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寫在前文**

噢吼吼吼~~看到這標題就知道我家兩隻終於有進展了對吧對吧(欸)

而且是大躍進wwwww喊暱稱神馬的最萌了對吧對吧(你煩不煩啊你!)

總而言之,寫這篇可說是有煩躁有愉悅的超複雜心情~~(冷靜)

客倌們(?)享用完請點個讚或者留言給眷一點鼓勵噢>3<

 

**正文開始**

 

  朔夜之吻看著眼前任務中的條件眼中快速的閃過一絲笑意,這該說是逐夢與GM一起幫他忙嗎?這可是接近兔子的超快速捷徑啊。

  相對於朔夜之吻的興奮與愉悅,弒淚方面則是恨不得把那瓶該死的血液砸掉,然後把任務毫不猶豫的放棄掉,可是這上面除了有這些任務相關提示外還特別標示了【任務不可主動放棄】與【物品永不損壞】的字樣讓她整個在心底哀嚎。

  「……你打算怎樣?」雖然很想哭喪著臉,但是黑兔子非常清楚,他可以在朔夜之吻面前發飆爆走、難過鬱悶,唯獨不可以認輸。

  那是她的傲氣,她的倔強,他不容許自己輸給除了自己姊姊與哥哥之外的人。

  「照著做。」微笑,朔夜之吻發現兔子眸裏閃過了算計與懊惱。

  她………在算計甚麼?朔夜之吻雖然好奇但是不打算問,百分百肯定自己若問出口絕對會後悔……

  「……」兔子聽到這簡潔有力的三字非常的想張嘴咬這個該死又欠打外加還很無恥的男人,就算他外貌再怎麼的俊美也是一樣。

  尼妹的照著做!該死的這如果真的吻下去是她的初吻阿混蛋!就連哥哥他都沒吻過了如今竟然要吻一個糟糕的無恥男人!尼妹的GM、尼妹的月央!我遲早要把妳們的電腦給黑掉!

  「怎麼、不敢了?」將俊臉湊到了兔子臉前,朔夜之吻那雙好看的淺紫羅蘭色的眼睛帶著滿滿笑意。

  算了,既然這次絕對是自己賺到,讓這兔子算計自己一次又何妨?不過千萬不要該死的再讓他找不著了,找不到兔子的那段時間真的讓他心有點慌張,真的怕如同她宣言的再也見不到那清麗又倔傲的嬌小身影。

  一手將眼前的男人那妖孽般的臉掰走,兔子不得不說他這句話真的刺到了她那少到可憐的衝動,讓它炸毛的火了起來。

  「誰怕誰!兔子什麼都敢,唯一不敢的就是輸。」哼了哼聲,是的,她什麼都敢,什麼都不怕,唯一不敢、害怕的就是「輸」,她對於任何事情都不願意輸也不讓自己有輸的念頭產生。

  自從經歷了那些事件後,輸、成為了她最不容許且最害怕的存在,他要贏、除了輸給姊姊、除了輸給哥哥、除了輸給了那些她不想爭的事情外,她甚麼都不想輸、甚麼都不想失去!

  她有著脆弱的身體又如何?她有可能五感退化又如何?他還有著無與倫比的強大腦袋!還有著隨時能夠進步的思考!她怕甚麼!在這個網路的世界!他是王者、她是貴族!她是要讓人尊敬的人!

  她、是最狡猾卻也是最敏銳的情報商人「黑兔子」弒淚!逐夢狂想最受歡迎的人物!

  唯一不敢的……就是……輸嗎?兔子的話讓朔夜之吻有一瞬間的眼神複雜,這隻兔子的好勝心很強,強到讓人髮指的地步,不過對於這點,他也是如此,他可以忍受很多事情,唯一不能忍的就是失敗。

  他在家中都被稱為鬼才,被稱為最特殊的滅家人,有著強健的體魄還同時擁有著不輸給他人的智慧,有著能夠隨機應變的腦袋,他絕對不要失敗!他不僅僅要在遊戲中抓到這隻兔子!還要在黑客的世界裏與那個噩夢般存在的BR並駕齊驅!

