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在這寬廣的草原中,弒淚迎著微風,讓風吹舞自己的似雪的白色頭髮、墨黑披風以及那學院風的裙襬,手中握著精緻的手杖,燦亮的夜色眼瞳中唯有堅定與狡黠,一點也看不出前幾分鐘鬱悶的讓人心疼的少女是她。

  「吶,我們接到了第二環,不過NPC位置卻不明確,你覺得會在哪裡?」弒淚揮動了手杖,將攻擊過來的怪物因為某男使出的冰凍法術定在原地,兔子只要再丟個小道具就能夠打死,這不、揮動手杖後就是扔出個初級炸彈。

  朔夜之吻選擇的屬性是冰與風,此刻可見冰風兩相輔隨便丟個雙屬性魔法就能夠把大半個草原的怪物給凍在原地,對於這點,兔子其實相當的佩服,逐夢這遊戲很多設定都讓人頭疼,其中雙屬性甚至是多屬性的魔法是最讓人煩躁的,一般而言魔法與攻擊都只能附加一個屬性,也就是你使用了冰就不能使用了風,使用了風就不能使用冰。

  可是朔夜之吻身為第一法師卻打破了這個定律,只因為他完成了主線任務中法師的部分,獲得了一本特殊技能書,逐夢狂想世界中除了基本轉職時給的技能外打菁英怪物或者BOSS怪物都會掉落技能書,可是掉率極低,一本技能書、就算是最基本的初階技能書也可以排上個好幾十萬水晶幣,而朔夜之吻那本技能書更是能用有價無市來形容。

  那本技能書名為「相輔相成」能夠讓法師這職業同時使用兩種屬性的攻擊,然後研發出新的雙屬性技能,只是,例如朔夜之吻的招牌絕技「暴風雪」就是冰與風的加成,目前「相輔相成」在「顛覆幻想」伺服器就只有這麼一本,因此朔夜之吻才能長久待在那位置上,即使他現在三不五時追著兔子跑沒什麼練級也是一樣的。

  「那你呢?你覺得他會在哪裡?」隨手揮動手中的銀白杖身的法師長杖,朔夜之吻愜意的反問。

  「……」眉挑起,兔子轉過了身隨手往後面也就是怪物堆中丟出了威力強大的風暴彈,配合著朔夜之吻那強大的風之魔法將怪物一次擊滅,一隻手握著手杖一隻手朝著空中滑過、調開了系統,然後在公會面板與收信面板開始翻找資訊。

  兔子在虛空中滑動著手指,朔夜之吻知道某隻情報商人正在翻找自家的資訊頁面,遊戲中有個很好的設定,那就是自己的資訊面板除非分享給他人,不然的話在使用時只會看到那人在空中畫著手指,這是對於隱私方面的保護。

  翻著信箱,兔子雖然跟朔夜之吻綁定,看似沒有在管理自家的情報工作,但是實際上兔子卻從來沒有錯過任何資訊過,兔崽子們送上的資訊他都有看過,就算沒有仔細看也有大略翻,只是弒淚無奈地發現除了一些資訊外還有不少的「詢問信件」。

  標題大同小異,內容也一樣差不了多少,通通都在問說他與朔夜之吻的位置究竟在哪裡,又為何朔夜之吻會對他使用那貴死人不償命的強制道具,另外還有她是否與朔夜大神有緋聞……問的人從貓貓們到自家兔崽子們通通都有,其中竟然還有他很難得才會出現的兄姐。

  默默地點開了那兩封信件,兩封信件的內容幾乎一模一樣,唯一的差別就是對他的稱呼不同罷了,看了一下發送的日期,弒淚一瞬之間有想哭的衝動。

  因為,上面顯示的日期是兩天前,他親愛的兄姐傳來的訊息是他們要回國了,三天後就會到她那,如今、已過去兩天,這不就代表他們明天就要回來了嘛!用力抹了把臉,弒淚想兩位家人回來的原因除了來看她、陪她之外絕對是因為她跟朔夜之吻的消息傳的過大,兩人決定好好的跟她聊聊……

