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寫在文前的~~~

嘛~各位久等了~這篇偏向了聊心,帶上了點眷自己的單獨想法,應該說思想(思)

總而言之,這篇寫了眷的一個小小的、心的方向。

希望,這篇能夠讓有著完美心裡的人稍稍放下一點,休息一下,

也希望讓有著勁敵的人能夠微微的放鬆,總之,請享用w

 

**正文開始**

 

  就在滅朔爵解決完一切事情再次上線時發現黑兔子並不在身邊,蹙起了眉疑惑那隻狡猾的兔子會跑到哪去時他打開了好友面板,至從他們被那條貴死人不償命的紅線、【依命繩】綁在一起後滅朔爵也就是逐夢狂想中的法師大神「朔夜之吻」就對他寶貝且頗有興趣的兔子拋出了好友邀請。

  黑兔子雖然一臉不情願更甚者可以說成是一臉哀怨的同意了邀請,總而言之現在的兔子要躲他幾乎是不可能的事情,看著好友面板那灰色的字,這隻兔子非常難得的不在線上。

  這點讓朔夜之吻有些訝然,這隻兔子為了隨時鎖定情報所以都只在固定的時間下線,可據他所知,目前可不是兔子不在線的時間,這是怎麼回事?

  但,不等他深思,他的身邊就出現了淡淡的藍光,藍光從一個小小的螺旋慢慢的放大,然後緩緩地像是花朵綻放一樣,打開了螺旋,這、是逐夢狂想上線的特效。

  螺旋光芒緩緩散去裡面有著一穿著斗篷、把斗篷兜帽拉下露出的那小巧的黑色兔耳禮帽與雪白短髮,白皙的臉蛋上那墨黑的眼瞳正閉闔著。

  在雙眸張開的同時,朔夜之吻耳邊也傳來了系統的提示。

  【系統:你的好友 弒淚已經上線。】

  【系統:你的短期伴侶 弒淚已經上線。】

  短期伴侶,意味著非正常的邀約就成為伴侶的人,一般而言逐夢狂想有著以下這幾種可邀請的關係:公會邀請、好友邀請、伴侶邀情、組隊邀請、遠征隊邀請、死黨邀請以及最後的──伴侶求婚。

  在逐夢中若不是正式的邀約,而是強迫對方接受的那麼那個關係就只會是短暫的,像是法師大神朔夜之吻與咱們狡猾黑兔弒淚的關係就是一個例子。

  另外,有一種是特殊的,只有那種關係不算是完全的短暫,那就是最後一個選項──伴侶求婚,逐夢的世界裡對著人求婚後並不能立刻的去結婚,中間得經過一些小型的婚前任務,除了考驗默契外更是考驗著男女雙方的真心,在未結婚的期間,雙方就會掛上【XXX的未婚妻】或者【XXX的未婚夫】的稱號,擁有這兩個稱號時並不代表就不能跟其他人成為伴侶,相反的,在逐夢這個特別的遊戲裡還能夠強搶其他的未婚夫妻,而被搶走未婚夫妻的人將永遠無法與被搶走的那人再次訂婚,可說是相當考驗人的關係。

  另外還有一點,如果被邀請成為別人伴侶的未婚夫妻的人在解除婚約關係的同時則會獲得一個慘不忍睹,讓人看了就想打的稱號。

  【/她是個沒良心又花心又欠打又白癡智障的渣男(女)

  而這個長的無比顯眼的稱號將會掛上一個月,現實中的一個月才能夠拿掉,簡而言之就是處罰且昭告天下這個人是個隨意對待這神聖關係渣渣,要人不要隨意交心的警告牌(?)

  那個糟透的稱號除了會強制掛上一個月之外,那人在打怪期間經驗還會減半、組隊也無法進組、NPC好感度下降為負值、任務經驗與物品降為最低回報等等……可說是慘的不能再慘了。

  這個系統不是沒有人抗議,或多或少人群中都會出現雞蛋裡挑骨頭的那種「奧客」,可是逐夢的創始公司「月央集團」對於這方面卻是非常的堅持,對外的宣稱是:「逐夢的世界就是你的另一個人生,既然是另一個人生了,你在世界會這樣隨意跟人訂婚後又跑去跟另一個男的或女的廝混嗎?如果是那樣的話,你可以稱為渣男或渣女了!所以你不想獲得渣渣稱號的話就好好對待你的另一半吧!」

  這話一出,反彈聲浪瞬間被支持者給打趴、淹沒掉了,這、這遊戲根本就是幫助男女關係穩定的最佳工具啊!誰會抗議呢!何況逐夢這個只能創一個角色無法創分身的遊戲,有了這一個特殊的設定真的堪稱無與倫比的優了。

  啊,話題歪了扯回來,當兔子上線且睜開眼後,讓朔夜之吻一臉黑線的事情出現了,只見兔子什麼話都沒有說,從包裹中拿出了一罐一般的瓶裝水,像是灌蟋蟀一樣狂灌著,瞬間一罐玻璃瓶裝、約六百毫升的水就被兔子灌完了,然後?然後……

  兔子擒著讓朔夜之吻嘴角抽蓄的恐怖驚悚笑容一轉眼的捏爆了玻璃瓶,然後也不理會那血流如注的手,恨恨地說:「去你媽的給我去死,我的光腦也敢駭入是找死嗎找死嗎找死嘛!進步的那麼快要死啊!!!!!」

  說到最後黑兔子竟然開始罵起了各國髒話,很不巧,有一半以上的語言朔夜之吻都聽得懂……這讓他十分疑惑到底是怎樣的人可以把兔子氣成了這個樣子,典型的貓炸毛,雖然說眼前的人是隻兔子。

  (作者:朔夜大神,能把兔子氣成這樣的通常只有你好嘛!)

