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雖然這次沒有到六千,但是也有五千七百多ˊˇˋ希望親們會喜歡噢**

 

 

  「你手藝真不錯。」吃完三明治又喝完咖啡的上官風雲毫不客氣的給出了讚美。

  「我只會一點簡單料理。」謙虛是種美德,令狐燁笑不語。

  「你平時除了畫設計圖之外還會做些甚麼?」上官風雲肢著臉看著優雅或者該說是秀氣的吃三明治的某鬼才設計師。

  「很多,我興趣算廣泛。」含糊不清的,吃到快完的令狐燁發現自己的胃口今天特別大,照理來講他是吃不下那麼大一個三明治的,如今是快要吃完了才覺得撐。

  嗯……難道跟「乾哥」一起吃飯胃口會比較好?令狐燁笑笑。

  「哦?例如?」聽到這話,上官風雲挑起眉。

  「嗯……一時也說不出有哪些,不過最近聽了別人的建議去玩了玩遊戲。」思考了下,令狐燁想到某個人不禁笑了出來。

  他很久沒有看到她了,不知道他身體好不好?令狐燁的唇邊勾出了一抹好看的又寵溺的笑容。

  這笑容讓上官風雲好奇,究竟是甚麼人會讓這樣出色的少年露出這表情,「女朋友推薦的?」

  這反問一出,令狐燁瞪了下眼睛,女朋友……?她想,如果她就算真的是男的好了也沒那個膽當那傢伙的女朋友,更何況他是個女的……

  「當然不是。」輕輕一笑,略帶神祕的瞇起了眸子,令狐燁問了問,「風,你知道【逐夢狂想Online】嗎?」

  逐夢狂想……?上官風雲有一瞬的疑惑,後來才想起這是既【龍耀Online】之後月方集團,也就是推出【龍耀】的日央公司對手在【龍耀】推出後的三個月,以知名作家夜未央的成名作品《逐夢人的幻想世界》為基底配合西方魔幻打造出的世界,不過……那又如何?

  「我知道,你在玩逐夢?」上官風雲挑起眉。

  令狐燁搖頭,沒有直接回答問題而是再次提問,「那你知道『黑兔子』嗎?」

  黑兔子……?黑兔子!又是一陣疑惑,上官風雲才想起,他最近翻了翻各地的遊戲論壇,的確是有一個被逐夢狂想尊敬著、行事特殊、個性獨立又特別的情報商人,而那個情報商人更是被逐夢狂想的人統一稱為「黑兔子」。

  「你跟黑兔子有關係?」

  「算是吧,孽緣。」思考了下,想起那隻狡猾的兔子,令狐燁搔頰。

  「哦?」

  「我跟黑兔子其實是在一個網路聊天室認識的,偶然間聊的比較開,後來她推薦我玩遊戲,那時逐夢狂想還沒出而龍耀才剛要上市,而黑兔子還在網路聊天室亂晃,我也還是無聊就畫設計圖的工作狂,」想起之前的生活,令狐燁緩緩地說起與那個除了悠雲、業願之外最接近他的少女,「我們兩個某天不知道發了甚麼神經,應該說那隻瘋狂的兔子說想要玩遊戲,然後那時龍耀正要出,兔子原本是想進龍耀的,後來也的確有。」

  聽到令狐燁這樣講,上官風雲反而疑惑了,照這情形,情報商人黑兔子應該是出現在龍耀而非逐夢,不等他開口,令狐燁繼續說,甚至眸中帶上了笑意:「那隻兔子跟我同時進了龍耀,可是兔子是個崇洋媚外的洋兔子,不太喜歡東方風格的遊戲,在玩了一個禮拜後不知從哪邊聽到了她最喜歡的作家夜未央的故事要變成網路遊戲,所以兔子就退了出來,而我、被龍耀的美麗風景深深吸引就留了下來。」

  之後還遇到了她的師父「龍之君翼」,然後是師父的離去、「染魔者」任務的開始,後來的她就成了龍耀中的大神,徹底浸入了龍耀這東方味兒濃厚且情誼十足的世界,最後……現在的她,還遇到了一個特別的又讓他牙癢癢的傢伙。

  「真沒想到原來你跟黑兔子還有這段。」上官風雲訝異的看著眼前的少年。

  令狐燁攤了攤手,「許多人也不太相信,畢竟很難想到網路上的那個我與逐夢中特立獨行的黑兔子連想到一塊兒,我與他、就是兩個風格。」

  「網路上的那個你?剛剛你說你玩龍耀,你在龍耀中叫甚麼名?」一開始見著令狐燁就覺得熟悉,這下剛好確認一下,上官風雲瞇起了深藍色的鳳眸。

  「聽這問題,雲,你也有玩?」令狐燁吃完了三明治,放下了手中的咖啡杯手環胸慢條斯理、不急不徐地反問,墨綠色好看的雙眼彎起,一副「你回答問題我才決定要不要告訴你」的模樣。

