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八禁有,請小心食用,而且就在開頭*
*虐心虐身虐男主與男配女主都有*

-主文-

藥人偶阿莎拉迦麗

  阿莎拉迦麗靜靜地看著在自己赤身裸體上嗑咬著神族,看著他一點一滴的嗑咬著甚至是撕扯著自己的皮肉,偶爾還必須讓自己張開嘴發出一些聲音,據一位大人說那種聲音叫做「呻吟」。

  據說那種聲音能夠使「大人們」更加接受自己這個藥品,是的,她是個藥品,或者該說是藥人,擁有人形外貌的藥劑。

  她沒有情緒也沒有太多的情緒,若有情緒出現也只是為了配合「大人們」的需要,讓「大人們」更加接受。

  「唔……嗯……大人……不要……那裡……那裡……不可以………嗯……」配合著做出表情,讓身上那個神族大人更佳的亢奮,實際上阿莎拉迦麗並沒有感受到任何的愉悅。

  或許說,她連痛苦的感覺都沒有了,那麼又談何來的愉悅?畢竟她可是藥劑啊……

  「本君就是喜歡妳這淫蕩喊聲,多叫一點,本君很愛。」那神族猥瑣的樣子完全不敢相信他是神界的德高望重者之一。

  「嗯……大人……討厭啦……」心如止水,沒有半點的起伏,精緻面容上卻寫著滿滿的放蕩,聲音也是讓人聽得腳軟的嬌媚,阿莎拉迦麗伸出細白卻被喀咬傷痕累累甚至還在滴血的手臂勾住了那神族的脖頸、將神族的頭拉近了自己的胸前。

  神族見此更加亢奮將頭整個埋入了阿莎拉迦麗那不算大卻絕對精緻惑人的乳房,張開大嘴撕咬,甚至狠狠地咬下了那如莓果般乳尖,吞入腹中,感受到這藥人阿莎拉迦麗給予的神聖卻也汙穢的氣息。

  這就是「藥人」的命運,讓「大人們」撕咬著自己的身體,讓「大人們」像是享受頂級的妓女般的感受,與「大人們」承歡、翻覆雲雨。

  她是藥人、她也是人偶,她能言能語能夠配合「大人們」一切所需要的淫蕩放浪,這就是「阿莎拉迦麗」的命運。

  看著這位大人從自己身上離去,阿莎拉迦麗已發不出任何的聲音,因為喉嚨被大人撕咬吞入腹,連如丁香的小舌都毫不留情的吞下。

  雪白的床帳不再雪白,沾滿了阿莎拉迦麗那紅中帶金的血液,甚至還有著一些剛離開的那位神族吃不下的肉塊,同時還有著那淫穢的白液。

  這世界,神魔與人、血族的差別處只在於神魔的力力量叫高強,且能夠隨意製造生命,奇他的七情六慾與人與血族無絲毫差別,甚至更佳的淫靡放浪、甚至更加暴虐殘忍。

  神族說好聽點便是帶著光滑面容的禽獸,而魔族則是帶著惡魔面容且同樣暴虐的存在,神與魔……差別只在於偽君子與真小人。

  一個面孔魔魅、雙眸卻是溫和如水,絲毫沒有剛剛那離去神族的汙穢,看不出是神還是魔,提著藥箱走進了阿莎拉迦麗那帶著淫意的床帳,掀開了那血淋淋的紗幔,看著阿莎拉迦麗那純潔空白卻美麗的淡金色眸子,心底正正抽痛。

  他的名字是「滅零」,是神與魔的共同醫生,也是阿莎拉迦麗名義上的「主人」,是神魔的混血兒,有著魔族的魔魅外貌也有著神族的溫潤如水的氣質,氣質勝過許許多多的魔與神。

  憐愛心痛的撫著阿莎拉迦麗那清麗的臉,細細呢喃中滿是痛苦:「寂聿……我的寂聿……妳會恨我嗎?恨我將你的情感抽去……恨我將你的記憶毀掉……恨我讓你接待這無數個人們以為高上確實則連人類中的罪犯都比不上的神魔。」滅零眼中寫著滿滿的憐憫。

