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著眼前出現的少女,眾人有一瞬的回不過神,尤其是深色系,愣燈燈地看著眼前這個平時他不敢開口講話,怕一講話就會出差錯而讓好感度全失的少女。

  「很驚訝嗎?」弒淚彎眼。

  「嗯、咳,有點,不過,兔子,你……怎麼進來的?」照理來講應該酒吧內是不能使用技能的,尤其是他們訂的酒吧並沒有多大間,通常使用後都會被酒吧內的NPC給趕出去,因此淺色調臉色糾結的看著剛剛因為卡牌旋風出現,之後那些卡牌又化為光點的兔子。

  聽到這點,黑兔子笑容更燦爛,「難道沒有人跟你們說過自家老闆出現在自己的酒館是不受限制的嗎?」

  自家老闆……出現在自己的酒館?五人聽到這話石化了。

  緣櫻掐著自己的聲音才不讓自己尖叫,「這、這、這間、這間雖、雖然小,可是……」可是……

  兔子笑得更開心了,「可是是全服中最受歡迎且還有聯盟跟連鎖店家的酒館總部,怎麼會是我是老闆是嗎?」

  看著幾人僵硬的點頭,弒淚彈了個響指,房間竟然突然拉大還放出了一個單人沙發,兔子走過去坐著,肢著腮,笑靨妖孽般的好看迷人:「我雖然做著情報買賣還是需要有一些獲得情報的管道吧?而酒吧之類的地方正好是獲得情報的第一現場,因此,我在遊戲一開始時就開了這間酒吧,這也是酒吧為何會這麼小的原因,畢竟我當初沒有多少的金錢。」

  「那為何現在你一彈指空間就變大了?」司諾蹙眉看著周圍突然變大,有些不太習慣,這個包廂他們三個雖然不常來,但卻是所有包廂中最熟悉的位置,突然變大真看不慣。

  愣了下,瞇眼打量著這個擁有隱藏副職業──珠寶鑑定師的男子,兔子臉上那抹笑容未斂,「有種東西叫做【空間擴充卷軸】。」

  聽到這話讓人傻眼了,靠!這【空間擴充卷軸】可是專屬於店家使用,而且能使用的店家不超過五家,並且每張卷軸價值都超過十萬水晶幣的天價!可,這黑兔子的酒館竟然有?

  「可,你有這卷軸,為何不開放?」冰炙到沒有不習慣的感覺,反而覺得擴大些好。

  歪頭,兔子眨眼,「為甚麼要開放?」

  「……為甚麼不開放?」僵硬的冰炙沒有想到兔子會這般反問,這、這不是該給客人大一點的空間嗎?這樣服務品質不是更好嗎?

  「雖然我有這卷軸,可是我並沒有很多張,要善待顧客前先懂得優先照顧自己。」兔子懶洋洋地回答。

  她的錢夠多了,光是情報的買賣就夠了,不過那些錢要買大量的空間卷軸還是不夠,他也沒打算擴充多少空間,畢竟酒吧之類的只是提供人放鬆或交談、交換情報的場所,不必要多大,何況,她的酒吧雖然說小,但是其實也沒小到哪邊去,還有著多個包廂,何需再去擴充呢?現下使用只是讓她比較舒服罷了。

  「……果然是隻會享受的兔子。」淺色調乾巴巴的說出了這句話。

  兔子瞇眸,「賺錢就是拿來享受更好的生活的,我這個情報商人也不例外。」

  這話還真是本日中肯啊……深色系嘆氣扶額。

  「啊、好了、好了,來談談正事吧!」看著眼前有些低迷的氣氛,緣櫻笑了笑說。

  「也是,」點頭,弒淚卻沒有變動過自己的姿勢,只不過手中多了杯紅酒,看著那絲絨紅的顏色,再看了看眼前的四男一女,望著那三個隱藏副職業的神手,「你們,為何會找上我呢?」

  「我們想跟你玩遊戲。」司諾看著眼前流露出貴族氣息的少女直奔主題。

  對,他們雖然想加入兔子的公會,可最主要還是想玩玩遊戲,跟這隻兔子玩遊戲。

  「……」聽到玩遊戲三字,兔子難得尷尬的抿了抿唇,想到了不久前那糟糕的公會遊戲活動。

  尼瑪的要拿出那些古怪的遊戲道具找外人玩,說真的她弒淚沒那個臉……汗顏中。

  「可以嗎?」緣櫻挑眉看著眼前尷尬笑著的兔子,不曉得這利索的情報商人為何現在提到遊戲會有這般神情。

  兔子苦笑不已,她該怎麼跟他們說啊!說他的賭具不給力的很機車?這怎樣說都毀了他在外面那種隨時隨地找人玩遊戲的恣意感啊!

