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寫在前面,舊作轉移,甚至沒有任何一點規劃,只是因為想寫血族、藥人跟想寫虐文而已!入坑注意小心安全、絕對虐心虐身虐情*

*男女皆虐,結局未定、但內容絕對讓人哭,所以怕看虐據的真的小心.....*

*可能寫到一半劇情暴走!只因不會做任何規劃,只是單純的寫發洩的*

以上。

---
血族親王噬千吻

  噬千吻俊美的臉上掛著苦笑、臉色蒼白的像是快要昏倒一樣,原先優雅如斯的他此時卻狼狽不堪,向來穿著全身雪白的他此時衣服上沾滿了殷紅的血液,那腥香的味道使他原先豔紅的瞳眸更加的鮮紅,雖然肚子很餓,可身為親王的他卻一點都不想要食下部下送來的「食物」。

  他不想要再吸食這些無精神的「娃娃們」身上的血了,他渴求著的是那嬌美白皙頸項下那香甜的脈絡,僅僅一次,在一個小意外裡嘗到便在也無法忘懷的滋味,且飽足的食不下任何的血,直至月圓前他都沒有感受到飢餓。

  血族之人動心必定驚人且永世難忘。這句話用到他的身上似乎再適合不過了。

  「寂聿,我的寂聿……」平時磁性惑人心神的嗓音因此時的過度思念境有些沙啞難聽,噬千吻嘴角那苦笑依舊掛著,眸子閃過微光,轉為了那無法碰觸的思念之人所喜愛的深邃紫藍。

  「親王殿下,您與她是無法在一起的,何不好好享受美食呢?何苦這樣對待自己的身體?」一旁的好友兼部下的紀玖夜皺著劍眉,非常的不滿意自己的上司如此的虛弱,

  只不過……只不過是一個面貌普通的………「人類」魔術師而已啊……究竟是哪裡吸引著這向來冷冰如零度且女色除了吸引時不近的親王?雖然,腦中閃過某段深刻記憶的紀玖夜抿了下唇,他忘了,那少女對著他們說的話,她不是普通的女人。

  「動情之血族人,能輕易忘記戀人嗎?」沒有回答紀玖夜的話,噬千吻只是輕聲反問,忽略掉了自家好友那話後的遲疑,隨手一揮,眼前的「娃娃們」,也就是被血族控制的人類,就這樣一揮手的動作、消失了。

  他對於娃娃們那毫無心靈的狀態感到厭惡,他只要他的寂聿,他的寶貝寂聿。

  「……」聽到了這問話,紀玖夜原先是個不愛殘殺人類的異類血族,連吸食人類血液時都不讓那人發現,溫柔的吃飽後悄然離去,此時卻相當的想要將那個名為「寂聿」的少女抹滅掉,縱使、他知道少女並不是真的想將他們的親王折磨至此的,縱使、他也知道那少女可能此時的狀態不比親王好到哪裡去……

  「天性如此,你明知,那又為何對那人動心?」一直在一旁觀看的酒紅髮色、黑瞳男子、噬千吻的另一名直屬部下──荒翼,此刻非常的不客氣地開口責備自家的親王。

  動心是能夠控制的嗎?搖頭笑著,對於從未動心的荒翼,噬千吻想到尚未遇到寂聿的自己也是如此的「鐵齒」,最後的結果便是對那外貌在血族裡並不算絕豔卻在人群裡有著驚人吸引力、個性千變萬化但是很容易心軟的少女動心了。

  「……」看著親王那傻子臉,兩個部下無語,很想對他們那痴心的親王說出實話。

  雖然對於親王的動心感到不歡,更甚者讓他們真的很想殺了那個名為「寂聿」的少女,可,想到了少女離去時對他們說的話,他們便絕得,自己的親王……愛上的女人是世上少有且令人想捧在懷裡疼著、不讓任何人覬覦的寶物。

