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次更新七千六百多字=口= 這次的更新真的嚇死人了(掩面淚)**

 

  「咳咳,我剛剛好像沒有說我是哪個年級哪個班吧?」學姊搔搔頰,然後在他點頭後,淡淡地說:「我在A班,二年A班,你如果在那邊找不到我,可以指定說要找一個黑漆漆的傢伙。」說到後面,學姊有些狡黠的笑。

  這讓他很疑惑,黑漆漆的傢伙?誰黑漆漆啊?還有為何他感覺學姊的笑容透著深意!?

  「好了,得快點找教室!要不然那黑漆漆的要帶著人到下一個地方了!」然後,學姊不知道從哪裡掏出了一塊非常巨大的衝浪板……

  是的,衝浪板!沐凜再次瞪著,瞪著眼前的衝浪板,然後學姊像是沒注意他的瞪視,「要不是你還不會移送陣法,我真的不想要用這個,這個真的俗的可以。」學姊抹了一把臉,沒好氣的看著。

  ……移送陣法據他所知有些可是要學很久的,學姊……他是初心者!

  「……是、是、是!初心者,唉……總之,上來吧。」學姊瞪了瞪眼睛,翻了個白眼給他。

  「不過,學姊,這是甚麼?」他指了指腳下的衝浪板。

  「這個是給初學者用的,」聽到這話,他糾結了下臉,而學姐看到他這般臉色後狡黠的笑了,就像是剛才說那「黑漆漆的傢伙」一樣的讓他有點發毛,「總之,你應該知道這個世界的事物都有著生命吧?」

   學姊愉悅地看著他點頭後繼續說,「記得,要使用的時候呼喚他們的名字,然後使用後要感謝它們,要不然的話被他們討厭你以後可就慘了,基本的禮貌要有。」

  「好。」不過怎麼感覺起來就像是老師上課時他們要說老師好,然後下課後要對老師說謝謝一樣?沐凜想起了小學時間的狀況。

  「可以那麼理解,」學姊再次斜睨,「每個事物都能夠當你的老師,因為你不知道他們存活了多久,懂嗎?」

  「是。」

  「那麼,開始囉,要記住使用方法嘿。」學姊瞇眸,「這個傢伙叫作利汐,要開始移動時就要說,【請給我水上奔馳的速度,利汐】!」

  他感覺到板子因為學姊說的話而晃動了下,學姊瞇著那好看的天空色眼瞳,「跑吧!」

  然後沐凜再次大叫,「哇啊啊啊啊啊!」因為他發現在學姊說完兩字後,那板子竟然像是瞬發火箭般快速地衝了出去,有沒有搞錯啊!這根本時速超過兩百好嘛靠!!

  「閉嘴。」學姊冷聲地說了兩字,讓他瞬間抖了抖,他發現了!他發現了!學姊其實是個扮豬吃老虎的人!光是這兩字就讓他快凍成冰雕了!不過他媽的他快掉到板子下面了啊靠!

  學姊瞪著眼前的教室,操縱著拉繩左閃右閃,他知道,如果掉下去,下面的彼岸水絕對讓他可以進保健室復活去,於是,他終於忍不住抓著學姊那飄飄的白袍,然後,他在吵雜的風聲中聽到了學姊的話,「沐凜!那是你的教室!」

  沐凜抬頭一看,看著擠在一起方塊團有些糾結,「哪、哪、哪個!?」狂風讓他有些說不好話。

  雖然他跟著家族的人出過一些簡單的任務,但是都是很溫和的簡單任務,學姊光是這個飆板的動作就讓他嚇到了!這、這樣的代導人、真的、真的沒問題嗎靠!

  「那邊那個!」學姊指著正中間擠得最凶的教室。

  「不是吧靠!」他哀嚎了,他知道學院的生活不好過,可從來不知道不好過成這個樣子!他可不可以申請在家自學啊!他看著那叫是上掛著響叮噹的「一年C部」。

  「靠你頭,」學姊涼涼地說,「我現再說他的名字,給我記好啊!」

  「好……」

  「布里德˙阿卡˙巴兒達達˙西納西諾˙阿那˙C˙古卡。」學姊巴拉巴拉的快速說完了名字,讓他有一瞬間已為學姊是在唸繞口令……

  「你才繞口令!」翻個白眼,學姊沒好氣,「記住沒?」然後學姊在問話的時間又快速地閃過許多撞過來的教室方塊……

  「記、不、住啊啊啊啊啊啊啊……」就算他記憶力超強也沒辦法瞬間記住這麼長又超級繞口的名字吧!

