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眾人正在老地方,也就是沁竹軒中的包間中等著某個慢吞吞才摸上線的傢伙,然後三千弱水一直在思考著一個很重要的問題,而且這個問題困擾了他頗久的時間,於是在那人還沒來時三千弱水就已經忍不住開口問了。

  「阿業(因為跟三人相處久了就跟著這般喊了)。」

  凌業正跟悠悠的雲聊天聊到一半聽到了三千弱水喊人便抬起頭來挑眉,「怎了?」

  這一問一答讓一旁的飄渺殺手抬起頭,弱水這廝終於要問了嗎?

  「我想問個問題。」三千弱水擺正了身軀認真地望著凌業。

  這姿態讓凌業與悠悠的雲兩人疑惑了,這是什麼問題需要正襟危坐?於是凌業也擺正了身體,悠悠的雲則把自己的腦袋放在了凌業肩上,眸中卻也寫著同樣的認真。

  「問吧。」

  「啊………」沒想到自己這一個問題也讓對方擺正姿態的三千弱水反而突然像是吃東西噎住一樣問不出。

  「是什麼問題說啊?我跟阿業又不會吃人。」悠悠的雲見狀打趣的說,三千弱水那樣子真的超像是說錯話他們就會吃掉他一樣。

  「就,我想問、燁火究竟是甚麼職業?還有……到底他幾等了呢?」三千弱水吞了吞口水還是毫不猶豫的拋出了問題。

  這是他與殺手、風雲一直以來的疑惑,掀動風雲因為「蒼藍傳人」的任務眸色從原先的墨黑變成了目前全服唯一的淺藍色,同時還有著特殊職業、名稱似於西方的「風之傳導者」,擁有著風與雨的特殊力量,可他們一直不解,同樣進行了特殊任務「染魔者」轉為血紅雙眸的九獄燁火究竟是甚麼職業,還有、獲得怎樣的能力?

  或許會有人疑惑,這三人與九獄燁火等人打了幾次副本、組隊時應該就會知道了吧?可,先不說打怪時的狀況,光是組對資訊上關於九獄燁火的職業,上面竟然是標示於三個問號,甚至連等級都是問號的狀態,然後就沒有然後了!

  之後,更讓人不清楚的是,九獄燁火幾乎甚麼武器都能夠使用,甚至還能夠使用所有職業的初階技能,當然他們也有一度懷疑九獄燁火勢御音師中主修琴的琴師,因為當初第一次正式見面時他們正看到某人拿著一白板琴放出琴師的最高階技能。

  龍耀目前最高等級是一百五十等,然後第一轉職、十等時會獲得初階技能,第二轉職為三十等、獲得中階技能,六十等為三轉、獲得高階技能,再來是四轉的一百二十等獲得最高階技能。

  目前最高等級者為身為「風之傳導者」的掀動風雲──一百二十五等,初步估計九獄燁火這個殺神應該是一百二十五等以下,然後是一百二十等以上,只因至今似轉成功的人只有最準確的掀動風雲與尚未知卻能夠使出四轉琴師技能的九獄燁火了。

  第三名的傢伙是掀動風雲幫會「飲皇殤」中的「一葉扁舟」,他是排行榜上的第三名,目前等級是一百一十七等,是唯一高於排行第四的三千弱水與排行第五的飄渺殺手的人。

  所以,以排行榜來計算、同時以技能做為參考,其實他們認為九獄燁火是個琴師,可,那是在沒有特殊職業的情況下估計,九獄燁火在與他們打副本時就是用著各種白板武器跟初階技能,若是他人見到肯定會抗議說某殺神隱藏實力。

  但,他們若看到九獄燁火使用最初階的技能打出接近高達攻擊滿質(攻擊滿植樹圍:9999999而九獄燁火打出了9879969<目前最高數字>)時恐怕就說不出話了,想當初他們三個看到時也是一臉不敢相信。

  他們一直不問,想說某傢伙會自己說出來,可沒有想到打了兩天的副本了,某人還是繼續用著白板裝備用著初階技能打出變態般的數字。

  附帶一提,白板道具是遊戲中最普通的道具,龍耀將道具分別為若干等級,以顏色來排為:灰、白、藍、紫、金、綠、紅,然後是另外加成的星星,從弱到強就是一至五星。

  不過呢,他們怎麼看都看不出來九獄燁火那些白板裝備有加星星,事實上某次他們有讓九獄燁火給他們看裝備,當事人也很爽快的給他們看,真的是最、最、最普通的白板裝備。

  這讓他們十分的懷疑,為何、九獄燁火所有武器都能夠使用?為何、九獄燁火不使用上等裝備?

