接連兩天大夥們都是忙來忙去的刷副本增加情誼值,當然,上次副本結術後讓三男一女好奇的問題也都是有問過當事人的,只是當事人都笑笑的要不就是另一個大神乎悠了過去,讓其他人很是好奇,究竟他們到底為何會這麼熟?

  九獄燁火同時也是令狐燁絕對不會告訴另外兩個死黨他的新BOSS是自家的乾哥還是跟他們一起作任務的超級大神──掀動風雲。

  在網游中忙得要死的令狐燁在現實中也是忙個翻天,除了要跟青梅竹馬的龍君翼一同商量那該死的麻煩專案外他自己私底下也接了一點案子,外加因為遊戲的關係跟了自家的那乾哥熟了不少,雖然公司依然不要求他常去,但是上官風雲那廝迷上了他做的東西所以希望他能夠過去美其名是聊聊他的新作品,實際上某方面就是去當他的御用廚師……

  第三天從床上起來,拿下頭盔的令狐燁扶了下額,然後覺得腹部有些奇怪,臉色一紫,該死,他差點忘記了……跳下床掀開被子一看,令狐燁哀嚎,打了通電話給專門的人員來清理,然後像打了霜的茄子班走到了浴室裡恨恨地大吼。

  「天煞的姨媽啊靠!」

  是的,雖然對外身分是男的、對「內」也是男孩子,可不得不說,咱們帥氣滿分、魅力迷人的令狐燁「先生」本質上還是個不折不扣的女孩……

  而女孩子都會有些小小的麻煩,那就是每個月的經期……

  恨恨地拿起一旁的底褲撲上棉後穿起,然後該死的發現自己那最「貼身」的衣服在「胸部」的地方有些脹痛……特麼的!

  雖然很希望自己趕緊回復女孩子的身分卻特討厭這般情況,對於這方面,其實令狐燁非常的希望自己是個男人。

  因為大姨媽真的是該死的很神煩啊!

  走出了浴室川著底褲與「貼身」衣服的令狐燁無奈,打開了衣櫃隨便掏了件白襯衫、藍黑色的休閒褲就穿起,之後又懶洋洋地蹙起沒拿過銀鍊往脖子上戴,最後拿了習慣穿著的黑色連帽薄外套,走到梳妝鏡前隨手拿點髮膠抓順那銀白色的半長髮,墨綠色的眼瞳在鏡中印出無奈。

  走出了房間後習慣性往悠雲的房間那望去,發現曲悠雲已醒後就走向餐廳,果然看見曲悠雲正在那邊不知道煮著甚麼。

  曲悠雲見某「男」,她的親親「男朋友」一臉懨懨樣趴在餐桌上不尤得感到好笑,「燁兒,你這樣真損形象。」

  「我在你面前本就沒什麼形象了。」懶懶抬眼,因為腹部的微微疼痛,令狐燁蹙著眉。

  該死的,真的有點兒難受啊!

  「呵呵,不過,燁兒你今天還要去DSA那邊嗎?」繼續煮著令狐燁不懂的東西的悠雲注意著火侯輕輕地問。

  她雖然很猶豫為何令狐燁最近常去DSA甚至還忙得天昏地暗,想問是想問,但是想了想,令狐燁也該有自己的隱私便想著讓他自個而能講時再來講好了。  

  「嗯……我要黑咖啡,悠雲。」繼續將俊臉壓在桌上的令狐燁悶悶地說,他需要咖啡來讓他醒醒神,要不然他怕等回兒他在跟上官風雲還有之後與龍君翼談話時會睡死。

  「燁兒,你這狀況不能喝黑咖啡。」沒好氣的曲悠雲終於煮好了那東西,香味傳進了令狐燁的鼻子,讓令狐燁努力地撐起了臉。

  「雲……妳煮的是甚麼?」

  「能夠讓你好點的東西。」端著兩壺東西上來的曲悠雲沒好氣的說。

  「甚麼……?」愣了下,望著眼前的兩壺不明物體,一個是小保溫壺,一個則是透明的玻璃壺,玻璃壺飄著紅色的棗子。

  「吶,這個是桂圓紅棗茶,可以讓你好點,」指了指玻璃壺的東西,然後悠雲又言,「這個保溫壺的是紅糖水,製作方法很簡單,只要把紅糖泡熱水就好了,你之前都不會經痛,所以家裡的人可能都忽略掉,我是看你最近常吃冰品才會想說你有可能會痛,這下真的派上用場了,你可以把這個隨身帶著,除非真的很痛再吃止痛藥。」