  「我只再說一次,給我強制性記住,要不我就把他的名字讓你強制抄個一百次。」學姊冷笑,「布里德˙阿卡˙巴兒達達˙西納西諾˙阿那˙C˙古卡。」

  母親大人!這個學姊真的不好惹啊!沐凜再也維持不了一開始那悠閒的樣子了,這個學院跟這個代導人通通都不是省油的燈!他可以保證學姊是說到做到而不是只是開玩笑!

  「知道就好!」學姊再次回復了一開始的雲淡風輕笑容,可他再也不敢輕視這雖然只有白袍等級的少女了……

  「不過,學姊,叫錯名字會怎樣?」他顫著聲音問著。

  然後,不等學姊回答,遠邊一個人同樣用著這衝浪板追教室,不知道大喊些甚麼後,學姊望了過去喊:「白癡!喊錯了還不快跑想死啊!」

  在學姊說完那話後,他無言了,因為他看到了某間教室上面出現大大的「#」字圖樣……教室似乎轉過了頭(天曉得他真的看不出哪邊是頭)激動的跳著然後,快速的追著那學生……之後?

  之後的情形他不想再說了,因為他看著那教室跳了個老高,然後朝學生壓了下去……

  「這就是叫錯的後果,懂沒?大多數的教室叫錯了都會發飆的。」學姊非常會利用現場教學的跟他說。

  ……………………懂了。

  「可是,我記不住啊!學姊!」雖然學姊說了兩次,可是該死的他向來強大的記憶力此刻卻派不上任何的用場。

  「我知道,因為你是『可愛的』初學者。」在前面的學姊再次露出了那讓他發毛的笑容,然後哼聲,「我只做一次給你看啊!你最好之後不要死掉,要不就是快學會移送陣法,不然身為你的代導人的我會很丟臉的。」

  ……是。

  再次閃過水泥塊後,學姊瞪了瞪那雙天藍色眼瞳,有瞬間轉成了純白,不過下一秒又回復成了天空藍,讓他以為是錯覺,學姊操控著滑水板到了C部教室旁邊,露出了一個溫柔和煦宛如朝陽卻讓他再次全身寒霜的笑容,狠聲地說:「布里德˙阿卡˙巴兒達達˙西納西諾˙阿那˙C˙古卡,欠拆的話就不要給我停下來!」

  ……他有沒有聽錯,學姊在恐嚇教室!?沐凜抖了。

  然後,無言的發現在學姊惡狠狠地說完那話後教室竟然就這麼停了下來!學姐抓著他的領子,然後踹了下門板將他扔了進去後自己再輕輕地跳了下來。

  「唔哇~~痛!」撲到地板的他摸著撞到的下巴,「學姊!可不可以不要用丟的!」沐凜想哭,到底這個外表柔和好似雲朵實際上卻堪比厲鬼的學姊到底是從哪裡長出來的啦!

  「長?沐凜,如果你覺得我是長出來的話,我可以把你種到土裡試試看可不可以讓你別那麼白癡。」學姊掛著剛剛那種好看的笑,說著讓他汗顏的話。

  「學姊,對不起!」沐凜雖然覺得自己很沒種,但還是決定老實認錯。

  腹黑白袍他惹不起啊惹不起……

  「你的似乎也沒多省心。」一個青年的嗓音從他頭頂傳來(因為他目前是趴著的狀態)

   「至少他沒有白癡的抬頭看時鐘。」學姊不知道是褒還貶他的回答了青年。

  沐凜用手撐了身體坐起了身扶了下有些暈眩的額,才發現包含自己在內這教室裡目前有著五個人。

  一個是金髮碧眼身邊有著小貓的少女,一個是像看到同類般看著他的普通外貌的黑髮黑眼少年,另一個似乎就是剛剛對著學姊說話,有著一頭長白髮、左邊一縷焰紅的、有著東方面孔穿著黑袍的青年。