  天曉得她真的是無辜的阿……大神的繩子他解不開阿解不開。

  弒淚腦袋快速的轉動,手中的動作卻沒有半點停止,等到所有信件都翻過而沒有自己想要的訊息時,立刻打開了信箱編寫信件給自家的秘書──「兔迷o雪雪」以及情報組的兩大領頭──「兔迷o天涯」、「兔迷o海角」兩兄弟,或許會有人疑惑為何兔子不直接開公會頻道下命令,兔子只能很無奈的回答「現在開公會頻道的話,她絕對是抽風了才會這麼做。」

  至於原因嘛……前面解釋的相當清楚了。

  關閉了面板,弒淚對於自家兄姐的即將到家的情況已經有了應變的措施,於是對著一旁的大神,黑眸微微瞇起:「我可能解到一半會下線,上線時間不一定。」

  「哦?」聽到兔子這話有帶點沒把握的感覺,朔夜之吻好奇了。

  在他的印象與資訊來看情報商人「黑兔子」做的事情沒有一件是沒把握的,就算沒把握也不會帶上那種略為無奈也搖擺不定的情緒,只是現下,他能夠很明顯的看出兔子臉上就寫著滿滿的無奈以及……寵溺?

  雖然疑惑自己為何從兔子臉上看出那種表情後心會有點悶悶,朔夜之吻只是垂了下眼眸勾起笑。

  「我逃不過你的繩子,我不是喪家之犬,我能夠面對所有的困境,就算是瀕死、就算是奇恥大辱。」目光轉向了朔夜之吻,弒淚很疑惑為何自己要對於自己的情形解釋,這情形讓她的心情有些複雜。

  只是她沒有等朔夜之吻反應,繼續說:「兄長跟姊姊要回家,我碰到他們的機會很少,就算他們努力擠出時間也是一樣,我不討厭他們忙,每個人都有每個人的責任,所以我珍惜他們跟我的相處時光。」握著手中的精緻短杖,少女心中帶著的茫然越來越大,不過這卻無法阻止他說完這段話。

  朔夜之吻抬起了頭,漂亮的紫羅蘭眼中閃過一絲詫異,兔子這話是在對他解釋嗎?

  「別那樣看我!我只是不想要跟你牽扯太久,你應該看的出來兔子有多討厭跟你這樣綁死。」弒淚覺得朔夜之吻瞳眸裡的神色讓她十分的不舒服,努力的說服自己……她、討厭他,如今會對他解釋是因為不想要讓他覺得她是個會逃避的傢伙,那、太傷她的傲氣了。

  不過,有些事情已經有些變質,怎麼樣都無法還原了。

  「呵。」聽到兔子那惡狠狠的話朔夜之吻沒有說些甚麼,只是笑笑,肉食性的兔子並沒有那麼好捕捉,不久前的憂鬱在現下已經無法看出,雖然他覺得兔子在跟他談話時心房降低了不少,如今再次升起雖然有些挫敗,卻沒有打退堂鼓的想法。

  因為,他是個很愛兔子、被某男稱為「兔廚」的愛兔人,為了抓一隻肉食性的稀有兔子或多或少都得付出些甚麼,雖然他目前還不知道若真的要得到兔子需要交出甚麼,但是他相信……交出的東西絕對比金錢來的還要昂貴,他唯一只知道的是交出那樣東西,絕對不會後悔。

  「黑兔,所以你那邊沒有這任務的情報嗎?」拉回到了任務的談話裏,朔夜之吻有那個把握黑兔子絕對會選擇不在追著剛剛的話題說下去。

  而黑兔子也的確如此,有些無奈地看著手上那圈紅色的手環,那是【依命繩】後來的狀態,天煞的這一圈東西就是現金十萬塊,再次咒罵眼前這個敗家子。

  「誰像你這個土豪一樣隨便一扔就是十萬現金阿我說。」兔子毫不猶豫的吐槽了。

  「……」聽到土豪兩字,朔夜之吻有一瞬間僵硬。

  要說土豪的話,這隻兔子比較適合吧!這兔子可是隻價值千金、萬金都能夠隨意出手的傢伙啊!

