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次有小精靈"小風"幫忙更正,連著前文都改了錯字~~謝謝小精靈// 然後希望大家喜歡這篇噢~

下一篇開始有點玄(去死)眷最近老是把玄幻寫的很網遊,然後網遊寫得很玄幻XD真是不好意思(被打趴)

 

**正文開始**

 

  頭戴著大大的棗紅色貝雷帽,臉上帶著一副咖啡色讓人能夠隱約看見那雙異色美麗瞳眸的墨鏡,身穿著白色長裙、暗紅色長外套與同色短靴聞人璘臉上掛著燦爛的笑容挽著身邊同樣帶著墨鏡與帽子只露出俊美下臉的末宵。

  末宵一臉寵溺,另一隻手則替聞人璘撐著洋傘,就算他的小璘穿著外套戴著帽子還是需要洋傘來遮擋太陽,白化症雖然有藥物的控制能夠多少讓小璘曬曬陽光卻還是不要太多好。 

  一旁的未遇同樣戴著帽子與墨鏡,不過身上的穿著不像聞人璘那般像是個小公主,而是輕鬆簡易的短袖褲裝,此刻也是一臉的溫和寵溺拉著聞人璘的另一隻小手。

  他們兄姐妹終於能夠一起出門壓馬路了,這對他們來說是件很難得的事。

   不僅是因為聞人璘的身體關係,更是因為末宵未遇兩人身分的特殊,一個是家喻戶曉人見人愛的知名大明星,一個是人人懼怕各國又恨又愛的通緝犯殺手。

   不管是哪一個出現,都會引起一番的騷動。

   如今能夠出來,還真的得謝謝那一群「華陀學」中的醫者們。

   那群醫者們在門外聽到了自家BOSS與小公主的願望,拿出了他們準備已久的東西,裡面有著瞳眸變色片、能夠快速洗去的染髮劑,另外還有能夠改變聲音的變聲器、改變臉型的現代版人皮面具,以及最後也是最特別的──身型改良衣。

   前面三種是在現代很容易買到的東西,後兩種則是他們研究並且實驗過,專門為了讓BOSS與姐姐大人能夠陪伴小公主出門的東西。

   他們的BOSS雖然對待他們只能算是平平淡淡,畢竟唯一的溫柔與感情都給了他最寶貝的妹妹,可是他們若碰到了需要的藥材難以找到的等等問題時,那BOSS雖然甚麼話都不會說,靜靜地看著,卻會在兩、三天後默默地讓人送過去。

  就算名義上是為了小公主,他們的聞人璘小姐,但是實際上有不少的研究都是他們自個兒的興趣,BOSS就算知道還是會想辦法弄到藥材、器具給他們,感動甚麼的不說沒有的。

  為了讓他們能夠偶爾的出門,這花了多天準備的消耗性產品也不算甚麼了,畢竟,這些準備,除了看到了BOSS那除了陪伴小公主玩樂才會露出的真實笑容外更是看到了一對姊妹花那宛如太陽花燦爛的笑,可說是都值得了。

   說到底,他們的BOSS與姊姊大人以及小公主,其實只是想要像一般的兄弟姊妹一樣生活,只不過兩人的職業不允許,而小公主的身體更不容出岔,出門才會如此困難。

   「小璘要不要吃哈根X斯?天氣有點熱,難為你穿成這樣了。」伸出了手調整好聞人璘有些歪掉的帽子,末宵溫和地望著聞人璘那在墨鏡後的眼。

   「好!」跟哥哥還有姊姊出來逛街壓馬路真的很讓人興奮,外面的世界雖然在醫務人員的陪伴下還是有出來過幾次,只是,那不是跟她親愛的家人。

   「去那吧。」指著那邊的咖啡廳,招牌上掛著今日哈根X斯冰淇淋半價的廣告,未遇雖然不在乎錢,只是因為那裡比較近所以選擇了那。

   點頭,末宵繼續讓聞人璘挽著自己的手臂,帶著同樣簽著手的未遇兩人走到了這邊的斑馬線前,等著那正停止的小紅人轉成小綠人。

   搭車來到這邊花了約末十分多鐘,而後他們就逛了逛知名的菓X小舖,那是一家有著綿羊圖案的可愛糖果販賣店,末宵甚至還搞笑的帶了保險套型狀的糖果與衛生棉棉花糖回去,準備給某個悲催的經紀人做犒賞。

