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沒意外是改名過後的特傳同人二更,另外目前此作品還沒有正式定名,所已先一概稱特傳同人,之後會定下名字的!**

 

  守世界 Atlantis學院 黑藤館 某人房間 9:00 a.m

 

  淡藍色的短髮隨風舞動於空中,身穿著白色長袍的少女正慢條斯理的倚在窗邊看著眼前曾經出現在夢中而如今在她身邊站著的黑袍青年,青年有著長長的白髮,白髮在左額邊有著一縷血紅。

  「你真的要去接那傢伙啊?」少女挑著眉,用著似於天空色彩的眸子看著青年。

  「廢話。」青年的血紅瞳眸睨著身邊明明有著黑袍等級卻偏偏只考白袍就不考上去,扮豬吃老虎嚴重的傢伙。

  竟然是因為不想要穿黑袍所以只考白袍……這到底甚麼爛理由。

  比那個有黑袍等級卻只上紫袍的巡司還要欠打頗多。

  青年又言道,「老太婆沒要你接?」

  聽到老太婆三字,少女莞爾,「有,只是我覺得我接的那個人不需要我操心太多,沒你那個麻煩。」

  「……」看著少女那風青雲淡的笑容,血紅的眸子翻了翻白眼。

  「時間不早了,去接人吧!我也好去了。」笑呵呵的少女從黑館,全名黑藤館的窗戶翻下,一點都不怕外邊的「東西」攻擊。

  青年微微蹙眉看著少女離去,發現時間已經超過許久,播通了電話發現某個傢伙沒有跟著跳車,然後又播了通電話到那個麻煩傢伙那,嘖了一聲後默默地前往原世界。

 

───

 

  身穿白袍的少女腳下的高等級動陣法漸漸消逝,唇邊的微笑柔和,淡藍色的眸子靜靜地看著出現後於高樓底下的風景,「吶……故事要開始了啊。 

  「不過,是不是我的出現,才會讓故事改變呢?」少女喃喃自語。

  「可……不管那麼多了,出現就出現,改變就改變,反正大致上應該是不會偏差到哪邊去的,對吧,克勞德?」少女輕輕呢喃,聽到了腦中的那輕俊男子的回答後笑得燦爛。

  「得去找那個孩子了啊!」白袍等級的少女再次彈指,腳底下隨即畫出了移送陣。

───

  沐凜蹙著眉頭,站在了火車的月台邊,疑惑著到底要如何前往學校,這個名為「Atlantis學院」的學校,他今年國三剛畢業,考進了家族指定的學院,於另一個世界的特殊學院,老實點講,他對於那個世界說真的沒有太多的知識,可家族的人都羨慕他。

  據說,是因為他有一個無比高位的代導人的關係,至於代導人是甚麼?他看到了厚厚的學院手冊後知道,代導人是新生進入時由舊生們帶領新生們熟悉學院的人,時間為一個月,一個月過後就要自己自力更生了。

  如今時間要九點半鐘了,可他的代導人至今還沒有出現。

  「抱歉,因為有點事情,拖了點時間。」一個如雲如水般好聽的聲音從一邊傳來,沐凜轉過頭一看,愣了神。

  好看的美人他不是沒有看過,他們沐家的人可都長得是妖孽般得好看,只是他沒有看過這班似於雲霧的人。

  眼前的少女有著如雲般白、仔細看卻又發現是淡藍色的短髮,似於天空顏色的眼瞳此刻帶上了點歉意,淺淡的唇邊也是微微的笑,穿著著改量過後的白色長袍。

  那是擁有「白袍」資格的人才可以穿著的服裝,他知道,在學院的世界裡共有種五袍級:黑袍、紫袍、白袍,還有情報班的紅袍、醫療班的藍袍,醫療班的則需要有鳳凰族血統,不過據說在很久以前有著例外。

  「沒關係,不過,要怎麼去學院?」他的家族人只叫他到車站等,並沒有說後續,於是他問著眼前的少女。

  「呵,等著火車過來就知道了,」看著眼前墨色半長髮有著紫、藍雙色瞳眸的少年點頭後白袍少女笑,「因為某個地方的麻煩傢伙遲了,恰巧我也遲了,所以會有多開一次門,等等錯過就很麻煩了,記住,等等不要猶豫的跟著我行動。」

  「好。」沐凜點頭,對於袍級者的話其實不要有太多的猶豫,因為大多的袍級說的話都是可信的,為何說大多?因為他們家出了例外,所以才說大多。

  少女走到了一邊,看著販賣機思考了下後投下了銅板,按下了兩罐飲料,「吶,這個算道歉禮,車還要一回而來。」然後拋了一罐紅茶給他。

  接了過來,沐凜插下了利樂包的吸管,看著一旁的少女慢條斯理的喝著某牌的運動飲料,然後隨手往後面一丟,竟然準準地進了回收桶。

  對此,沐凜睜大了一下眼睛後就沒有多說,因為他知道這些對於袍級都不算甚麼……不過,他疑惑的是,為何……家族的人會說這個白袍少女很強大

  白袍不是三袍中最低的階位嘛?為何家族的人知道他的代導人是這個人後會訝異羨慕甚至是忌妒呢?這點他真的不解。

  對了……他到現在還不知道學姊是幾年級的,還有,他的名字是甚麼?

