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事前說明**

 

小風提供的這首歌真的好聽XD寫的很順很順呢

我覺得這篇閃光比較少了,真的!!

 

**正文開始**

 

Lesson.02 轉角那個女孩

 

有一個女孩 很獨立堅強卻很孤單

習慣一個人 去看海 不依賴

偽裝自己故作勇敢

 

轉角那個女孩 她是否在等待

一個人 一個愛 只為她而存在

轉角那個女孩 願她自由自在

想靠近 也不敢 只能假笑交換

 

也許只需要一點點的關懷

害怕走太快 她會躲起來

我願陪著她沒有任何期待

讓她 明白 溫暖 愛 其實無所不在

 

這算不算愛 想像在左邊幫她撐傘

習慣成自然 說早安 說晚安

漸漸感覺我的存在

 

李唯楓 作詞:姚書寰 (姚頭) 作曲:姚書寰 (姚頭)

 

  正當我像貓一樣炸毛,心中又像孟克吶喊一樣昏頭時,你伸出了纖長又像藝術品般的手指拉下了我耳邊的耳機,眼中帶著依然是那溫柔,在聽到耳機中的音樂是那首「初戀」時又忍不讓眼中閃過寵溺。

 

  你總是這樣,雖然對他人腹黑陰險,甚至對你的親哥哥也是,偶時也會用來欺負我,卻又總因為我的眼淚而不捨,將那如小惡魔的個性收回,輕輕吻著我唇,要我別生氣,只因為你太愛我,所以才忍不住親暱。

 

  這讓每次聽到的我都有種無力的感覺,感嘆這是什麼鬼惡趣味阿!看著親親女友,啊,我差點忘了,現在是未婚妻的人炸毛很好玩嘛!!

 

  你垂下了眼簾,遮蓋住那笑意藏不住的藍眼,伸手曖昧地從我的口袋中拿出手機按下暫停鍵,這動作我們做了不下百遍,我還是那般羞怯,微微扭了扭身,讓你無聲地嘆息,感嘆。

 

  怎麼就沒長進阿!不過當你的想法被我透徹底時,我還是那般嬌膩地哼了個幾聲,給你一個「後悔也來不及了」的眼神。

 

  突然,我覺得我耳邊似乎被放了什麼東西,撇眼一看,怎麼又把我的耳機塞回來了?但,眨眼細看後才知道,那其實是你的耳機。

 

  也不等我開口詢問,耳機中就傳來了某首歌的前奏,可,我才發現,這其實只是伴奏吧!

 

  放伴奏,要做什麼?我疑惑著,只是,下一秒,你用著那可以將人心放倒的嗓音唱起了歌。

 

  我想要轉過頭看你,但你將我穩穩地卻又不敢弄痛我的壓在胸前,讓我聽你心跳、讓我聽你讓溫柔如暖陽的歌,讓我感受你藏不住的愛。

 

  在副歌的地方我才後知後覺地想起這首歌的歌名。

 

  隨後又因為你的歌聲再次被俘虜迷惑,就像是每個早晨時,我剛醒,枕在床邊的你又用你那使人窒息又幸福的讓心脹滿的早安吻將我迷暈。

 

在你的歌聲結束時我還回不過神,之前央求了很多次要你唱歌,你卻沒一次輕易答應的,怎麼今天我連求都沒求你就開嗓了呢?

 

  「到底怎麼了呢?不會只因為聽到我的初戀是你就這樣唱歌吧?」我趴在你的胸膛上,用著我與你比起顯得小的可以的手輕抓著你襯衫的衣領。

 

  「你這個只因為對我可是很重要的。」你瞇了眼,嘴邊的笑容很是得意。

 

  是有什麼事情嗎?使你這個跳級大學生、甚至最後跳到研究所都面不改色的精英歡騰起來?就像偷了魚的貓。

 

  「笨蛋,當你知道一對戀人都是彼此的初戀,甚至最後還要步入禮堂時就知道為何會得意了!」你彆扭的說著,可眼中的得意還是掩不住。

 