  兩人不約而同的想起了……那天與少女的對話……那無法抹滅的記憶。

  『你們是千吻的部下吧?』少女那深紫色長髮飛舞於空,站在崖邊、背對著蒼海、背對著他們親王被帶離的方向,那雙被他們親王所深深喜愛著的淺金眸閃著淚光與感謝,『謝謝你們把千吻帶走,要不然的話,後果真的不堪設想呢……』

  少女的聲音很好聽,兩人記得身為親王的他喜歡少女輕輕喊著他的名,窩在他的懷裡睡著。

  兩人靜靜地看著,他們可以感覺到少女雖然不捨他們的殿下離去,卻不明白少女為何會這樣說,於是兩人沉默不語。

  少女的眸子有著憂鬱氣息的溫柔也有著濃濃的雋永愛意,看著他們的樣子似乎是在藉著他們去憶想著被帶走的戀人,『你們知道你們的長老們為甚麼一直要千吻離開我嗎?千吻如此愛我、戀我大可把我變成血族與之在一起的,但,為何長老們卻不同意?甚至要你們強制帶走千吻,你們是否知道真正的原因呢?』

  對啊!兩人微愣,他們這才想到這不對勁的地方,看著眼前這深紫髮色的少女,他們瞪大了眼,為何?

  看出了兩人眼中的疑惑,少女笑了,很美麗,卻有如那瓊花,感覺下一秒就會消逝那艷麗的芳華,『我呢,其實不是一般的人類。』

  少女說出這話,讓倆人再次愣住,精明的腦子遇到了這神奇的少女魔術師便難以理解一切的事情。


  『千吻吸食我的血液雖然一時半刻不會出差錯,但是再食用第二次的話是會讓自身的能量快速消失的……可是他無法不被我的血液吸引,簡單點來講,我對他是有如罌粟花一般的存在。』少女喃喃,她也捨不得啊!捨不得那如此痴心愛著自己的男人,縱使是世人與「他們」厭惡的血族,她還是相當喜愛,甚至無法自拔,但……知道了某些事情後,發現自己的血液對心愛的戀人會造成多大的影響,她、決定離去。

  風徐徐吹著,透著寒冷的氣息,讓兩人一度以為那穿著著白色連身紗裙的少女會墜落海中,可少女像是那柳枝般站著,雖然有些搖晃、又帶著堅持。

  『我呢,是神魔的實驗體,是神魔的藥物,簡單來說,就是神與魔為了身存而製造出的藥人。』輕輕微笑,對於自己的身世,少女其實一開始並不在意,可、自從遇上了千吻,她開始痛恨那些創造出她的「大人們」,為何要給她這樣身分?為何身為藥人還要給予她情緒,讓她愛上千吻?

  『……神魔的藥物?難道妳是……!』愣了一下,這世上除了血族的存在外更有著神魔,只是一般的人類並不知曉這件事情,季玖夜似乎猜出了少女的真正名字。

  同時,也明白了少女讓親王昏迷著離開的原因。

  『阿莎拉迦麗,我的名字,或者說,我身為藥品時的名字。』少女、阿莎拉迦麗,這名是神語,翻成人們易懂的意思就是──「糜爛與清醒之藥」。

  是神與魔為了怕自己失去控制所製造出來的藥物,而藥物被他們製造成人形……取名為「阿莎拉迦麗」,人名為:寂聿。

  『你們血族喝了我的血的話,除了能力消退外,還會有著多種副作用,例如記憶力衰退、雙眸漸漸失明、耳不聽、舌嘗不出味道,甚至再也無法吞下任何的血液。』寂聿清清的接著說出自己的血液喝下去後的「副作用」。

  「……那你為何要出現在我們親王的面前,身為藥人的你既然明白自己的血液會對我們血族之人造成的影響,那又為何要出現!」聽完後,荒翼不爽地瞪著寂聿。

  悶聲不語只是皺起了柳眉,寂聿雖然知道,但是不後悔當時出現在身受重傷的千吻身邊,也不後悔此刻離開千吻,與千吻的愛情、是她最美麗也最寶貝的回憶,與千吻的分開也是她最心痛的刻痕。

