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隻修長精壯的腿從精緻且昂貴的水晶蛋中跨出,然後是另一隻,之後是一個奪人眼目的好看男子,俊美的男子在出了水晶蛋後深了個懶腰,隨後銳利的一紫一黑的鳳瞳閃過了笑意,讓男人原本有些冷硬甚至讓人覺得是面癱的臉龐柔和了很多,想著腦中的某個少女,眸子緩緩瞇起,隨後甩了甩。

  要不是與人有約,他真還蠻想在築夢裡再待久一點,或許、他該老實的說,他是想在那個少女、那隻兔子身邊待久點。

  想著少女那柔軟的、白色如雪的短髮與黑如墨色的眼瞳,誰說兔子都是紅眼睛,他的兔子就是個有著如夜空般顏色雙眼的可愛兔子。

  咦……他的?這感覺,真不錯。

  邊思考邊動作的男人已經在這段時間去沖了個澡且換了身清爽的衣服,拿起了一旁的無線通訊耳機放在耳上後攜帶上光腦,現在的社會因為電子科技的發達,很多人為了方便使用都是光子產品,光子產品有很多,只是有些難以上手,但是對於一個玩電子產品如喝水般容易的人根本不算甚麼。

  而這個名為滅朔爵更是那人種裡面的翹楚。

  光腦大小並不大,約莫是過去人常用的IPAD大小的一半,類似於過去的小型手機,附帶一提,現在手機百百種,但是使用板型手機的人已占少數,大半數的人都選擇像是滅朔爵所選擇的耳機型,因為攜帶方便更能夠隨時接聽,不用使用的手指去播接,只需使用語音即可接或著掛,當然過去的情境模式之類的好用功能並未被更改,同樣能夠使用語音來動作。

  戴上了能夠遮住大半臉的眼鏡,然後拿起一旁的帽子戴上,遮住那頭顯眼過頭的冰色頭髮,是的,此人有著特殊的冰藍色髮色。

  現在的人染髮並不是難見的事情,應該說,在很久以前就不是了,如果沒染髮反而會覺得奇怪,只是滅朔爵的冰色頭髮並不是染的,而是天生的,滅家主家的血脈都會生下有著紫眸與冰色髮的男孩子,女孩子則不會、是一般的黑髮黑眼。

  雖說眼眸的部分滅朔爵有一隻是黑色的,但是冰色的髮卻是代表性的標誌,滅家是家喻戶曉的武術世家,也因為如此,許多的人怎樣染髮都不敢染成冰藍色,只因為滅家對於「門面」很重視,若有人染著冰色髮又做壞事,不好意思,滅家的天羅地網遍布全國,只要你惹事被人知道,就一定不會有好下場。

  跟著電子管家說要出門後,滅朔爵走到一旁上了磁浮重機,現代有了磁浮的各種交通工具的發明,人類的交通工具燃料已不在是石油,不僅環保,更能讓雖然被科學家勉強救回卻依然有可能滅亡的地球能活得更久。

  雖然找到了可居住的外星,但是他們人類還是慣於居住於他們祖先們所埋葬過而他們出生時的土地。

  啟動了磁浮機車上的手動安全措施與緊急保護設定後滅朔爵啟動磁浮重機奔馳在專門的跑道上前往某個死黨的公司。

  因為穿梭在專用的跑道上,所以不消幾分鐘的時間,滅朔爵就由郊區前往了另一個城市,也就是某死黨的公司的地下室。

  在滅朔爵進入地下室前,公司的名稱在光子屏幕上閃過,上面寫著大大的……DSA珠寶。

  國內有很多股勢力,但是很少發生著衝突,並且勢力分成相當多種,其中他的死黨是屬於貿易商賈七大家中的上官家,他則是武術奇學三族中的滅之家族。

  兩者原先沒有關係,甚至他們所學的東西都沒有關聯,可是他們在一場籃球賽中認識了彼此,因為個性相投的關係,成為了可以為彼此兩肋插刀卻不常見面、甚至外面媒體等都不知道的死黨。

  搭乘著總裁專門使用的電梯上了樓,雖然現在許多公司採用的都是雲梯(雲梯是種使用其他能源的升降工具,比起電梯來的快速很多),可是上官家族的DSA使用的依然是電梯,不過,雖稱為電梯,事實上使用的能源已是他種新型能量,目前使用電源東西依然相當的多,但是多半是用在通訊、電腦等產品上,其他的已不在使用。

