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眷在準備徵文有些忙,差點沒辦法打網遊,真是失敗,下個月還要準備浪奇,這下搞笑了

 

  才剛打開那水晶蛋的蓋子就有一個影子撲了過來,聞人璘用膝蓋想都知道這個迫不急待撲過來的人是誰,於是也沒有快速出水晶蛋的打算了,伸出了纖細的白皙手指輕撫著那挑染著白色,兩層層次分明,上面偏短而下面長至腰間的墨黑色柔軟髮絲。

  眉眼柔軟地望著擁有這柔順髮絲的主人,聞人璘用著帶笑的聲音說:「末宵哥,歡迎到家,姐姐呢?」

  被聞人璘稱作「末宵」的青年抬起了頭,露出了若是他的粉絲見狀絕對會四處尖叫的俊美笑容,末宵雖與聞人璘「基本上」沒有任何的血緣關係,眉眼卻有著五、六分相似,一雙眼如最純粹的墨硯般黑黝,白皙的皮膚像是冬季才會出現的白雪,唇如玉珠般閃著淡淡的淺光。

  「欸、欸、欸、欸、欸!小璘,你好過分!怎麼只想到問未遇而沒有問我!小璘不想哥哥嗎!」像是被拋棄的大型犬一樣,發出了類似被拋棄的嗚咽聲,末宵誇張的蹭著妹妹的頸脖。

  哥哥總是這樣,真是……聞人璘無奈地、寵溺地苦笑搖頭。

  「這不是因為哥哥過來找我了嗎?我當然也有想哥哥啊。」哥哥跟姊姊都是他最重要的家人,也是一生一世不可以背叛、拋棄的人,她可以背叛、可以違逆任何一個人,唯獨他們兩個不可以。

  聽到妹妹這麼一話,末宵心中吃醋的感覺才褪去了點,「不管!小璘傷到哥哥的心了,哥哥要小璘安慰。」

 

  就是賴皮、就是無恥、就是無賴!因為小璘是他跟未遇的寶貝,只有在他們心愛的寶貝面前,他們才能做自己,才能做一些在其他人面前不能做出的舉動,小璘在的地方,就是他們唯一的淨土。

 

  「好、好、好。」輕輕地咯咯笑著,哥哥在跟她撒嬌,何嘗這也不是她在跟哥哥撒嬌嗎?用著自己柔軟的白髮蹭著頸邊的哥哥,讓黑髮與白髮混雜在一起。

  所以……她才會說,她會在水晶蛋裡待一段時間啊!

  「小璘,過得好不好?」窩在水晶蛋裡面,有些狹小的空間,末宵將寶貝的妹妹抱在懷裡,兩人一起窩著。

  「哥哥是指哪方面?」閉著眼睛,聞人璘聞著末宵身上特有的那種古龍水的味道,那種柔和不嗆鼻的香味,心情宛如止水般平靜。

  哥哥身上的味道總不喜歡太濃,因為怕隨時想回來看她時,她聞到了味道會嗆鼻。

  「都有,遊戲上跟現實裡。」柔柔地撫著妹妹那長長的、他總是把玩不膩而且跟未遇一樣不容她剪去的如雲的白色髮絲。末宵的磁性的嗓音不同於大螢幕前那惺惺作假的柔和,而是真正的溫柔。