  當然這問題,身為有些話嘮的三千弱水自然有問過,但是九獄燁火給予的回答竟然是一抹妖豔至極的詭異笑容,然後因為笑容太過詭異,這話題就這樣結束了。

  其實他們在想,這會不會是九獄燁火職業的關係?

  聽到這問題的兩人默契的互望了一眼,老實點講這個問題的答案他們也想知道,當初他們也問過,可是某人卻給他們一抹與後來三千弱水問時還要燦爛不知道多少分的笑容……面對這毛骨悚然的笑容,就算是平時對九獄燁火有一定威壓(?)的悠悠的雲也不敢再繼續問下去,深怕問了之後自己鐵定後悔……

  於是,兩人真、真也不知道某人的職業。

  「不知道。」兩人異口同聲。

  「啥?」愣住的三千弱水呆呆的望著兩人。

  「……甚麼不知道?」是等級還是職業?飄渺殺手蹙眉。

  「兩個都不知道。」悠悠的雲一臉無奈。

  「怎麼會!燁、燁火都沒跟你們說嗎?」悠悠的雲的無奈讓三千弱水再次疑惑了,而且先前對於九獄燁火的身分之迷又更不解了。

  「……那傢伙孤僻的可以,很多事情就算我們要他說他也不一定會全說出來,更何況我們每次問起都被他呼悠了。」凌業想到了九獄燁火那詭異至極點的笑容就覺得自己的雞皮疙瘩又冒起來了。

  燁君那模樣天煞的他就見過三次,一次是小時後約莫是十歲時有人試圖想要非禮他而被他陰回去的時候,第二次是學校某個女的想要撲倒他甚至還對他下藥的時候燁君整個生氣……第三次,第三次就是他問起的時候,只不過他覺得第三次的雖然沒有比前兩次恐怖卻也是一樣有恐怖的感覺。

  聽到這話幾人也無語了,似乎也是,這段時間的相處差點都讓人忘記九獄燁火本身是個很壓抑且很孤僻的人了。

  「不過,我想,今天問燁兒他應該會說。」思考了下,悠悠的雲想著某個傢伙今天心情不差。

  「我會說甚麼?」說曹操、曹操就到了就是指這種情形,推入「沁竹軒」中他們幾人固定的「柳居」,九獄燁火用著懶洋洋的紅眸望著幾人。

  四人討論至一半看到了正主兒來反而一句話也說不出,就像是吞了辣椒去又被人封嘴的感覺一樣……

  「怎了?怎麼我一到這邊你們就不說了?」九獄燁火剛看完某男的信件後就接到了掀動風雲的訊息,要他來固定的地方找他們,一進來就聽到悠悠的雲喊了他的名,只是、他進了門後幾人又不說,這讓他很疑惑。

  什麼時候他有那種半夜驚童的感覺了?雖然說他是遊戲中的殺神沒錯……但天曉得只是他PK時比較狠罷了。

  「他們想問你的職業跟等級,燁。」一直沒有開口討論、在剛剛傳訊息過去的掀動風雲看到自家的乾弟、公司專屬首席設計師兼遊戲中的第二大神來後幾人停止便「好心」的「幫忙」提出了問題。

  事實上,雖然他沒有開口加入討論還是很好奇某人的職業跟等級的。

  「………」九獄燁火沉默了。

  這讓一旁的幾人更加好奇了,到底為何九獄燁火聽到這個問題都變得怪怪的?