  「那麼,開始吧。」拿出了血瓶,朔夜之吻的語氣卻很淺淡,鮮紅色的血液在玻璃瓶中晃動著,兩人解完了上次的任務就移動到了樹蔭下,現下陽光隱隱約約地穿過了樹蔭印著那玻璃血瓶,讓血液寫得那般耀眼。

  「……」打開包裹拿出,兔子靜靜地看著透明玻璃瓶中因為陽光而耀人的鮮紅色液體,宛如她那現實中的因為白化症而將黑色褪去的紅色眼珠。

  他不討厭紅色,但是也說不上喜歡,她真正喜歡的顏色是黑色,他另一隻眼珠也正是那顏色,所以她才把遊戲中的自己,兩隻眼睛都染了墨黑。

  鮮紅色的血液……鮮紅色的眼中……人與動物體內的顏色,與白骨夾雜的色彩。

  拔開了那軟木塞瓶蓋,膩味卻又香甜、透著腥味的氣體緩緩的飄入兩人的鼻中,讓這一男一女不同色彩卻同樣透徹的眼瞳有特殊的光彩閃過,批戴著斗篷的少女咬了咬有些蒼白的嘴唇,想讓自己那略帶不安與難得害羞的情緒冷靜下來,男子唇邊則緩緩地拉出了一個讓人迷醉的弧度。

  兩人拉近了彼此的距離,頭上有著兔耳禮帽的女孩在心中努力地說服自己,只是任務、只是一瞬間的事情,只是用特殊「一點」的姿勢喝個「飲料」而已,沒什麼大不了的、對,沒什麼大不了的……

  游刃有餘的男人看著難得緊張的少女,主動地拉起了少女那握著血瓶的手,在那帶著兔耳禮帽的美麗少女訝異的眼神下輕輕地、柔柔地吻了下手背,那溫柔的神態讓少女有一瞬的恍神。

  弒淚發現,自己竟然沒有想甩這男的一巴掌的動作,有些無奈,一般來講,若是他人早就被她的一堆鍊金道具砸得找不著北了……

  曖昧的氣氛緩緩地產生並沒有因為女孩煞風景的想法而改變,少女再次走近了男人一點,遠遠看起像是親暱地擁抱,當女孩與男人的手相互勾過,小巧的、巴掌大小的玻璃血瓶湊到唇邊時,男人發現少女臉上有難見到的紅雲飄過,少女發現男人身邊的氣息其實是讓人沉醉的、如同他紫色眼瞳的紫羅蘭香味,不濃卻惑人。

  一點一點的撩撥著他人的心,就像此刻的她已經被那氣息給迷惑住。

  倆人不約而同的閉上了眼,然後飲下了那鮮紅色的血液,聽著對方飲下液體經過喉頭的聲音,一個任務步驟完成的提示音出現在他們耳邊,感受著喉部略帶熱燙感覺的液體緩緩地滑入,那腥味有點兒難受,那灼熱有點燃情,少女蹙起了柳眉,白皙的、帶點蒼白的臉頰卻在喝完血液後燃成了美麗的瑰色。

  朔夜之吻在喝完了血液後雖然覺得自己的身體有些燙卻不會讓他太過難受,在兔子還未睜眼時,有些怔然地望著這勾人心魄的少女,這樣的誘人、這樣的讓人想把她抱在懷裡疼愛,讓其他人都不再見到這令人心動的神情。

  腦中想著的同時,朔夜之吻的身體已經下意識的將明明嬌小卻在他人面前因為氣質與作風顯得強大的少女撈入了懷裡,兩人緩緩地往下滑,少女因為灼熱而緩緩喘著氣,已經張開的黑瞳帶點迷濛。

  該死的……這……這是……這是什麼感覺……好熱……她好熱……好難受……為甚麼?還有,為何……為何眼前的……眼前的他會讓她有剎那感覺到心被捉住?

  「朔……」夜之吻……後面的字沒有說出來的原因來自於朔夜之吻那修長的手指正輕輕地點住了明明臉色紅潤卻略微發白的櫻色薄唇,兔子不懂自己為何只是喝下血液就如此的燥熱,感覺全身都要燒起來一樣。

  對此,其實朔夜之吻雖然享受著美兔在懷、軟玉溫香的美好狀態下也很疑惑,他只是微微的熱,甚至淡淡的涼,為何黑兔會熱成這樣?這不太正常吧?而且怎麼有感覺兔子是喝了X藥的錯覺?