  聽到這話,我傻眼了,抬起頭看著你那已出賣你害羞的耳朵,「騙人!你騙誰阿!我是你的初戀!?」

 

  你頭痛的扶了扶額,爾後又像是忍不住一樣翻了白眼給我看,讓我又瞪了瞪眼。

 

  「小貓兒,你知道我們最初相遇的地方是哪邊嘛?」

 

  「不就是那次在公車上車時相撞嗎?」我不以為意,可卻換成了你瞪眼。

 

  「怎麼了?」我有些呆呆的問你,不懂為合你因為我的那話兒蹬著我的原因是什麼。

 

  「我該說什麼好?說你二愣子,不對,說你後知後覺,肯定被你瞪,說你反應遲鈍,那我可能今天晚上真的要睡地板了。」

 

  「梁傅,你找打嗎?」我的額頭上因為你一句又一句的話蹦了青筋。

 

  這傢伙果然欠教訓啊啊啊啊啊啊啊!

 

  「其實我們在你讀國中的時後就認識了。」為了不讓自己被打,雖然我的拳頭對你來說跟本是彈棉花般柔軟,你還是開口說出了最初相識的時間。

 

  「什麼!?」我錯愕了,有那麼早嗎?

 

  看著我錯愕,你也一臉不敢置信,然後抽著嘴角繼續說:「我其實轉到你的國中過。」

 

  在我一臉不知所以然的情況下,你開始緩緩地說著過去,那個屬與你我,卻只有你記的深刻的回憶,希望我也跟你一樣,記得那悸動開始的青澀。

 

  你說,你那時其實已經可以到高中就讀了,只是一直的跳即使你覺得很煩,你說,我這個傻傻的又粗枝大葉卻又很倔的女孩其實也很厲害。

 

  我也才再次想起,我其實也是跳過級的,就如同當初的你,小小的十二歲,直接跳到了國三,而我也是。

 

  那時的你在一班而我在八班,我們的那所國中是只有在國英數時才會分班的,其他課程都是原班上課,而我與你因為同樣優秀,所以都讀了最前段的班。

 

  你滿懷回憶的眼閃出了笑,那擋也擋不住的愉悅,才讓我的腦中閃過了一個俊俏的小男生。

 

  「原來那是你!」我想起來了,那時傳得沸沸揚揚,眾老師都希望你到他們的班上當學生,甚至校長在朝會中還特別介紹你。

 

  「你這健忘的小傢伙。」你無奈。

 

  「過了那麼久誰會記得啊!」我哼聲,正常人都會忘記吧!

 

  你滿腦門上的黑線,點著我的腦袋,「一般人都會記得吧!就只有你這腦袋總是裝著一堆不知道什麼成分的東西才記不起來。」

 

  「這不是重點啊!快說,你是從什麼時候開始注意我的。」我抗議,你休想扯開話題。

 

  「是是是,我這就為我的寶貝開起那時光機,我們一起回到我們最初見面的那場景,見證我對你的愛開始發芽的時期。」也是你開始對我關注、對我憐愛、對我不捨的時期。

 

---

 

  你那打趣的聲音引著我進入了那段我模糊去的記憶。

 

  「唔,好痛,不過你沒事就好。」明明國中卻依然像是小孩子身高的我那時抱著一隻從樹上掉落的貓。

 

  那時的我很是傻,也不想去求別人幫忙,就看見了那小貓要掉到地上後立刻衝了過去,撲街的姿勢接住了那隻小黑貓,膝蓋與手肘等等地方都被我這莽撞的動作磨破了皮,甚至有些還沁著一絲一絲染著沙子的血絲。

 

  我忍著痛,有點想哭,但是看著小貓兒沒事我就覺得那些傷都很值得。

 

  正當我輕輕柔柔地摸著小黑貓的小腦袋時,你出現了,你帶著諷刺卻又無奈的聲音出現在我的不遠處。

 