  然後九獄燁火複雜的看著幾人,「你們這麼想知道?」

  「不能說嗎?」悠悠的雲小心翼翼地問。

  「也不是不能說。」九獄燁火搔著臉頰,基本上他們前幾次問的時候剛好都是他心情不太愉快的時候,所以都不太想回答,今天心情不算差外加還看到了自家師父回歸的信件的他心情很好。 

  心情好自然之前一些不能說的答案也都能說出口了。

  「風,你的職業是『風之傳導者』吧?」斜睨了下一旁某方面跟自己相似的乾哥,九獄燁火這才坐了下來喝茶、吃茶點。

  「對。」點頭,掀動風雲沒有多問只是回答九獄燁火。

  「你的職業可以御風控雨,對吧?」九獄燁火還是沒有回答基本的問題,再次拋出問題給掀動風雲。

  「是。」一樣沒有多問,因為掀動風雲知道九獄燁火一定是想要藉由他的問題引些東西出來好讓人了解。

  一旁的人雖然說沒有掀動風雲與九獄燁火那般聰明,心中帶著點急躁,有些不懂到底為何九獄燁火沒有回答反而是一直問著掀動風雲,只不過,幾人看著掀動風雲似乎也在等著九獄燁火回答卻沒有著急這也耐下心來等著。

  「你們也都知道,我完成的任務是『染魔者』,也知道紅瞳的原因是這個,」慢條斯理說著的九獄燁火黑線地發現有好幾個人臉上寫著「廢話」兩字,於是翻個白眼繼續說,「我的職業其實目前龍耀根本沒有完全的設定。」

  ……等等!燁火(燁君/燁兒)說了甚麼!幾人一臉不可思議。

  「我知道你們很難相信。」搔搔頰,九獄燁火叫出了隱私面板,在解完「染魔者」任務後第一次把自己的基本資料調了出來給眾人看。

  眾人趕緊湊過去觀看,瞪大了眼睛、燁火他、真的沒有說錯!龍耀真的沒有把他的資料設定完全!

  【玩家名:九獄燁火 性別:男 職業:墮之焰眷使 等級:123

  眾人疑惑的看著那個跟「風之傳導者」一樣頗西方名的「墮之焰眷使」,雖然能夠很明顯的看出這職業應該跟掀動風雲一樣使用能力,只是……他們不懂,為甚麼、他們從來沒有看過九獄燁火使用過火的能力?這「墮之焰眷使」顯然就是能夠控火的職業啊!

  「我知道你們想問我為何不用火,我只能說因為我的限制很多,所以我才不用。」看出疑問的九獄燁火繼續說明自己的職業,「這個『墮之焰眷使』顧名思義是真的可以用火,然後神之職業中也有個叫做『焰眷使』的職業,別問我怎麼知道的!我是去問了GM百次不下才得到這點資訊,我的職業限定很多,我只能使用白板裝備、不過我所有的白板裝備都能夠使用,只要有強化過的我就都不能用了,所以,不是我不用神器,天曉得我的包裹裡還有一把我一開始當琴師的時候使用的紅裝!那裝備可是花了我不少心血,如今卻用都用不了!然後是既能方面,也因為設定沒有完全,所以我能夠使用所有職業的初階技能,除了原先的琴師我本身練高了才去做任務而能使用,然後,也別問我說為何打怪時不用琴師的最高階技能,天曉得原本是琴師的我竟然那些除了初階技能外都有了CD(冷卻時間)而且,時間都還很長,甚至之前你們看過的殺招都是使用一次後要冷卻一個禮拜的機車招式。」

  ………聽到這九獄燁火再次難得出現的長串話眾人停了,沒想到九獄燁火的職業有這麼多稀奇古怪的設定。

  「當我轉職完我曾經打給GM也就是客服那邊反應,他們回答了我一個不可思議的答案。」九獄燁火想到當初客服給的話就有點糾結。

  「甚麼答案?」悠悠的雲與三千弱水同時問。

  「他說,其實這個主線設定都完成了,但是變數還是很大,而那個變數正巧就是我這個職業。」九獄燁火一張妖孽般的臉都快因為那奇怪的設定而揪成一團,「他說,若將風的『風之傳導者』譽為正道與不變之因,那麼我的『墮之焰眷使』就是遊戲中的邪道與萬變的關鍵,他說,這是為了那遊戲的三個伺服器有著不同的走向才會這樣設定的。」

  所以,他的職業沒有固定的模式。

  「正道、邪道?」這兩詞讓掀動風雲有些疑惑了,雖然說眾人都知道神與模式兩陣營,只是……怎麼感覺這比喻還透著深意?