  突然,想到了甚麼,站起身的他沒有急著去跟三人問好,而是走到了門口對著滑水板輕聲說了聲謝謝,然後聽到滑水板柔和的回答了不客氣才走回來呼出了口氣,青年看著他的動作挑眉,然後又看了下學姊,學姊露出了滿意的笑容。

  「米可蕥,麻煩一下也給這傢伙表格吧。」學姊偏過了頭對著金髮碧眼的少女說。

  「好。」名為米可蕥的金髮少女點頭,走了過來,「沐同學嗎?」

  「對。」沐凜點了點頭,雖然有些好奇為何米可蕥知道自己的名字,但是想了想這個學校無奇不有的情況也就沒多說。

  「這個是新生報到的表格,麻煩你填一下噢!」喵喵走到了黑髮少年身邊看了看少年寫了些甚麼後也同旁邊的牛皮紙袋拿出了一份表格走了過來拿給他。

  「好的,謝謝。」接過了那複雜的表格,沐凜笑笑。

  「不過沐同學跟漾漾都好好噢!漾漾的代導人是學長,然後沐同學是學姊!」看著一旁聊著天的白袍跟黑袍,米可蕥雙眼放光,然後笑彎眼,「噢,對了那邊的是漾漾,我們都是同班同學噢!」

  「……漾漾?」沐凜疑惑地喃喃,然後黑髮少年抬起了寫表格的頭,愣了神的看著自己,似乎是聽到了他喊他的聲音。

  沐凜看著被稱為漾漾的黑髮少年拿著表格走了過去,而喵喵也走了去漾漾那。「漾漾,這是沐凜噢!對了,我先來跟沐同學介紹一下自己好了,等等你們互相認識!」

  沐凜點頭,然後漾漾似乎疑惑地看著他的雙瞳,異色的雙瞳很難見到,尤其是像他是一紫一藍的在原世界很難見,他有種直覺,這個叫做漾漾的少年比他還要不了解學院,是個超級新生,甚至是第一次來到這邊。

  不湊巧,沐凜同學神準的直覺再次靈驗,他猜測的沒有錯,這個全名為褚冥漾的黑髮少年的確是完全的新生。

  「我叫做米可蕥,剛剛學姊有叫過了,因為我喜歡帶著貓貓,所以大家也叫我喵喵,沐同學也可以這樣喊我噢!沐同學有沒有甚麼小名可以稱呼呢?」

  沐凜偏頭,小名嗎?他順便跟漾漾介紹自己。

  「我叫沐凜,水偏旁的沐,冰字旁的凜,小名……可以喊我煊凜,我跟你一樣來自於另一邊的台灣,不過我是台灣中南部的人。」

  褚冥漾愣愣地看著這個跟他同鄉,不過距離有些遠的黑髮異色雙眸少年,老實點講,他很少看過這樣有著異色眼瞳的人,然後不得不說,這個沐凜的外貌長的也很好看,雖然跟學長比還是有些遜色,但在外頭還是有不少人迷這樣的美少年,「我、我叫褚冥漾!」然後他看著這個明明跟他來自同樣地方卻感覺又有些不同的美少年快速的用筆寫出娟秀堪比女孩子的好看字體填完了他寫了老半天的表格……

  他……真的來自於跟他一樣的世界嗎?真的不是跟喵喵還有學長一樣原本就待在這邊的嗎?

  「這樣漾漾跟煊凜就認識了噢!」喵喵笑瞇了眼。

  「跟喵喵一樣喊我煊凜吧!我喊你漾漾,可以不?」沐凜莞爾。

  漾漾點了點頭,或許……他有了這個同鄉,應該、應該學途就不會那麼渺茫了……吧?

  沐凜與漾漾對望了下,沐凜爽朗的笑笑,而漾漾也是微微露出了笑。

  再來剛剛與學姐談話的、漾漾的代導人,同時也是他的學長的青年走了過來,抽起了漾漾剛寫完的資料快速翻看了下後遞給了喵喵,學姐也作了相同的動作後遞過去,青年對著漾漾說:「那些有的沒有的之後再說」

  「這樣今天的報到算是結束了,接下來正式試學上課是一星期後......

