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雖然前面說可能是個無底坑,不過事實上也的確如此,偶爾會挖出來碼,只是要看靈感大神(茶)

目前還是打得很歡樂,這篇是個超歡喜的文XD希望大家會喜歡我的魔王、執事與勇者跟王子譜出的搞笑故事

 

下篇預告--02.誰說魔王就要很妖嬈?

 

**正文開始**

 

  鳳歌悠很無奈,目前的她正呈現著被人綁住的狀態,至於為何被綁住?又是被誰綁住,請容她在這邊細細說明……

  鳳歌悠,又名:藍緒里,暱稱為緒里兒、英文名為莉莉絲,年齡十八,就讀著蒼羽高職、資訊管理科系,是蒼羽中最優秀的學生,又被稱為「有高等學校不讀跑來讀私立高職的怪胎天才」,鳳歌悠擅長的東西相當多,但是個性非常的懶散,寧願待在電腦前面偶爾動動手指頭把學校網路的防火牆戳出一個洞也不願去參加比賽,其實上面簡單來說就是她………吃飽太閒了。

  因為天生聰穎,所以對很多事情都沒有興趣,唯一覺得比較有趣的就是對人惡作劇,所以英文名稱才被她搞得相當頭疼的教師命名為──莉莉絲,地獄君主陸西華的女兒,有著狡詐與天之驕子般的才華。

  家人寵她,因為她無上的才華總讓人佩服不已,更甚者還因小小的綻放光滑而替家中賺上不少金錢,因此,上至老太爺下至僕人都對她寶貝的緊,藏著拉著就怕她不見,屬於那種含在嘴裡都怕她會化掉的尊貴存在。

  如今卻被人綁了,而且還被綁到了異世界,徹徹底底的消失。

  「放開我。」鳳歌悠無奈的望著眼前說是他的專屬執事目前卻把她綁的緊緊的男子。

  男子有著一頭柔軟如絲的酒紅色短髮,那顏色像是鳳歌悠之前才喝過的陳年老酒,俊美如斯的外貌恐怕她原本世界中的影帝都比不上,堪稱絕世妖孽,白皙的皮膚快要比她這個被人稱讚宛如牛奶的還要雪白,一雙紫藍色的眼瞳讓他想到身上帶著的、價值連城的寶石、閃爍著銳利與柔和並進的光芒,櫻色薄唇讓他感覺有些薄性。

  「陛下,我若放開的話您肯定會亂跑甚至想辦法回去,恕我不能照做。」雖然被稱為執事,可自稱依然是「我」而不是「在下」,男子的聲音帶著點啞卻又有著磁性,讓人聽聞後眼睛會亮起。

  「我雖然在那邊的世界被稱為鬼才,來到了這邊還不都只是個廢材,放開我,我的手被勒著很不舒服,如果你真的是我的執事的話,最好照做。」鳳歌悠很累,真的很累,想她在家、在學校都不必說那麼多的話,這次一講都會講掉了她差不多三天的分量了。

  執事有些猶豫,他花了很多的時間協同其他人才把陛下從那個世界中帶過來,陛下的腦袋可堪稱是歷代魔王中最聰慧的,這、讓他非常猶豫。

  「我很累,沒那個力氣,而且看你們這個樣子也不可能隨意放我走,我很懶,只要你們能給我在我那世界中的家有著的待遇我就不會走。」嘆息,鳳歌悠不想再說太多話了,只是現下的情況絕對不可能讓她少言,他對原本的世界並沒有太多的感情,就算是身養她的父母都因為她的腦袋與精明而遠離她,撫養全靠奶媽,奶媽也在前年過世,她更覺得無趣。

  那個世界無趣的讓她無奈,她寧願自己不要如此精明聰慧,如今若是這個職是能夠給予她在原先世界的待遇還能夠讓她感受到樂趣的話,她真的就不會走了。

  她很懶,然後也懂得「既來之則安之」的道理,所以既然是好的,那麼她又為何要離去?

  「陛下……」男子蹙起了眉,聽到了這話有些動搖。

  「把我鬆開吧,我鳳歌悠說到做到。」這是她的保證也是在今天結束前的最後幾句話。

  她真的懶了,被抓來又穿越,花了很多力氣,雖然她只是被人迷昏帶了過來,但是穿越時空還是或多或少的損了些她一些氣力。

  看著坐在高位上、被他帶過來綁住手腳、尚不知自己身分的慵懶少女,男子抿了抿唇,看得出少女不願再多說下去。

  執事嘆了口氣,「鬆綁陛下吧。」照這情形若不鬆綁也不行了。

  「可……」一旁站著一直無語的魔法侍衛為難的開了口,這情形真的放了陛下不要緊嗎?他們可是好不容易把陛下從另一個世界帶了過來啊!

  「我說、放了,瑞爾。」男子蹙起了劍眉,對侍衛沒有照做感到不滿,難道他還會出甚麼差錯嗎?

