置,豈料,出乎意外的,竟然連西方的「月之邱比特」也在這裡死死盯著那螢幕看,這下讓三位更加好奇了。

  「艾德列特,你怎麼會在這裡?」雖說是企業對手,但是實際上碰到一些問題時,兩方的社長都會聚在一起討論相關的解決方法,因此洛瑤楓一看就認出了那明明是邱比特卻把自己染成一頭黑毛的某社長。

  墨色短髮的月之邱比特連頭都沒轉,只是拋了台IPAD過去,另洛瑤楓感到莫名其妙。

  「點開看,別問,正緊張呢。」帶著濃濃西方口音的中文就這樣從某個俊美的黑髮邱比特口中吐出。

  啥?洛環硝挑眉,只是與另外兩人走到空曠一點的地方點開IPAD來看,那兒滿滿都是神潮,不禁讓人懷疑會不會有神因此而窒息昏迷……

  骨節分明的手指輕輕滑開了那台IPAD的螢幕,只見斗大又聳動的標題出現在三神面前。

  「萬年不見的『絕愛』出現!?邱比特與月老陷入緊張!?星之邱比特大人出現敗筆!!」

  「……絕……絕愛?」吞了口唾沫,洛瑤楓瞪大眼,喃喃出那幾乎已讓所有人遺忘的名詞。

  「……」洛環硝蹙起眉,丹鳳眼內也寫滿詫異。

  「……有趣了。」洛玥燼哼了哼聲,琉璃珠般的墨眸微斂,唇角勾笑。

  「燼你在說些什麼!!絕愛啊!!絕愛出現了啊!!而且西方連多德那號稱『單身剋星』的傢伙都出動還失敗了!!這可不是能用『有趣』來形容的啊!!」洛瑤楓跳上跳下,已經不是激動兩字能形容的了。

  多德,全名:多德˙拉伏,「愛神集團」的「星之邱比特」,被東西兩方的神祉稱為「單身剋星」,意味著在多德手下從未有失敗而牽不上愛情的單身貴族,再鐵板的凡人碰到了他的愛神弓箭通通都會在一個月內遇到生命中的Mr. Right

  如今卻出現了敗筆,這怎麼能不讓神驚訝呢?

  「就是出現了才有趣啊──!」洛玥燼手環胸看著蹦跳的像隻猴子的某楓。

  是的,就是因為出現了才有趣,萬年未見的絕愛如今竟然出現了,哪個神不會產生興趣呢?

  「艾德列特跟那群實習生們應該就是在觀看那『絕愛』的狀況。」用的是肯定,洛環硝毫不遲疑地說出產生奇觀的主因。

  「那還等什麼我們還不快去看!!」激動如洛瑤楓,準備二話不說衝過去卻被洛環硝拉住了衣領。

  「等等,何必去那人擠人?」洛環硝抿唇微笑,拉住某楓的領子要神冷靜。

  「不然……啊!對啊!燼那邊就有台可以觀看的電腦了何必去那!」拍了拍自己的寬額,洛瑤楓江閃亮閃亮的眼神投往某燼那。

  某燼只是挑起眉梢,「幫我煮紅茶跟咖啡我就答應讓你們倆到我房間。」

  某硝與某楓聽此只是兩個人再次抹了把臉,真拿這個「咖紅控」沒轍……

  何謂「咖紅控」?簡單來說就是酷愛「咖啡與紅茶」到瘋狂地步的人(或神),而面前這外貌絕對可以排在東西方神祇最俊美、最似女神的傢伙「洛玥燼」就是鐵石石的例子。

  「答不答應隨你們。」轉過身,雲淡風輕的勾唇微笑,緩慢地走回剛剛開會的地點,決定先去用最近新增的Gmail電子郵件系統傳報告給玉帝Boss後再好好的來看看那所謂的「絕愛」。

  星之月老與日之月老互看一眼,然後又有志一同的往那已走遠的月之月老望去,二話不說異口同聲地說:「我泡!我泡!!不管多少杯咖啡跟紅茶我們都泡!」

  走在前頭的某咖紅控忍不住勾起燦爛的笑容,這……可是你們說的啊!他可完全都沒有逼迫的。

  認命的兩人趕緊狂奔跟著某燼走回了他的居所,因為越來越現代化的關係,天庭建滿了高樓大廈,但是為了東方傳統,所以許多的建築就算在怎麼時尚都還會有著古風味,位於「姻緣株式會社」不遠處的「日月大廈」更是如此,而這日月大廈頂樓的小型別墅便是洛玥燼的家。