   聞人璘與未遇則是難得的吃著甜的蜜人嘴巴的巧克力蜜蘋果,又帶了幾隻巨大的棒棒糖以及顏色漂亮討喜的金品糖。

   之後他們又走進了星X克咖啡,讓有些睡眠不足打著哈欠的末宵喝了下頂級的黑咖啡,甚至還吃了他們好吃的讓人流連忘返的星冰樂冰砂。

   如今雖然才過去兩個多小時,但是穿著長袖外套的聞人璘的確有些受不了熱,聽到了哥哥提出吃哈根X斯冰淇淋的提議當然是二話不說的答應。

   坐在了店內偏僻的地點,未遇與末宵兩人雖偽裝的相當嚴實,可那不變的氣質還是讓人忍不住側目,隨後又因為聞人璘拿下的帽子與眼鏡而驚呼。

   那如雪般的白、如絲綢般柔和的長髮整理成了長長的髮辮,一雙異色的紅黑眼瞳閃爍的燦亮的光芒,小巧精緻的嬌顏就像是櫥窗中的洋娃娃,白皙的嬌嫩肌膚因為熱氣而有了難得的紅潤,就像是讓人想一口咬下的水蜜桃。

   這讓一旁的兄姐兩人十分的懊惱,早知道就讓小璘也跟著偽裝了啊!

   他們真的是因為相處久了而忘記他們寶貝的妹妹也有著不輸給他們的外表氣質,那上等的尊貴是難以掩蓋的。

  蹙起了眉,顯然感覺到那些令人不太喜悅的目光,很不想去理會,卻還是把垂下的異色眼瞳抬起,快速地、帶著銳利的光華掃過全場,頓時所有人倒吸了一口氣,感覺自己的呼吸有一瞬的凝滯,被那個像是娃娃的白髮女孩給掐住了脖子,趕緊把自己的視線給收回。

   視線沒了是沒了,不過卻又多了些……

 

  「欸欸欸!你覺得那個女孩像不像COS啊!」

  「感覺是很像啊!不過那頭白髮看不出是假髮,反而像是真髮。」

  「你也這麼認為嗎?」

  「那女孩子的異色眼瞳好酷噢!一紅一黑呢!」

  「說不定人家是只帶一半的變色片,那樣蠻傷眼睛的。」

  「咦!!那紅色眼睛是變色片?」

  「廢話!不然怎麼會有人天生紅色瞳孔的!」

 

   聽到了這些對話聞人璘非常後悔自己怎麼沒像之前與研究人員出來時一樣戴上特殊的變色片遮住她那紅色的惹眼瞳色……

   不得不說,他這模樣,到真的有些像是於那些網路上網友們POCOSPLAY照片中的人物,可是誰能曉得,這紅色瞳眸與白髮是因為病症的關係才出現的。

   唯一慶幸的是,沒有人走過來問她或者哥哥姐姐她這頭白髮是不是染髮而成的……

   苦中作樂的聞人璘搖搖頭,讓一旁的末宵皺眉,「小璘,是不是不開心?」

   看著聞人璘一下思考、一下搖頭的,末宵有些當心是不是因為那些人的言語與視線影響了難得出來的好心情。

   「沒有,哥,不用擔心。」壓低了聲音,聞人璘知道自己與哥哥姐姐的一舉一動都受到關注。

   她雖不常出門,卻也不怕人群與視線,他在遊戲中就是個目光吸引體質,到了現實中也不用說會有甚麼困擾,只是覺得那群甚麼都不知道的人們,很、天真。

   哥哥去拿冰淇淋的時間,聞人璘就窩在了自家姊姊那略為清冷且透著淡淡梔子花香的懷裡滑著自己的手機。

   四處都有著LINE響起的聲音,也有著打算把聞人璘外貌拍起來上傳Facebook的,這兩款東西過了很久還是那麼的哈燒,聞人璘也是那兩項程式、網頁的愛用者,日新月異的更新,兩款的程式都使人不捨得離手。

   打開了手機,她的LINE也響了起來,是她那長抽風的兔崽子、她可愛的盡職秘書──雪雪。

 

  雪雪:BOSS今天好嗎?大家都沒掉鍊子,就是想兔殿了。】

  【黑兔子:狀況還是如此,要大家別擔心甚麼的,我回去會考察。】

  【雪雪:是,我會轉告大家的,不過,BOSS。】

  【黑兔子:怎麼了嗎?打個LINE都有吞吞吐吐的感覺。】

  【雪雪:是這樣的,那個朔夜之吻到了我們這邊來,也沒說甚麼,就是坐在會客室發呆個十幾分鐘後離去,要處理嗎?】

 

   朔夜之吻?她這不是才剛下線不到一天嘛?甚至半天的時間都不到啊!是任務出了狀況?還是有甚麼問題?聞人璘挑起眉,微偏了頭後,手指頭快速地在自己的手機上打字。

 