  看著階層慢慢的往上,他想,或許是、這個世代的人們都活得太過於匆忙,所以這上官家才會使用這種偏慢的升降器具吧。

  「叮!」這是電梯到達的通知聲。

  跨出打開門的電梯,慢條斯理的走到了辦公室內,這樓層只有六間辦公室,但實際上真正能夠到的只有五間,其中一間據說是因為這個公司的首席設計師要求要隱密,所以蓋的地點相當的特別,除了總裁、總經理與總裁秘書、特助知道外其餘人士通通不知。

  當然,這些不曉得的人裡面也包括他,他想不透,那個首席設計師到底哪邊能夠受到如此大的重視,雖然他看過那人的作品,卻不曉得為何那個首席設計師能夠得到這樣的特權,甚至,換了老闆、由原先的上官家長換到了他的死黨,他的死黨也不願告訴他。

  問原因時,他竟然告訴他,因為裡面的人對他來說很特別,然後對父親母親很重要,外加不想讓他被他染指所以才不告訴他。

  開玩笑!他會對一個男的有興趣嘛!雖然說現在很開放,同性結婚已開放多年,但他沒有打算出櫃啊!

  是的,DSA的首席設計師是個男孩子,名義上是總裁的乾兒子、他死黨的乾弟弟,對外的稱呼是:「火華」。

  對著總裁秘書,阿,應該說是總經理秘書,也是他死黨的秘書洛亞特打了聲招呼後進去慢條斯理的等人。

  期間洛亞特還端進了他習慣喝著的綠茶,他不愛咖啡、獨愛綠茶,而他的死黨則是無咖啡不歡,真不曉得他們兩個到底為何會湊在一起,說好聽是個性,天曉得他們雖然感覺起來都像座冰山,但他覺得他們兩個其實根本算起來是無法湊在一起的那種。

  約莫過了十分後,才見一個有著黑髮、深藍色眼瞳且不輸給滅朔爵外貌、穿著西裝且打著領帶的妖孽外表的男子進來。

  見此,滅朔爵瞪眼:「我說,上官風雲,你夠了啊!弟控到這種程度已經不正常了吧!何況是你大老找我來的還讓我等!」

  是的,走進來的妖孽男子正是DSA珠寶目前的主事人、貿易商賈七大家中的上官家兒子──上官風雲。

  「我還想跟你說你來的太快。」上官風雲看到了這不是死黨的死黨來的速度如此快表示有些不滿。

  ……眼角抽抽,滅朔爵有些咬牙切齒。

  「明明是你要我速到,說BR入侵了你的電腦要我快點來把BR擋掉趕走的啊!現在是誰還慢慢來的!」

  BR網路世界中的裏世界貴族者,也是人稱的高端駭客,雖然說現代已幾乎沒有甚麼階級制度,當然,這是表面上,要不怎還會出現家族這樣的社會模式,可是,在網路的裏世界中,階級制度從無中生有,當然,這是僅限於裏網路中,分成了平民、中段、貴族三種層階,越高階的黑客能力越高,平民與中段人數相當的多,只不過,能夠當上貴族的,目前全世界,只有十個人,其中之一就是人稱「愛惡作劇的噩夢」──BR

  BR的防禦網堪稱最強,攻破他人網路速度也是其中的第三強,他的資料無人能知,除了目前退隱的第一外,包括他在內都無從得知,只知道、他的代號──BR

  是的,滅朔爵也是個黑客,甚至與BR並稱為雙雄,代號是NS(Night Soul),與BR的實力不相上下。

  如今,上官風雲的公司電腦主機被「噩夢」騷擾了,所以才請他這個在網路上被稱為「無亂不歡的夜之魂」來幫忙,說到這個「無亂不歡的夜之魂」,他真的很想說,是誰想到這爛俗的稱號啊!沒品味外加沒格調,雖然說他的代號翻出來的確「黑夜靈魂」,但有必要這樣取嗎?