  如果兔子聽的道朔夜之吻心中的話肯定會狠狠地、毫不猶豫的朝他臉上打下去,尼馬!本兔子買的東西都是任務物品,而且還是主線任務的東西!他妹的就只有他這樣的「富二代」才會這樣揮霍在一些王八蛋爛貨上。

  「…………所以你目前那邊是沒有任何情報?」

  「不要讓我鄙視你。」兔子瞪著眼睛回答了這句話。

  「……」

  她在當初看到這【依命繩】時根本不會想到有人會用,畢竟價錢擺在那邊,真的要把一個人綁死相信一堆人都有梗,何必砸錢到那貴死人不償命的物品上呢?錢多拿出來灑還比花在這上面值得許多!

  「你知道嗎?兔子在被你綁死的那瞬間,除了討厭之外就是很想拿水晶幣砸你。」你妹的,死土豪、爛土豪,該死的富二代。就算兔子家也很有錢,兔子也在遊戲中賺了不少,對於這樣花錢的人還是有很嚴重的「仇富」。

  這下朔夜之吻也黑線了,「……」拿水晶幣砸他?某方面兔子若真的做出來的話比他還奢侈吧!

  「兔子拿錢砸你至少還可以撿回來,但是你砸給月央絕對是腦子抽風。」兔子真的鄙視了某男。

  兔子鄙夷的表情毫不掩飾,這也讓朔夜之吻嘴角抽抽、黑線更多了。

  「幸好你個性沒有很賤,不然就不只是土豪、富二代了,而是『賤二代』。」兔子嘲諷著。

  ………朔夜之吻已經不知道該說甚麼了,她以為他想要用那貴到會讓人眼珠掉出來的東西嗎?要不是隱隱約約從GM那得知會有觸發任務且獎勵讓他這個「兔廚」眼睛難得發亮他也不會這麼白癡的丟出那條繩子好不。

  雖然話是這樣說,但到了很久以後,某大神捉了兔子回家且生了一雙小兔子後也沒後悔過這件事情,畢竟這強制道具真的幫了他很大的忙,某方面他還得感謝那個GM,算是半個媒人,撮合了、幫助了他綁住這隻狡猾的兔子。

  「我們還是繼續找NPC吧。」大神深呼吸,努力不讓自己暴走,這兔子的話真的會讓人氣到腦充血的。

  「找你妹的NPC,就沒半點情報找個毛線!你沒看到這該死的平原那麼該死的遼闊嘛!」聽到這話兔子咬牙了,望著這片如果是在其他時間來肯定讓他心曠神怡的寬廣,在此刻卻讓她恨不得想燒掉的碧綠罵道。

  朔夜之吻面癱了,對於兔子那夾粗俗用語的且句句事實的話已經不知道該說些甚麼。

  「難道你想要就一直待在這邊發呆?」朔夜之吻揉著太陽穴,心裡肯定那些兔迷們一定只有看到這隻兔子優雅的一面。

  對於這,不好意思……朔夜大神您真相了,兔子真的從來不隨便外漏那些不優雅的狀態,偶爾會有暴走,但是也不會像這樣三不五時飄出一句「你妹」……只能說,大神您把兔子暴力且粗俗真實的一面逼出來了。

  「你妹的!你當兔子這麼蠢嗎?」哼了哼聲,兔子斜睨了下某男,走遠了一點後將空著的與握著短杖的雙手舉高。

  「………?」疑惑地望著兔子的動作,朔夜之吻靜靜地望著。

  兔子眸中閃過陰冷與狡詐,這招雖然非常浪費,但是尋找NPC卻非常好用,這是在財富排行第一(在不久前兔崽子們不小心賣了太多的情報出去讓某兔子硬是生生超過了財富榜原先的第一名)才有的技能,這意外獲得的技能其實讓兔子有驚訝也有傻眼。

  驚訝的部分在於她竟然在這之前不知道排行榜第一會有這技能,然後傻眼的地方在於這個技能實在用下去很肉疼。

  「水晶炸彈。」話畢,從兔子的手杖中飛出了許許多多的水晶幣,散落在幾乎整個草原上引起了一場又一場的爆炸。

  這讓朔夜之吻瞪了眼,這兔子還敢說他土豪!這拿金錢來引爆的動作比他還浪費吧靠!這種大範圍攻擊他也會的!有必要拿幣值是一比一的水晶幣來炸嘛!