  「學姊。」於是,他喊了喊少女,雖然他覺得少女跟他其實是同一屆。

  「嗯?」學姊轉過了頭,挑起眉疑惑,「怎了?」

  「學姊,我還不知道你是幾年級的,還有……學姊的名字是?」

  聽到這問話,學姐笑笑,「等到了學院再告訴你吧。」不過學姊又瞇了咪眸,「不過你怎麼覺得我會是你的學姐呢?」

  「直覺。」雖然他想說一般來講不都會是學長姐來帶嗎?雖說……直覺也是有,因為眼前的少女是白袍。

  少女愣了下,笑彎了眼,似乎是知道他真正想些甚麼,「沐凜,我先跟你說啊!你們班上與B班、A班都是有白袍的,所以你後面的猜測不算是正確,只是你的直覺也沒有錯,我的確是你的學姊。」

  他們班上也有白袍?沐凜眨眼,C班也有……?還有,學姊是怎麼知道他的猜測的?

  像是看出了他心裡所想的,學姐笑得更加燦爛,那笑容卻又透著暖陽般的舒服,「我雖然沒像某個傢伙可以聽人心,卻也是可以大致上的由表情、動作、氣息猜測出那個人心裡的想法。」只是不常去多用這能力罷了。

  「原來如此。」不過這某方面來說就代表甚麼事情都瞞不過學姊了……

  「呵,火車來囉。」學姐笑,沐凜側過了頭果然看到了一台急駛過來的火車,不過那不像是要停下來的樣子啊!

  「記住,不可以猶豫啊!」學姊那游刃有餘的聲音傳了過來。

  然後,沐凜瞪大了眼睛,難得驚慌失措的大叫:「唔哇哇哇哇!」

  學姊、學姐竟然快速的移到了他背後把他踹下了車,瞪大雙眼的沐凜看著那急速的火車超他開了過來!

  而他大叫的時候,學姊的那淡淡的聲音傳到了他耳邊,「吶,沐凜,不能猶豫噢!不管是任何時候,尤其是在學院的世界,猶豫過久,會失去很多東西,會錯過很多事情,同時、也有可能喪失了性命,所以,凡是、不要有太多的猶豫,思考是好,但是也不能思考太久的。」

  然後一陣白光閃過,刺目的讓他闔上了眼睛,學姊的話在他心中閃過,而他也因為這些話,避免了很多死亡的可能。

  「睜開眼睛,到了。」學姊推了推他的肩膀。

  沐凜睜開了雙瞳,愣神的看著眼前壯觀的精靈守衛雕像,這個他知道,這些守衛們是守護大門的,是真的有生命而不是單純的石像。

  「走了!大門你會有很多機會看的。」學姊斜睨了下,然後繼續向是逛家園般的帶他走進了門。

  「學姊,你還沒告訴我你的名字跟年級班級。」學姐走的有點快,沐凜小跑步了下後走在白袍身後一步的距離。

  天藍髮色的少女往後看了下他後把玩著自己那有些長的瀏海,然後輕輕一笑,「聿。」

 

  聿……?

 

  走在前面卻像是看著他的學姊,感覺出了他的疑惑,「是噢,我的名字是聿,至於姓氏甚麼,你知道的時候還沒到,只要記得我叫作聿就好。」

  知道的時候還沒到?不過,她所謂的時候,是甚麼時後?沐凜雖然有疑惑卻沒有問,因為他看到了學姊神秘的笑容。

  「吶,找教室囉!」學姐突然停了下來,沐凜茫然疑惑的走前面了些,瞪著眼睛看著眼前那一堆一堆的大方塊……

  雖然他知道學院的教室很不正常……可……可他媽的有不正常成這樣子的嘛!沐凜眼角微抽的看著撞來撞去的大型俄羅斯方塊樣子的教室。

  「你應該慶幸你剛剛進校門的時候沒有看時鐘。」學姐看著他錯愕的臉悶聲笑著。

  看時鐘……?愣了下,他知道了……不過,看了時鐘到底會怎樣?

  學姊再次發揮了他那神奇的推斷能力回答了他的問題,「剛剛有一個人,沒看手冊,然後看了時鐘,於是,時鐘為了讓他『看得更清楚』所以從上面掉下來,然後他差點葛屁。」

  ………沐凜嘴角抽抽,臉再抽抽,前面的事情或許讓他驚訝,不過他更傻眼的是自家的帶導人學姊竟然說出了「葛屁」兩字……

 

創作者介紹

眷夏貪涼

涼眷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