  其實末宵相當的冷漠,對外的形象雖然帶點溫柔卻也只會在歌聲中出現,臉孔雖然溫和的他卻總是用著冰冷的表情,卻也因為如此意外的受到了大眾的歡迎。

  他的溫柔、只有寶貝的妹妹──聞人璘能夠擁有。

  「現實上不就是那樣嗎……不過哥哥,我不想要喝有澀味的藥。」那種藥劑就算是三個月才來一次,還是讓他作噁的想吐。睜開異色的瞳眸,一紅一黑此刻都戴上點委屈。

  心疼妹妹的他聞著這話,雖然很想說,那麼就不要喝了吧!可是,不能,因為的妹妹的舌頭,也就是味覺在退化,就算璘再怎麼的不喜歡,他們也不能心軟的說不要給她喝。

  將臉頰湊上去蹭著,末宵不捨地垂下眼眸,他多希望妹妹身上的一切不好都能夠轉到他身上來,她吃的苦,夠多了,祈求上蒼……不要在剝奪妹妹的任何一項人事物了。

  「小璘,乖,不可以,你應該清楚你的症狀啊。」用著手指勾捲著自己與聞人璘混雜的頭髮,睨望那一黑一白的糾纏。

  他們的過去,就算再怎麼的悲慘都無所謂了,只要……只要現在就好了,只要……他與未遇的寶貝,不要在受到任何傷害就好了。

  像小女孩一樣嘟起了嘴,「哥哥,過分。」她真的不喜歡那乾澀的滋味。

  「唔……小璘你說這話讓哥哥好傷心~哥哥也不捨得小璘喝苦澀的藥啊!」抱緊了妹妹,將自己的唇瓣咬了個泛白,呼出口氣的末宵闔上雙眼,「小璘……我跟未遇都不能失去你……不能啊……如果失去了你,我們便再也活不下去……我們知道你的委屈,知道你的難受,但……拜託,為了哥哥跟姐姐……活著。」

  聽出哥哥的痛苦,聞人璘暗暗罵了自己,怎麼可以這樣抱怨,就這樣牽扯到哥哥的痛點,她這堪比第一鬼才的腦袋是被雷劈到了嘛!還是剛剛當機了!怎麼會說出這種話。

  移動了身體,將哥哥的頭抱到自己的臉前,露出了好看笑容的聞人璘笑彎了那美麗的眼,宛如彎彎的弦月:「哥……小璘會活著的,會一直一直陪著哥哥跟姊姊的,所以,哥哥不要難過,也要讓姐姐不要難過,因為就像哥哥姐姐會心疼小璘吃苦藥、無法出門一樣,小璘也會心疼哥哥的疲累、心疼姊姊的受傷。」

 

  他們亦是她最珍愛的家人,誰都比不上。

 

  「小璘……」

  「所以,哥哥,我們出去吧~姐姐在外面一定等很久了。」水晶蛋顯示她已經退出了遊戲在蛋裡面躺了快十五分鐘了。

  「嗯。」末宵自己先出了身,然後看著妹妹像小丫頭一樣身出了雙手要自己抱,看得出這是變相的在安慰自己,柔和笑著,將妹妹用公主抱抱去了一旁的床上。

  拿起了一旁的梳子,之後勾起了妹妹的一縷長髮梳著,梳得小心翼翼,就怕一個不小心扯痛了她的頭皮,約莫又是五至六分鐘過去,末宵將妹妹的雪白長髮綁了起來,綁成了個高高的馬尾,然後用一旁的黑色髮夾將劉海頰至一旁,不讓那長長的髮絲遮蓋了整張柔雅精緻的小臉。

  最後自己走出去,讓妹妹在裡面更衣,等到妹妹再次開門,末宵看到了自己可愛的妹妹穿著之前自己為她買的由白渲染至尾端成淺藍的長裙。

  牽著妹妹的手走往了客廳,看到了一頭白色同樣有著挑染,卻是挑染紅與黑色彩的短髮,那人轉過了頭,原先夜黑卻像是零下溫度的冰寒眼瞳看到了聞人璘後融化,如冰山美人的她也勾出了一抹傾城的笑容,外貌與聞人璘的相似度竟高達八、九成。

  或者說,聞人璘相似於她的程度有八至九成高,不笑的她就像是空谷中的幽蘭,靜靜地散發出自己獨有的香氣;笑起來的她則感覺起來有如天堂鳥,有著熱烈的情感。

  她,就是聞人璘的姊姊,世界上通緝拍行榜第一,卻也是世界各國不敢殺掉的對象──未遇。

  「姊姊!」放開了哥哥的手,走到了沙發前給了自己的姐姐一個擁抱,聞人璘在兄姐的面前完全沒有在遊戲中那樣精明、隨時閃著算計的狡詐。

 

  她是遊戲中獨一無二的狡猾情報商人「黑兔子」弒淚,更是網路裏世界貴族中被稱為「愛惡作劇的噩夢」BR

  但,她也是全球知名明星「末宵」與第一殺手「未遇」最心愛的、宛如稚童般可愛甜美且愛撒嬌的、「華陀學」存在目的的──聞人璘。

 