  三個月老裡頭,洛玥燼的業績是最好,同時也是薪資最多的傢伙,直白點就是因為洛玥燼是個工作狂而工作狂的薪資絕對一等一,所以才能住的起高級大廈的頂樓,甚至還能在頂樓蓋了自己的別墅。

  按下以神力為能源的電梯,洛玥燼只是往後撇了撇那兩個其實古宅賣了絕對有上千億的富豪,真不曉得他們守著那兩棟破宅幹嘛,每次下雨都漏水不說,風災啥的吹了屋頂都要飛還不肯賣,來到他的公寓卻又像是土包子一樣四處望。

  「我說你們兩個,明明把那古宅賣了就能夠有比我還好的房子住,何必守著呢?」

  「呸、呸!那哪能賣啊!那可是玉帝BOSS賞的,如果賣了,還不被他扒層皮下來!」何況,那兩棟古宅可是有著他們的回憶,他哪會想賣啊。洛瑤楓撇嘴。

  「是啊,BOSS若下來巡察,看到我們把房子賣了肯定之後都不會額外加薪了。」洛環硝莞爾贊同,但誰都知曉那絕對不是真正的原因。

  他們三個都沒有父母,唯一的依靠是他們的師父──第一任的月老,也是世人口中所知的那位人物,燼的心靈非常敏感,為了不想起死去的師父而不願住在過去的、屬於他的那棟古宅內。

  燼,是最為念舊的,卻也是最不願往回憶過往的。

  他說,過往只會使人傷心,使人感嘆為何在人們眼中有著無止盡的他們依然在某天得面對死亡,所以他不願住在古宅內。

  是的,他們是神,但他們也會死,神力用盡的那一刻、神魂碎裂的那一刻,就是他們的死亡之時,只是那時間久的會讓神遺忘自己也是會死的。

  某燼聽此只是垂下眼簾走進到達的電梯內,讓兩人進入後按下那頂樓的鈕後靜靜地等待電梯上升。

  到達頂樓的他們走出了電梯,一陣花草香氣迎面而來,裡頭不乏有東方的仙客來、夜來香與西方的薔薇、玫瑰等,洛玥燼拿出了鑰匙打開了家門,又是一陣濃郁的香氣撲鼻。

  只是這次的香氣是來自於咖啡與紅茶。

  兩人習以為然各自走到了泡紅茶與咖啡研磨機的地方泡起飲料,洛玥燼則走往了書房將文件掃描進電腦後使用Gmail傳送給遠在另一端的玉帝,等到確認信件送出後才走出房間,看到了端著紅茶與咖啡還有零食的兩神後走往客廳的中央沙發中坐下。

  日、星雙月老將東西放到定點後也雙雙坐下,某燼拿起遙控調整後打開螢幕,果然出現了艾德列特的後腦勺,稍稍挑整視角後他們看到了眾神討論的對象以及……那突然出現竟還被東西方主BOSS默許的賭局。

  「絕愛之東西方PK!若有一西方邱比特或一東方月老解決『絕愛』的難題便可獲得下列獎品以及彼方業績成果一半!」

  又一次的,洛瑤楓的下巴落了下來,洛環硝的雙眸瞪得比牛鈴還大,而洛月燼的唇角再次勾起燦爛的笑。

  有趣!真是太有趣了!勝者竟然可以獲得對方企業的業績成果的一半!這可是增加年終獎金與額外加薪的大好機會啊!這也難怪會讓那「單身剋星」都出動啊!!

  「這可真是個好大、好滿足的誘惑獎勵啊!」洛瑤楓瞇起似貓的眼瞳,捻起一枚純黑巧克力來吃。

  端著咖啡卻聞著紅茶香的某咖紅控對此也是饒有興致的燦笑。

  「唔,不過這人到底是要找男友還是找女友呢?」望著那螢幕中顯示的大頭貼洛環硝相當疑惑。

  聽到這問題,洛瑤楓挑眉撇去,隨後眨了眨眼,然後把巧克力吞下去後擦了擦臉再仔細一看。

  「……雖然我們這年頭牽過不少同性姻緣,但我還真不曉得該嘗試幫這個絕愛牽哪種紅線!」

  洛玥燼只是雙眸看著那顯示出來的大頭貼,覺得很是眼熟,自個兒似乎在哪邊見過,想了半天卻又想不起是在哪見過又是哪個人。

  「我們現在還是想該誰去處理,然後要怎麼去處理才是重點,畢竟,是否牽同性姻緣又或者是異性姻緣都還是下個階段的問題。」洛環硝彈了彈手指,隨後拿起不知何時出現的無框眼鏡戴上。