  可,阿莎拉迦麗只是繼續用著那空白的眼看著他,只因她現在連發出聲音都無法辦到。

  看著那淌血的喉,與見骨的傷痕,阿莎拉迦麗是個特殊的藥人,只要配合滅零的醫術可在快速間修補好所有的傷口,只是依照被「採捕、食去」的程度來決定之後是否精力能夠快速恢復,而此次的神族太過殘虐,導致阿莎拉迦麗的狀況大損,恐怕多天都會無法接帶神魔。

  拿出了藥箱中的透明藥水,那是最純淨也是最骯髒的水,卻是阿莎拉迦麗最適合的治療物,「淨沼」。

  灑上「淨沼」,阿莎拉迦麗的血暫時停止流出,滅零小心翼翼的抱起那柔弱的身體,也不管阿莎拉迦麗渾身血汙染了他那月白色的黑邊長袍,滅零在一片迷霧中緩緩走著,心憐地輕喃咒噢,多少恢復一點阿莎拉迦麗身上的損傷。

  最後滅零走到了另一個淡紫色的床上,四周撲滿著或黑或白的羽毛,那是墮落天使路西華與天使長米迦勒的羽毛,能夠讓阿莎拉迦麗的皮膚再生時更佳的美麗白皙。

  將阿莎拉迦麗輕放而下,就像是對著一件珍稀的寶物一般,滅零不曉得為何自己接下來會這樣做,就算知道在做這動作、問著對方後會得到相同不變的答案,滅零還是首先治療著阿莎拉迦麗的喉部與舌頭。

  然後,柔聲問著:「寂聿,我的寂聿……妳恨我嗎?想殺了我嗎?」

  阿莎拉迦麗感覺到自己的脖頸與舌恢復成良好的狀態後聽到了自己的主人如此問著,只是用著淡金的空白雙瞳看著,用清晰柔雅的聲音:「主人,恨是什麼?殺了主人又是什麼意思?還有……主人,寂聿是甚麼?」

  聽到了阿莎拉迦麗這無辜卻讓人心抽痛的話,即使知道從那之後,阿莎拉迦麗便說了無數次的這些話,那魔魅的紅瞳滑下了一滴血淚,下一秒卻趕緊擦去那血紅的痕跡,只有他、只有他無論如何都沒有資格為阿莎拉迦麗流淚,只因最殘忍的是他,做出一切無情的事情是他,讓阿莎拉迦麗變成這樣的主謀者……是他!

  「寂聿,妳的名字是寂聿啊!我寶貝的寂聿!我最心憐的寂聿!唯一能夠讓我心動的也只有妳啊!寂聿!」有些嘶吼著對著眼前無辜的女人說,滅零心很痛,感覺就像是千刀萬剮般。

  心痛……心是否已停止跳動?心是否因為妳此刻的無辜與過去的美好而感到痛……?

  有些疑惑地看著眼前的主人,阿莎拉迦麗不曉得這動作是不是主人所說的、人類產生不了解的事情才會出現的情緒,可是現在面對的是主人而不是「大人們」啊!為甚麼自己會想擺出這個情緒呢?為甚麼呢?

  但是她雖然疑惑著自己為何會有著這樣的情緒,問出口:「主人,藥品名為『阿莎拉迦麗』非是寂聿,主人是不是拿錯藥了?是不是還有別的藥人呢?如果是的話,主人搞錯了,阿莎拉迦麗是阿莎拉迦麗。」

  聽到這話,滅零咬破了下唇,流出了神魔混血特有著紫金色血液,渾身顫抖,不曉得是因為自己的無力還是因為自己的憤怒,無力自己無法好好保護當初美好豔麗的「寂聿」,憤怒自己無法面對此時無辜純淨的「阿莎拉迦麗」。

  或者是,憤怒自己為何要創造出這個讓人心憐的美麗藥人。

  滅零沒有回答阿莎拉迦麗任何一個問題,只是放開了被自己咬的坑洞的下唇,深呼吸了一口氣,回復那帶著濃厚憂鬱的溫柔,輕柔嘶啞地喊出那他一點都不想喚的名字:「阿莎拉迦麗,睡吧。」

  阿莎拉迦麗聽到了這句話後點了點頭,然後閉上了眼。

  看著阿莎拉迦麗緩緩地放那令人心折的淡金色瞳眸,滅零微微退開後才讓自己再次滑下淚水,血淚染紅了地板的潔白,形成了微小灘的血紅。

  擦去淚水,走進那心憐心疼的人而繼續進行治療,看著阿莎拉迦麗潔白的軀體一點一滴的回復,直至完好,縱使自己身體因為消耗力量而疲累不堪,滅零沒有半句的喊累、也沒有半聲的呼喘。