  聽到這一串,令狐燁嘴邊勾起好看的燦爛笑靨,「雲,謝謝。」

  正垂著頭倒茶的曲悠雲淡笑,「笨蛋。」然後在倒完茶後抬起頭看著那燦爛的笑有一瞬間的恍神。

  令狐燁的笑容有很多樣貌,有可怕的似笑非笑、溫和的若有似無、柔情的抿唇淺笑、宛如清澈的水般的淡笑、令人頭暈目眩為他深深著迷的邪笑、同樣魅力不低的魅笑,另外還有這種很少出現在他人面前、純澈又令人心動恍神的燦笑。

  令狐燁是個很適合笑容的人,只是對於外人,他只會有片面的假笑,只有真正親近的人才會看到屬於他氣質的、各種不同卻不約而同都好看的笑。

  撇開了頭,讓長髮遮住自己紅透的耳朵,曲悠雲哼了亨聲:「別忘記你還是要去學校晃晃,就算你是特聘生兼特優生,還有別累壞自己,別以為我不知道你最近又接了許多額外的CASE。」

  「是~老婆大人。」狡黠的笑彎了眼,喝了口茶後的令狐燁站起了身走往廚房將曲悠雲作的法國吐司端到桌上,兩人慢悠悠的享受了個溫暖的早晨。

  吃完了早餐後的令狐燁叫上了司機,帶上必備的手機與親親老婆所作的紅糖水後便前往了DSA珠寶。

  撐著臉望著外頭不斷閃過的景色,明明是不變的場景,在心情好的情況下果真會讓人感覺不一樣。

  再次感謝悠雲的紅糖水跟紅棗茶,讓他身體好很多。

  讓司機將車開到了地下室的停車場,戴上墨鏡的令狐燁推開了車門,整理了下自己的黑色連帽外套與襯衫後手插著口袋慢悠悠的走往總裁專用的電梯,選了最高的樓層後靜靜地看著數字不斷的往上。

  到達後不停的拐彎,避開了人多的地方,雖然還是有一些人注意到穿著休閒的令狐燁,雖然好奇他是誰但沒有人上去詢問,畢竟令狐燁身邊總是若有似無的散發一股上位者、貴族般的優雅慵懶氣質,唇邊也是看似風流卻讓人不反感的笑,一看就知道出自名門貴族。

  墨鏡後的墨綠眼瞳雖然半瞇著卻透出銳利的光芒,推開了自己辦公室的門,然後銳利轉為爽朗,可嘴邊的笑也轉為哭笑不得的感覺,令狐燁沒好氣的對著早已坐在裡面,甚至還把公文帶來處理的男子說:「風,有必要把公文帶到『我的』辦公室裡處理嘛!還有洛亞特沒喊你回總經理辦公室?」

  被稱為「風」,全名為上官風雲,同時是DSA珠寶總裁之子、令狐燁乾哥、網游中的大神──掀動風雲的男子只是抬起眉眼,用著深藍的眼珠淡淡地望了下進來的青年後又低下頭處理公文,「反正你又不常來,你這有咖啡有食物。」

  ……感情是把他的辦公室當成食物提供處了是這樣的嘛!令狐燁嘴角微抽,將臉上的墨鏡拿了下來掛到了腰邊口袋後、翻個白眼走往桌上先放著自己的保溫壺後走向咖啡機那邊開始泡咖啡。

  天曉得老大你的話有多麼的讓人想打你!喝咖啡!有食物!天煞的妳桌上沒半壺也沒有半點食物!根本就是廖到他還會來啊!泡著咖啡的俊美青年咬牙。

  令狐燁縱使不甘願還是乖乖的把咖啡泡好後倒出端給了似乎忙的翻天的某總經理又熟門熟路的走道煎台那邊為那該死的傢伙煎蛋、煎培根、放吐司。

  「我的蛋要半熟還有培根不要太焦。」某個頭都沒抬的男子對著正在當煮夫且不太爽快的美青年喊著。

  ……特麼的還要求啊!

