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亦開坑了真的不好意思不好意思不好意思(噴淚)別打我別打我(窩角落(欸

這次的點子來自於眷今天的夢境 夢中眷穿越了世界到了特傳裡

天曉得我都已經很久沒複習特傳了還能夠夢到......

但是我真的不是故意的啊(掩面)特麼的夢中都能夠清晰的顯現出咒語就是該死

於是就有了這個坑....天煞的我還要打黑兔子跟雲翼爭火跟東方仙境啊你瑪

整個就是往死裡整嘛!總而言之就是這樣有了這故事

夭不夭折又是個問題,總而言之,看官進入觀看請小心....

 

--正文開始--

  亦寂聿靜靜地望著天花板,她是世人眼中亦家最無用卻也是最被珍惜著的小女兒,亦家是個道法武藝文皆修的全能世家,在龍耀的世界中更是被稱為頂級皇族的存在。

  亦寂聿淺藍色的眼珠就像是最美麗純潔的天空所凝成的珠子鑲在一張不算艷麗更稱不上美麗的普通臉龐上,讓不少漂亮的傾城少女都羨慕忌妒著。

  伸出了不算修長的手,手指頭上勾著的是剛才不小心洩下的髮絲,那髮絲也是淺淺的藍,就如同眼珠的顏色只是又比眼珠顏色淺了些,似是白髮。

  緩緩地,在柔軟如雲朵般的床上,亦寂聿蜷縮的像是小貓一樣,瞇起了雙瞳不發一語。

  或許有許多人都覺得奇怪,為何亦寂聿會被稱為最無用的少女?原因很簡單,亦寂聿的身體柔弱的宛如無骨,就算精通法藝文卻還是無法通武,龍耀的世界中雖然評斷人不再是單單的武力強大,可,眾人看在眼底永遠是那武力,不勝武的她就被世人錯認為最無用者。

  不過,這最無用者卻在亦家得到了數一數二高的位置,更是所有亦家人捧在心上疼的寶貝,因為,寂聿的法藝文皆是亦家最高,更甚者堪比第一代的家族長還強上幾分。

  「討厭……這個世界。」輕輕脆脆卻又讓人有種流水、浮雲淌過心頭的聲音從略為蒼白的嘴唇吐出。

  她討厭這個名為龍耀的世界,雖然這個世界很多方面都很美好,可是她總覺得……她不適合待在這裡。

  對,不適合。

  她總有種感覺,覺得自己不該活在這裡,該是另一個世界,另一個能夠好好的發揮她才能而且身體不是那麼柔弱的世界。

  她總在夢中看到一個留著長白髮、卻在一邊染上鮮紅、紅眼而又穿著奇異黑色長袍的青年,又看到一個黑髮黑眼的普通少年,看著那少年被卸下一個火車月台然後前往另一個世界。

  然後看到了有關於黑髮黑眼少年與那青年的故事,她看了很多、很多,雖然醒來後總是忘掉了大半,但那些故事總讓她看著得意猶未盡,而且、妙的是,那些故是在夢中真的就像故事一樣,會訴說著之後的發展。

  只不過……

  「為甚麼……為甚麼……我看不到了……?」喃喃自語,亦寂聿蹙起了纖細的眉。

  她對於這個世界不是沒有半點的眷戀,有著關愛著她的家人、有著喜歡她的朋友,可她就是覺得不自在,覺得這一切都宛如夢,夢中的世界才是她真正該呆的地方。

  「我……還想看……還想看更多……更多、更多……那個世界。」亦寂聿閉上了雙瞳,咬緊了下唇。

  不甘心啊!不甘心啊!她對那個世界、那個未知的世界竟然比對龍耀世界來的有興趣,偏偏、偏偏只能看著,而參與不進去。

  不甘心啊!不甘心啊!為何要在這個世界的她夢見另一個能真正吊起她的另一個世界的故事。

  「我想去……我想去……我想去那裡。」那裡感覺才是她的天空,才是她的海洋,她是一隻飛錯天空還以為現下這片天空才是她家的鳥,她是一隻游錯地方迷路了在原地方待下讓自己以為這裡才是真正家園的魚。