  「……」聽到兔子只喊他「朔」他真的很高興,雖然說兔子只是喊到一半被他堵住罷了,但還是讓他心中有滿滿的快樂。

  一手讓兔子不會倒下,一手在虛空中揮動打開了任務的訊息面板,朔夜之吻才恍然大悟,感情GM耍了這隻兔子……同時也幫了他。

  在那任務資訊面板的最下面有一行很小的字體,字體的大小讓人很容易就忽略掉,敏銳如他也只在這時仔細看才找到。

 

  【注意:在女方飲下血液時將會渾身燥熱宛如飲下催情藥劑,唯一的解決方法是立刻進行任務的下一階段,要不然女方容易陷入完全昏迷狀態,同時持續時間為現實中的一星期,請男方注意,男方飲下後並不會產生副作用,若沒有與女方進行下一階段的話將在遊戲時間一小時內感覺到渾身冰寒如同走入北極,甚至之後將會受到系統降等懲罰。

 

  既然GM都在讓他催促他趕緊一親芳澤了那還在等甚麼?朔夜之吻好看的桃花眼中有著笑意與得意。

  GM在上、月央在上,朔夜我在此先感謝一下鼎力幫助,雖然說那繩子的價錢真特麼的貴死人不償命。

  自己靠著樹,讓兔子躺在自己的腿上,這讓他想到不久前自己才躺在她腿上時、他難得安心地睡了下覺,他很淺眠,很容易因為一些小聲音或者說動作被吵醒,但是在枕著她柔軟的腿、聞著兔子身上那淡淡的薄荷草香氣時卻覺得甚麼都吵不了他,另他很放心。

  伸出了自己的手腕、咬破,含住一口後隨意止了血,緩緩地低下了頭,湊近了那微張的、因為渾身滾燙喘著氣的小嘴,將自己的血液喂進了兔子嘴裡,感受自己與對方嘴中那腥甜,撬開了貝齒,探出了自己的舌,與之纏繞,讓兔子嚥下了自己的血液,看著弒淚褪下了一點紅,知道血液進入後就代表進入了任務的下一階段,雖然不捨,但是知道自己還得讓兔子用唇餵下她自己的血液給自己時,眼瞳中滿滿的笑與柔,一點銀絲從他與她分開的唇邊連著,他伸出了舌舔掉,然後再湊過去舔了舔兔子那甜美的讓他瘋狂的唇瓣。

  弒淚很後悔自己自己幹啥要把那該死的【同心血】一口氣喝下肚,讓她熱得受不了,不過,她心情複雜的發現,其實,她真正的灼熱是來自於朔夜之吻的那溫柔而又熱烈的親吻。

  那透著血味的吻讓她醉了,好似喝到上等美酒一樣的醉,感受他的舌頭在她的嘴裡肆意的探索,勾著自己的舌與他共舞,感受那不屬於自己的氣息,那有如帶著毒卻誘人的罌粟般會讓人上癮的紫羅蘭香氣。

  在他吻完後,她看到了朔夜之吻那眼瞳中的熾熱,感受到他似乎對於自己並不是只有「興趣」這麼簡單,這讓她有些害怕,是的,她欲哭無淚的發現,她現在除了害怕輸之外更害怕朔夜之吻對於自己的感覺,吻分開之時,才無奈地發現自己希望趕快結束,卻在結束希望能夠長久一點。

  那誘人且魅惑的讓人心慌的銀絲在兩人唇邊,然後被朔夜之吻吻去,感覺到之後他又湊近了他的臉伸出了舌輕輕地舔著她的嘴。

  薄唇之人通常涼薄,可、她是涼薄個性沒錯,朔夜之吻卻似乎不是……

 「…………該你了。」朔夜之吻那溫熱的氣息在她耳邊輕吐著,嘶啞的聲音透著隱忍與期待。

  弒淚因為那溫熱的、不屬於自己的氣息發了個小顫,尷尬地發現自己的腿似乎沒有什麼力氣,垂下了頭,伸出了同樣無力的小手抓著朔夜之吻寬闊的肩,坐在了他的腿上,抿著唇將手湊到了唇邊,咬破。

  鮮紅的血液緩緩流出,腑下了頭將嘴巴湊過自己咬破的地方吸吮血液、然後與朔夜之吻剛剛的動作一樣將血含在嘴裏,愣神的發現這男人在她吸完血後,竟然將頭湊了過去她咬的地方舔了舔,讓他的唇上沾了自己的血,之後快速地把她的傷口包紮好。

  望著那因血液而更加鮮艷的嘴唇,恍惚覺得那唇似乎邀請著自己趕緊湊過去享受那醉人的滋味,弒淚緩緩地湊上了自己的,男人微笑著張開了自己的嘴,讓少女用著自己的舌將她鮮美的血液送進自己的嘴哩,讓血液滑入喉中。

  正當女子送完了血要離去時,朔夜之吻迅速地伸出了手攬住了少女的腰,加深了這個吻,讓想要像兔子一樣脫離的少女制住。

  他敢發誓,這兔子在餵完血恢復力氣之後一定會立刻跳開然後朝自己砸瓶子,就算因為組隊的關係不會掉血,但是被砸到還是很痛的,既然都要被砸,那麼在她砸他之前要多討點福利!