  「……」然後令狐燁該死的發現自己真的在蛋半熟的時後起鍋,連培根也煎得剛剛好不焦,完全符合了上官風雲的要求。

  將剛剛已經烤好的吐司灑上一點胡椒粉後夾上蛋與培根,好吃的培根蛋吐司就這樣輕鬆完成,端著盤的翻著白眼的令狐燁重重地將手中的盤子放在某人旁邊。

  而這重重的一下終於讓那人抬起頭,不出意料之外的看到了青年那墨綠色眼瞳已經因為怒火燒到了變有些青綠色……

  「燁,因為我知道你會到。」上官風雲看著那墨綠色的眼瞳,唇邊是很溫和的笑,是對帶外人那種冷漠截然不同的感覺,就像是對待家人一樣,因為熟悉對方所以放心。

  「你還是沒有完全回答我的問題。」繼續瞪著自己那雙桃花眼,令狐燁不想被乎悠。

  雖然該死的那笑容好看到爆而他那句「因為我知道你會到」讓他心中好很多幾乎沒氣了!可,他是令狐燁!就算表面上是個風流的、不拘小節的男子,實際上還是個有些愛計較且心思細膩的女孩。

  「燁,我說真的啊!」有些疲累的揉了揉眉頭,深藍的眸子閃出淡藍色的色澤,上官風雲微笑,「因為我知道你會來,所以我才到這邊的,洛亞特那邊也是這樣認為的。」

  說白點就是吃定他了嘛!瞪著眼睛,令狐燁撇嘴。

  「那麼最近是要討論甚麼?」令狐燁走到了自己的繪圖區,開啟了電腦後坐在軟椅上,打開抽屜拿出了一副眼睛架在鼻梁上,左手一揮,面前出現光子型的繪圖板與鍵盤,拿起了一旁的電光筆點開了上次畫到一半的圖稿。

  「我想請你設計一款以綠寶石為主翡翠等等綠色系寶石為輔的飾品。」終於處理完公文的上官風雲呼出口氣後說。

  綠寶石?翡翠?綠色系?他怎麼想到了一個人。

  看出令狐燁在想些甚麼的上官風雲輕笑,「是的,這個飾品就是要送給『她』,就是我的母親,你的乾媽。」

  沒有說甚麼,只是滑開了另一邊的行事曆,上面果然有寫著「乾媽的生日」這五個字的標記。

  「你這樣讓我真猶豫送甚麼,而且……」轉過了椅子看著那悠閒自在在吃早餐的上司,令狐燁努嘴,「正常來講,生日禮物不是要自己做嗎?還有你不也會設計?」

  他在認識了自家BOSS後就去查了有關他的資料,BOSS是個不輸給他的天之驕子,如果他被稱為鬼才,他這個乾哥就可以當個名符其實的天才,才氣好的讓他人忌妒。

  除修習了管理課程外本身設計珠寶方面因為家族關係也有著不小的成就,他那款已藍寶石為主、鑽石為輔的精緻作品「漫青水」評價可不是一般的高,價格也是不輸給他的「逐˙燭」的。

  上官風雲眨了下眼,「禮物是要自己做沒有錯,可是燁,你看我這情形有時間做嗎?何況你可以跟我一起合送,這樣就不用猶豫了。」

  這話一出口,讓令狐燁黑線了,他真的認為自家的乾哥網路上跟現實上是兩個樣,想當初冷冰冰不多言的掀動風雲跟這個帶點無恥卻又讓人覺得理所當然的上官風雲……恕他直說,這特麼的兩種樣貌啊靠!

  「無恥。」悶聲的兩字從轉回鍵盤工作區的令狐燁口中吐出,上官風雲笑笑,相信這個其實有點傲嬌的乾弟弟絕對會照著話做的。

  到了中午時,令狐燁拒絕了再當一次煮夫,並且立刻播通了電話讓司機來載他,趕緊逃出了上官風雲的視線內,這讓某男一愣,不當煮夫就不當煮夫啊!大不了就是他下廚……

  天煞的,如果令狐燁廳的到上官風雲所想的事情的話肯定二話不說逃的更快……

  他在這兩天中吃過一次上官風雲的料理,外貌精緻的堪比外面飯店大廚,但也僅僅是外貌,實際上的口感、味道……不忍心說,真的可以跟生化武器媲美了,尼瑪的到底為甚麼一般的義大利麵可以吃到類似煙硝的味道?他、他真的不敢再嘗一次了!明明做的時候就像是一般的人煮的模式,為何、為何煮完後就就變成那個樣子!

