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癡。

  真真是個白癡。雪白色的髮絲從貝雷帽中掉出,隨著吹過來的微風飄盪、隱隱約約蓋住了聞人璘那掩在眼廉下的惡意。

  勾捲著自己的白色頭髮,也不理會那不斷掉出的髮,聞人璘笑得很是愉悅,笑中透著濃濃的邪氣就像是有著邪惡的黑色翅膀而外貌純潔的墮天使,「你們還傻愣著?這位小姐可是會死得噢,如果不處理的話,差不多你們只要再遲一個三分鐘叫救護車,這小姐可就真的沒救了啊……」

  涼涼的語氣,事不關己的淡漠,彷彿人命在她眼前就與一根雜草相同,這讓一般人都難以接受,這人受傷可是她害得啊!害的田蜜主動去觸碰花瓣,害的田蜜手指被硬深深地腐蝕掉。

  「啊!!」跟在很後頭的女僕聽到了自家小姐的尖叫聲趕緊跑了過來,看到了自己的小姐陷入了昏迷,又發現了小姐的手指頭整個被腐蝕掉,不禁也高聲叫喊。

  「快叫救護車啊!快啊!小姐的命要是出了個三長兩短看你們怎麼死!」對著遠處的人叫喊道,這才有人開始播起電話。

  藍珥擎瞪著一雙眸子看著這個如天使般外表卻有著如魔女般邪氣卻又有著如靄靄白雪般純淨外貌的少女。

  「你知道對不對!你知道處理方法對不對!你知道這東西是甚麼對不對!」一旁的少旗聽著少女的話,轉過頭大喊,「要不然你也不會要田小姐去碰!是你害的田小姐變成這樣的!田氏不會饒過你的!」

  都是這個白色頭髮的女孩子害的!這女孩根本不是天使,而是最冷血的惡魔!

  聞人璘偏過了頭,眼眸微瞇,黑眸瀲灩如水波,迷人至極的深邃,唇邊的笑很好看卻也很冰冷:「那又如何?」

  是的,那又如何?

  是她害的,又如何?

  這下不只少旗愣住了,連剛要開口的藍珥擎都因少女的話為之一愣,這少女的口氣怎麼感覺好像是在說著平淡的芝麻小事?這可是惹上了田氏!

  這可是田氏的大小姐啊!這、可是條人命啊!

  像是看出他們的困惑與錯愕,聞人璘勾著髮絲的手指放了開來,黝黑的眼珠子看著自己的髮絲落下至肩膀上,貝雷帽中的髮絲似乎都快全溜出來了,手交叉環在胸前。

  「田氏,在BP市中第二大的企業,在全國也算是有許多連鎖的集團,田氏董事長名為田尚,妻子為第三大企業林氏集團的孫女林雪芳,兩人歲數相差甚多,田尚更是被說成老牛吃嫩草,畢竟差了快十五歲吧……而林雪芳於結婚後兩年,也就是二十二歲時生下了唯一的大小姐田蜜,田蜜小姐。」頓了頓,在兩人訝異的目光下,黑眼掃過一旁正惡狠狠瞪著自己的女僕,聞人璘臉上的笑容依然那般雲淡風輕,卻也邪肆的魅惑。

  這些資訊是人所皆知的,不管是報章雜誌還是網路裡都有著這些資訊,只是……身為「噩夢」的她,可不只知道這些。

  「你既然知道田氏是怎樣的企業還敢惹?你不怕田老找你麻煩?」藍珥擎非但沒有因聞人璘讓田蜜受傷而生氣,有的只是訝異,這個少女的氣質非同小可,他好奇……這是哪家的小姐?

  難道是第一企業的大小姐?不,在他的印象中,BP市第一企業的白家中沒有擁有這般特別氣質的人,有的話他必定見過,畢竟,他雖然只是第四企業的總經理,但上流的家庭都會有具繪,為了交際,他都會到,多場交際應酬間,他還真沒見過她。

  她,到底是誰?

  「你這傢伙竟然害了我家小姐?你這個賤人!」聽到前後來由的女僕大聲尖叫怒罵。

  遠處聽力好的不得了的某兄姐聽到賤人兩字眼中不約而同的燃起了怒火,竟然敢罵他們家的寶貝妹妹是賤人!?

  你她麼的是不想活在這個世界上?不想看見今天的月亮了嘛!