  「是……大人。」瑞爾低下了頭顱走了過去幫鳳歌悠鬆綁。

  鳳歌悠才仔細的打量起這個名為「瑞爾」的侍衛,有一頭翠綠如嫩草的碧色短髮,還有著一雙冷然卻寫滿「正經」兩字的眸子,顴骨部分有著一交叉的十字疤痕,讓原本偏向清秀的臉多了些陽剛。

  瑞爾的樣貌縱然好看,但是眼前這個稱呼自己為她的執事的男子卻絕對是比瑞爾好上多倍,傾城傾國的妖孽也就如此吧,不過,瑞爾稱呼執事為大人?嘛……大概可以約略推出這個執事應該在這座建築裡有著高尚的地位,甚至可能只低於他們尊稱「陛下」的她。

  鬆開了手腳,鳳歌悠稍微活動了下手腳,「先讓其他人下去吧,你在就好。」望著酒紅髮色的俊美執事,鳳歌悠淡淡地說。

  對此,其他的、不發一語宛如影子的眾人愣了愣,但是執事聽聞後點了點頭,眾人便不甘的退了下去。

  「你叫甚麼名字?對我的身分是甚麼?在這裡又是怎樣的存在?為甚麼把我綁來這邊?這裡是哪裡?你又為甚麼叫我陛下?」一連珠環泡的問題就這麼丟了過去也不怕執事回答不了。

  就鳳歌悠來看,這個執事絕對不簡單,這麼短短的幾個問題對他來說絕對不算甚麼,她既然來了、既然被他們帶到了這裡就必須了解全部的事情。

  「我名為肯,是陛下的執事,在這座城堡中是僅次於陛下的存在,直屬於陛下,這裡是『費因洛』是陛下原先世界的平行世界,至於為何把陛下綁來這裡,是因為陛下原先就該存在於這裡,只不過魔后當初為了保護陛下因而把陛下放往了另一個世界。」頓了頓,執事、肯垂下了紫藍色的眼,「陛下的身分是……『費因洛』的魔王陛下,引領魔族的王者。」

  前面聽著執事,也就是如今自介名為「肯」的男子回答問題的鳳歌悠面上都是一如往常的平淡,只是越聽到後面柳眉皺著越緊,最後聽到「魔王」兩字更是為之一愣,一般來講泰山崩於前可能眼睛都不會眨一下的鳳歌悠如今被魔王兩字給雷了下。

  魔王?她?所以這裡是魔王的城堡?鳳歌悠腦中快速的閃過。

  「……」這應該是所謂的平行次元的世界,也就是漫畫中常會見到的對等世界吧?不過這還真是諷刺,或許該說是搞笑,她竟然是這個世界的魔后之子……更甚者還是原先在這個世界兒被帶到她那世界的。

  或許會有人覺得奇怪,鳳歌悠為何會輕易相信肯的話,事實上,鳳歌悠還是半信半疑的狀態,神魔甚麼的存在,鳳歌悠雖然在原先世界沒有太多的表示,只不過她還是一半相信的。

  對事情都是持一半的相信一半的懷疑,這是鳳歌悠的準則與判斷事情的平衡點。

  就算那件事情再怎麼的荒謬還是一樣的。

  「我知道了,不過,為何魔族生下的會是我這個人類女孩?還有為何我是個女孩卻又是個魔王?一般來講,魔王不都是個男人嗎?」再次的拋出問題,解決問題的方法除了靠自己的思考外也要借助一點外力的協助,畢竟現在的鳳歌悠是在一個完全陌生的世界裡,不得不了解目前的所有狀況。

  肯對此依然帶著淡淡的笑,「雖然陛下與上任的魔王與魔后被稱呼為魔,事實上這個世界依然只有人類,『魔』只是對於持著反於勇者與教宗等反面態度的人的稱呼,至於陛下說、魔王不都是個男人嗎?這點請恕我反問個問題。」

  「你問。」聽著解釋,鳳歌悠很是疑惑,肯要問她甚麼問題。

  「陛下,您原先世界中的醫生都是男人嗎?」

  「不是。」

  「那陛下,您原先世界中的護士都是女人嗎?」

  「當然不是。」現在護士改名為「護理師」,可是有男有女的。

  「那麼,陛下您原先世界的律師、老闆、警察,都是男人嗎?」

  「當然也不是。」現在職業很多,男男女女皆可作,畢竟是男女平等。

  「最後,既然如此,護士都有男的、警察都有女人了,陛下,為何魔王不能是女人呢?」肯微微一笑,柔雅的笑容像是問著小孩一樣。

  ………這能夠混為一談嗎?鳳歌悠嘴角抽抽,魔王不都是要長角、有翅膀神馬的、又或者要去搶公主之類的嗎?怎麼在肯嘴裡吐出來的魔王就像是一個職業一樣?

  像是看出了鳳歌悠的不敢置信,儒雅的執事繼續勾著微笑,「陛下,魔王在此,真的就像您過去的職業一樣,只是個職稱罷了!您要做的工作之一的確是要去鄰國搶人,只不過因為您是女魔王,所以搶得是王子而非公主。」

 

  …………這樣的世界,真的大丈夫嗎?鳳歌悠聽到這話出來,不知為何有了這個問題。

創作者介紹

眷夏貪涼

涼眷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