  離開DSA的令狐燁抹了把臉,對著司機說:「去君翼的公寓。」

  龍君翼回國後並沒有住回龍氏本家的大宅中而是在外面租了個頗大但也不會說大的誇張的公寓,位置在他與曲悠雲的住宅約三十分鐘路程遠的地方……雖然很好奇為何要離自家距離那麼遠,可令狐燁還是沒有多說。

  到了公獄後走到了搭乘電梯的地方,按了上樓後令狐燁瞇著墨綠的眼瞳看著電梯一層一層的往下,然後到達一樓後打開,裡面有個長得頗眼熟的男子,愣了下後走了進去,男子似乎因為在想事情而沒有注意到令狐燁就這樣走出了電梯。

  他……是不是看到了三千弱水了?

  甩甩頭,令狐燁按了樓層後關上電梯門,想想覺得應該是自己看錯,三千弱水怎麼可能跟翼住在同一棟公寓!

  到達樓層後按了電鈴,等了一段時間後才見龍君翼散著有些凌亂的頭髮搔頰開了門,「燁!怎麼來的那麼快?」剛剛接到電話時想著令狐燁還要段時間來就沒急著整理自己的儀容的龍君翼有些後悔。

  唉~怎麼讓燁看到自己這般凌亂樣啊!

  「我剛剛是在車上打電話給你的。」抬起眼眸,懶洋洋地回答,令狐燁嘴邊勾著淺笑。

  很難得會看到翼會這樣啊~

  龍君翼的頭髮雖然亂但也沒有說到雜的程度,身上穿著簡單線條構成的淺色T,褲子方面則是一般人常見的那種短褲,可能是因為龍君翼原先就是透著同樣不下於令狐燁的貴族氣質關係,所以並沒有說很糟糕,而且,不同於令狐燁的慵懶貴氣、上官風雲的王者霸道,龍君翼給人的感覺向來都是那種有點類似於古代騎士卻又有著爽朗如暖陽的感覺。

  很舒服且讓人會想靠近的氣息。

  「總之,先進來吧,我去整理一下。」聽到這話龍君翼笑笑,然後讓人進了門,「我先去浴室,燁你可以隨意逛,當自己家沒關係的。」

  「嗯。」點點頭,看著龍君翼進了浴間後令狐燁也沒有立即的坐下,走到了其他房間逛著,這個公寓總共有三個房間、一浴室、一廚房外加還有一個不大但也不小,約末可以容納二至三人的陽台。

  而龍君翼將一個房間作為了主臥後,另外兩個一個是書房、一個是工作間,陽台上則又放了小沙發,坐在那邊恰巧可以享受日光浴。

  走進了工作間,裡面放了二至三台的電腦,似乎都有著不同的功用,架子上放了幾本筆記,令狐燁抽出一看如他一樣裡面都是有關於案子的資料,放回原為後令狐燁開了其中一台的電腦,那是他們做這合作案時龍君翼特別買的,內裡都是有關於案子的東西。

  抽出眼鏡戴上後滑出了光子鍵盤,現在的時代少數人才會使用實體的鍵盤,多半都是像他們一樣使用光子面板,不僅無聲不吵雜更是因為不占空間的關係,纖細的長指快速地敲擊著鍵盤,調出了龍君翼的部分快速閱覽。

  從相遇的那天後,上午至下午一、兩點左右他都會前往DSA與上官風雲討論珠寶等等,下午兩點後就會來到龍君翼的房子一同策畫案子。

  剛整理完頭髮發現某人不在客廳後就走往了工作間,果然不出龍君翼所料某人正快速的拿起電子筆在繪圖板上畫著,優美的線條出現在光子屏幕上,眼鏡反射著電子的光澤,讓人看到了那鏡片後透著平靜卻又銳利的綠瞳。

  認真的男人很帥氣,女孩子也不例外不是?