  可,要跑出暗處的兩人看到了妹妹暗暗打著的手勢,縱使憤怒的快炸掉還是忍了下來,他們知道,他們的妹妹會給他們好看,只是……他們還是決定在事後給這所謂的「BP第二企業」好看!

  「唔,這就是所謂的主人不是好貨,狗兒也不是好畜牲嗎?」繼續瞇著那雙黑溜溜的靈動眸子,聞人璘的聲音很是懶散,卻是滿滿的諷刺。

  他麼的,給點顏色就開染坊?給點陽光就燦爛?本小姐不把你罵成渣的話他就不是聞人璘!

  「你竟然說我是狗!!」女僕大吼。

  「我沒耳聾,小狗兒,不用那麼大聲吠我。」打個哈欠不以為意,眼眸再次有意無意的掃過那昏過去的白癡大小姐,聞人璘臉眼角都不想給那女僕。

  嗯,再十分鐘,這人一定會死,還是死的非常淒慘醜陋的呢。某方面這魔蓮還真不錯。目光轉向了一旁的魔蓮,聞人璘很是滿意目前的現狀。

  她並非對於人命冷血,就算是身為殺手的未遇姐也沒有對人命完全的漠不關己,只是他們的「情感觀念」有些特別,黑眸閃過了些複雜情緒,有片刻她想起了過去。

  她與哥哥還有姐姐的悲慘過去……同時也是他們認識的過去。

  她與哥哥姐姐並沒有半絲血緣,甚至哥哥與姊姊也不是出生於同一個父母親,簡而言之,若要從血緣這點探討,「基本上」他們是沒有任何的關係。

  但,沒有血緣又如何?他們是一家人,他們是永不分離的一家人,有這點,就足夠了。

  「救她,你可以的,對吧?」藍珥擎發現了聞人璘那掃過的目光,開口問。

  聞人璘沒有理會問題,就像是答非所問一樣開始說著某個極為機密的資訊。

  這是身為駭客界「貴族」們才能之道的祕密。

  「藍色蓮花,真正名字為『魔蓮』,又被人稱為『藍色妖禍』,樣貌與一般蓮花相差無幾,只是顏色為艷麗的湛藍,擁有著迷人的香氣,實際上卻有著相當強烈的腐蝕性,一般而言不會出現在市區,只有郊區才會出現,『魔蓮』為古幽國皇室科學家『比列克特˙札克』之閒暇作品,原先只是想做出藍色的蓮花討取某位非常喜愛藍色且一心想看藍色蓮花的皇室公主的歡心,但因為在研究期間過度勞累,一個疏忽下導致藍色的蓮花擁有著強大的腐蝕力,且人體皮膚若是直接碰觸到將會立刻腐蝕,若沒有在二十分鐘內到醫院救治的話……」

  聽著這一連串資訊,女僕已是剎白了臉,聞人璘中斷了最後最重要的地方讓她憤怒地大吼,「沒有到醫院救治的話會怎樣啊你說!」

  聽到女僕的大吼聲,聞人璘笑了,笑得開心又愉快,但是誰都感覺得出來那擋也擋不住的惡意邪氣,在女僕的多次大吼下,聞人璘似乎是笑看夠了,才繼續慢慢地,說出了最後的結果。

  「沒有在二十分鐘內到醫院救治的話,會從觸碰到的地方侵入身體內裡,然後慢慢的腐蝕,將內臟一個一個的腐蝕光,然後是骨頭、最後只留下幾乎完整的人皮,而且在這東西腐蝕人體時會感受到萬火期燒、極冰凍體、萬蟻其咬加在一起的痛苦噢。」

  女僕聽到忍不住想暈過去,但聽到少女這話肯定是知道怎麼救,把小姐交給一旁的少旗照顧,女僕準備抓住聞人璘的肩膀,似乎是想要搖她。

  就像是遊戲裡那般的高貴優雅,聞人璘手依然環在胸前,偏過身就閃過了女僕的手,黑眸微凝,高聲斥道:「敢碰我,我就直接讓你們小姐死在這裡!」

  擁有著超高智商與強力記憶的聞人璘雖然體力爛的堪比廢材,但是要讓一個重了腐蝕毒性的傢伙加快腐蝕卻是輕易而不費功夫的,她、非常的討厭不是她認定的人碰觸她!