  「為了業績!為了可愛的年終獎金!絕對要把這個所謂的『絕愛』給解決!」洛瑤楓雙手握拳前後揮動。

  某燼只是站起了身,無聲地走往了書房,帶回了一本書皮老舊的書籍,書籍封面上只寫著兩個字──

  絕愛。

  「燼,這是?」洛瑤楓偏頭總覺得這書在哪見過。

  「這是老頭子逝世前留下的其中一本書,當時我好奇就隨手拿走了。」洛玥燼淡然的解釋,清冷邪魅的眸子說到「老頭子」三字時閃過了溫和。

  「老頭子」三字一出,讓某硝與某楓不由得認真地看著那本書。

  纖長手指輕輕翻動書頁,散出了過去月老身上的淡淡曇花香與使用筆墨寫的墨味,上頭的字跡很是飄逸工整,密密麻麻寫著過去才出現幾次的絕愛例子。

  最後,三人的目光一致的移往結論處。

  「結論:絕愛之人並非無法可解,但因解決方法過於特殊既而解釋為無解。」

  絕愛有辦法解決?解決方法是甚麼?過於特殊又是甚麼意思?

  洛玥燼蹙著眉翻下書中最後一頁,卻與兩人同時錯愕,只因寫著解決方法的地方是一片空白。

  「……你們有什麼看法?」最先開口的竟是洛環硝而非好動的洛瑤楓,語氣很是複雜。

  一片空白,這到底是什麼意思?指的是依然無解,還是?

  「……」難得的,洛瑤楓張著嘴說不出半句話,只因他也無法解釋這一片空白為何意。

  這老頭子是在想些什麼?留給他們的竟是一片空白。

  「燼,你怎麼看?」嘆口氣,看楓那模樣明顯就是摸不著頭緒,問燼應該比較好吧。洛環硝想。

  被問話的洛玥燼正無意識地用著右手食指摩娑著唇下,洛環硝曉得這是洛玥燼碰到問題時思考的動作。

  看著這樣的洛玥燼,洛瑤楓兩人也不急,幫著他又各倒了杯紅茶與咖啡後靜靜地等待。

  三大月老各司其職,日之月老善領導、星之月老善行動而月之月老則善思考,三者配合,天衣無縫。

  良久後,某燼停下了動作,端起了一旁隨時加熱著的紅茶抿了口後,「老頭子既然說有解,但特殊,就代表必須由我們自己去發現。」

  這是唯一的解釋,老頭子的身分特殊,當時又只有一名月老,就代表那特殊的解決方法是由他一人無法解決的,那麼,這就代表,只要他們三個出動,要解決這「絕愛」絕不是問題。

  「所以,該怎麼做?」洛環硝雖是站著領導的位置,但那僅僅在於企業領導,基本上的處理方式皆是由洛玥燼為主。

  「我親自下凡處理。」洛玥燼抿起唇露出了艷絕天下的燦笑。

  神馬?剛剛是不是有馬跑過?不然他們怎麼聽到了一件非常不可能發生的事情呢?某硝與某楓互望在對方的眼神中都看到了呆滯。

  「我說,我親自下凡處理,你們兩個是在耍憨什麼!」毫不猶豫的毒舌以對,洛玥燼握著的咖啡杯出現些許裂痕。

  他說要親自去處理有那麼讓人難以相信嗎?何必一副天帝BOSS說要扣留他們倆年終獎金的樣子啊!

  「燼,不是我跟硝耍憨,而是你平時除非高檔的CASE要不然你是不會隨意出公司的,如今竟然是直接要『下凡』處理!你會不會跳痛太多了!」洛瑤楓忍不住搖了搖頭,然後又再次搖搖頭。

  世人常說,人嚇人會嚇死人,這神嚇神也會嚇死神的啊!燼這話真的是一鳴驚人來著。

  「燼,你要想清楚,『下凡』可跟出去牽線不同,是要去申請『凡軀』然後套著『凡軀』與世人一樣生活的啊。」洛環硝一臉正經的對著疑似被紅茶咖啡沖昏頭的咖紅控說道。

  「我正好休假日都沒休假,現在有一堆假期不是正好?你們兩個的業績可還沒到我這個月的一半。」不知道是否故意,洛玥燼戳著某兩人的痛腳。

  聽到業績,然後又聽到不到一半,兩人臉色紅了又青、青了又紫最後轉黑,好不精彩。

  是啊,兩人的業績如今竟然比這個三不五時待在公司內的傢伙還要少,這是恥辱!大大的恥辱啊!