  從兔子身上該得的福利他絕對不要錯過!畢竟他可是個鐵石石「兔廚」!

  「唔……」因為這略帶強迫性的親吻而發出了嚶嚀,睜開雙眼的兔子發現這男人竟然閉上了眼享受,讓她腦中再次瞬間當機了下。

  她不是那種有著天真少女情懷的女孩,偶時看到一些網友的文章寫著吻是多麼美好神聖的事情都讓她嗤笑不已,不過她有一點卻意外的記得,網友說:當一個男人親吻女人時閉上了眼時代表那著那男人非常的珍愛著女人,希望一直與她親吻下去。

  朔夜之吻……你……兔子有些恍神。

  感覺到親吻之人的不專心,懲罰似地咬破了兔子嬌嫩的、被他吻得有些腫脹的唇,再次感受到那令人心沉的血味,朔夜之吻無奈地發現自己似乎有朝著吸血鬼方向成長的趨向。

  兔子推開了朔夜之吻,從她的大腿上離開,扶著一旁的樹喘氣,艷紅的臉卻不是因為飲下【同心血】的關係。

  「朔夜之吻,你……」弒淚眸中閃過複雜,有不滿卻也有著羞澀。

  該死的,這一來一往的吻其中就是包括了她的初吻,他竟然如此對待她!

  「叫我朔!」聽到稱呼,朔夜之吻決定之後要與她改稱呼,他再也不要從這隻肉食性又甜美得讓人想不斷親吻的兔子嘴中聽到他的遊戲全名。

  朔,滅朔爵、朔夜之吻,這會讓他覺得、她在喊著現實中的自己。

  「我你什麼稱呼,你竟然敢、敢……」敢那樣吻我!後面幾個字兔子發現自己無法無恥的說出來。

  「敢怎樣?弒淚、小淚兒,我要你叫我『朔』!」朔夜之吻對於這點相當的堅持。

  「你妹的小淚兒,別人叫我兔殿、兔子、黑兔、黑兔子、弒淚、淚,你妹全家都是小淚兒啊靠。」聽到那稱呼,再次忽略大神要自己喊的暱稱,總覺得自己喊下去的同時甚麼都輸了,她不要輸,所以她要忽略!

  「我不要與人較同樣的暱稱。」哼了哼,朔夜之吻意外的發現自己竟然沒被兔子踹,或許是他精準地在兔子還在恍神的時候給了一劑的關係。

  「你妹的!兔子管你那麼多幹嘛!無恥、你妹的無恥地!」聽到這話,兔子咬牙了,這下想起來自己該給眼前這個該死的人狠狠地一踹。

  廢話不多說,一個鍊金道具外加一飛踹就這樣送了過去……咳咳,曖昧神碼的通通飛到宇宙去了。

  「!!」看到飛來的道具與腳丫,縱使朔夜之吻面對一堆怪物也沒這樣無奈,趕緊左閃右閃,發現兔子沒砸重自己就繼續掏繼續丟。

  怎麼有人親吻完是這樣翻臉不認帳的阿!雖然說任務只要他們割破腕然後給對方,其實不用親吻的,但是……但是在親吻的時候她又沒反抗!這是惱羞成怒嘛她!

  咳咳……朔夜大神,兔子不是不反抗,而是沒辦法反抗,這沒辦法反抗跟沒反抗可是有了兩個字的差別的。

  但是,扔到了最後,朔夜之吻發現兔子不知道什麼時候突然消失在那一大團的灰煙後,而他的訊息面板閃爍了起來。

  黑線地發現原來是那隻失蹤的兔子,兔子的言語讓他苦笑,明顯看出那隻兔子的不爽與記仇,外加還有嗤笑。

 

  From:弒淚

  【你妹的,我遲早跟你算帳,朔夜之吻你給我等著!兔子我打死都不會叫你那該死的暱稱!混蛋!我姐跟我哥到了,我得下線,至少三天至一週不會上線!如果真的有急事,可以到兔子那群兔崽子那邊留言,當然前提是你不怕被兔崽子們追問與被掃地出門的話,沒事別找我!

 

  唉,看來他在兔子不在的這段時間除了想念她之外還要準備一下她回來後追帳的措施……某大神無奈扶額中。

 

  不過……

 

 

  三天……

  七天……

 

 

  明明在很多時候對他來講都是短暫的讓人抓不住的時間,為何,再看到她要離開三至七天時會覺得……

 

 

  這段時間……

 

  久的讓他從現在就開始想她了……

創作者介紹

眷夏貪涼

涼眷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