滅零靜靜地看著水晶球內的情形,臉上的表情漸漸地轉為凝重,甚至不自覺得咬住了自己的下唇,直到血腥味傳入口中才發現自己竟然因為最親愛的孩子而頭痛著。

  是的,雖然不是由他與其餘女子生下的,但外貌才二十初頭的他有著兩個心愛卻又一個狠心、一個溺愛的方式養著。

  一個是名為「噬千吻」的血族外貌俊美甚至還帶了點他外貌的親王,而另一個則是被眾神魔喀食身體不段受虐的藥人偶──阿莎拉迦麗,但他更寧願喊著人偶另一個名字──寂聿。

  他的兩個孩子外貌都是一等一的優秀而人偶在未被喜去情緒、思考、記憶前更是個人見人愛且令他驕傲心折含情的美麗女子,只是、他不小心的犯下了錯誤。

  那個錯誤就是──讓他兩個心愛寶貝著的孩子相遇,甚至因為都是出於他手的關係有了聯繫著、濃於血水的戀情。

  他們兩個不該相遇的!千不該萬不該的一直努力避免著的!他們兩個注定是不能在一起的!

  千吻該是個驕傲且令所有女人心醉且優秀忠心輔佐血族之王的耀眼親王,身為阿莎拉迦麗的寂聿則該是個令神魔著迷藥劑,也該是個神奇且特殊的美麗人類魔術師。

  一切的一切都毀在了他們的相遇,如果他們沒有相遇,兩條平行線沒有交及的話一切就回如他計畫中一樣的完美無缺!

  可是………世界上,沒有如果。

  他的孩子……他寶貝的孩子……一個似於他引以為傲的弟弟,另一個則有些相向於他的情人兼妹妹。

  他心愛的寂聿……他寶貝的千吻……不該、不該中這名為「愛情」的劇毒,就算能中,也不該是他們兩個碰在一起啊!

  所有的完美無缺都因為他們的相遇相戀而變成了悲劇……

  他其實有想過的,有想過讓兩個孩子相愛,畢竟兩個都是他寶貝的疼於心尖的……只是……創世主不允許……不允許啊!他身為他們的親人、創作者,自然都希望自己完美的作品能夠配在一起,只是他的師父、世界的創世主不允許……

  看著眼前水晶球裡男人那原本白皙的皮膚轉為了蒼白,甚至是毫無健康的感覺,雖同為男性……心中卻依然有著心痛的感覺。

  「我的千吻……我的千吻……你理該忘記寂聿啊!你理該當個高高在上的親王!為何還要如此堅持著與寂聿的那一段回憶……忘了啊!忘了啊!」滅零伸出了手撫著眼前的水晶球像是在撫著男子、也就是千吻的臉。

  而水晶球的人像是感覺到了甚麼,抬起了垂下的頭,眼眸中一陣迷惘,喃喃自語著:「我不要忘記她!我不要啊……就算天地毀滅我也不要忘記她,她是我捧在手心的陽光……沒有了她……我就沒了世界……我已失去她,心已死,祈求那虛無的上蒼,憐我失心之痛,別再奪去我僅剩的回憶……我只能從回憶中尋找那美麗透徹的她!縱使她是人偶又如何?縱使她騙了我又如何?我只知道她在我的身邊時是真的愛我的,是真的掛著那明媚又惑了心神的燦爛微笑……」

  千吻心痛著,喊著那心愛之人的名字……

  觀看他的滅零看著這樣都忍不住落下了眼淚,舌輕舔過剛被咬破的唇瓣,感受那血腥的感覺,他知道……雖然有日行者這類的血族存在,但他的千吻不是,千吻戀著、眷著那溫暖的陽光卻不能觸碰……

  寂聿……他的藥人偶,是他生命中的陽光,他這個「父親」、「哥哥」卻狠心地從他身邊帶走了他唯一祈求嚮往擁有的陽光……

  對不起,千吻,對不起,千吻,是我對不起你……但是如果你有天知道了我的存在、更之道是我拆散了你們,拜託、求求你別恨我……只因我已被寂聿所恨,若你又………滅零一個揮手把水晶球打落地上,水晶球碎了一地,那琉璃般的碎片印著滅零的臉,有些扭曲、有些哀傷……

  喘著氣,他疼愛著的千吻,擔心他會因為失去而終結自己的生命,雖然千吻並沒有讓自己死在陽光下,那心痛卻傳了過來,讓滅零感受著那生不如死的絞痛。

  我的養父……我的師父……世界的創世主啊!您為何要這樣對待這對戀人,您為何要催眠我下了這樣的狠手,將他們分開,並且還讓我洗去「寂聿」只留下了神魔的中毒也是緩命的藥劑──阿莎拉迦麗。

  為何您要狠心地對待我心愛的兩個孩子!您應該知道我是最疼愛他們的!您應該知道我除了您之外最寶貝的就是他們了!為何您不但催眠我,還讓我難受的在您與他們之間選擇?