  雖說,他們的業績已經輸給某燼的好幾千次了……

  「……」兩人只是瞪著墨眼望著那笑的愜意又狡詐的傢伙。

  「就這麼決定了,這次的賭局,由我來當勝者!」自傲的宣告,隨後像是一陣風一樣消失在兩神眼前,只留下那淺金色的殘影。

  兩神相望皆無語,只求某個看似清冷邪魅實則冰冷愛搗亂的傢伙別把凡間擾的像是災難片場景一樣就好了。

  某燼來到了玉帝的官方機構──「神仙下凡局」,這裡管理著、收藏著讓眾神下凡的「凡軀」,若有神祇想要下凡度假、辦公,就得來到這裡申請凡軀與相關凡間資料、身分。

  憑著魅殺萬人的燦笑,某月老絲毫不覺得臉皮太厚就插了隊來到了隊伍的最前方,「我要下凡。」

  四個直白的字丟給了負責的仙女,讓看的暈呼呼的仙女直截了當的忽略了剛剛一個申請到一半的神仙,領著某個迷煞千萬神的月老來到了凡軀申請處。

  「燼大人,請您先在這台電腦填寫相關資料,然後走到一邊去轉轉盤,轉盤轉到的地方將會是您在凡間的職業。」負責的女仙雙眼冒桃心的望著這個其實比自己還美,理該忌妒卻特別的讓人傾慕不已的男仙。

  洛玥燼點點頭走到了那電腦前,若有似無的避開了女仙人的碰觸,除了親近之人與過去碰到的「小男孩」外,他不愛讓人碰觸到一絲一毫。

 

  觸碰式的電腦螢幕有著好處,可以直接用著指尖寫字,洛玥燼看著一個又一個的問題有些無語。

  問題一:您的姓名?

  回答:洛玥燼。

  問題二:您的職業?

  回答:姻緣株式會社,月之月老(社長)。

  問題三:下凡目的?

  回答:度假兼辦公。

  問題四:下凡時間?

  回答:人間一年。

   等等等等等……相關問題,雜的五花八門,多到一百多個問題,真的很讓神疑惑這到底是身家調查還是真的只是下凡的問卷……

  終於填完問題後,電腦發出了響亮的「叮」聲,洛玥燼順著指示走到了轉台處,滿臉黑線的看著這職業轉輪。

  眼前的檯子有些似於凡間人們射飛鏢的轉檯,上面寫著數來種職業,只不過……

  洛玥燼非常非常的想問。

  聲優、模特兒、董事長等等都是可以理解的職業。

  但。

  巫師、魔法師、神婆、乩童、開棺師、盜墓者……這些又是怎麼回事!!

  喂、喂、喂!他們是東方吧!!到底為甚麼會有巫師、魔法師跟盜墓者這類職業啊!還有這類的職業真的在凡間存在嗎!!套句凡人的話來說就是……

  作者,這不科學!滿頭的黑線,洛玥燼良好的把持力因為這些奇奇怪怪的職業而有崩塌的趨勢。

  一旁的女仙尷尬的拉了拉自己烏溜溜的髮,用著無比糾結的語氣說:「這、這、燼大人……您要知道……三百六十五行……行行出狀元……」

  這位仙子,會不會太牽強了一點。洛玥燼忍著吐槽的衝動,緩緩地拉下了宣告死刑、啊,不對,是判定職業的轉輪桿子。

  最後指向了某個三字職業,慶幸的是不會讓人感到怪異,洛玥燼接過了所謂的「凡軀藥丸」一口吞下後就踏入通往凡間「化凡光圈」中,腳一踩下的瞬間,他感覺到身上似乎出現了點變化。

  月之月老,正式化人下凡,一旁的小仙登入了資料,傳往遠在另一方的玉帝電腦中。

 

---

 

貼上來的幾乎都是草稿,所以多少都會有錯字,請包涵了XD

 

創作者介紹

眷夏貪涼

涼眷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