  等到兔子罵了一段時間,而朔夜之吻也終於看不下去兔子那不斷流著鮮血的手,皺起眉頭拉過了手,不理會兔子那怒到發紅的黑瞳,拿出了包裹中的紗布、繃帶等急救工具開始為兔子包紮:「再怎麼氣也不要傷害自己!不值得,而且……」我會心疼。

  那是無法說出的四個字,他不清楚自己目前對於兔子感覺是甚麼,他知道他對於這隻兔子很有興趣也很想寵他,但他還是不明白這種莫名的感覺到底是甚麼,只是……他目前就只是覺得自己看著兔子那白皙的手染著鮮血,而他心中捨不得。

  「……而且甚麼?」兔子沒有理會前面的話,黑眸沉靜地望著那握著自己滿是鮮血的修長手指,看著那白皙染上的自己血液,有些似晃神的問著。

  逐夢狂想受傷基本上是會自動癒合,而破損甚麼的也是可以使用系統的刷新功能整理的,只是有一種傷痕與破損例外,那就是……自傷,或者說自殘。

  月央公司對於自殘這種情形有著說不出的嚴重抵觸,受到其他玩家、怪物的攻擊留下的傷痕都能夠快速癒合刷新,但是只有自己攻擊自己這種情形是不被允許的,能攻擊是能攻擊,但是攻擊後的疼痛與傷痕回復時間將會是其他傷害的好幾倍,同時,若是自己攻擊自己導致死亡,那麼很抱歉,自殺的動作就等於是刪號,角色將會直接消失而不是回到重生點。

  關於這點,許多的玩家都表示不解,為何月央要對於這方面有這麼嚴重的懲罰,可是不管怎麼說,這方面的設定得到了許多公司的另眼相待,只因為、自己的生命不該由自己這樣草率的結束,自己殺了自己這種行為是不可饒恕的。

  生命誠可貴,豈能這樣糟蹋?

  「……」朔夜之吻不語,只是繼續皺眉問著兔子,聲音溫和了很多,「傻兔子,到底是什麼事情讓你氣成這個樣子?」

  弒淚聽到「傻兔子」三字眨了眨有些乾澀的眼瞳,看著緩緩包紮好的手,「因為宿敵。」

  宿敵……?聽到這兩字朔夜之吻有些錯愕。

  「我的身體很差,甚至可以說糟糕透頂也不為過,但是我有一對很疼我的兄姐,為了照顧我的身體而四處奔波賺錢,他們都會擠出時間來陪我,而我為了幫助姊姊與哥哥運用了自己天生的能力,我的頭腦很好,所以才能在網路的世界裡活的如此順暢,畢竟網路、應該說是全息網遊就是靠腦袋的東西,但是這個宿敵並不是存在於網遊中,他存在於裏世界。」兔子喃喃自語,像是回憶、像是為了釐清自己的思緒說著,「他跟我出現的時間差不多,不過似乎比我找一點接觸那區塊,我們兩個實力總是差不了多少,當我發現我終於超過他時卻又發現他又比我想像中還要強大,在好不容易逼退的同時才又發現,原來我自己為了擊退他早已狼狽不堪。」甚至只要在一擊就會完全的潰散。

  兔子有些空洞的望著那隻受傷的手,她知道自己不該自殘,她知道這身邊的男人跟她的關係根本不能說是深,甚至熟悉彼此的程度還不如自己與自己家的兔崽子,可、她就是想說,說給這個把自己強制綁定的人聽,沒有原因、沒有解釋,就是想說。

  反正……她並沒有透露出她太多的資料。就說吧、為了讓自己輕鬆點,說給這個不能算熟也不能算是陌生的男人,她、黑兔子心中的灰色地帶。

  聽著兔耳少女難得說出自己的事情以及想法,朔夜之吻有一短暫的恍惚,隨後挑起了眉後又懊惱地搔了搔自己那挑染著冰色的墨髮,沒有說話,自己先坐了下來後拉著兔子另一隻沒有受傷的手讓她也坐下。

  他們目前在的地方是任務途中的一個草原,人少、怪少、任務少,唯一的特點就是安靜且有著碧綠的寬廣、舒爽的微風,風吹起了他與兔子的短髮,看著空中飛舞的黑白與偶時出現的冰色。