  點點頭,沐凜表示了解,一旁的漾漾聽到了這話反而疑惑地問了問題。

  「咦?」

  「怎麼了嗎?」喵喵關心的看著漾漾,沐凜也偏著頭疑惑地望著。

  「一般新生訓練不是應該三天到一星期左右嗎?」聽到這話,沐凜噗哧一笑,雖然他清楚這是女孩子的笑法,但是他真的可以肯定漾漾絕對比他還要「初新者」。

  然後一邊的學姊愣了下,然後輕輕地無聲笑了出來,學長見此瞪了下學姊。

  他與學姐、學長、喵喵一同看著漾漾,好了段時間喵喵才打破沉靜開口對著漾漾解釋,「那個、漾漾,如果學校真的要進行新生訓練的話,三天應該是用不夠的。」話畢,喵喵還抖了抖肩膀。

  看著漾漾青了的臉,有看過學生手冊的沐凜「好心」地解釋,「本來新生訓練都要三天的,可是每次第一天就死一半、第二天又死另外人數的一半、其他還有重傷輕傷的,第三天根本沒有什麼倖存下來的人可以上課了;所以因為這樣學校才將新生訓練改成一天,剩下注意事項都寫在入學通知裏面的冊子上了。」愉悅地無視掉漾漾青了又紫的臉色。

  唉啊……感覺自己過份了……不過,他終於知道為何學姊在聽到他說初新者的時候會露出那種毛骨悚然的臉了……因為初新者特好玩啊!

  「漾漾回家要仔細的多看幾次冊子喔,不然新生都很容易出意外的。」喵喵在旁邊叮囑著。

  沐凜某方面相當的慶幸家族人有點良心,強迫他把那本該死的又厚的堪比字典的學生手冊看完,「漾漾,說直白點,不想死去保健室就多看幾次,把裡面的注意事項甚麼的都堪比聖旨來看吧!」

  這話一出,喵喵愣了愣神,學長嗤笑出聲,學姐則詭異的呈現一臉面癱樣,漾漾則是心中打算把那本冊子翻到皮爛掉都要記住……

  「米可蕥,他們導師還有交代甚麼嗎?」似笑非笑的笑靨出現在學姊臉上,說不出的讓人雞皮疙瘩……

  學姊你不要這樣笑好不!你剛剛一臉面癱,現在又這樣似笑非笑的真的很恐怖!沐凜黑線中。

  「啊!有噢!是漾漾跟煊凜的選課單!」喵喵趕緊從袋子中抽出了兩個夾子給了沐凜與漾漾,「漾漾,我們學校跟你以前讀的地方應該會不一樣,上課、選課的方式也都全部不同,你好好看完選課單之後再交給學長請他送出去就可以了。」

  漾漾有些疑惑,為何喵喵是特別跟他說,煊凜呢?

  沐凜看出了漾漾的疑惑,「我雖然跟你來自於同個世界,不過我有兄姐在這邊就讀,不過不是親兄姐,那些人讓我把冊子看過很多次,然後也告訴了我一些這邊的情形,所以我沒像漾漾你這般樣。」

  ……原來如此。漾漾嘴抽,原來真正的新手只有他嗎?

  「某方面我也算是新手,只是多比你了解了一點點。」沐凜伸出了手指,比了很小的距離,不過漾漾打死也不相信只有那樣。

  「基礎課堂有三十種,你可以在允許時間裏面自己選擇要讀的。」一旁的學姊開了口淡淡地說,聲音還是那般雲淡風輕、如水般清澈。

  「另外進階課程與特殊課程有一百零八堂,有些是要看你的經歷跟等級才能去上課,所以你先看基礎課程就夠了。」學長補充的說道,不過這話應該是對漾漾說的,至於為甚麼?因為學姊在學長說完後又補上了話。

  「沐凜你不同,你給我選一點特殊課程,至少一堂。」這話讓沐凜瞬間如霜打茄子,奄了……

  「………是。」他敢拿腦袋保證,如果他沒選鐵定他家人會知道,天曉得他絕對趕打包票不是學姐說的,而是他家人去查的。

  天煞的異能家族,天煞的家族人。某方面沐凜非常想吐血。

  漾漾在一旁翻看,然後臉色扭曲了下,吞口水問:「那個,有沒有......正常一點......