  「是,然後他說雖然主線任務的第一環三個伺服器都是一樣的,」九獄燁火瞇著紅眼,「但是第二環開始就會由著三個伺服器的『墮之焰眷使』或『風之傳導者』來決定後續,甚至有可能一個伺服器的兩陣營會出現可不會有過度紛亂,也就是依然有著和平卻可以進行陣營戰的情形。」

   簡單來講就是神魔兩營真的吹響了和平的哨音,然後他們兩個陣營依然存在且能夠以另一種方式,而不是使用激烈的、也就是戰爭的方式來鬥爭。

  「你說的或是什麼意思?」飄渺殺手察覺出九獄燁火口中的變數。

  「三個伺服器的萬變關鍵與不變之因都會不同,有可能一個伺服器的兩職業都沒有完全設定好,也有可能兩職業都設定完成,當然也有可能像是我們『燦陽』伺服器這樣一設定、一未設定。」說實在的,當初聽到時他也蠻訝異的,然後客服還特別交代他說不能夠透露,要不是如今這群人與他是真的要開始動工執行主線任務而需要了解的話,他是不會說出口的。

  畢竟,有些秘密還是像秘密一樣只有一人知道會比較好。

  「龍耀這遊戲……這樣聽起來還真有點玄乎玄乎的感覺。」悠悠的雲聽了這話無奈的扁嘴。

  「有同感。」凌業點頭。

  「燁,你知道他決定不變之因與萬變關鍵的原則嗎?」掀動風雲挑起眉,他知道這個主線與他還有九獄燁火的職業都不簡單,沒想到龍耀有這樣如此多樣化的設定。

  「沒有,龍耀客服說,這方面的決定是由主腦決定的,他們沒辦法告訴我們主腦到底是如何判斷的。」搖搖頭,其實當初的他也有這樣的問題,只是得到了這樣的答案。九獄燁火有些鬱悶。

  「照這樣說起來,三個伺服器會有三種情況與三種故事?」三千弱水抬起黑眼挑著眉。

  「是,但也有可能甚麼都不變,然後由主腦主動開啟另外兩個大陸而中間的主線故事完全沒有經歷又或者說是NPC替我們完成主線。」肯定了三千弱水的猜測,九獄燁火覺得自己與掀動風雲就是一個衰字可以來形容的,因為客服人員隱隱約約對他透露,主線任務並不好解,這也算是他一直不想進行的原因。

  「……這龍耀已經不是玄乎,已經到了邪乎的程度了吧!」感覺起來龍耀就像是有自己的生命!沒有玩家的推移也能夠繼續故事!凌業瞪眼。

  「事實上,我說的那個由NPC進行任務是最逼不得已的情形,畢竟遊戲是為了玩家而存在的,那個不得已的情況會出現的原因只有玩家不願或不想去完成主線以及找不到發布任務的NPC與找不到轉職的人這幾個情況下才會出現。」九獄燁火深深覺得今天根本不用去刷情誼值了,在這邊分析主線任務其實就夠累人了。

  「我覺得……這個龍耀故事與主腦的設計人根本就是奇葩。」三千弱水呼出了一口氣告訴在場的人自己的結論,而這結論得到了所有人的認同。

  特麼的這龍耀根本就是個真正的異世界啊!而且,三個伺服器所連接的就是三個相似卻又不同進展的世界!玄乎啊!邪乎啊!

