藍珥擎很是頭痛,他真是沒想到田氏集團的小姐會嬌蠻成這個樣子,連這種疑似怎麼看都是有毒又或者有危險的花朵都想要搬回家,是要拿去哪裡炫耀嘛?

   「……唉,真拿你沒有辦法,少旗,幫小蜜把那朵蓮花摘起來教給人保管,我們把它帶回。」吩咐著一旁的僕人,穿著西裝的男子一手摟著那外表美豔的花癡女。

   聽到裝逼男真要把那朵「藍色蓮花」拔起,未遇嘴角抽了抽,真沒見識過如此白癡的男人。

   「腦殘啊。」聞人璘滿腦門的黑線,對於這個男子一碰到那花癡女灑潑就沒輒要把危險的東西拔起的動作給了最中肯的評語。

   「是說那到底是什麼東西?」末宵雖然能感覺出不是什麼好東西,但對於這種有些妖感的還是不太熟悉的。

   畢竟,他不像他寶貝的妹妹一樣擁有著能夠進入頂尖駭客聯盟資料庫的權利,也沒有像未遇那般因為任務需要知道些奇奇怪怪的東西,他只是個明星。

   他畢竟「只是」一個「比較」有名「一點點」的明星。

   末宵同學,你這個名門滿天下的傢伙敢說自己「只是」一個「比較」有名「一點點」的明星的這種話!你「只是」一個比較有名「一點點」的傢伙的話,其他的明星歌手們都要去撞豆腐死一死了啊!

   家喻戶曉、老老少少通殺叫「比較」有名?你撞牆去吧你!

   回歸正題,某個謙虛過了頭的讓人很想打他的某大明星正不恥下問的問著他家的寶貝妹妹,至於,為何不問未遇?

   這問題簡單,只因未遇的大部分資料也都來自於他們這寶貝的不讓人碰一根寒毛的妹妹。

   堪稱過目不忘,實際上也真是看過一眼就不會忘記的聞人璘在腦中快速的翻出資料,彷彿自己的腦子裡面就是一個又一個的大鐵櫃,而別人或者自己需要某些資料時只需要從鐵櫃裡「拿出來」就能夠知道想知道的資訊。

   「『魔蓮』又稱為『藍色妖禍』,據說觸碰的人都會倒好一陣子的楣還會全身皮膚發癢,然後潰爛,而且每次碰到都會發生一樣的事情,屢試不爽。」頓了頓,聞人璘笑著又說,「不過這東西最主要只是一個國家的某科學家失手作出的東西,恰巧又不知道是個會藉由觸碰腐蝕人皮膚的東西,至於倒楣,基於科學原理來講其實也就只是人們的傳言,導致心理作祟。」

   只是,還有一件事情他沒說。偏了頭,聞人璘瞇著眼望著那原本待在遠處等著人吩咐的僕人跑了過去,然後見了他不知從哪邊拿出了塑膠袋,很顯然的就是要把拔起的『魔蓮』裝進裡面。

   愚蠢。主人愚蠢,僕人也沒多聰明。

   既然都被稱為『魔蓮』了,這東西可真不是什麼好惹的。

   「哦?那也還好啊!頂多就是那個僕人要受罪吧。」不以為意的撇嘴,末宵將妹妹抱到大腿上,很是寵愛。

   瞪了下末宵,未遇冷冷的哼了聲,「末宵,不要逼我把你的腿打斷,把小璘放到椅子上坐好!」

   末宵挑眉,不理會未遇的話,畢竟他知道未遇只是口頭上說說,並不會真的打斷他的腿,畢竟他捨不得寶貝妹妹因為他受傷而跟她嘔氣,當然也不想因為揍了他而讓妹妹生氣,總而言之,有小璘在,所以他無論如何都不會被揍。

   當然,一個原因例外,那就是小璘因他而受傷,又或者是他打了小璘讓他受傷。不過,這兩個都是不可能的事情,他寶貝的妹妹碰著一點點小擦傷都會讓他心疼了,何況是他害她受傷與他打她呢?打她就等於再打自己,他自認為自個兒不是個M,不想找虐受的。