  「……」他很想沒良心的說沒可能,但是最後還是選擇把話嚥下去,嗯……套句網路用語,初來守世界的孩子,尤其是第一次沒有家族人告知來的孩子都傷不起……

  「喵喵有讀修選,有中國古文。」喵喵很高興的湊過來說,沐凜與漾漾翻看了下那一堆的課表中的確看到了所謂的國文課,「還有外語修選、美術修選,漾漾跟煊凜要不要一起讀?」

  「外語選修或許我會去選。」沐凜思考了下,畢竟穿梭各地需要語言,如果語言不充分準備會有很大的吃虧。

  這點是在過去他的堂哥曾經帶著他去葡萄牙放他自身自滅而他完全不會半點語文差點餓死的經歷得到的鐵證……

  「嗤。」學姊不知為何笑出了聲,不可能啊!他可沒有露出表情吧!這部科學啊靠!

  「基礎課程的話喵喵記得學長還有學姊之前好像有選八大國家語文,煊凜跟漾漾要不要一起選看看?」喵喵很崇拜的看了旁邊一白一黑的人一會兒,這樣告訴他們。

  「呃、不用了。」漾漾僵硬地回答,然後不知道為何學長走了過來往漾漾腦袋上巴下去。

  「……」學姊,他突然覺得學姊她超溫柔的怎麼辦!這就是比較的關係嘛!看著學長巴漾漾腦袋就是也感覺到自己腦門發麻了!沐凜腦袋上滑下了冷汗。

  「學長跟學姊有選基礎課程嗎?」看著站在一旁的學長與慢條斯理坐在窗邊吹風的學姊,喵喵睜著大眼問。

  學姊轉過了頭然後在學長偏過頭思考完後兩人竟然一同開口說:「墓陵。」

  學姊……你怎麼這麼跟學長有默契?你們是搭檔嘛!

  然後漾漾在一旁翻看了課表,沐凜湊過去看了下,的確有一門名為「墓陵」的基礎課程,不過……據他所知,這門課、似乎很詭異吧!

  「耶?不同年級可以選修一樣的課嗎?」一旁的漾漾提出了疑問。

  呵呵,關於這點一開始他也是有著問題,不過真的某方面再次感謝沒良心的堂姊表姊堂哥堂姐們難得的善心……

  「嗯,大家的課程全部都一樣。」喵喵用力的點點頭,「只有教室班級有分年級,不過選修的課程全部是混在一起選的。」

  「漾漾可以把學院的課程安排想成是我們那邊的大學生活。」想了下,沐凜給了更加準確且比較容易瞭解的說法。

  這樣他就懂了……漾漾點頭。

  「每個星期三都要回到自己的班級開會、然後社團,所以星期三不用上課的,只有早上一定要在班級上,下午就可以參加自己的社團活動了。」喵喵盡責地再幫漾漾解釋。

  思考了下,沐凜決定等回而打通電話回家詢問一下是否有些適合他的社團活動,偏了頭望著漾漾,看著漾漾青掉的臉,恩,他這次也感打包票,漾漾絕對不會想去參加社團活動了。

  「那個......如果要跟學長選一樣的基礎課程可以嗎?」漾漾怯怯的詢問旁邊的學長,他眼睛有點眯好像要睡著的樣子。

  將頭轉往窗邊,不外乎他也看到他那代導人學姊似乎是被風吹得也快睡著了的樣子。

  「隨便你。」

  學姊繼續倚著窗,在他還沒有開口時就睜開了那雙似乎比天空還好看的藍瞳,「你想怎樣也隨你。」

  「那喵喵也要跟學、學姊長同班。」喵喵連忙蹦回去座位上,那裏有個可愛的白兔包包,她從裏面抓出一本跟他們一樣的夾子翻開,在裏面寫下,「也要跟漾漾還有煊凜同班!」

  呵呵,喵喵真可愛,不過……他剛剛就在想一件事情,他怎麼覺得喵喵的那隻貓有點眼熟?難道喵喵是……!