  「有。」很直接的,不拐彎抹角回答,會這樣坦白的原因很簡單,他在談話中發現某人「應該」跟他猜測的某人有一樣的性格,所以不選擇拐彎。

  「名字呢?」拋出問題,令狐燁對於上官風雲的直接感到愉快,他不喜歡拐彎抹角,她喜歡的是直球般的直接坦白相處模式。

  「你的。」意思是你先說。

  「一起,如何?」笑咪咪,不肯退讓半部的某鬼才設計師看著自家的BOSS兼乾哥。

  「好。」點頭,再次直接回答。

  像是默契長久般,兩人從原先的慵懶坐姿轉成了像是遊戲那樣端正卻又有朋友氛圍的樣子,一口同聲的說出了讓對方都為之一笑的遊戲名。

  「九獄燁火/掀動風雲。」 

───

 

  回到家後,令狐燁難得的沒有去抗議曲悠雲早上那般沒通知害他狼狽的被某女堵到的事,只是勾起意味深長的笑容去洗了澡,在自己的房裡擦了擦身體後便赤身裸體的走到了那King-Size的床上,拉開絲絨紅的被子蓋到身上後就懶洋洋地拉下了床頭的遊戲頭盔,閉上眼、登入【龍耀Online】。

  再次睜眼時,變成了那穿著白衣、銀髮紅眼的染魔者──九獄燁火。

  打開了好有列表,坐在客棧房間裡柔軟床上的九獄燁火思考著要不要戳那顯示著上線的名字。

  畢竟……他們有任務要做,只是,現在的關係有點兒微妙。

  看著那從第一大神轉成為自己乾哥兼BOSS的人,九獄燁火紅眸閃了閃,不過,那人不等九獄燁火的猶豫,反而主動發了訊息過來。

  九獄燁火懶散地將訊息面板打開,大大的四個字出現在他眼前,最後那個字讓他瞇起了眼。

  >>>掀動風雲:你在哪,燁?】

  不是燁火,是燁,這讓他猶豫要如何在遊戲中喊著上官風雲,沒錯,第一名的大神、第一大幫的幫主,是他的「打工」地方的上司──DSA珠寶的總經理。

  說真的,他有點難以相信一個總經理竟然會玩線上遊戲,轉了轉眼中,想想自己一個首席設計師也來玩了,他這總經理來玩真的不算甚麼……

  <<<掀動風雲:客棧裡。】

  【>>>掀動風雲:哪間?】

  【<<<掀動風雲:沁竹軒。】

  【>>>掀動風雲:正好我跟弱水、殺手都在沁竹,上次那地方,叫上凌業與悠悠的雲來準備跑任。】

  可能是因為彼此現實中見過了面,掀動風雲的語氣沒像之前那種剛認識的感覺,現在就像是一般認識了頗久的老友般對著她說話,天曉得他們就算是現實上見過也只是今天的事而已。

  <<<掀動風雲:知道了。】又是三個字的回應,九獄燁火好笑的發現自己竟然見了大神本尊之後竟然更僵硬了。

  >>>掀動風雲:等你。】

  正當九獄燁火要關了訊息時,看到了那兩字,微微勾起了笑容,或許、或許他是真的該放開心一點,反正這就遊戲裡,就算他是乾哥、他是他的BOSS又如何,他在遊戲中可也不輸他,現實中雖然在他底下工作,實際上卻也不輸她太多。

  那麼,他幹嘛那麼拘泥?

  想開的九獄燁火回復了往常那種慵散感覺,懶懶地打開了訊息面板叫上了悠雲與凌業後緩緩地整理自己有些凌亂的衣衫、伸了個懶腰後才用著比烏龜還慢的速度出了房間門,勾著自己的銀髮走到了包廂。

  門一打開,沒想到除了原先就在的掀動風雲、飄渺殺手、三千弱水之外,悠悠的雲與凌業竟然都已經到了,顯然就是在等著這個還慢慢來的正主兒……

  「我說燁兒,你是不是又倒在床上睡了?」悠悠的雲一臉無奈,自己跟凌業都到了這邊後卻沒看到熟悉的某人,反而只見到大神三人組,正要發訊息後竟然那人就像烏龜一樣摸了過來,想了想一定又是懶病犯了倒床上蹭棉被才會那麼晚到。