  我不是您最疼愛的孩子嗎?我不是您最為傲的徒弟嗎?我不是您疼惜憐著的錯誤新生嗎?

  滅零,被創世主親自命名的滅世零世晃著身體走往了裡面的房間,房間有張雪白的大床,上面躺著一個美麗的深紫髮色的長髮女子,女子的髮被人燙了微捲,散在床上與那小巧白皙的臉蛋上,閉上的雙眸會讓人想到睜開時那有如晨曦般的美麗顏色,白皙赤裸的身體就這樣蓋著薄被,隱隱約約地露出了誘惑人犯罪的胴體。

  他抿著唇走了過去,低下頭、像是親吻易碎的玻璃娃娃似的親吻女子那柔嫩又透著漂亮的玫瑰粉的唇,輕輕咬了下然後走到一旁,拉開了櫃子,取出了純白色貼身衣物以及一條由白渲染道尾端成深紫的美麗長裙,小心翼翼地拿了過去放於一邊。

  扶著依然沉睡的女子穿起了胸衣,看著那波濤洶湧的胸滅零卻沒有任何的慾望,不是說不喜歡、更不是沒有被女子誘惑,滅零沒有像是其他神魔一樣糟蹋過他心愛的人偶,他心折於她但絕對不會侵犯她,扣好了胸衣後面的扣子,然後拿起了底褲套進了少女的腳,緩緩地拉入根部,眼神只有一片暖暖的柔和與深沉的憂傷。

  看著少女依舊沉睡,滅零輕輕地呼出了口氣,幸好藥性夠強,雖然、阿莎拉迦麗是藥人偶,但為了調養被神魔取走的部分精力還是得由他親自配藥、餵藥,以免……真的死去。

  拿過了那美麗的長裙,為他心愛的她套上,看著她宛如女神般的美麗卻透出最純潔的氣息,伸出手指、以手指代梳、順著女子美麗的髮絲,然後邊了一小條的辮子垂於一邊,拿起一旁的銀飾與絲帶,替她戴上了紫色寶石的額冠、銀色絲帶輕輕綁在脖子上打上個蝴蝶結,在腕上扣上了同樣鑲著紫晶的手環。

  他美麗的寂聿、縱使寂聿的部分已消逝,她還是令他心折且美麗璀璨的少女寂聿,他最心疼卻也是最殘忍對待的戀人人偶。

  滅零的頭湊向了未上妝卻已透著粉嫩色的臉頰,以帶著血絲的唇吻著她柔軟滑嫩的頰,看著那血紅,伸舌舔過血絲卻又拿過絲綢擦去他吻過的痕跡。

  該喚醒她了,即使他一點都不想要她醒來,只因害怕看到她每次望像自己時那空洞帶著薄霧的淺金瞳眸。

  或許,在帶她去師傅那裏之前可以去別的地方晃晃,就算、她已失去了「寂聿」的除了肉體、聲音與感覺外的一切……

  「寂聿、我的寂聿,該醒了啊!」用著溫柔地聲音喊著,卻發現人偶並未醒來,果然……還是不行嘛。

  「我的藥人偶、名為阿莎拉迦麗的妳,從沉睡中醒來吧。」喃喃著,失望且難受地看著人偶緩緩地張開那空白的雙瞳,不管是那剛剛的喚醒之語還是此時的空白都在傷著滅零的心。

  「主人?」望著主人那總是帶著憂傷的瞳眸,阿莎拉迦麗偏著頭,長髮往旁邊垂錯,露出了有些不懂的表情。

  「走吧,阿莎拉迦麗,要出門了。」沒有解釋,只是伸出了手輕輕撫著那頭髮,滅零站起了伸拉起了阿莎拉迦麗,長手一撈,一手抱著阿莎拉迦麗纖細的腰一手拿起了慣用的藥箱緩緩地走出了迷霧濃濃看不清整棟建築有多大的區域。

  走到一半時臨時想到了甚麼,拿出了純白的薄紗戴在阿莎拉迦麗的臉上,只露出了雙瞳與那戴著額冠著潔白額頭。

  她太美、太魅,即使已被多神魔給要過身體卻依然有著不知事物的純真,有放蕩的惑人氣息也有甜美的純潔,今天的她與他是要先約過會才要去見滅零最尊敬且愛著的父親,也就是眾人尊稱著的創世主大人。