  「小璘,過得好不好?」對於妹妹,殺氣完全消失,此刻的未遇就只是一個疼愛妹妹的姐姐。

  然後抓著妹妹四處上下的看看,就怕妹妹的體重又掉了個一斤半點,檢查完確定妹妹有胖一點沒有瘦,甚至還有長高一點點,未遇嘴邊的笑容才又擴大了一點。

  「都很好~」不想再說藥物的事情,哥哥那邊還好安慰,若是在未遇姐姐這邊,她恐怕不是不用吃藥,而是吃更多澀味的藥物。

  因為她美麗的宛如妖孽、殺人不眨眼卻對她溫柔至極、疼愛的讓人又羨又妒的姐姐向來使用的規則都是「怕苦?那就吃多點苦的,這樣就不怕苦了?」的政策……

  雖然知道這樣是為了她好,但她還是不想要吃更多的澀藥……啊……想到又有一點那麼反胃了。

  「這個我剛剛問過了。」坐到一旁沙發上肢著腮幫望著姐妹兩人,同樣掛著微笑的末宵叫了一旁站著的僕人端他要喝的黑咖啡與未遇的白開水、聞人璘常喝的天然果汁過來。

  「嗯哼。」斜眼瞥過,勾著聞人璘的頭髮,未遇哼了哼聲就算回應。

  「啊,對了,遇,你跟我不是都有東西要給小璘?」聽到了未遇哼聲回答自己也沒多大反應,他們倆感情雖然也算好,但是只能算是比普通兄姐來的好一點罷了,他們的愛、他們的寵溺全給了妹妹,對方嘛~撥出一點點就好。

  而那一點也只是為了讓他們比較不會吵架,也不會讓妹妹瞧出他們不和睦的關係。

  「東西?」啊,她也有東西要給哥哥姐姐啊!聞人璘瞇著眼瞳,「我也有東西要給哥哥跟姊姊,等我一下。」

  在兩人準備去拿東西時,聞人璘對著兩人喊了聲又走回了自己的房間,打開了抽屜,手間拿出了一個小硬碟,然後再拿起了另一份A4影印的、大約三公分厚的文件走了出來。

  末宵給聞人璘的東西是一瓶裝著純正白色星砂約莫半個巴掌大的透明玻璃瓶以及一罐同樣半個巴掌大透著淡淡草香的純正褐色玻璃瓶香精,未遇給的則是一條純銀製成,掛墜是純白碎鑽搭配稀少黑鑽的星形。

  先在一旁放下了自己的東西,讓姐姐幫自己帶上項鍊後接過了末宵給予的禮物,然後將硬碟交給了末宵,在末宵一臉驚訝的情況下將A4紙的影印文件給了同樣愣住的未遇。

  聞人璘對兩人都沒有解釋,只是坐在沙發上把玩著星砂瓶子,讓一人去拿光腦讀取文件,另一人緩緩地看著影印紙的內容。

  打開了客廳的音樂音響,歌曲是中古古風的樂器演奏,這讓她想起她在網路遇到的特別朋友曾經風迷一時的網路遊戲大神「帝玖燁」,現今在與她所玩的遊戲【逐夢狂想】有著對等強勢的【龍耀】殺神「九獄燁火」。

  「燁」是個寶石設計專家,更是有著與她一樣聰慧的腦袋,只不過,「燁」將她的才能應用到了美麗璀璨的寶石上面,而她用到了冰冷且危機萬分的裏網路。

  她們的相遇是一場意外,一場兩人都沒有預估到的意外,不過這場意外道是來的讓他們兩個都開心,「燁」毫不猶豫的告訴她,她是知名珠寶DSA的首席設計師「火華」,而她也很直接的告訴她,他是網路世界的噩夢「BR」。