  於是兔子呼了口氣,臉色有些糾結地問:「你們想玩甚麼遊戲?」

  拜託千萬不要扯到他的賭具!那些東西、那些東西在還升等到【Lv.05】之前都是不穩定的,剛剛跟兔崽子們玩過後也才升到【Lv.02】……穩定正常程度根本不到一半!如果真的拿出來玩一世英名都毀了啊!

  賭具不正常的孩子傷不起啊,親!

  「我們想看看你的那些賭具。」司諾靜靜地說出了這句話。

  兔子吐血了……雖然沒有真的吐出血來卻還是深深地重創了,尼瑪的夠了啊!賭具的悲劇她一點都不想讓人看到啊!想到那該死的蘋果香蕉骰子就夠嘔了好不!給自家兔崽子看就算了,如今、如今這三神手又指定要看!

  天煞的剛剛就說過,賭具不正常的孩子傷不起啊混蛋!

  「………你們一定要玩那些遊戲嗎?」兔子放下了杯子,低下頭,一隻手拍在臉上,狠狠地抹了一把後抬起,有點像是壯士一去不復返般問著眼前三人。

  看著兔子那感覺要死不活(?)的表情,三人挑起了眉,難不成……難不成兔子遇到了跟他們一樣的事情?

  「嗯。」司諾在另外兩人的眼神下回答了兔子,然後就看弒淚一臉想哭又想發怒的表情頭痛著。

  「啊……黑兔你這啥表情?」淺色調小心翼翼地問,深怕一個問不好兔子就炸毛了……

  兔子垮下了肩,「多說無憑據,我直接用個實際例子給你們看,也希望你們先不要宣傳出去,要不我這遊戲兔子的名譽都沒了。」

  眾人一臉好奇,就看兔子走到了一邊,手中的手杖一揮,出現了個常見的長桌,然後像是指揮家一樣再揮動,上面出現了一個盅,一個搖骰的盅,只是……怎麼哪邊怪怪的?

  弒淚已經眼神完全死了,她真的很想哭,尼瑪這個盅是巧克力做的啊靠!

  「……」緣櫻站起了起來走過去,默默地拿那個盅打開,然後嘴角抽蓄地感覺到手中的盅根本就是黑巧克力,然後看著裡面的三個骰子竟然天煞的是用白巧克力做的……

  「……我想問,這個東西……是巧克力嗎?」僵硬的淺色調再次小心地詢問。

  「………」等了頗久的時間,兔子咬著牙,聲音像是從牙縫中吐出,口氣卻溫柔的讓人頭皮發麻,「親愛的淺色、阿淺,尼瑪的難道不知道有些事情只可意會不可言傳嘛!」

  聽到這話深色系扶額,然後毫不猶豫地朝淺色調腦袋上一巴,天曉得這傢伙根本那句就是直接戳到了兔子的痛腳上了!

  「唔……嚶嚶嚶……」被巴道後悶聲一叫,淺色調也不敢抗議,因為他看到兔子因為他被阿深巴玩後殺氣沒那麼濃了……

  「可憐的黑兔。」緣櫻哭笑不得,「我們當初也是這個樣子的,這遊戲、也不玩了,直接跟你說好了。」

  兔子這時難得的沒有主動去提正事,反而是聽到那「當初也是這個樣子」這幾字有了反應,「你們當初也這個樣子……怎麼說?」

  聽到這話,神人三隻都露出了哭笑不得的模樣,這讓一旁的淺色調跟深色系都一臉疑惑,於是冰炙搔了搔頰開始講起了他們當初三個的悲催副職練等血淚史。

  他們三個一開始玩逐夢狂想這款遊戲時只是想著要好好放鬆罷了,三個家庭都是世家好友,而且同時都是獨生子女,所以他們三個說白點就是一般人所說的「青梅竹馬」,三人進入逐夢狂想一個月後想著亂晃練等也沒什麼意思,緣櫻,也就是最初提出要玩這款遊戲的少女在官方網站上面發現這款遊戲除了那基本的三個副職業與主職業外還有著其他隱藏的職業。