  「你怎麼可以笨成這樣啊!知不知道在這種情況下請人幫忙就不用受傷了。」你那青澀但依然看的出之後會是一副妖孽模樣是我那段記憶中在想起時最清晰的畫面。

 

  我聽到了聲音,抱著貓轉過頭,你垂下了眼睫在我耳邊說,那樣的我就像我手中抱的小黑貓一樣,有著澄澈的眼睛,一臉天真,也是那瞬間讓你有種被愛神發箭射中的錯覺。

 

  我倔強的頂回了你,「你看這邊除了你跟我以外哪裡有人了!」

 

  「那你明知道人少還跑來這邊!不怕出了危險沒人知道嘛!」你聽到又是一陣氣,咬著牙對我唸,那時的我還不知道,你一般是不會隨意動氣的,平時你的就是個打不開的爛蚌殼。

 

  「無所謂。」我低頭哼了哼聲,對於那種有我沒我,只是把我當成傭人來喚的地方,我受傷恐怕他們也不會注意到吧。

 

  「什麼無所謂!受傷會痛的不是嘛!你剛剛不是要哭了?怎麼不哭出來!難道不知道情緒就是該發洩出來的嘛!」你又是一頓唸,眼底閃過心疼,隱隱晦晦地。

 

  我跟著你回憶,想起了這段就想反過來唸你,你看看、你看看!當時的你都對著我這樣說了,為甚麼現在的你反而忘了你對我說的話?

 

  情緒就該被表達出來,壓抑的話有一天遲早就像那沉受不住壓力的壓力鍋一樣炸開。

 

  「我的事情不用你管!」我咬著唇,那些傷口似乎因為你的提醒灼燒了起來,令我痛的真的想大哭,可是我的倔強阻止了我在你面前表現那小女孩的一面。

 

  其實,那時的我,也不過十二歲,與你同年的年紀,我們倆同樣早熟,只是你是學會的調理情緒,而我學會的是壓抑。

 

  現在的你,卻忘記了調理,帶走了我的壓抑,甚至將壓抑的動作用到了自己的身上,使得我每次見到、感覺到,都覺得喘不過氣的難受。

 

  心疼你的累,心疼你的壓抑,我們是未婚的夫妻,不需要隱瞞彼此什麼。

 

  「不用我管?你確定你這樣子能夠走去保健室擦藥嘛?」你勾起了嘴角,有些不屑地笑著。

 

  「我、我、我當然可以!」努力地撐起自己的身體,我咬緊下唇,讓唇瓣都泛了白。

 

  可,不到半倘時間,只是稍微地活動那受傷的膝蓋我就已經痛到哭了出來,「嗚!」

 

  淚水滑過我的臉頰,你說,那時的你就已經為了我的淚水而心疼了,你為了我那偽裝起來的勇敢而心疼;你說,我的偽裝總是拙劣,讓你一眼就看出我的情緒;你說,也是從那刻起,想在我總是淋雨的時後,站在我的身邊為我撐起一把傘,撐出一片能夠守護我的小天地;你說之後的你更是下定了覺心,要告訴我,愛,一直在身邊、不曾散去。

 

  你忍不住,大步走了過來,也不管我願意與否,直接打橫一抱,那害羞而又浪漫的公主抱就這樣把我抱起,連著我與那小黑貓抱在懷中。

 

  「不准反抗!除非你想要你跟小黑貓一起摔到地板上!」你霸道的說,聲音不容人抗議。

 

  我悶悶地垂下腦袋,一聲都沒吭出,感覺腳上那像是火燒著的傷口又更加的疼痛,淚珠就像斷線的珠子,無聲地、不斷地滑落我的臉龐,滴到了小黑貓的臉上。

 

  小黑貓被鹹鹹的淚水滴到,喵嗚了一聲,也讓正在走路的你低下了頭,發現還在哭泣的我。

 

  聽到了那句,我想起了我們的那段短暫的時光,我們、真的不是在公車站那邊第一次見面。

 

 

  --「我在,別怕,哭出聲,我不會告訴任何人的。」

 

創作者介紹

眷夏貪涼

涼眷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