  兩人的個性很相似,所以相處起來一點負擔也沒有,後來更是互相邀約玩著對方的遊戲,最初是「燁」邀請她至「龍耀」,那個「燁」迷的半死的東方武俠世界。

  後來,她發現那世界不適合她,所以待了約莫一個月左右就離開了,那時差不多也是【逐夢狂想】要推出的日子,她也就開始研究起這款她現在完的風生水起的遊戲。

  沉浸在思緒中,聞人璘是在兄姐同時湊過來的時候回神過來,「怎麼了嗎?」

  「小璘,你這個是怎麼來的?還有你剛剛在想甚麼?」兩個人異口同聲的問著,一個人握著硬碟、一個人抓著那本A4紙疊,一看就知道都把內容給看完了。

  嗯,哥哥跟姊姊果然厲害,一個差不多有5GB一個則是雙面印雙的三公分厚A4影印紙都在兩個小時內看完了,真的不得不佩服一下。

  「上網找的、網路上請人用的。」嘴上說得輕鬆,事實上得來並不是完全不費工夫,甚至還差點熬夜害了自己的身體更加虛弱,只是,這後面通通都不需要說給自己的兄姐聽。

  原因?很簡單,他們兩個聽到不但不會感動,只會很難過又很生氣,難過的是她又傷害了自己的身體、他們又讓她擔心,生氣的是,怎麼沒有人阻止她,怎麼會有人把他們的事情告訴她。

  「真的?」兩人一同質疑著。

  「當然,姊姊跟哥哥有甚麼不滿意的嗎?放心,這都是我用來打發時間找的。」微微地淺笑,垂下眼眸不讓兄姐看到眼底快速閃去的狡黠,絕對、絕對不能讓姊姊跟哥哥知道啊。

  姐姐跟哥哥要負擔她的醫療費已經夠辛苦了,為了她更是努力的擠出時間只為了好好陪她,她……要幫他們的忙。

  兩人一臉複雜的看著自己手中的東西。

  末宵手中的硬碟放著的是他的歌曲,他一些難度很高、一堆人無法處理好,卻絕對大賣的曲子,原先只有詞,但是內裡的卻不只有詞,更有配好的專輯封面與背景曲,只需要他唱進原音就能夠完成了這些。

  未遇手裡的則是她過去所接的單子的所有資料,同時還有他一些工作上偽裝所需要學習的資訊。

  不管是末宵的歌曲還是未遇的資料都是一般人難以獲得的,但是,對於自己的妹妹、自己那有著頂尖黑客之稱的妹妹,是的確能夠用她那樣簡單的話語來解釋的。

  只不過,他們覺得,這些可能並沒有那麼簡單,裡面的難度,身為各自領域高手的他們可是深深的了解有多麼的難以達成。

  「我不要聽到謝謝!哥哥跟姊姊只要告訴我滿不滿意就好。」謝謝甚麼的,在他們之間太過多餘,他們倆為了她的付出可不是「謝謝」兩字就能夠說明完全部。

  「滿意,當然滿意。」未遇坐到了妹妹的右手邊,將妹妹攬進懷裡,有這樣的妹妹,可說是貼心的讓人心暖啊!

  「小璘作的哥哥怎麼不滿意呢。」坐到了聞人璘左邊,同樣將人攬進,當然也順帶攬了某個姐姐,反正他是男人,手長肩寬,攬兩個女孩根本不成問題。

  三人就這樣抱著,同樣臉上掛都是溫馨的笑容。

  「哥,姐,看小璘這樣努力,可不可以帶小璘出去?」她……想念「華陀學」外面的世界。

  她已經很久沒有出去過這邊了,她在這裡不是用著光腦就是進入水晶蛋玩遊戲,要不頂多就是在「華陀學」內走走。

  她知道這樣的要求很無理,畢竟哥哥與姐姐的身份擺在那裏就是不容易在外頭行走,可她真的想要能有一次……一次跟哥哥姐姐一起像是一般的兄姐妹一樣在外面逛街、吃冰淇淋、吃晚餐等等。

  「這……」兩人聽到這微弱的祈求聲,雙眼再次不約而同閃過不捨。

  他們的璘就像是籠中的小鳥,只是,他們也不捨得她在這籠裡一起待著,可……他們的身分擺在那就是不能隨意走在外頭。

  這是她們的懊惱,因為他們為了金錢,就必須捨棄掉能夠有平凡生活,應該說……從以前,他們其實就沒有普通人的一生。

  看著妹妹那從閃爍耀眼光芒至黯淡的眸子,他們兩個也很無奈。

  然後,門外傳來了葉季的聲音。

  「若是兩位想陪同璘出去的話,我們已經有了方法,若是方便的話,請讓我們進去說明。」

  這下不只聞人璘眼睛亮了起來,末宵更是把那璀璨的眼瞳笑彎,未遇唇邊的笑容闊到最大,任是常人都能看得出他們的欣喜。

  於是,三人一同高聲說著:「還不進來!」

創作者介紹

眷夏貪涼

涼眷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