   雖然不想理會未遇的話,末宵還是把聞人璘放到了旁邊得椅子上,只是忍不住用白皙的臉頰蹭了蹭聞人璘柔嫩的小臉。

   「哥你真是……」頗為無奈地嘆息,但是語氣中也有著寵溺,聞人璘戳了戳自己哥哥的額頭。

   誰說只能有哥哥姊姊寵弟弟與妹妹的?妹妹跟弟弟,也是可以寵哥哥姊姊的。就像她,哥哥與姊姊在他面前總是透著別人看不著的孩子氣,這會讓她把他們也反寵回來。

   很好玩的感覺,同時也很溫暖、溫馨。這,就是他們一家人。

   「……」末宵只是攤攤手,哼,他就是孩子氣,就是想要妹妹寵他。

   「幼稚。」未遇吃醋般地哼聲。

  「忌妒小璘寵我就說!」末宵不甘示弱的反擊。

   「別吵,有戲呢。」摸了摸兩人的頭頂,坐下的關係很容易就能順毛,聞人璘朝某處抬了抬下巴。

   兩人聽聞,又感受到那軟嫩的小手撫過他們的腦袋,就如同聞人璘所說的,彷彿炸毛中被順毛就安靜的貓一樣,兩人熄了火乖乖的坐在她的兩旁朝那方向看去。

   就見那僕人帶了手套將「魔蓮」裝進了塑膠袋子裡,可,不到一秒,那袋子就被「魔蓮」給腐蝕了破個大洞,那似乎智商低的可以的花癡女竟然以為是僕人拿了破掉的塑膠袋來裝蓮花,忍不住開口大罵,卻似乎想到僕人的主人,也就是裝逼男在一旁又收起了那張牙舞爪的模樣。

   「嗚嗚嗚,你害人家的蓮花爛了怎麼辦。」花癡女看著那僕人因為袋子破掉而掉回水中的蓮花,忍不住用著嬌膩的嗓抱怨,想讓一旁的男人安慰自己順帶責罵自己的僕人。

   豈料,男人只是皺眉,要僕人再去拿個袋子來裝而沒有其他的動作,這讓花癡女忍不住跺了跺腳。

   「珥擎,你看少旗都沒有好好的聽話,拿了個破袋子來唬小蜜。」嘟著唇,田蜜心想這般樣子絕對可以勾起藍珥擎身為男人的那種疼惜嬌弱女孩的溫柔。

   「或許只是恰巧拿到破袋子,小蜜,乖。」摸摸頭,可有明顯的敷衍意味,說真的,藍珥擎深深地覺得那朵藍色的蓮花不怎麼的正常,不過,他知道如果今天沒把這蓮花讓田蜜帶回家去肯定她會對他一正鬧騰,那可真的會煩死人的。

   花癡女聽到那聲「乖」,又變回了初見時的溫軟小貓樣,但這樣子只讓一旁的兄姐妹三人好一陣恥笑。

   連那男人在敷衍她都不知道,這花癡女應該可以說是沒眼事也沒有腦袋了吧。

   「繡花枕頭一草包。」偏過頭,聞人璘很是愜意,發現這諺語非常的適合形容眼前這花癡女的。

   挑起眉,末宵摸了摸唇角,「我說小璘,難道我們就要這樣繼續看下去嗎?」

   他們兩個好不容易擠出時間阿~來看這兩個傻缺感覺這時間頗浪費。

   「哥,如果我們不看回兒她們,姐姐之後一定又會有任務的。」言下之意就是現在不處理,之後未遇有可能就要因為組織的關係被叫走,三個人就真的不能好好享受假期了。聞人璘勾著自己姐姐那挑染的頭髮。

  任著自己妹妹玩著自己的髮絲,未遇垂下眼睫,「小璘,沒關係的。」她跟組織有約定,再怎麼急的任務都得等她休完這次的假期才准繼續進行,要不然她會不擇手段的罷工,所以小璘這舉動其實是不必要的。