  「我沒有。」三個字懶散地拋出,九獄燁火的卻沒有倒床,只不過到真是有些犯困,不過形象的打了個哈欠,揉了揉眼。

  「燁君,你這是作了甚麼犯睏成這樣。」凌業瞪著眼前這個打完了哈欠後走到桌前倒茶喝的九獄燁火。

  難道是因為早上的事情?可不對啊!悠雲跟她說回到家的燁君不但精神異常的好還難得的下了廚做了晚餐,沒道理會這樣打著呵欠才對。

  「沒什麼,現在先準備情誼值的事情吧,畢竟情誼值升起現在才是重點。」銳利的紅瞳瞇起,九獄燁火難得沒有在任務上推拖。

  「也是、也是,不過那【友誼相情】的道具誰那有?」三千弱水先是疑惑地看了看自家老大,又望了下那邊不斷地打著哈欠的某殺神,決定先把心中的疑惑吞下去。

  老大剛剛說的話實在是太讓他震驚了啊!連殺手那死麵癱都瞪大了雙眼……

  「我來的路上有叫阿業買。」指了指旁邊的傢伙,悠悠的雲彎眼。

  雖然說結拜的事情真要算起來其實悠悠的雲根本沒關係,但,眼下他家的幫主與現實男友要做這主線可就不是沒關係了,畢竟除了裙帶關係(?)外,那主線任務可就關乎到所有龍耀的玩家了。

  凌業從包裹中掏出了令牌,令牌的使用方法很特別,竟是要結拜的人把自己的一滴寫給滴上,九獄燁火首先拿出了匕首往自己拇指上一挑,小傷口出現在修長白皙的指上,小小的一滴竟是透著點紫色的血液滴上了令牌,這特殊的顏色讓其餘除了掀動風雲外的人都瞪了瞪眼睛。

  透著紫色的紅在低落至令牌上石像是一滴水落入一攤水中晃起了一圈圈浮空的漣漪,這是寫入成功的情息。

  怎麼這殺神的血是紫紅色的?看著那特殊顏色的漣漪,眾人將目光轉至人血液主人那。

  「我是染魔者,魔族的血是黑紫色,不過我因為只是染魔,不算是完全的魔,所以血是紫紅。」努了努嘴,想當初看到自己的血變成了這顏色,九獄燁火也瞪了眼頗久。

  「了解。」幾人點頭,然後九獄燁火將手中的匕首拋往凌業那邊,凌業仿了九獄燁火的動作,一樣拿著匕首往手指一挑,一滴鮮紅往令牌上滴。

  又是一圈圈的漣漪泛起,不過這次是正常的紅色,看著漣漪消失後凌業把匕首拋給了三千弱水,三千弱水跟著凌業的動作,叼、滴血、漣漪起、漣漪逝,之後將手中的短匕拿給了飄渺殺手,又是一連串的動作後拿給了掀動風雲,然後,眾人,當然也是除了當事人與同樣特例的某人外都瞪了眼。

  因為掀動風雲的血竟然詭異的是泛著淺金的紅。

  「蒼藍傳人,半個神族,同燁。」幾個短字解釋了血液顏色不同於人的原因,眾人也才點了點頭,感情這兩位大神都「不是人」才會這樣。

  不過,凌業與悠悠的雲對視了一眼,他們是不是有了錯覺。

  怎麼感覺大神在喊他們家的燁君(燁兒)時透了點老友才有的感覺?而且,大神之前不是都喊燁火的嗎?何時轉為親暱的燁了?他們兩個是不是發生了甚麼事情?為毛才過了一天就有這般讓人說不出的………親暱感?

  「咳,再來呢?說真的,這東西我真不會用。」聽到那聲「燁」也僵硬一下的三千弱水清了清嗓子,天曉得就算知道原因的他聽到了自家老大這般稱呼九獄燁火還是被雷了下。

  「……」九獄燁火沒有說話,只是拿起了那塊令牌,手指輕輕抹過,喃喃念著:「五人結義,願求主神見證,吾等將選定命中之地正式結拜為兄弟,不求同年同日生與同年同日死,只求彼此信任方至死,只求彼此和睦方至年年,吾等必定已誠待彼此,吾等必定遵從主神之旨意,請求主神之眷望。」

  話畢,令牌竟飄至了五人中央,悠悠的雲退後了一步,給了五人一個空間,令牌瞬間破裂成五片,變成了亮光飛往了五人的左手形成了一個閃個淡藍色、有著紅紫金紋路、透明底的細環。

  「你怎麼會知道使用方法的?」三千弱水看著手中那透別的環,挑起眉看著剛剛拿走就在唸的九獄燁火。

  「我應該之前有說過我的師父有跟我說過這方面的事情吧……」無奈地翻了個白眼,九獄燁火淡淡地回答。

  「……」聽到這回答,三千弱水思考了下的確是這樣,「不過這令牌怎麼這麼麻煩,還要唸這些,另外,是不是不唸這些不能結拜?」

  九獄燁火搖頭,「不,唸這些是能夠讓系統比較好幫我們定位。」

  「讓系統幫……定位?」掀動風雲蹙眉,提出了疑問。

  前面都還好理解,不過怎麼突然扯到系統,又扯到定位去了?

