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前**

其實這文在設定五個男角的時候眷有過愣住的瞬間,因為這樣感覺很難安排男配....

畢竟一個文不能只有男女主角沒有其他角色(扶額)縱使一個故事有五個男主角也是一樣的(遠目)

所以新的角色就這樣出現了(欸)

至於是怎麼樣的角色?點進來看就知道了(茶)

設定出這樣的男配我自己也蠻有新奇感的(咦)因為眷我幾乎沒寫過XXX(到底!!)

總之是個蠻新奇(?)的經驗(只是這個角色還是要加個"偽字"(你到底!!

最後還是一樣噢~如有異見歡迎提出,投票依然持續中,歡迎再置頂文投給你最愛的男角XD

******

 

 

 

  夜皇學院可以說是國內數一數二的優良學校,能夠並列的惟有同在一市內的星辰學院,然,原先並列的局面出了一點小小的問題,不是說學歷更不是說師資設備等出問題。

  而是學生人氣方面出了很大的狀況,星辰的吸引力,竟然快速的下滑,而夜皇則高高上升。

  只因為,原先在星辰學院擁有「星辰三王子」之稱的三個青年(?)毫不猶豫的拒絕了學校的好處毅然決然的轉到了夜皇學院,甚至到了學院後與原先有著「皇夜驕子」的三人處得非常好,甚至三者連個王者般的吵架之類的都沒有,甚至有種他們本來就是熟到不行老友的錯覺。

  事實上,某方面他們真相了,只是,他們是家人而不是老友。

  甚至,也是情敵與戀人的身分。

  但,這些都只有他們幾個才清楚,其他人只能看著這說不出的奇景(?)來感慨。

  另外還有一點,學院方面的性別比例出了很大的問題,原因不出意外就是那增加成六個的「皇夜驕子」的關係,六個青年各有各的特色,但唯一相同的地點就是他們同樣的俊俏、優秀的讓人眼紅忌妒傾慕。

  目前,六王子中的音樂系的兩人正位於交誼大廳中的下午茶區,每個區域有著小小的隔間能夠確保一點點談話隱私,雖然功用不大。

  至於音樂系的兩人是哪兩人?當然其中一位就是我們的小透透了。

  一之瀨透無力的嘆了口氣,這讓一旁在觀察著「王子們」的人都不禁疑惑,透王子究竟在傷腦筋甚麼?然後又有什麼樣的事情能夠讓不輸給二年級才子──皇泉夜的他能夠無力成那模樣。

  殊不知,某方面會讓透無力頭痛的就是他們這些堪比X光的視線……

  「透,不舒服嗎?」與透一樣沒課的夜正翻著樂譜,聽到透的嘆氣聲就停了下來,伸出手很想撫撫透那淺藍色的短髮,但是礙於身處學校的關係便把原本身出的手轉往自己額前的碎髮撥了撥,「還是,沒辦法適應學校?」

  透與楓、涼三人剛轉到皇夜還不到一個禮拜變已經轟動了整個皇夜,他們的優秀與外貌的好看就已經吸引人目光,加上了與原先就在校的他、蓮、冥交好更是不斷地受到他人的注視禮。

  聽到了夜的問話,透哭笑不得的抬起了頭看著有一雙不比自己紫色眼瞳好看的墨瞳正帶著擔心的色彩望著自己,讓透為微微苦笑了下:「不用擔心我,目前沒有問題的。」

  只是,她這一次的轉學她沒有穿著了女性的服裝來到學校,所以又是一群人把她當成了女孩子,更甚者她與哥哥們的交好在對外面的人眼中竟然是一群鐵哥們的狀態而不是一群優秀的青年與一個少女再一起讓她有點無奈。

  這樣,她要如何去交朋友呢?雖然說哥哥們很好,很疼她,但是,她還是需要除了哥哥們以外的交友圈啊!她在星辰那段短短的時間內雖然一樣的受歡迎卻還是有交到朋友,而不是如今這樣……她的身邊除了愛慕者、忌妒人等與哥哥們外沒有半個朋友。

  「不然呢?」夜不懂,既然不是適應上的問題那會是甚麼?