  「是你害小姐成這個樣子的還不救她!你還是不是人啊!」女僕忍不住再吼。

  他可憐的小姐,只不過是出來與藍少爺遊玩採花而已怎麼會變成這樣……她溫柔又甜美的小姐!都是這個人害的!這個自以為天使,心腸卻堪比砒霜的人害的!

  女僕恨恨地想著,眼眸中的怒火頗有把聞人璘殺了的樣子。

  「我知道你不是人也不要來問我是不是人嘛,還有,這是求人的態度嗎?現在的狀況是你在為了她求我吧?」似笑非笑,皮笑肉不笑的聞人璘冷淡的說,「況且,當初是她自己手賤要下去摸蓮花花瓣的,我都說了『反常即為妖』,還聽不懂我的警告?幼稚園小朋友都聽得出我那時的語氣是透出警告的,他沒聽出來,怪我?」

  這可是實話,她說了至少兩次的同一句話,這次是第三次了,她很少把話說那麼多次,可這白癡傻缺小姐還是腦殘的被她的話逼去了摸了花瓣,怪誰?他可是有提醒的。

  「你、你、你!誰聽得出你那句玄的要死的話啊!你是神棍嘛!說出這種話誰聽得懂啊!」女僕不甘示弱,可反擊的話語怯弱的可以。

  聞人璘搖了搖頭,這動作讓她的髮絲又掉出了一些,雪一般白的髮絲在陽光的照射下呈現淡淡淺金,勾人魂魄般的耀眼美麗:「我覺得旁邊這位先生應該聽得懂,如果他腦子沒有像你們大小姐一樣傻缺的話。」

  「要怎樣你才能救她?」藍珥擎望著這個其實比惡魔還要惡毒,外表卻比天使還美麗的少女。

  這田蜜雖然他不喜她,會跟他出來純粹是為了交際,為了給田氏一點面子,如今若是跟他出來出了事死了,那麼會嚴重影響到他們企業……甚至有可能會讓股市大跌。

  他剛剛一直不開口是因為他得想想看這個少女是不是哪家企業的,若是比田氏強大,那麼救靠攏,不理會,若是比田氏小或者根本不是企業家族的小姐,那麼就是現在這樣,要求救人。

  「為甚麼要救?」看著終於忍不住開口尋求救助的男子,聞人璘微笑。

  為甚麼要救!?正常人部是看到要死的人只要有能力都會幫忙救治嘛!為何這少女問出這句話時就像是看到了一個壞掉的徹底布娃娃而不是生命的感覺?

  這少女到底在想些甚麼!這是三人心中不斷閃過的話。

  「如果不救的話,我會讓你很慘。」藍珥擎冷冷的說,雖然他還蠻喜歡這少女外貌的,但是這心性可不是他愛的。

  「馬後炮不嫌晚嗎?剛剛不叫我救,現在才來,不嫌晚嗎?」聞人璘好笑的反問。

  據她所推,她可以理解成,男人剛剛在想她是不是企業的小姐,有沒有比田氏偉大所以才不開口嗎?

  這人啊,呵,勢力得很呢。

  「你救還是不救!」藍珥擎不理會聞人璘那諷刺的讓人發怒的話。

  櫻白色的唇微起,聞人璘淡淡的聲音有如冰冷的極冰:「該死之人,我何必救?髒了我的手。」

  時間已隨著對話快速的消逝,而田蜜也從一開始的尖叫到最後痛苦的臉色發紫,咬緊的唇瓣都甚出了鮮血,紫色的膚與紅色的鮮血,說不出的詭異,女僕著急著,疑惑著為何車子至今還沒到?甚至連後來教的救生機都不到。

  殊不知是遠處的某男與某女不爽的使用了他們在BP市的強大能力,讓交通全部癱瘓,使得陸與空同時無法有任何的交通工具過來這邊。

  哼,敢對他們的寶貝璘吼?去你妹的才會讓你繼續活在這世界上!某個大明星很是冷漠的哼了哼聲。

  而某個挑染髮色的殺手卻是支著腮決定最近要去把某女僕給殺了,順便三不五時去去那名叫「藍珥擎」的家中、公司那晃晃,發個暗殺帖……

  臥槽,她的妹妹他都捨不得罵一句,輪得到你們這些渣來罵嗎?找死是不是?某姐微微一笑,顯得很是淡然,心中的話卻陰冷又護短的讓人發毛。

  只能說,惹上一對妹控兄姐就是找罪受,如果惹上的那對兄姐又剛好有著大排身分,那已經不是找罪受,而是再找死了!