  「事實上這個牌子上有說明,只是一般人不會去注意,而我也從我那個不知道為何會知道遊戲那麼清楚的師父上才曉得,龍耀這遊戲在結拜上雖然麻煩,但也是有簡單的竅門的,」頓了頓,九獄燁火哭笑不得的說,「一般人也是忽略了這點才會如此難以成功,那就是誠心誠意的祈禱並且跟系統說明要怎麼樣的幫助,系統就會隱約的告訴你,結拜的地點與時間。」

  ……聽到這話也讓傻眼了,這龍耀有沒有這麼坑阿,還祈禱?

  「你確定有效?」掀動風雲愣了下後問了這話。

  「……阿……師父說,心誠則靈……然後……然後在龍耀中也不例外。」難得尷尬的九獄燁火搔了搔頰結巴地說著。

  ……好一個心誠則靈,好一個在龍耀中也不例外。

  「我忽然很疑惑你跟你師父的相處情況了。」一旁沉默很久的悠悠的雲無奈地看著又打哈欠的九獄燁火。

  「同上。」凌業表示有同樣的疑惑。

  「頂。」三千弱水更直接,一個字跟上。

  「………」飄渺殺手雖然沒有說話不過卻有著同樣的想法。

  「啊呵呵呵……這個,這個就不用去探討了。」天曉得他跟師傅相處的情形是特麼的丟人。九獄燁火壓下了又一個打哈欠的舉動。

  「……」一個視線。

  「……」二個視線。

  「……」三個視線。

  「……」四個視線。

  最後連掀動風雲都因為氣氛的關係把視線轉往了乾笑的某人,惹的某人跳腳:「每個人都有不堪回首的過去啊靠,有沒有這麼八卦啊我說!」

  看著某人明顯炸毛的舉動,眾人也不多問了,於是決定前往副本開始刷該死又可愛的情誼值,他們現在得趕緊把情誼值衝上並且結拜,要不然任務真的都甭繼續了。

───

  於是在【龍耀Online】「燦陽」伺服器的眾人眼前,第一大神跟第一殺神偕同大神幫內的兩副幫與第二大幫的副幫與幫主開始了一連串快速秒殺副本的行動……

  世界的眾人各說紛紜,有人說是兩幫要連手了、第三大幫危險了,也有人說幾人其實是有曖昧的,不過這話讓許多人吐槽,畢竟五男一女,搞NP也不是這樣,耽美也要沒女的啊!然後也有人說是大神勾搭了殺神要搶人進會而第二大幫的兩個熟人趕緊來保護(?)柔弱(?)的殺神……

  不過正主兒們到是跟自家幫會的人說清楚講明白了,這才沒有一堆自家人跑上世界質問的聲浪,雖然說,在某殺神不知情的情況下,兩幫的幫會同人女已經不斷地在歪歪著各自希劈(!?),總而言隻雖然江湖上紛亂不已,兩個幫會的人到是安分守己的在幹自己的事情。

  不過呢……某兩個被歪歪最嚴重的傢伙在其他幾個其實應該要淡定的傢伙們面前各說了幾句話後也雷的慘慘。

  這事呢,發生在打完了副本後,某大神看著某殺神一直打哈欠然後對著某殺神說。

 

  「燁,記得補眠,別再熬夜。」

  「雲,你別跟伯父說。」否則的話他就要被抓去盤問了。

  「你這是在拜託嗎,燁?」

  「看在明天我還要去你那邊報導的份上麻煩別說。」青筋。

  「所以你是答應幫我了?」

  「對拉、對拉!特麼的我犯睏死了……」話畢又是個哈欠……

  「早點去睡吧。」某大神勾起了柔和的微笑,而這微笑一出更讓被兩人前些對話雷死的人又被劈了一次。

  「知道了!晚安。」斜睨了下,某殺神淡淡地說完後消失。

  「呵。」大神笑完也來不及跟那人說晚安就看到某人已經下了線,跟其他人道完晚安後也下了。

 

  眾人面面相覷,誰能來告訴他們,他們這項是夫妻(?)又像是兄弟、又像是多年好友的親暱語氣與熟悉是哪邊來的啊啊啊啊啊!

  只能說,一切都要等到下次上線才能問清楚了……

 

創作者介紹

眷夏貪涼

涼眷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