  【黑兔子:暫時就隨便他吧!你們別也管他,如果他像你們要我的通訊方法甚麼的,你們只問是不是任務問題,如果不是,就不用理他也別給他。】

  【雪雪:好的,我知道了,BOSS好好放鬆吧!放心交給我們!J

  【黑兔子:不交給你們還能怎麼樣呢?說不定過兩天,哥哥姐姐也會陪著我上線,如果真的有重大交易,先給點小資訊補償他們,然後延後。】

  【雪雪:BOSS……好的,我知道了,BOSS天涯海角他們找我了,我先關了,BOSS要好好照顧身體。】

  【黑兔子:去吧!有事情你們先找幻異處理,連幻異都處理不了的話,再去找季節,他能夠處理很多事情的。】

  【雪雪:季節,他?】

 

  另一端的雪雪在哭笑不得後看到了這個遊戲名有一瞬間的呆滯,這個人她有點印象,只是想不透為何平時似乎都沒有甚麼再冒水的人,自家的親親BOSS兔殿會讓他們甚至是幻異處理不了時去找那個幾乎快成透明人的季節。

   然後,雪雪看著自己的手機上顯示出的最新訊息,差點沒把自己價值一萬多塊的手機給砸了出去。

   只見,她家的親親BOSS回了……

 

  【黑兔子:季節現實中身分是我的主治醫生,所以交給他真的沒問題,雖然他該死的很不長出現超像透明人。】

  【雪雪:BOSS你騙我的吧!】

  【黑兔子:我可愛的秘書,我覺得我沒必要拿這個當玩笑來玩你。】

  【雪雪:對不起,我錯了。】

 

  雪雪立刻認錯,他們家可愛的BOSS殿下玩人可不會因為他是個女孩子就放軟手腳,想當初某個笨母兔崽子做了件蠢事,他們英明的兔殿再隔天不僅僅陰了她的電腦,還在網遊上給了那人難以忘記卻又深深迷戀的恐怖教訓。

 

  【黑兔子:不是天涯海角要找你?先關吧。】

  【雪雪:是的,BOSS好好玩,我們等你回來。】  

  【黑兔子:嗯。】

 

   見了兔子回完後,雪雪就放下了手機進入了遊戲,告訴了他們這幫兔迷們大消息。

   那個感覺不靠譜的透明人季節竟然是他們兔殿的主治醫生!還不快努力的去套好關係、好好挖挖有關於兔殿的事情!

   至於聞人璘在與雪雪聊完天後就關了手機,接過了親愛的哥哥買過來的四個英文字母餅乾口味的冰淇淋,拿起湯匙挖了一口放進嘴裡,滿足的笑彎眼。

   不是因為這是昂貴的冰淇淋,這個價格對於隨手一揮使用網路就能賺上大筆金錢的黑兔子聞人璘來說根本不算甚麼,滿足的感覺來自於跟兄姐一起吃東西的幸福。

   偶爾跟哥哥換換冰淇淋口味,然後湊過去姐姐那邊舔個一口,聞人璘就像是個小饞貓一樣可愛,完全看不出這個此刻掛著甜美笑容的娃娃少女會是網路上的噩夢BR

   也幸虧在遊戲中與現實世界有了點外貌的差距,要不然,在這逐夢狂想與龍耀玩家無所不在的世界,聞人璘早就被人認出來了。

   吃完了冰淇淋,兄姐倆人再次把聞人璘那精緻的外貌給遮了起來,幾人加快了一點步伐走出了冰品店。

 

───

   最後三人就直接回了家,雖然算不上長,但是這段時間真的讓聞人璘很開心,這也讓研究人員兼主治醫生都露出了「值得了」的微笑。

   第二天,三人再次喬裝打扮,是的,因為昨天的事件,未遇與末宵倆人為了不讓自己的妹妹被那樣打量,所以硬是讓那些為了趕做消耗品的醫生們又吐了次血,趕做了另一份專屬於聞人璘體質的人皮面具與瞳眸變色片。

   聞人璘的身體非常的虛弱,很容易就會因為一些事情而出狀況,所以一般的物品要到聞人璘身邊都要經過多段式的檢查,然後改良,看似麻煩,實際上也不過就是多了半個小時左右。

   三人這次前往的地方是有些偏山區的小溪澗與小山丘賞花,為了聞人璘的身體,也為了末宵的安全,雖說身邊有著第一殺手未遇,華陀學的一夥人還是帶了主治的醫生一枚,與幾個保鑣。