  主職業他們已經不想再換了,或者說他們習慣了現在的主職,懶的再費工夫去更換,況且,逐夢狂想也不能更換主職業,除非是刪掉角色重新來轉職,於是,他們三個就打算去尋找了隱藏的副職業。

  他們花了頗久的時間再亂逛各個島嶼跟城鎮,同時也包括逛了不少荒郊野外,當然也花了一點時間在找到轉職NPCNPC所要求的資格與任務物品方面,最後,他們終於成為了逐夢狂想中的三個特殊隱藏副職業的第一人,當然也像現在的弒淚一樣獲得了轉職者給的頂級副職道具。

  聽到這,兔子糾結地看著他們,「然後……?」

  「……然後就是悲催的開始。」緣櫻無奈笑著。

  緣櫻是裁縫師,她的轉職者給了她一把黃金剪刀與一盒相當頂級的針線盒,沒有想到的市,緣櫻初次做衣服時竟然被線給耍了!

  「怎麼耍法?」一旁的淺色調疑惑的詢問。

  「……你有聽說過線是用棉花糖做的嗎?」緣櫻默默地、有些想要哭的回答。

  天曉得她當初看到那團線竟然是團棉花糖時有多麼想哭!

  「……然後?」深色系問下去。

  「然後我才發現,要多次使用,常常使用那個針線盒讓她提高到至少三等才有一半的機率拿出真正的線與針,如果要讓道具穩定的話,也要有四等才能夠讓它大致上穩定。」不然的話那稀奇古怪的東西真的是會讓她想哭啊!緣櫻想到當初的悲催狀態就很想痛哭。

  「……真、真、真可憐……」深色系好半天才憋出了這句話,而聽到這話的冰炙難得的想崩潰了。

  「如果緣櫻可憐的話,我想我應該已經早就崩潰了。」冰炙抹把臉。

  「……怎麼說?」

  「緣櫻跟司諾的職業道具都算是好升等的,可我的賦魔師職業可真特麼的耍人至極。」冰炙想到自己當初那段逼近想跳崖死一死的副職練等期就覺得自己能把這職業練等頂級根本神了……

  「我的職業不單單要使用到副職業道具,還要配合我的主職業。」冰炙撐著臉開始緩緩地說明。

  聽到有關於神秘的賦魔師的相關資訊,除了緣櫻與司諾三人開始細細的聽著。

  「配合主職業?」

  「對,我的主職業是法師中的魔導士,也就是目前的二轉狀態。」冰炙點頭。

  逐夢狂想目前職業開放至二轉,全部轉職最高可以至三轉,一轉決定你要往哪方面走,二轉則是精進的加強,三轉似乎是能夠橫掃千軍,不過三轉目前也只是玩家間傳傳罷了。

  其中,法師的一轉就是名為法師,二轉則為魔導士,兔子的煉金術師也是二轉的狀態,不過這煉金術師二轉與一轉的名字是相同不變的,因此,逐夢狂想的許多人在聽到煉金術師時都會多問一句說:「你是二轉的還是一轉的?」一轉的小傢伙們都是很難組隊的,畢竟一轉的小煉金術師們可都是脆弱又學不多的孩子,到了二轉才勘勘能比較能組隊,不過呢……我們得兔子是個例外,在新手時期就是個萬人迷,到了一轉就算是轉成了煉金術師還是一堆人想組著的,所以小傢伙們的苦幹期,基本上兔子是沒有遇到過的……

  另外,逐夢狂想的轉職等級為十等一轉,六十等二轉,目前二轉的人數也不能算多,多半的人練到了四十幾等就算是小有所成了。

  而兔子,目前等級為七十七等,最近要去推推副本再衝衝等……

  「嗯,然後?」兔子聽不出這有甚麼關係。

  「其實要轉成賦魔師,第一個條件就是你要是個法師。」畢竟,法師是所有職業中魔力最多的,而這副職業也是最消耗魔力的。想當初如果他不是因為一時的想不開(?)才不會轉成法師,可,沒想到這轉成了法師反而讓他得了這難能可貴的副職業,也不知道該不該說因禍得福了。