  他瞇著眸後淡淡地開口:「我跟你一樣有著類似於宿敵的存在,只是不同於你的身體狀況,我除了腦力不差外體能也算是上等,體能方面來自於我的家族,至於詳細情況有機會再跟你說說,我的那個宿敵也跟我出現在那個世界的時間差不多,那個人也跟你的宿敵很像,當我發覺我進步的同時,沒有想到那個人比我還要更強,當我以為我自己好不容易進攻她時卻又發現他似乎已經做好了萬全的準備來抵制我的攻擊,最後我快攻破她時才知道自己已經不得不退後,因為已經沒有任何的餘力,不退後,我只會被她捉到尾巴,然後擊潰。」

  弒淚愣了愣,怎麼感覺跟她的宿敵很像?可是,她不覺得這朔夜之吻會為了安慰自己而編出跟自己相似的經驗,這只說明了朔夜之吻跟她遇到了很類似的情況,因為她的訴說而同樣的引起共鳴。

  「可是我不覺得有什麼好氣的,」朔夜之吻轉過了頭取笑著,想著不久前與BR的對抗,他只有滿滿的興奮,雖然鬱悶也有,「對於宿敵的成長,我雖然有些錯愕、難受但是也有著滿滿的自傲。」

  「……自傲?」

  「嗯,自傲,自己的敵人更加強大的同時也是在提醒自己必須繼續的進步,既然是進步、既然是能夠繼續成長,何嘗不是好事?停滯於原地、沒有夠分量的對手才該難過,因為那樣的生活並不會有任何的意義。」偏過頭,讓自己的髮絲混雜了點兔子特有的白色,冰與黑與白,顏色複雜而美麗,朔夜之吻笑笑:「我是個很好強的人,雖然不會事事要求自己完美,但絕對會希望自己能夠繼續成長,不能成長或者說沒有成長的空間而只會讓人難受,不求完美、但求能夠繼續進步,人呢、要有進步、要有競爭才會讓生活更好。」

  這是他的想法,而勁敵雖然說是他的灰色地帶但也是帶給他新的色彩的存在。

  「奇怪的傢伙。」兔子聽聞,笑笑,但不否認這話的確讓她心裡好很多。

  兔子其實心裡總有著隱隱的自卑,或許他人看不出來,但是弒淚、也就是現實中的聞人璘、黑客界的BR在看著自己那灰色時,總會有著鬱悶、挫折的感覺,簡而言之就是……失去信心。

  她雖然也不是個求完美的人,只不過因為身體虛弱的關係總是希望自己的頭腦能夠比好還要更好,對於有人能夠比她進步的還快,甚至讓她狼狽的抬不起頭來對他來講是個嚴重的打擊,她雖然能夠在網遊中叱吒風雲、在黑客界中能夠當上「貴族」,實際上,她……很害怕著勁敵勝過她。

  她不排斥有敵人、有著會隨時提升的自己能力的敵人,但是她害怕那個敵人有一天攻破自己的防禦網、窺伺她的所有,那對她來講是種夢魘。

  可,經過朔夜之吻這一說,她那瞬間的不安散去了不少,甚至是心中的灰色竟然都有種淡淡的轉白,這讓她心情好了很多。

  想想真是可悲,傲笑逐夢的她竟然害怕著勁敵,被稱為黑兔子的她竟然如此的沒有自信。

  「……欸,笨兔子,知不知道我也有自卑的時候?」兔子思考著,而一旁朔夜之吻卻突然丟出了驚天浩雷。

  …………!?欸?這話讓兔子思考剎那空白,轉過了頭不可思議的看著雲淡風輕說自己也會自卑的法師大神。

  她有沒有聽錯?這個拿繩子綑她讓她跑不掉又說出剛剛那種可以讓她心中灰色淡去的話甚至還可以自傲自己有著會不斷成長的敵人的朔夜之吻會自卑!?她幻覺了吧!

  「拜託!只要是人都會有這種情況,只是或多或少而已,小兔子你這眼神讓我看起來覺得我自己不是人。」朔夜之吻扶額苦笑。

  「……我覺得你是白癡不是人。」兔子毫不猶豫的吐槽。

  ………好男不跟小兔子計較。

  「………咳,總之,別在意那麼多,」朔夜之吻望著兔子那受傷的手,「你這樣傷了自己,說不定你那個勁敵還會因為你自殘而嘲笑你,覺得你沒了資格,為了小小挫折就這樣折騰自己,太沒腦筋了。」

  「去死。」兔子齜牙咧嘴。

  「呵。」朔夜之吻微笑。

  兔子就是要這樣,才好玩啊!畢竟她不是草食性的嘛。

  「繼續解任務。」兔子站起了身,逆著光,黑眸直視著依然坐在地上的、有著淺紫眼瞳的男人,嘴邊出現了情報商人弒淚獨有的笑容,那樣的傲、那樣的好看、那樣的讓人心醉。

  「嗯哼。」同樣站起了身,跟在走往任務地點的兔子身後,緩緩地走在這廣況的、令人心生愉悅的碧綠草原中。

創作者介紹

眷夏貪涼

涼眷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