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事前說明**

表示打這文時一直再重複聽著這首歌~很是愉悅~雖然是頗久的歌了~

然後決定下次上KTV來唱唱這首WW

錯字神馬的忽略一下吧(到底)

然後第一人稱寫不好也包含一下吧(你)

之後甜的要死牙痛又或者閃花了眼要賠償都不要找我謝謝(被巴)

這篇文根本是糖分超高的是吧是吧是吧(你不要說話不逗點段距拉你)

 

**正文開始**

 

Lesson 01 初戀

 

你不知道 我幾天都睡不著 愛情好像來得太早 第一次渴望能被人擁抱 偏偏等不到 又不停幻想 你對我有多麼好

 

你不需要 我對你神魂顛倒 愛情難得無法思考 第一次被寂寞逼得瘋掉 偏偏躲不了 罵自己為何專情得好無聊

 

像這樣的愛情 讓我苦惱 總一個人又哭又笑 以為上帝總會聽見我的祈禱 好讓等待可以得到回報 不會再被浪費掉 而你也能被我感動得不知道如何是好

 

川島茉樹 作詞:何啟弘 作曲:周傳雄

 

 

  正當我還享受著冬日的陽光,感覺灑下的陽光就像是你那令人眷戀的體溫,暖洋洋的摀熱了我因體質虛弱而經常冰冷的手腳,耳機中所播放的歌曲在我恍惚時已緩緩地轉到了下一首,而理因在上班的你,竟在我放鬆發呆的時候靠著臥室的房門一臉溫柔地看著我,這讓我有些驚訝,只因平時的你是不會隨便把情緒外露,就算與我親吻時還是把你那幸福的笑放在眼底。

 

  我偏過了頭,傻呆呆地用著我不算大也不算迷人,卻是你說你最愛的眼望著那不同於平常的你,而你竟也未收去那明顯而難得的溫柔眼神,靜靜地與我對視。

 

  理因尷尬的情況卻因為緩緩走過來的你而解除,你甚麼話都沒說,就是用著那雙令我癡迷沉醉的藍色雙瞳盯著我瞧,這也使得面薄的我染上了緋紅。

 

  忽然,你笑了出來,令我羞怯的笑聲低低沉沉的,然後漸漸地放大。

 

  「別笑了!」我咬緊了唇,努力地想壓下臉上的熾熱,明明想高聲喊,卻又不知如何的成了懦懦的薄弱。

 

  總是這樣,我總是這樣,在你的注視下慌神、臉紅與緊張,從開始到現在,未改變,這讓我有點沮喪。

 

  怎麼就是對你的美色沒有抵抗力呢?你長得好看,或者好看兩字已不足以形你了,但,這都不是重點啊!重點是,我怎麼、怎麼看了這麼久還是沒有習慣啊!

 

  「好、好,我不笑。」你這樣說而後撇過頭,不讓我看你的臉,可你那微微顫抖的肩膀卻依然洩漏了你悶笑的情形。

 

  我咬著唇,臉上的緋色是因為你的取笑而散去了沒錯,可是我心中卻也因為你的取笑而感到不快,於是我憤憤地瞪著你轉過去的腦袋。

 

  最後,你似乎感覺到了我那火辣辣瞪眼,終於轉過來發現你親愛的女友心情因為你的笑而感到不愉快,趕緊開始像小貓一樣順著毛,想讓我消氣。

 

  你用著好聽又可以媲美歌手的嗓音討好地說,與我一起坐上了那有些而寬卻又只有一人半坐的下的窗台,像是抱著洋娃娃一樣,小心地把我抱進了你的懷裡。

 

  「吶,寶貝,別生氣了啊。」

 

  我將頭撇到了一邊,不發一與,才不要那麼容易原諒你,過去都太放任你,哼哼。

 

  看著我這樣子,你頗為無奈又帶著濃濃的寵溺地搖了搖頭,努力地蹭到了我的頸邊,然後用著你的唇輕輕地摩梭著,使我不禁癢的縮縮脖子,這是你常用的撒嬌方式。

 

  知道你開始在賣乖,甚至有準備裝可憐的趨勢,我還是不打算理你,我再次在心中哼了哼聲,並且頗挑釁地在心中說:再來啊!我看看你還有甚麼招式,這都老梗了!換換吧!

 

  與我心有靈犀的你就像是有了透心術,總是看透了我所想的一切,不管是悲傷還是愉快,而此刻也不例外的了解了我的想法。

 

  「寶貝,如果你真的開口說出那樣的話,我想我們等等就是在臥室而不是在這裡了。」你語中帶著點不知名的情緒,垂下你那總是讓我忌妒的長睫毛低聲輕語。

 

  這讓我有點茫然,啥?你說啥?還有到底為甚麼你總是知道我在想些甚麼啊!!我用力地眨了眨眼。

 

  你再次笑了出來,只是,你依然湊著我的緊,那一呼一吸,把你那魅惑人心的氣息灑在了我的耳頸邊,讓我又縮了縮脖子,也讓我更加火了。

 

  「梁傅、你再笑!再笑你今天就睡地板吧!」我咬牙切齒,覺得聲音是從自己的牙縫中溜出的。

 

  你該死的不該叫「良父」,而是該教壞蛋才對啊!討厭鬼!我鼓起嘴。

 

  「寶貝,小貓兒,我沒笑!」發覺我的怒火竟然沒有降低,又更加升了上去,你愉悅的笑變成苦笑,趕緊擁緊了我,似乎有想要把雙手舉高證明你「清白」的趨勢。

 

  「去你的沒笑,那我剛剛是耳聾嘛!」別總是把我當成傻瓜來哄啊混蛋!我在心底臭罵。

 

  「小貓兒,可愛的田秘寶貝,我錯了好不,別氣了啊!你一氣,我都感覺身邊的風景沒半點色彩了。」你貧嘴的喊著我轉過了我的身體,在我瞪著你的情況下努力眨著你的眼,努力地裝著無辜。

 

  可惜,不好意思,這對我無效!