   摘下了腦袋上已經藏不住自己髮絲的貝雷帽,露出了那炫亮美麗如絲綢的髮,風吹舞著髮,讓少女顯得有些夢幻,少女在離去時轉過了身,說了幾句話,讓藍珥擎再也發不出任何聲音,而少旗也一臉不可思議又驚恐的看著離去的白髮少女。

   「Honestly say……如果想找兔子,歡迎到『逐夢狂想』裡找兔子噢,第一公會會長『藍蒼皇』與副手『瑾君祈』,兔子會破例與你們玩玩遊戲的。」

   白色的淡雅背影帶著冷漠與優雅緩緩地離開了三人面前,走回了自己的寶貝兄姐身邊。

   回到了兄姐那邊的聞人璘微微偏著頭對著兩人說,「哥、姐,我們回去吧,玩累了。」

   是的,玩累了。剛剛的一切,都只是遊戲,而此刻她累了,想回去了。

   「嗯,走吧。」對於這話,末宵沒有感到驚訝,也沒有多說甚麼,嘴角的弧度依然那般好看,眸底也依然漾著那寵溺,拉起妹妹的手,與一旁點頭的未遇走往了回家的方向。

   而某白髮少女突然想到了甚麼,對著一旁的兄姐說。

   「哥、姐,我剛剛把我的遊戲ID曝露給那個男的了,會不會有警原來我們那?」不過,說ID好像也不太對,因為她只說了「兔子」兩字,只不過,前面那招牌的口頭禪,加上兔子兩字幾乎成了她的代名詞,道也算是把ID告訴了他們。

   某姐挑眉,「我等等請人送份暗殺帖過去應該就沒事了。」

   某兄長微笑,「我等回兒請我認識的人去給他們藍氏一點警告應該就沒事了。」

   「嗯,不過他們應該會上遊戲找我。」白影偏頭,「雖然說我有兔崽子們保護,而且我在網路遊戲上能力也不低。」

   咳咳,某兔這實在太謙虛了,豈止是不低?都能夠立於所有工會的中立點且得罪人還不怕人來找的能力只是叫「不低」?開玩笑!這根本就跟未遇說自己是會偶爾失手的殺手一樣討打的謙虛啊!

   眾人皆知,有著「未」之名的女子殺手從不失手的,若她敢稱第二,沒人敢說自己是殺手界的第一名的。

   不管是哥哥還是姐姐、妹妹都一個樣,謙虛的讓人想巴他們!

   「你直說要我們陪你玩遊戲不就得了?跟我們說話還拐彎?」某男哭笑不得的對著妹妹說,一旁的姐姐也是滿臉寵溺的無奈。

   「呵~總之,最近一定是黃曆沒看好,不宜出門,我們就待在家裡吧~姐姐跟哥哥練新手,我也不管工會的事情,就去陪你們玩遊戲!讓你們知道我在遊戲裡也很厲害!」少女的聲音滿滿的自傲,只要無關乎體力,在網路上、她就是王者!

   「瞧你這得意樣。」俊美的青年撫了撫妹妹的腦袋。

   雖說放假是想陪璘好好在外面玩玩的,但,既然最近都碰到「不好玩」的事情的話,那還不如待在家,進入妹妹的世界,好好看看網路裡的妹妹,那、讓他自豪的世界。 

  「走吧,回去。」三人一同進入了車內,緩緩地往BP市郊區的「華陀學」開去。 

  當天晚上,有一則插播新聞,內容說明著田氏企業千金以詭異的死法死在了郊區的某地,內臟與骨頭全數消失,只剩下一層薄薄的紫色人皮同時那裡還有著口吐白沫,脖子上插著一張有著詭異微笑的JOKER撲克牌,而知名藍氏企業突然宣布倒閉,原因不明,而藍氏所有人早已在警方到場前全數逃出了BP市。

創作者介紹

眷夏貪涼

涼眷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糖兒~~
  • 我很喜歡看你發的文章>\\\\<加油唷~~
    我會支持你的!!!
  • 謝謝你的支持:) 眷目前正在籌備其他的事項 所以很久很久才來部落格看
    一來看到這樣的留言很開心~

    涼眷 於 2014/04/05 22:37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