  像BR的噩夢不是很好嗎!為甚麼就沒有人把它翻成Black Rabbit!咦……等等,這個翻譯出來……不就是,黑色的兔子……黑色的……兔子……黑兔子,這讓他想到了另一個人,不過神秘的、陰險的BR應該不會跟那隻兔子有關係吧,雖然說,他們兩個的共通點都是愛玩。

  「那你現在還不動作?」言下之意是還不快點連上主機清除。上官風雲沒好氣的說。

  BR的來打亂已讓上官風雲不悅,壓縮了不少與燁的相處時間,而現下這個傢伙還來的速度這樣快,讓燁決定今天還是提早離開前往他那所謂的學長那完成另一個案子。

  「我早就動作了!」再他說出那句話的時候他已經使用了自己光腦的無線連線系統連上了DSA的主機,當然,其中得經過很多道手續。滅朔爵哼了哼聲。

  滅朔爵是個奇葩。

  應該說,是滅家的奇葩。

  滅家是個武術世家,不是說滅朔爵不會武術成為滅家中的特殊分子,而是滅朔爵除了武術的優秀外,對於電子商品的應用與技巧、程式等等方面腦袋的智慧也不低,這是在滅家很難得才會出現的事情。

  不是說滅家人笨,更不是說滅家人是原始人不會使用電子產品,而是沒有任何一個人能夠達到像滅朔爵一樣的境界,所以滅朔爵雖然身為兒子,卻沒有人要求他繼承,就算他是滅家最小卻是最優秀的人也是一樣的,沒有人要求他繼承。

  只因為,滅朔爵的前途不可限量,他們不想要去限制他們寶貝的小兒子的成長能力。

  瞪著光腦中跑的程式,滅朔爵發現BR又進步了,是的,又。

  BR的成長速很快,不知道為甚麼,感覺他成長的同時,BR其實已經超過他成長的範圍,只是一直有點對他讓著。

  這讓他,不甘心。

  於是修長的手指在出現的光子鍵盤上快速敲擊,一旁的上官風雲看著咋舌,這傢伙,真的有看清嗎?雖然他被稱為天才,但是人各有所長,天才與天才之間還是會有差別,如今,就是一種明顯的情形。

  股票的跳動,他能夠容易剖析,而滅朔爵不一定辦的到。

  如今的程式快速閃動,滅朔爵可以快速再快速的看過與更改、補強,而他、也不一定能辦到。

  他突然慶幸,有這樣的、不是死黨的死黨是個電腦強力黑客。

  經過了一個小時,中間上官風雲還難得的幫人遞茶水,這可是除了燁與他的父母之外第一次幫人端茶。

  沒辦法,某個人拼到眼睛血絲都要出現了,他不畏勞下,等等會沒完沒了。

  「終於。」讓光腦畫面浮於空中,DSA的主機中屬於BR的傷害已經修復完成且他再一次的,超乎自己的能力,與進步後的BR打成了平手,將BR逼退。

  真的、該死的,有點窩囊阿。成功逼退卻沒有帶給滅朔爵太多的喜悅,反而有點糾結。

  因為他覺得,BR讓了他許多。

  事實上,另一邊在某人下了之後,發現有人回擊她的攻擊而反擊的少女也正在吃藥,因為太勉強身體,雖然說只有一個小時的勞累,但,其實動腦有時比動身還要累。

  這個NS又進步了,她好不容易才超過她又被打平了。BR苦笑。

  不過……

  就是如此,才配做他()的對手啊!身在兩處的男子與少女同時勾起笑,為自己有這樣勢均力敵的敵人感到驕傲。

  其實BR/NS真的很厲害,她()真的很佩服。

 

───

 

  「是說,你真的沒打算玩『龍耀』?」將人拖到一旁的沙發上放好後,上官風雲端著咖啡淡淡地問。

  唉,燁的咖啡比較好喝。上官風雲邊問邊淡淡的看了下咖啡有些嫌棄。

  「真的沒打算,不過是不是我的錯覺,怎麼覺得你在慶幸我沒玩?」他又不是閒閒沒事幹,跑兩個遊戲,何況,龍耀那邊可沒有他的兔子。懶洋洋散在沙發上,滅朔爵挑眉。

  「呵,你的錯覺。」他打死不說因為燁也在玩,而他不想要他接近燁,雖然說他覺得這個死黨不會喜歡上燁,也不會跟他搶弟弟,只是……等等,他怎麼突然對燁這樣占有欲這般重,就算是乾兄弟也不太對。到底……?上官風雲想著想,然後甩了甩頭。

  決定不再繼續想下去,他覺得自己再想下去會糟糕。

  滅朔爵疑惑地看著眼前的藍眸死黨沉思候又甩頭,這是怎樣?