  龍君翼很喜歡看到令狐燁認真的模樣,因為那感覺甚麼事情都能夠解決,不會有任何的問題。

  「翼?」畫著衣服上的小巧寶石的令狐燁沒有停止手上的動作更沒有,右手畫著畫,左手則移到了螢幕上寶石的部分將那區域放大然後繼續加工,期間令狐燁沒有轉過頭,「怎麼了?」

  「不,沒什麼,你在趕哪部分?」那迅速又精準的動作說真的,龍君翼佩服不已,就算被稱為高材生的他也不敢說他能夠贏過年紀只小他三歲的燁。

  「NPC的衣服。」話完寶石後調出了龍君翼設定的人物高度與樣貌,將衣服套上去後修改了髮型與武器後將資料「推」到了另一個光子屏幕上。

  現在的科既非常的方便,若是要把文件傳到另一台電腦上時,若兩台電腦距離不遠就可以使用手動的方是把文件推過去,這樣文件就傳到另一台電腦裡了。

  坐到了另一張的椅子少,看著推過來的人物,龍君翼眼中閃過讚嘆,這個人物精緻程度不下於目前夯的兩款著名網遊,令狐燁的設計能力真的很高超。

  於是龍君翼調出了另一個光子鍵盤開始把人物轉成資料後輸入了程式碼建立。

  兩人就這樣一人設計一人轉換修改過了下午,到了晚上後兩人也是草草的吃完後才讓令狐燁的司機載人回去,整段忙碌的時間真的讓人有乎不出氣的壓抑啊!所幸兩人間的氣氛沒有說很低迷,要不令狐燁恐怕早就翻桌了。

  該死的案子,這是他令狐燁接的案子中最讓人想翻白眼、最頭痛的一次了。

  回到家的、渾身疲憊的令狐燁把在辦公期間喝完的紅糖水保溫壺洗完後發現曲悠雲早已回到了家並進入了遊戲中,關上了曲悠雲房間的門後回到了自己的房間。

  「煩死了啊……」上著廁所的令狐燁蹙眉看著換下後的血,丟進了專門的垃圾桶,他有關於女孩子的東西都要特別處理,要不然的話會被人發現他的女孩子身分,那麼他多年來的努力就會這樣報廢調。

  脫下了那層貼身的、改變了身形的東西後走入了淋浴間,令狐燁讓溫熱的水沖刷著自己的銀髮,閉上了讓人心醉的綠眼,感受著水滑過了自己的胸、腰、臀與腿,其實令狐燁不穿上特殊道具的身材也是讓人火辣的流口水。

  

  不算波濤洶湧卻絕對稱的上精緻的胸型,纖細的感覺讓人能夠輕鬆一手攬住的腰肢,挺俏的臀部與修長的雙腿,無一不是可媲美天上神祇的比例。

  美麗的短髮女子在水霧中喃喃,「快了……時間……就要到了……就快了啊……」

  快速的洗完澡後擦乾了身體,穿上了另一件特殊的道具,將原先那件丟到了另一個特殊籃子中,然後因為經期的關係無法裸身睡眠穿上了底褲與短褲後在頭上蓋上毛巾走出了浴間。

  令狐燁懶洋洋地擦乾了頭髮後甩了甩,讓還是透點濕度的髮散在腦袋上,轉過頭靜靜地望著鏡中的自己,鏡中的青年有中纖細的標準身材,未著上衣的微薄胸膛此刻帶了點水氣有點誘人,綠眸中寫滿了無奈與期待以及一貫的慵懶,銀髮溼漉漉貼著吶好看的中性臉龐,若是他人見到這模樣肯定又是一陣陣的尖叫。

  把毛巾往一旁放下後令狐燁躺到了床上,拉過了全新卻色彩依舊的薄被蓋到身上後拉下遊戲頭盔,進入【龍耀Online】!

  然,當令狐燁,也就是九獄燁火進入遊戲還來不及跟人說話時一封離線訊息就跳入了眼中,慢條斯理的打開後九獄燁火愣住了,上面只有短短的一句話。

 

  【 我回來了。 】

 

  望向了發訊息的人後,九獄燁火瞪大了眼。

 

  【來自於:龍之君翼

 

  …………師父大人………回來了?!

創作者介紹

眷夏貪涼

涼眷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isogai
  • 高國慶醫師想法

    都在隨意窩日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