  「不過這下龍耀真的會打破了很多遊戲的規則了。」一旁的飄渺殺手難得的說了串比較長的話。

  「怎麼說?」悠悠的雲抬眼望去。

  「一般遊戲就算有多個伺服器基本上進行的主線都會是一樣的,也就是說後來的結果相差也不會多遠,就算是有建城類的遊戲也不會以主線及世界的情況改變,可龍耀這設定一出等於是用了相差無幾的資料片創造出了三個不同的世界。」三千弱水認真地說,他們三個一起玩過多個遊戲,就如同九獄燁火一樣,如今隆耀的創新宣布了另一件事情。

  龍耀這款遊戲將因為主線的關係,將一個資料片創造出了三個各自獨立的世界!不再像是一款遊戲不同伺服器會有著相同進行式的道理!用直白點的來講就是,龍耀、已經快要不能說是「一款遊戲」,而是要說成「一個遊戲『群』」了!

  「這下真的有趣。」掀動風雲勾起了嘴角,對於龍耀的多樣很滿意。

  「是啊、是啊!」凌業頗為同意。

  「然後,總結就是燁兒你能夠使用所有職業的初階技能,然後因為部分技能是加持的關係所以你能夠用那些技能來增強攻擊力,然後你偶爾還能夠放出高階的琴師技能?」悠悠的雲開始統整一開始他們主要的主題答案。

  「是,另外補充,我的那些技能都還能累加,不會有重疊消失的問題。」這也是他為何攻擊數字會高到堪稱變態的緣故。九獄燁火將桌上的茶喝了個精光。

  說了那麼多話,這渴死!拿起一旁的茶葉再次泡茶的九獄燁火表示十分疲憊。

  好吧,這樣好玩了!初階技能攻擊的不少,加持的技能也不少,這也難怪攻擊力會如此高了!四人嘴角抽抽,然後某大神也開始真真正正的研究一下自己那個古怪程度不下於九獄燁火的隱藏職業了。

  ……某大神至今除了知道自己能夠控風御雨外加還有一連串的遊者(尚未開放之職業,有些類似於西方的弓箭手)加上刀客職業外其餘都不知道,而某人在後來才發現自己其實攻擊數字也是跟某殺神一樣強的變態卻不自知時有點想把以前的自己抓去閉關。

  「對了,那你祭祀的技能有沒有?」想到一個重要的問題,三千弱水拍桌戰起看著對面的紅眼男人。

  咦………………!這下所有人,包括剛剛思考中的大神都轉過去看著某個號稱有所有職業技能的殺神了。

  祭祀的初階技能中可是擁有了初階療癒,這是奶媽們最基本的技能,一轉就能擁有,雖然只能單體補血。

  只是、只是、若九獄燁火有的話!那麼他們等於就是擁有了一個攻擊手、半個坦克跟半個奶媽啊!這可是萬用了啊!

  ……默默地打開了技能表,翻到了祭祀一欄,九獄燁火後知後覺的、在他人提醒之下才想起來,啊!他自己是半個奶媽的事情!

  看著九獄燁火這臉,幾人樂了!尤其是主職業為祭祀的悠悠的雲,表示有半個來幫忙他可以輕鬆許多了!

  是的,沒有錯,幾人除了悠悠的雲是祭祀外都不是奶媽!

  三千弱水是俠客中的刀客,飄渺殺手則是影武者、凌業則為俠客中的劍士,最後某大神則可以算是遠攻職、也就是之後關網透露會開放的「遊者」,這下多了個多功能的人、不好好利用怎麼可以呢!

  雖說……在之後打副本的時候,九獄燁火有使用了奶媽的技能,但眾人卻發現九獄燁火這殺神真的只能當殺神,當個奶媽嘛!會死人的!

  只因為,他補的血,有跟沒有真的差不了多少了……

  「………是說,我們討論了快一半的時間,今天情誼值……還刷不?」凌業在興奮後突然想到了這幾天他們一直忙的事情。

  這下好了,他們光是討論九獄燁火的職業反而忘了最主要的初衷。

  ………

  「我們,刷一半吧。」至少一半有也好。三千弱水僵了。

  就這麼辦……於是沒有說出來的答案領著幾隻大神們再次去展開讓人雞飛狗跳,噢、說錯,是副本怪物雞飛狗跳的刷情誼值行動……

創作者介紹

眷夏貪涼

涼眷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