  「你不說我也查的到。」不要小看網路的力量,尤其是網路中的頂級黑客。

  「………滅朔爵,你這樣,真的很欠揍。」

  「彼此彼此,到底說不說?」

  「好奇心殺死貓!」

  「不好意思,本人只愛兔子。」是的,他是個兔子控,而最近看上了一隻很特別的黑兔子。

  「你這該死的兔子控。」上官風雲咬牙,死黨不愛貓不愛狗,獨鍾喜歡兔子那有著軟軟小小溫熱身軀的草食性動物。

  「草食性動物很可愛。」滅朔爵端起綠茶,只是現今他發現「肉食性的黑兔子」也不錯。

  「你別扯題!」深藍色的雙眼都要冒火了。

  「天地良心,我從沒想歪樓。」戲謔笑著的滅朔爵彎眼。

  「兔子多可愛,長耳朵,短尾巴,小小的、軟軟的、溫和的。」雖然說他的兔子沒有很溫和。

  「………」

  「兔子比那些阿貓阿狗好養多了。」只是他的兔子比一般兔子還要來的愛動愛玩。

  「……」

  「養兔子雖然沒有狗的衷心,也沒有貓的嬌貴,更沒有一堆人愛的肉墊,但是至少兔子很溫和,很好養,而且長耳朵可是兔子的特色,多可愛。」雖然他的兔子不好養,甚至不好抓,花了十萬多塊才抓到,但是他還是覺得他的黑兔子很好養。

  「該死的滅朔爵我說總行了吧!你這兔控別再說了!」他真是受夠了這個該死的兔廚了。上官風雲恨恨地咬牙。

  沒錯,滅朔爵這傢伙已經完全不是控了,而是網路常用語中的「廚」,比「控」還要強大的生物。

  對此,某兔廚只是莞爾,等著眼前的傢伙說明。

  「………燁也玩。」最後終於被那該死的傢伙逼出話的上官風雲淡淡地說了三個字。

  啥?愣了下,滅朔爵挑起眉。

  上官風雲見滅朔爵那表情,聲音像是從牙縫中擠出來的一樣:「我說,燁也在玩龍耀!」

  這樣夠明白了吧!該死的混蛋兔廚。

  「原來如此,不過,上官風雲,你是怕我跟你搶弟弟?你也想得太多了吧,我對正太美少年沒興趣。」恍然大悟的滅朔爵嗤笑。

  「……就算只是如果你有興趣我也會硬生生把他掐滅掉。」上官風雲冷哼。

  弟控甚麼的,無法理解。看著上官風雲那模樣,滅朔爵腦中只有閃過這個。

  然而,上官風雲腦中也閃過,兔廚是不會懂有一個乖巧卻又有點帶著女孩感但又不會嬌氣到女孩子的弟弟的好。

  兩個人………根本半斤八兩,都要廚下去了……

  「老實跟你說,我在築夢這邊找到很有趣的人物,就算你想求我去龍耀我還不想要。」哼了哼聲,這算是打包票吧,但是滅朔爵不打算承認這是另類的安慰某人說自己是在跟他保證。

  「鬼都不會想去求你!」

  「那你這次請我來叫我幫你擊退BR又是哪回事?」連思考都不用,直接拋出直球。

  可惜,被接住了。

  「你都說是『請』了,何來的『求』?」哼聲,吃虧一次就夠了,他不是吃素的,上官風雲瞇眸。

  「……你這語文嚼字。」咬牙,這傢伙就是不願意在口語上吃虧就是了嘛!換作滅朔爵再冷哼了。

  「多謝誇獎。」眉眼不抬,他不否認他在文字上打轉。上官風雲放下了咖啡杯,冷掉的咖啡,除了燁泡的他願意喝,其他的、包括自己泡的他都不想喝。

  「你蠟筆小X阿靠!」對此,滅朔爵決定自己不要再忍著了。

  這自戀的水仙花!

  聽到這話,整個臉都抽蓄的上官風雲才反應過來,「………滅朔爵,我不想吵了。」

  還在心裡濫罵的滅朔爵挑起眉,然後後知後覺的發現自己與他其實已經……

  「正有此意,我先回了。」默默的,站起身,推開門,然後不等上官風雲說話就離開了。

  若是兔子或者燁看到肯定會說出這樣的話……

  白癡,兩個幼稚的可以的還不知道自己已經比幼稚園小孩還要「嫩」的笨蛋。

 

 

 

 

 

  由此可見,當兔廚與弟廚湊在一起的時候,就算兩個都是天才到逆天的菁英還是可幼稚到讓人看不下去的程度……

創作者介紹

眷夏貪涼

涼眷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