  『他會忘了我的,畢竟,在這之後可能我就不會出現在這裡了。』寂聿想起了不久前「大人們」傳來給她的訊息,無奈且心痛的笑。

  她誕生於世間,擁有著一般藥物不該擁有的形體、思考、感情就已是奢侈,當個魔術師行走於人類間,讓自己像個人類、這點使她非常的快樂,有時候還會忘記自己身為藥物的自覺,只是、當遇上了千吻,那俊美的外貌,那吸引著她的魅力,她……真的很厭惡、厭惡不是人類的自己,厭惡欺騙千吻的自己。

  如今血族的長老會因「大人們」的告知而知道了她的身分,強行帶走了被她迷昏的千吻,寂聿很感謝……真的很感謝,欺騙已是她對千吻愛中的一根刺,她無法再忍受自己因為血液的關係殘害到千吻。

  千吻……千吻,許你千次的親吻。想起當初的自己,有些傻蛋的解釋著他的名字,看著他那曖昧卻疼寵的表情發了一頓很人類的花癡……

  呵呵呵……千吻,我愛你、很愛很愛,可是真的、我不能與你在一起。

  『……這麼說長老會早就知道妳的身分?』紀玖夜看著從絕望地哀傷轉為平靜的看不出心裡所想的少女。

  『並不算是,「大人們」多少都透出了一點訊息給長老會,只是最近千吻越來越被我的血液吸引,於是「大人們」不允許身為他們孩子的你們接近我,尤其是「大人們」最疼寵的千吻。』這事,也是在不久前她才知道,血族是神與魔一同創造出的新物種,而最被寶貝的正是血族親王──噬千吻,她的戀人。

  『……』對於他們是神魔之子的事情,他們不予以回應,只因他們不願相信這件事,從有意識以來,不管是長老會也好、他們也好、甚至是身為血族君王的大人也好,都不想承認這件事情。

  因為承認的話,就代表他們永遠無法逃離神魔的掌控,永遠無法為自己完全的做主。

  『總而言之,』少女像是想起了什麼,勾起了他們之前在大人身邊常見的甜美笑容,『好好照顧千吻,他、會緩緩忘了我的,而我、也不會在出現了……』

  因為,她即將要被「重新煉製」……所以,再一次出現的「阿莎拉迦麗」也不會是她了……


  話後,少女像是解脫、像是徹底絕望心碎,往後仰倒了下去、跌入那深深崖底……兩人反應過來衝去看時,少女的身體已消失在蒼海中。


  如果,她不是藥人、她不是阿莎拉迦麗,或許……親王與她會是血族裡最甜蜜的戀人。

  只是,世間沒有如果。紀玖夜從回憶中醒來,看著再次軟倒在王座上的千吻,心疼閃過雙瞳。

  讓一旁的荒翼把人抱起、前往千吻的臥室,紀玖夜咬破手腕、逼出血液,將自己的血、送進了千吻嘴中。

  血族之人的血液其實是不容這樣給予同族之人的,除非是戀人,但、親王噬千吻與身邊的兩個部下是被所有血族之人、包括長老會在內默許的。

  只因那名為「阿莎拉迦麗」的藥人少女出現在他們的親王生活過,而「阿莎拉迦麗」深愛著親王,為了使親王忘卻掉她,懇求著「大人們」讓親王身邊的人、也就是紀玖夜與荒翼,緩緩地、無聲無息地讓他忘記,給予了兩人血液「忘卻」的力量,飲下他們的血液,便會如「阿莎拉迦麗」的願望所說,使千吻忘記了有關「阿莎拉迦麗」與「寂聿」的任何事情。

  看著親王喝下了自己的血液後沉沉睡著,荒翼與紀玖夜咬緊下唇……

  會好的……會好的,親王,當你忘記她的時候,一切都會好的,我們會為你找更好的女孩子的,只因、那人真的無法與你在一起……

 

創作者介紹

眷夏貪涼

涼眷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