  攬著阿莎拉迦麗,滅零走在較少人(?)群的地方,緩慢地帶著她走到了滿是花開的樹下,讓花瓣落到了她的臉上、髮上。

  感受著花香的氣息,阿莎拉迦麗的眼瞳中卻莫名的閃過了一絲淚光與憂傷,可在滅零發現前就消逝掉。

  其實……………寂聿未死,一直存在在那空白瞳眸的底層,她沒有消逝掉,沒有被洗掉,只是不願出來、只是不願思考………只是不願自己去想那疼到心底都想著的戀人。

  她心愛的千吻……她自然知道這名為滅零的主人對自己的愛戀與憐惜,同時還有雙面的殘暴與虐待……只是,她知道,主人的暴虐都不是真的有意而為的。

  看著眼前的落花,她心裡對千吻的愛意亂竄著,但、她的存在不能被知道,不然讓主人的養父知道的話,她就真的無法存在了。

  主人的養父只容許阿莎拉迦麗的存在,不允許「寂聿」,只因、他優秀的兒子,也就是她憐愛著的主人同樣心置於她……

  她知道主人的身分,很早、很早就知道了,但是她甚麼都不說,因為她知道主人的為難……不過,她真的恨……

  恨主人逼迫她與千吻分開……雖說……她與千吻的確不適合在一起。

  不過,不適合並不代表不能啊!她的千吻並沒有那麼脆弱,沒有世人與主人想的那般脆弱,藥人偶輕喃,聲音低至難以辨別。

  雙瞳依舊是那迷濛的空,只是,心中的她卻在躍動,只因、她覺得、一切都會有變化。

  滅零看著在落花下的女子並沒有說話,靜靜地欣賞那純粹的美麗,走上了前,忍不住親親的吻著嬌嫩的唇瓣,就算知道女人對他並不會回應,還是想藉由吻來回一女子曾經有的燦爛。

  在他的面前,她就是乖巧聽話的人偶,說一步、做一步……了無生氣。

  千吻,其實我也嫉妒著你,能讓寂聿露出漂亮笑容的只有你,我心愛的孩子,若不是父親不准,就算我愛著寂聿,我依然會選擇把她給你,只因、我最初的想法便是把我心愛的人偶戀人與你一同成為血族的驕傲。

  混血的孩子是不能得到幸福的。

  不過………這些美麗的計畫全是妄想,全因……師傅不允許,而他也不能違逆。

  「走了,寂聿。」再次溫柔地摸著那柔軟的髮,看著阿莎拉迦麗點頭,滅零朝空中虛畫一番,眼前就奇異的出現了一道門。

  這是身為滅世零式的才有的資格,直接前往創世主的主房間。

  牽著纖細的小手,走入房間,感受到那熟悉的威壓,將女子摟入懷中保護,她太過脆弱纖細,師傅的威壓總是會讓每次來的寂聿都吐血,就算是寂聿消失,滅零還是固執的保護,因為,身體、還是他所愛的人偶所有的身體。

  『君還帶著那人偶娃兒?那空虛的身體連你眷愛著的靈魂都算完全清無了,君為何還帶著?』冰冷卻又溫暖,充滿著矛盾的聲音從前方傳了出來。

  創世主有著一頭如神族的美麗金眸,卻也有著如魔族般魅惑的紅髮與尖角,身體只著著簡單的白袍,左臉上有著吸睛的魔紋………這幾乎與混血的孩子樣貌無異。

  這也是為何,創世主神魔都不見卻疼愛憐著混血之子的原因,其中、他最疼愛的也是他認為最傻的孩子-滅世零式。

  「因為、我愛她愛的伸到骨髓,因為我的孩子、千吻失去他就等於失去了全世界,父親大人。」滅零溫柔地整理阿莎拉迦麗的外貌,看著她回復了那美麗的樣子不禁露出了溫和的笑容。

  看著那憂傷的孩子露出了笑容,創世主很複雜,因為、他很清楚地知道,那名為寂聿的少女,並未死去,只是、他不了解的是,少女為何不出現,只因為他會在次消滅他嗎?

  但創世主雖然心情不快卻沒有表現在臉上,他驕傲的零兒只能從神魔的公主中迎娶一個,而這人偶、不在他的範圍內!零兒的孩子更不能擁有,零兒的孩子也是他的孩子,他的孩子只能要最好的。

  而不是這混濁又下賤毒藥人偶。

 

創作者介紹

眷夏貪涼

涼眷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