  「難道是功課方面無法銜接?」畢竟透是唯一轉過來的三個中不是就讀自己原本科系的人?這方面是很有可能出問題的。夜思考著。

  「不是。」搖頭,她對於音樂還是有點基礎,雖然說她資質沒有說相當高,但目前的課程對她是不會有任何問題的。

  「是不是有人欺負你?」如果真是如此,他與其他五隻得去找那人「好好談談」了。

  「也不是。」只有一對愛慕者送了她一堆東西好不,悲劇的是裡面有一半以上都是女孩子,天曉得她是個女孩啊!怎麼就是男的那麼少!雖然說她有了哥哥們看不上其他男孩子了……

  「要不然呢?難道是班級上排斥你?」夜實在想不到有什麼樣的問題會讓透無力成那樣子。

  「當然也不是。」相反的班級歡迎的快要放煙火慶祝了。只是她要的都不是這些啊!

  「………不能說嗎?」夜放下了樂譜,看著低了頭且垂下眼簾的少女。

  「暫時……暫時不能。」咬了咬唇,透嘆息。

  「之後,真的沒辦法解決,告訴我們,好嗎?」放柔了聲音,柔和了眼眸,夜還是伸出了手輕輕地撫著那頭柔軟的淺藍色短髮。

  並沒有開口回應的透,咬著下唇輕輕地點頭。

  最後,夜有課先行離開了,而透則走往了校園,看著這不算熟悉甚至一不小心就有可能迷路的校園,心不在焉地走在花架下。

  她目前的狀態或許可以讓許多人羨慕甚至忌妒了,只是她還是不滿足。

  哥哥們疼她、愛她如命,她也同樣喜歡著他們,只不過是目前還無法抉擇,慶幸的是他們並沒有逼過她硬要去選擇他們之一。

  不過,她知道哥哥們還是希望能夠獲得她全部的愛。

  除了這方面之外,她還有一個不算煩惱卻讓她很鬱悶的事情。

  她……目前沒有找到除了哥哥以外的團體。

  若是哥哥不再那麼她該怎麼辦?雖然這幾乎微乎其微的幾乎可以不計算,但,她還是擔心著,就如同夜……

  夜……總是擔心著她會離開她而去,那種不安感。

  甩了甩頭,隱隱約約聽到琴聲的她才發現自己不知不覺得走向了聲音的來源,抬起頭的透愣了神,她覺得自己看到了天使。

  眼前的少年不高,約莫比她高上一點點,有著一頭滑順且亮麗的淺綠色短髮,一雙看不清顏色的眼瞳正輕輕闔著,臉蛋讓人看起來感覺年紀比她還小,修長的手指捏著琴弦正拉著小提琴。

  是聖母頌。

  少年在她走往這裡時便已經演奏完了一曲,前面是卡農而如今是聖母頌,不約而同的都是讓人會想一聽再聽的好音樂。

  她沒有繼續走過去而是停下了腳步,閉上了眼睛聆聽那沁人心神的樂音,並輕輕地哼著、跟著旋律。

  綠髮少年像是知道了有人因為自己的音樂而哼歌勾起了淺淺的微笑,讓後來睜開眼的透有一瞬間的恍神,她與哥哥們的外貌都可以被人稱為傾城傾國的典範,而少年並未輸他們半分,像是天使般好看,散發著純澈聖潔的乾淨氣息。

  最後,少年,甚至可以稱為小正太的人拉完了整首曲子,完美的演繹讓一旁的透不自覺得輕輕鼓掌,為這美好的聲音讚美。

  少年一手握著琴一手拿著弓,那雙原先闔著而演奏完睜開的眼瞳是漂亮的天藍色,「謝謝,我是音樂系三年級的櫻藍,你是一年級轉學生的一之瀨透,對吧?」

  點點頭,有些微微訝異,「學長的琴音很美。」透不打算問為何他會知道自己是誰,因為他和楓、涼的事情早已經傳片了校園。

  至於訝異,沒有任何疑問的就是對於眼前的人年紀竟然大於自己!