  「……應該還有其他的吧?」同樣肢著臉的兔子不認為隱藏的副職業就這樣一個要求。

  「當然,要不我剛就不會說是第一個條件了,」冰炙看著眼眸瞇起的兔子,想了想決定下次也來問問「賭手」的轉職條件,「第二個條件是我必須是修習火與冰的法師。」

  火與冰,對立的屬性,通常一般人都不會這般選擇,因為這樣選擇的話意味著可能一項屬性在某些場合是無法使用的,總而言之,逐夢狂想的大多人都不會選擇對立的屬性。

  「……好吧,你真是個異類。」照冰炙這說法一定就是他同時修習了這對立的屬性了。黑兔子不知道該說甚麼好了。

  「彼此彼此,你這個中立情報商也算是逐夢中的異類了,」翻個白眼,冰炙沒好氣的回答兔子,然後在另外兩人的眼神下繼續說著條件,「最後一個條件就是我必須是捨棄掉過滿等副職業的人,同時還必須獲得特殊物品【水晶熔岩】。」

  聽到這點,包括兔子在內都露出了一副「你瘋了嘛!」的表情,畢竟,這副職業要練上去其實是很困難的,更不用說是滿等,因此,逐夢狂想的生活玩家們其實在遊戲中都擁有了不錯的待遇,等級越高,越多公會邀約,而這個人竟然將滿等得副職業捨棄掉了!

  逐夢狂想主職業是不可捨棄的,而副職業則可以,不過常人通常都是選了後不段的練上去,少數人才會不顧一切的拋掉重來,更不用說滿等的,拋掉的更是可以說是鳳毛麟角。

  另外,【水晶熔岩】更是個價值連城的東西,不但可以掏造高等裝備還能夠加入藥品中製造,雖然說許多人都打到過,可因為需求高的關係,價值還是只高不低的,只能說,冰炙為了這賦魔師副職業的資格費了不少的工夫。

  「那你拿到的東西呢?第一個轉職的像緣櫻跟黑兔、司諾都拿到了東西,你的呢?是甚麼?」淺色調看著眼前的冰炙,佩服不是一點半點而已。

  畢竟能夠捨掉那高等的副職業就是個創舉啊創舉……

  「我拿到的是這三個東西。」說完,冰炙手一揮,桌上出現了一本約莫字典厚度與大學教科書大小的金裝黑皮書本,然後是一雙上面鑲著透明泛著黑光與金光的手套,最後是一顆飄在空中的透明、宛如水一般的卻又低不出水的球體。

  「這些是?」

  「這書是叫賦魔書,若要成為真正的賦魔師得記得至少一半的內容,」在眾人石化的情況下,冰炙繼續說著,「這雙手套一開始不是這個樣子,這雙手套上的寶石之前都是透明無色的,要多次的使用它才會有我的魔力,之後也才能賦魔,期中也爆炸過好幾次………當然,我也被炸死了不下千次。」

  「………」不下千次,好吧,兔子忽然覺得自己被賭具耍似乎只是小事了。

  「另外這顆球原本也不是這樣,賦魔的道具必須丟進球體中包裹,然後配合手套與咒語,這也是副魔的過程,然後球體一開始是混濁的顏色,跟手套一樣,必須使用多次才會變成這般澄澈。」冰炙想到那段時間就覺得自己很不可思議,明明現實中的他若是遇到這事情可能早就放棄了,想了想,或許是因為自己當初為了得到那資格而放棄了一堆東西才想著要努力吧。

  如今的成果,也讓他滿意的微笑、自傲啊!

  「……聽完你們幾個這麼說,又看到了兔子的東西,我深深的認為,你們副職業能夠練的這麼高,真的是可以被稱為神手阿……」淺色調感慨。

  「不,能夠完成隱藏副職的人,都可以說是高手了……」深色系苦笑。

 

  只能說,副職高等卻時光明的讓人羨慕忌妒恨,可、誰能想到……這些神手們再初期都是苦逼得讓人悲催的想抱著他們痛哭安慰啊!

創作者介紹

眷夏貪涼

涼眷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