  突然不知道怎麼的,學長湊了過去漾漾那嘀嘀咕咕的說了啥,漾漾大叫:「什、什麼詛咒?」

  「被詛咒之後你就會知道了。」很乾脆簡潔的回答。

  好吧,他大概知道漾漾說、或者是想了些甚麼了……

  學姊離開了窗,伸了個懶腰:「繼續保持,你要至少可以看出這般樣的。」

  ……保持甚麼?還有這般樣的是甚麼意思!學姊你不要說話說一半好不好!

  「你想知道我可以後來再說,在當事人面前說太不道德。」學姊莞爾,這次的笑容雖然沒有毛骨悚然也沒有雞皮疙瘩,甚至沒有任何一點危險感,可是……他還是想說……

  學姊,你這話好損人啊!還有學姊你真的有道德感這東西嗎!

  然後,想玩的下一秒,他後悔了……因為學姊沒有用手巴他,而是伸出了她那有些蒼白的修長手指朝他的腦袋中央彈了下去。

  「唔!」悶聲,該死!誰說彈腦袋不會痛的,這該死的他怎麼覺得腦門被開了一空氣彈!學姊你太狠了吧!還有學姊你真的聽不道他腦袋裡的話嘛!真的是察言觀色嘛!

  「我說了我沒那能力。」學姊瞪了瞪眼睛。

  就在他們閒扯淡的時候,喵喵改玩了課表,然後拉出了小懷表,「呀,時間很晚了,學長還有學姊要送漾漾跟煊凜回家吧?因為學校的接送工具都已經出發很久了!喵喵也有工作要出去了。」然後喵喵快速地收拾了東西,對著他們抱歉的笑笑,「那就這樣囉,漾漾、煊凜我們開學之後再見。」

  「再見。」沐凜笑笑。

  就在喵喵拉開門的那一瞬間,漾漾趕緊跑到門邊,可喵喵已經跳了下去,「危險!」

  他想,他會看到他預料中的景象,不過漾漾應該受驚受很大……沐凜思考了下。

  「別亂跑。」學長蹙眉一把抓住漾漾的後領,看的出力氣頗大,讓漾漾一步都走不出去,只看見喵喵在跳躍的景色之中直線落下。

  「啊......

  學姊?學姊繼續雲淡風清的看著他的風景,天曉得哪邊來的風景給他看!只是他看到了漾漾那模樣再次露出了笑,然後詭異的瞇起了眼。

  學姊是不是早就知道漾漾會這麼做?突然有一瞬間,沐凜心中閃過了這念頭,但隨即想想應該是學長跟他說的……吧?不過,學長……真的知道漾漾會這麼做嗎?學長跟學姊……真的很神祕。

  『喵~~』的巨大貓叫聲從外頭傳來,而這聲也肯定了沐凜心中所想的事情。

  「哈哈哈......」他聽到了漾漾乾笑的聲音。

  「那是白貓王、蘇亞,米可蕥的家族座騎。」學長對著漾漾解釋。

  雖然他很好奇,真的很好奇,明明漾漾甚麼都沒有說,學長卻像是知道一樣對著他說明,等等!他似乎想到了甚麼!

  學姊似乎說過,他沒有像某人一樣的能力……難道指的就是學長嗎?

  (作者在這邊不得不說,沐凜同學你真相了……)

  「貓王不是很會唱歌的那個人嗎?」漾漾忽然冒出了這句話。

  學姐聽到後立即大笑,沐凜轉過了頭也偷笑中……學長則是一臉糾結又複雜的表情看著漾漾,然後漾漾想,他知道學長要做甚麼了……

  「靠!」這次學長選擇踹漾漾屁股……

  嗯,雖然很沒良心,但是笑都笑了,就讓他沒良心的在心中補上一句話吧。

  學長……您真是踹的太好了!

  一旁笑的流淚的學姊似乎是看出他想些甚麼,笑得更歡快了……嗯,初來學院的孩子真的是他媽的會讓人雷的笑死啊笑死……

  (作者吐槽,沐凜同學你好過份,明明就比人家漾漾好點而已你還敢笑!)

  

創作者介紹

眷夏貪涼

涼眷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