  只是……不必要歸不必要,她聽了心還是很暖的,她的寶貝妹妹在為了她的任務著想呢。

  聽到姐姐的話,聞人璘還是搖頭,「我去處理完我們就走,你們先待在這裡,除非必要你們再出來。」

   話畢再次摸了摸兩個兄姐的頭,聞人璘從石椅子上站了起身,拍了拍自己身上的灰塵,這套可是未遇姐特地挑來買給她的啊,弄髒她會心疼的。

   兄姐對望一眼,末宵攤攤手表示讓璘去做,未遇點頭表示怎麼樣事情都有他們在不會出事就讓某兔過去了。

   遠處的那群人中的僕人又再次拿了袋子,不過這次使用的是較厚的麻布袋,聞人璘見狀搖搖頭,好個蠢貨。

   「喂,反常即為妖,沒聽過這話嗎?別白費力氣想把蓮花帶回去了。」微微偏著頭,瞇著戴上單眼變色變的黑眸,聞人璘勾著自己露在帽子外的白色髮絲。

  聞人璘的話一出,僕人連著那一男一女都轉了過來,看著那精緻的女孩忍不住訝然。

   這世界上真的有如櫥櫃中的洋娃娃那般美麗的少女啊!

   眼前的少女頭頂斜斜地帶著米白色的貝雷帽,還露出了不知道是不是挑染的白色柔軟髮絲,一張小臉有如雲朵般柔軟白皙,上面鑲著兩顆像是黑鑽石般美麗的墨眸,唇瓣色彩則有些過淺,卻不會讓人覺得她病態,身著白色長連衣裙,裙邊有著淺藍色的印花,腳踩銀色的厚底靴。

   這女孩子,美得像個娃娃,也美得像個天真無邪的天使。

   感覺到對面三人一致的都在打量自己,甚至到最後還癡癡地望著自己,聞人璘嘴角抽了抽,她如果沒有戴上變色片跟帽子的話,這群人是不是會嘴張大的看著她呢?

   嗯,更正一下,不只花癡女花癡,這裝逼男也是個色胚,僕人同上,不是一家人不進一家門就是這情形吧?雖說,這花癡女跟裝逼男似乎還不是一家人。聞人璘如是想著。

   如果藍珥擎與田蜜能夠聽聞人璘此刻想著的內容的話,鐵定吐血認為自己剛剛那甚麼天真無邪的天使通通都是渣,這分明就是個嘴毒的不得了的惡魔。

   「喂!醒醒。」等了老半天,發現三人還是死死地盯著自己,聞人璘臉上都要出現黑線了。

   回過神的田蜜愣了愣,笑的自以為很親和的對著聞人璘道:「小妹妹,你是不是迷路啦?怎麼會在這裡?」

   小妹妹一語讓聞人璘嘴角再次抽了,額頭上也出現了無數的黑線。

   妳妹才小妹妹,你全家都是小妹妹!本小姐今年可是成年的二十歲啊!而且他身高可是鐵石石的一七零公分啊!到底哪邊像小妹妹……

   「……那蓮花不要碰,碰了你們會後悔的。」不理會田蜜的白癡問題,聞人璘只是對著一旁的男子說道。

   眼看聞人璘忽略自己的問題,對著一旁的藍珥擎說話,田蜜暗自哼聲,但臉上還是那自以為好看的微笑,「小妹妹,為甚麼不要碰?這麼美的蓮花,姊姊想要帶回家養呢,還是小妹妹想要?」

   不斷地「小妹妹」、「小妹妹」的叫讓某璘額頭上蹦出了點青筋,但也只是垂下眼眸,擋住眼中極度想把人踹倒的殺氣,深呼吸口氣,「我剛剛說了,反常即為妖,一般來講是沒有藍色的蓮花的,最好不要碰。」這是最後的警告,如果這混蛋女人再敢叫她小妹妹她就不客氣了。

   彷彿真看不出聞人璘那快要生氣的前兆,花癡女田蜜心中其實非常的不爽,不過就是一朵花而已,這小女孩是想怎樣?

   「小妹妹,說不定這是個變異的啊!姊姊想把她帶回家好好收藏嘛!」忍下了想要將聞人璘吼開的衝動,微笑僵硬了的甜蜜硬是吞下吼聲,用著同樣僵著聲音說著。

   「去你的小妹妹,你全家才是小妹妹!你有見過這麼高的小妹妹嘛!你是眼殘、腦殘還是根本全身上下沒一個地方是好的啊我說!腦子殘了也要記得帶,不要一臉白癡外加自以為忍那大小姐脾氣忍得很好不好!」聞人璘終於忍不住開罵了。