 

  「梁傅同學!你當我幼稚園小朋友嘛!總把我當笨蛋來哄!」我繼續咬著牙。

 

  「我都說我錯了啊~我不該笑你,寶貝,對不起,原諒我吧!我真沒把你當笨蛋,也沒把你當幼稚園小朋友,田秘~相信我~」你這下真的舉高了雙手,聲音也終於戴上了點慘兮兮的哀嚎感,最後喊著我的名時還苦哈哈地拉長音。

 

  看你這樣子,真的會讓人遺忘你那討人厭的腹黑,算了,這次就這樣原諒你好了,畢竟我還是好奇你為何今天怎麼沒像過去一樣「悶騷」了。

 

  「算了、算了,不過也只是這次算了,不氣你。」

 

  只是,我怎麼覺得我自己又在不知不覺內輕易放過你了啊!!這樣真的大丈夫(日)嗎?這下換我像吞苦瓜一樣問著自己了。

 

  你看著我不斷轉換著表情,爾後又聽到我說算了的話,回復成了剛才那明顯的溫柔,再次拉我進懷裡,只是這次你那修長的手卻霸道地摟著我的腰而非剛剛摟著我的手臂。

 

  「傅,說吧,說你今天到底為甚麼沒再悶騷了。」我很是直接,你總說這是打散氣氛的強力武器,讓人很無力也很想打開我的腦袋看看我在想些甚麼。

 

  同那心有靈犀一樣,這次依然不例外,你在我腦門後翻了白眼,別問我為甚麼看的到,因為有種狀況叫作鏡面反射,而咱們旁邊就是玻璃窗。

 

  「寶貝,雖然這話說了很多次了,但是我真的想跟你說,」你未完的話語在我接下來的話打斷。

 

  「好、好、好,我知道你很愛我,雖然今天還沒說,但是我知道你接下來要說,我也愛你~這樣OK?快告訴我為甚麼你今天沒悶騷了吧!」

 

  你啞口無言,不過這也不怪你,只因這是首次我在你面前那麼自戀,其實,這情況一般來講只會出現在我與我那兩個死黨相處時才會出現,這次說了出來,嗯,我真的覺得效果不錯。

 

  你那英俊的另其他男人憤慨的臉,此刻因為你的藍眸與嘴巴微張的呆樣而顯得有些可愛與滑稽。

 

  頗久後,你終於憋出了一句話。

 

  「寶貝,我真的不知道你有這麼自戀的時候,還有我剛剛要說的是,你這嘴真的是打散美好氣氛的第一強力武器!」

 

  聽到這話,我噗嗤的笑了出來,隨即又轉了哈哈笑。

 

  「哈哈哈哈,親愛的,你家寶貝我除了自戀這點還有很多你不知道的事情呢!」我笑彎了眼,讓我的眼睛成了兩枚彎月。

 

  你很是無奈的扶著額頭,嘆息:「你這讓我有種想退貨的衝動。」

 

  「退貨」兩字一出,我立即像貓咪一樣炸毛,高喊。

 

  「梁傅,你敢!退貨甚麼的,沒可能!」轉過身子,抓住了他寬闊的肩膀,像貓那般咬住了他脖子。

 

  「唔,痛,寶貝,輕點、輕點。」你因我的牙齒過度用力而悶哼了下,蹙了下眉也沒不高興,只是要我放輕點。

 

  你一喊痛,我的心就微疼,不用你說輕點,我就已經放鬆了力道,只是還不願放「口」。

 

  伸出了手撫著我為你留長也為你不願染色的墨髮,睡前你總愛讓我的髮在你手指中繞過,你說我的頭髮像上等絲緞,不用染就很美,不用花一大堆錢保養就能夠很柔順,這總讓我得意不已。

 

  「寶貝,我沒有悶騷,以前沒有,以後也不會有,所以你剛的問題我回答不了。」

 

  哼哼,悶騷的人總說自己沒悶騷,就像那些明明偷吃了糖,嘴邊還有糖渣,被抓包時卻說自己沒吃一樣!死不承認~

 

  見我沒有放嘴,你垮下了肩,好像是因為我的動作打亂了你原有的計畫,讓你很無力,於是繼續哄我:「放嘴吧~放嘴吧,貓兒寶貝,咬久了嘴巴也會痠吧!你嘴巴痠我會心疼啊!這樣吻你也會有困難,所以為了我們的幸福,你放嘴吧!」

 

  聽這話我的臉又熱了,趕緊放開了嘴閉上眼大喊,「梁傅你別太給我得寸進尺啊!你心疼個毛線!」

 

  你這次沒笑出聲,卻還是溫和的勾著嘴角,「親愛的,你知道的,當知道自己竟然是戀人的初戀時,那種心情是讓人很是想溺死在溫柔鄉不出來的。」

 

  你的話一出口,我僵了身,終於忍不住在心中飆起了問候人祖宗的話語,臉甚至比番茄、草莓、蘋果甚麼的還紅。

 

  到底,誰!!告訴他這個的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此刻,我覺得我的心中出現了那種孟克吶喊的場景。

 

創作者介紹

眷夏貪涼

涼眷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