  只因,最沒有資格的永遠是他。

  一個冷冽的聲音在滅零治療完阿莎拉迦麗時傳出,「對個藥品而已!何必如此心憐心痛?」問完後更是發出了諷刺的笑聲。

  「閉上你的嘴,殘光。」滅零沒了那溫柔,只剩下面對除了阿莎拉迦麗外的人的冷漠與無情。

  名為殘光的冷冽少年從旁邊走了過來,一身乾淨白邊黑衣與血染黑邊白杉的滅零有著極大的對比,同樣的神魔混血,有著相似的魔魅面容與血紅瞳眸,淺藍色髮無風自動的飛舞。

  嘴邊的笑容不再是對外的邪魅,而時濃濃的譏諷與惡劣,看著那赤身裸體的藥人,眼中寫著不屑,「我說的可是實話啊!還有,滅零,你現在的樣子可跟當初決定洗去她記憶與情緒的無情樣貌相差甚遠啊!可悲的你。」

  回應的是一把人類的手術刀,滅零毫不留情的朝同伴那俊美的臉蛋甩了過去。

  「………不准再說了!」

  偏過頭閃過刀,殘光祭續勾著那令人厭惡的笑:「我說的可是實話啊!大醫生,月神與血魔之子-滅世零式,或者該說,神魔醫者、血族的雛形創作者。」

  滅世零式,滅零只是垂下了眼眸,他不後悔做出任何的或悲或喜的舉動,她對任何是無愧,只因他是滅世零式……

  「我的孩子,怎麼了。」滅零回復了平靜,為阿莎拉迦麗蓋上薄被後進入了工作模式,轉頭望向了這個一同創造血族的人。

  「千吻可不太好,他還惦記著你這手裡的小藥人。」說到了某個血族親王,殘光臉上出現了難得的燦爛笑容,可偏偏給的訊息並不是如同他的笑容般美好。

  ……聽到了千吻的名字,不知為何,躺在床上的阿莎拉迦麗竟痙攣起來,全身發抖,這使得進入工作狀態的滅零皺起了眉,轉過頭開始「調整」阿莎拉迦麗的狀態。

  這使得一旁的殘光臉上笑容更佳的燦爛了,唉啊!沒想到洗去記憶與情緒的阿莎拉迦麗,或者說人名為寂聿的少女身體依然對這血族親王有著反應。

  對於這個反應,滅零無語,處理完後又是那冷冰,然後冷聲說著:「不可能,他可是正在喝下『食憶』,不可能沒有半點遺忘的徵兆。」

  聽到了這毫無猶豫的反駁,殘光沒有斂起那笑容,繼續惡意的說:「正常情況下是不可能,可是那麼聰明的孩子,怎麼會沒察覺到自己的狀態正在改變呢?」

  「……說重點。」對於他心愛的孩子,滅零沒有半點耐性跟人慢慢耗。

  「他發現了自己正在一點一滴有關『寂聿』的記憶,不吃不喝也不睡不休息,更甚者還開始放血。」清楚明白的交代這眼前人疼愛的孩子目前狀況,看著夥伴的臉一點一滴的轉為鐵青,殘光心情真的很好。

  哈,滅世零式不過如此,對於自己「真正」真愛疼著的孩子遇到檻時還是無法冷靜的。

  「讓其他人打昏他!強灌血液!」毫不猶豫的下達最直接且無情的命令,咬牙,滅零對於千吻感到無奈也有著與面對純潔的阿莎拉迦麗一樣的心痛。

  他心愛的兩個孩子啊……一個是我又愛又捨不得的血族親王,一個是我戀著眷著卻也殘忍對待的藥人少女,我最珍愛的兩個孩子,對不起,身為你們創作者的我沒有讓你們遵從名為「愛」的旨意在一起,擔任了那狠心絕情斬情者……

  只因,你們不被允許的愛情,只因,你們的創作者我、是個缺陷很大的又自私無比的天才混合體。

  對不起,千吻。
  對不起,寂聿。
  對不起,身為我最愛孩子的你們……

 

創作者介紹

眷夏貪涼

涼眷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