   真特麼的,當她好惹的啊!想她是駭客是黑兔子,遇了一堆人就是沒遇到這麼白癡的,這次遇到算長見識,以後看到無論如何都繞道走。

   繞道走絕對不是怕,而是不想要自己腦中的智商跟著下降!你媽才小妹妹,你全家、全村、全族、全公司都是小妹妹阿混蛋。

   這下不只被罵得田蜜傻了,邊上一直不出聲的藍珥擎與那正要努力再裝起魔蓮的僕人也傻了,而遠處的兄姐則是忍不住噴笑了。

   他們家的妹妹太有才了,罵人都可以幾乎一連串的不停掉,果真是他們寶貝的小璘。

   是說,這對兄姐,你們驕傲的地方似乎有點怪怪的……

   「說你們傻缺真是傻缺,剛剛拿塑膠袋裝也沒發現那塑膠袋是被腐蝕掉而不是原先就破掉了,」冷冷地笑了,就像北極刮過的冷風,讓聽的人都忍不住覺得自己皮膚上結了層霜,聞人璘抬起眼眸瞪視,「沒發現這點也就算了,去你的連腐蝕的味道都沒聞到嗎?沒狗的鼻子靈也就算了,連人的嗅覺都掛了嗎?」

  這話一出根本是把三人貶的連人都不如了。

   「你、你、你!」被氣得說不出話的田蜜只是伸出了那有著一堆水鑽的水晶指甲指著聞人璘。

   「你、你、你、你甚麼你?別以為你手上戴著自以為很有錢很漂亮卻不知道其實俗不可耐的水晶指甲就了不起,你個甚麼東西!」哼了哼聲,非常討厭有人用手指指著自己的聞人璘開轟了。

   去他妹的,膽敢用手指指的他的都被她親愛的姐姐給剁了手指了,要不是她讓姊姊待一旁,這女的手指早斷了,敢用手指指她?找死嗎?

   「你敢說我是東西!」田蜜張牙舞爪好似一頭迅猛龍一樣吼著。

   聞人璘笑了,卻是皮笑肉不笑,「好,你不是東西。」你全家都不是東西,養出這樣女兒的人八成都不是啥好貨,真想見見她家爹媽,到底是怎樣的極品能養出這種龍一樣的女兒。

   「你敢說我不是東西!」這話非但沒有讓田蜜反而讓她更火大。

   「這位小姐妳很難侍候唷。」笑容滿面,語氣很是諷刺,聞人璘偏過了頭對著一旁不知是不是被她的罵語給打傻的男子,「如果你還有腦子沒跟著她瘋的話就不要把這朵蓮花拿起。」

   藍珥擎只是定定地看著眼前的、有著洋娃娃美麗外表卻嘴毒的宛如百斤批霜的少女,「你知道這是甚麼?」

   聞人璘聽這問話也只是勾勾唇不語。

   她沒有必要回答他們任何的問題,來警告他們純粹只是為了讓自己的姊姊之後任務清單裡不會出現一些白癡的任務,根本沒有任何純粹的善心參雜在裡面。

   「珥擎!這傢伙好討厭!我們不要理她,把蓮花帶回家。」花癡傻缺女聽到男人開口發問趕緊拉住男人的手。

   本來就想要帶走蓮花的田蜜因為聞人璘的出現與那些話使得嬌氣更甚,發誓絕對要讓藍珥擎把蓮花帶回去送給她。

   聞言一笑,聞人璘微揚了頭,垂下了眸看著田蜜,「如果你有本事摸摸看蓮花的花瓣,我就幫你把蓮花帶回家,如何?」語中盡是濃濃的挑臖和鄙視。

   她很無良,明知道後果還是這般挑臖眼前這傻缺女,平時的她是不會這樣的,如今是真的有了想好好修理這人的想法才會出此言。

   「碰就碰!不過就是碰花瓣!」田蜜愣神,意外這個一直勸著不要帶回蓮花的少女怎會說出這話,卻因聞人璘那看不起的眼神與語氣在男人與僕人還沒反應過來時碰了那花朵的花瓣。

   下一秒,尖叫響起,「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她的手!她的手!

   她的手竟然……竟然被腐蝕了!在手指皮膚被腐蝕掉的那一刻,眼睜睜的看著皮與血肉盡逝,田蜜昏了過去。

   「……」垂下眼廉擋住眼中那很明顯的惡意,聞人璘嘴邊的笑很是冷冽。

 

  白癡。

   白癡才會被這種激將發逼到。

創作者介紹

眷夏貪涼

涼眷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