   所幸醫生與保鑣都十分的有腦袋,知道自家的小公主與BOSS兩人都不希望他們打擾,裝扮成了路人,走在四周,但眼睛還是偶爾飄過去,看著偽裝成黑髮黑眸普通面容的聞人璘。

   「哥,紫色荷花真的好看呢。」三人沿著小溪走,到了一處小湖泊後停了下來,聞人璘指著那開著花朵的湖面笑容滿面道。

   「其實黃色的也不錯。」末宵指了指在紫色蓮花旁邊的黃色蓮花。

   「我倒是第一次見到水藍色的蓮花。」未遇愣了愣,看到了遠遠處盛開的藍色蓮花,她四處遊走,這還是第一次見過藍色的。

   ……藍色的!?看著紫蓮與黃連的兩人順著未遇的目光看了過去,還真在對面岸邊看到了一朵藍色的蓮花。

   「蓮花怎麼會有藍色的。」聞人璘黑線。

   「天曉得。」末宵只能給予三個字的回應。

   「反常及妖,還是別看好。」未遇努努嘴,調整了下自己帶著的遮陽帽。

   「中肯。」末宵與聞人璘倆人點頭。

   雖然詫異,但是三個人都很有那種「越美麗的東西越不能靠近」以及「越奇怪的東西越危險」的經驗,所以也就忽略過去那朵極為異常的水藍色荷花。

   然,不是每個人都像是他們一樣有著靈敏的感覺又或者特殊的經驗的,現下就有著一個穿著荷葉邊長裙,又白癡的爬小山穿著鑲滿水鑽的細高跟鞋,然後腦袋上還自以為是的帶著那種超寬邊遮陽帽,還一手拿著有著蕾絲花邊的小洋傘。

   最好笑的是,那女的身邊還有一個裝逼非常的男子,穿著自以為很有型卻不知道在這清冷的環境裡看起來頗白癡智障的寶藍色筆挺襯衫與西裝褲、黑皮鞋,臉上也掛著不知道是因為眼睛有問題還是真的低調卻又高調的金邊墨鏡。

   聞人璘停了下腳步,手環胸,拉了拉末宵的袖子:「哥,有喜劇。」

   聽到聞人璘這麼一喊又這樣一拉,末宵也停了腳步偏過頭看了過去,甚麼也沒說就是點頭。

   嗯,這兩人就是齣喜劇。

   「我們的喜劇,他們的悲劇,然後他們的人生註定是一桌的茶几。」難得的,未遇說了相當長的網路用語。

   「姊姊中肯。」三人掛著詭異的微笑,看著那蠢女人央求著那裝逼男要把那朵水藍色蓮花帶回家。

   「珥擎,我要嘛、我要嘛!那朵水藍色的蓮花好漂亮,我就要嘛!」打扮華麗的女人跺著腳拉著男人的手四處晃撒嬌著。

   那朵美麗的水藍蓮花就該配上她的這種得天獨厚的美麗氣質,她要把她帶回家!

   「小蜜,乖,這荷花我拔起也沒人帶的回去啊!」珥擎,全名藍珥擎的男人很是無奈,對於女朋友的要求只能哄著。

   他總覺得這蓮花妖的很,不能拔,要不然怎麼那麼多人走過去,看歸看卻沒有人想過來這邊想把它帶走?

  「不管,不管,人家不管嘛!人家就要那蓮花!反正還有僕人可以幫忙帶啊!」鼓起了嘴,嘟唇,小蜜,全名為田蜜的她耍起了脾氣。

  不知不覺,悄悄地走到了倆人附近的聞人璘等人用著樹葉遮擋,笑意滿滿的看著。

  「吶,小璘覺得那裝逼男會答應那白癡女嗎?」末宵是很愜意,一點都沒有了那平時在他人面前的冷酷樣,此刻吊兒郎當的問著妹妹。 

  「照這模樣,雖然有著理智,但我估計那白癡女在噁心一下,啊不是,撒嬌一下就會讓那裝逼男卸甲投降了。」她剛剛才想起來為甚麼會有藍色的蓮花了。

  果然是反常即為妖呢,雖說是第一次看到那花。 

  「我們在這裡看他裝逼,看那女人耍白癡還不如繼續走下去。」未遇也想起了那藍色蓮花的來歷 

  雖然說那資訊是來自於她的寶貝妹妹那嚴格鎖緊的黑客資料庫,但是一般人看到如此稀有的植物也不會想去摘吧?畢竟人類都有著躲避危險的獸性直覺,可眼前的白癡女顯然是連畜牲都不如了。

  「反正時間還夠嘛~」聞人璘微笑。

  見妹妹這樣想看「喜劇」,那麼身為寵溺到完全溺愛程度的兩兄姐自然也不會反對,慢條斯理的坐到了一旁,抱妹妹的抱妹妹,撐臉的撐臉。

創作者介紹

眷夏貪涼

涼眷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