  「天煞的朔夜之吻不要以為你在腹緋我我會不知道!」兔子瞪著遠處臉色複雜的某男恨恨地吼著,「你妹的,要不是知道這招是全逐夢唯一能夠把NPC炸出來的招式,你以為我會想用嘛!該死的這用下去花的錢我自己都心痛!」

  ……

  「我錯了。」雙手舉高,朔夜之吻不得不說這次他還是乖乖認錯好,因為他看到了兔子臉上明顯的殺氣,那模樣就是他敢再說一句、甚至是腹緋一句兔子肯定會立刻把這「水晶炸彈」往這邊砸過來。

  兔子急了也會咬人,對於這點,在家中其實有託人養兔子的朔夜之吻在清楚也不過了。

  「不過把技能屬性發給我看一下吧。」朔夜之吻很是好奇,這逐夢千奇百怪的招式都有,這「水晶爆彈」可以炸出NPC倒是令他好奇了,畢竟逐夢的NPC都有著系統保護,除非是任務提出,要不然玩家是不能隨意攻擊的,如果攻擊下去還會有著嚴重的懲罰。

  兔子在那邊轟炸,隨手把技能列表發了過去。

 

  【財富榜首獎勵技能】水晶炸彈:花費水晶幣若干使出強力的散彈式攻擊,拋出的水晶幣越多攻擊力越高,可無條件攻擊NPC而不受到系統處罰,此技能可百分之百轟暈任何怪物與NPC,若是掉下財富榜第一時此技能將會消失且轉移。

 

  好一個財富榜首技能,這讓朔夜之吻想到,自己身為法師榜第一好像也有個獎勵技能,只是那技能中看不中用,攻擊力根本是給怪搔癢,唯一的優點就是使用出來相當好看。

  於兔子轟炸約三分鐘,消耗了將近十萬水晶幣時,NPC終於被炸了出來。

  兩人走過去瞪著眼,看著上面顯示著三字【同心血】的兔子,是的,一隻兔子……這個或者說這隻NPC是隻兔子,有著血紅色短毛、長耳且帶著白色絲帶的兔子,此刻已經昏死在草原上,很明顯就是被兔子腹滿怨恨與怒氣的水晶炸彈給轟了出來,而且還是轟暈到要死了。

  「你的同類。」兔廚發出這話隨即被某女揍了一拳,而且還是在柔軟的腰上……

  在兔子嘴邊搶胡蘿蔔就是找死,同時欺負兔子以為兔子沒脾氣的人更是找虐。

  在他們走近且知道NPC名字後兩人耳邊同時響起了系統提示音,第一次的提示是告知他們完成了第二環,這讓他們倆有一瞬間的反應不及,隨即耳邊又想起了第二次提示,當地二次提示響起時他們發現那隻兔子化為了兩道血光飛往了他們的手上。

 

  系統:恭喜您完成【相繫之情──無法逃脫的強襲之戀】第二環任務《尋找同心血》,觸發第三環任務《戀之同心》。

  系統:您的背包中出現了一罐神奇的血液。

 

 打開了任務面板,兔子差點沒把那罐血液瓶砸碎。

 

  【相繫之情──無法逃脫的強襲之戀】任務第三環

  任務物品:同心血之血液瓶。

  任務完成方式:與伴侶一同以交杯酒的方式飲下血液且使用喝完後出線的道具劃破手腕將血液予以伴侶飲用完成第三環。

  任務獎勵:觸發的第四環任務且獲得特殊情侶技能【同心相繫】,此技能為綁定,就算雙方在任務完成後依然可以與另外伴侶使用。

 

  你妹的!除了要用那該死的方式喝血之外劃腕餵血給對方!這到底是神馬無裏頭又你妹的混蛋任務阿我說!兔子心中大罵特罵。

創作者介紹

眷夏貪涼

涼眷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