  這人、櫻藍怎麼看都是個小正太啊!心中再次哭笑不得的透此刻沒有半點之前的煩惱。

  「你的琴音也很好。」他經過二年級的琴室時就聽到了一陣很美妙的音符,好奇的稍為打開了門,他看到了一個很漂亮的少年,有著淺藍色如天空的藍髮,微微側過的他臉白皙透明,微微垂下的眼眸是漂亮的紫羅蘭色,琴音很溫柔,向是戀人的枕邊耳語。

  後來,他才知道原來她是一年級轉學生,名為一之瀨透,性別………女。

  「……你聽過?」愣了神,三年級的課程通常都不多,多數的學長姐都不會選擇在學校太多時間,除非是要練琴或者討論樂譜、參加比賽時才會長待學校,可最近三年級的人都沒什麼事情,她竟然彈琴時被聽到了?而且還是眼前的、天使般的正太學長。

  「碰巧要去你隔壁的琴室所以聽到過。」微微一笑,櫻藍想著當初的少女,那模樣真的不只他人聽了她的樂音會愉悅,看著彈琴的她也會心情快樂。

  音樂使人愉悅,不只是影響自己更是影響他人,但是當你的音樂與你的人都能夠影響人時,那麼、那股威力、那股潛能,將是無法預知的。

 

  強大。

 

  「呵。」聽到這答案,透只是淡笑。

  「學妹不開心?」看著少女的笑容,總覺得裡面透了點悲傷,不自覺得,從不會過度關心他人的櫻藍開口詢問,就感覺像是哥哥關心妹妹那樣。

  不自覺得,聽到櫻藍這麼問,透竟然就開始說出了自己的煩惱,這可是對哥哥們都沒有過的事情,若她想說,哥哥是不會強迫她講,而她也會選擇把煩惱壓下去,可是如今櫻藍一問,透發現自己竟然就可以輕易的說出。

  兩人坐到了草地上,皇夜的草皮維持得很好,一年四季都能夠碧綠迷人,柔軟的讓人想躺下就不起來,而兩人也在談話中不自覺得躺下,聊著彼此。

  透覺得很放鬆,這是一種不同於跟哥哥相處的感覺,不是說跟哥哥再一起不放鬆甚至說是緊繃,並不是如此,這種感覺很難說,透很喜歡。

  說著說著,透開始有些想睡,櫻藍坐了起來,與透的談話中,他發現透很像他死去的妹妹,那樣的讓人想要疼愛,於是輕輕地把人拉到了自己的腿上,讓她好睡些,這是他對妹妹常作的動作。

  「藍………!!」愣住了,當兩人開始熟識,透開始喊起「藍」,然後櫻藍開始喊起「透」,如今雖然算是朋友了,但彼此只認識了幾個小時啊!藍他……

  「我只把你當妹妹,就像是我剛剛跟你說的……我死去的妹妹,所以,算是滿足我這個哥哥的遺憾,乖乖躺著好好休息,好嗎?」柔聲的,除了對疼愛的妹妹有真心溫柔過,這是櫻藍第一次對外人溫和。

  縱使,他的外貌已經是有如天使般的柔和美好也一樣,外表柔軟的他,心中其實是冷漠如冰。

  因為太過的相像,所以不知不覺得……想對她好,但,櫻藍後來想想,發現其實透就是個讓人該捧在懷裡疼著的女孩子,縱使妹妹還活著,他想他與她在這時碰面,還是會對她好,說不定……妹妹跟她會很好,聊得很開,甚至會吃醋的說,那畫面,會很有趣吧。

  看著在自己腿上睡著的少女,小心的、柔柔的,櫻藍撫著那柔軟的好像絲線一般的淺色短髮,微笑。

  然……

  「……離透遠一點,櫻藍。」赤野冥突如其來的出現,毫無預警的卻體諒透在睡覺,壓低了嗓音、冷冷地說,溫度、瞬間下降。

  櫻藍緩緩地抬起頭,手依然輕撫著透,像是撫著小貓咪的毛衣樣溫和,偏過了頭,同樣壓低了嗓音,瞇起了那雙好看的藍瞳,氣質從天使轉為危險的、待動的狂狼,「憑甚麼?」

  「……憑我是她的哥哥!她的戀人!」赤野冥望著櫻藍懷中的少女,硬是壓下了吼聲,冷然地咬牙強調最後四個字。

  呵……有趣了,這是……亂倫的意思嗎?櫻藍的笑容,有著顯而易見的。

 

  戲謔。

創作者介紹

眷夏貪涼

涼眷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