  我……不要欺騙自己……

  我……不要再只能看著故事的進行……

  我……不要只能看而不能阻止悲劇的發生……

  亦寂聿站起了身,拍了拍身上因為蜷縮身體而有摺皺得服裝,赤裸著足,走到了一旁的櫃子,拉開了抽屜、裡面只放了一個盒子。

  小心翼翼地將盒子拿出,拉出了掛在脖子上的鑰匙,這個盒子……只有她能夠開啟,拿起鑰匙插入匙孔,輕輕轉開,如雲彩般美麗的眸子從微微化冰的平淡感覺軟了下,一直咬著的唇緩緩放開。

  盒子裡面躺著三顆宛如大豆的寶石,左邊的一顆為混雜了白絲、卻像是白色的顏料不小心倒進藍色顏料般的美麗,中間的則是青翠的綠,甚至裡面還有著深綠色的美麗紋路,最後右邊的是一顆宛如火焰凝聚的寶石,艷紅色染著點金與橘,三顆各有特色的寶石流淌著自己的光華。

  一隻手穩穩地捧著小盒子,另一隻手則是小心地伸出去、宛如在碰著易碎的玻璃般輕觸,而神奇的是,其中那顆混雜白絲的藍色石頭閃了點光芒,這讓寂聿笑了出來。

  這顆石頭像是有生命一樣,因為寂聿的笑而又閃爍了下。

  在門外,一個不同於寂聿那有如天空與白雲般感覺,有如火焰般的男子輕輕敲了門卻又未得到門內人兒的回應擔心著輕推開了門,看到寂聿那柔軟又溫和的眉眼訝異了下。

  他……自從妹妹登上了最高點後就沒有看到妹妹那樣笑過了,那樣的肆意而又溫和……妹妹雖然如雲如空卻透著冰的冷度與隔離感,他知道妹妹會那樣是因為妹妹知道自己並不是純正的亦家人的關係。

  亦家不為何總是生不出女孩兒,可家中的人卻又非常的喜歡女孩子,於是、男子的父母親去了孤兒院領養出了一個有著天空般藍色雙眼與白雲般柔軟髮絲的可愛小女孩。

  小女孩初來亦家時總是怯怯的、弱弱的,但是性子卻是乖巧的讓人心疼,總是怕得罪任何人、怕他們會再次送她回孤兒院,不過,慶幸的是,在他們細心疼養培育照顧的情況下,小女孩已經緩緩地放開了心,接近他們,甚至是忘記了她自己曾經是個孤兒。

  這讓他們欣喜若狂,只是……一切的美夢都在於某天,他們的仇人、來到了他們家,放肆地讓他們來不及讓女孩避開,在他們面前毫不猶豫地羞辱了他們的寶貝。

  一些不懷好心的族人還在他們不在家的時候對著女孩說了一些不知到哪來的糟糕事情,總之就是讓一開始怯懦的女孩子緩緩地強迫自己成長,然後……疏離他們。

  等到女孩子在他們無力的情況下爬到最高點時,眼中的柔軟只剩下寒冰,那清清冷冷的氣息,雖然比之前更得人緣,幾大家族的青年更是愛慕不已,只、少女給人的感覺,卻是漸漸地………遙遠。

  少女表情更是宛如冰塊般不再常笑,連眼淚都曾再流過,他們曾問過,少女事情的經過,知道詳情後更是嚴懲了那群刺激了少女的奴僕。

  只是,少女看著這些事情,只是淡淡地回了:「父親、母親、哥哥,他們……是無辜的,只是,我找到了真正的我……罷了。」

 

  找到了……真正的她!這讓他們有點難以接受。

 

  「不需難過,也不需為我心傷,我已成長至能夠翱翔於空,」然後少女垂下了眼睫,說了讓他們害怕的話,「何況,我覺得……這個世界,並不是我該待的,我、好像格格不入,不是你們對我不好,更不是那些打了她們都會覺得髒了自己的手的人害的,而是……我真的覺得,我不該屬於這個世界。」

  是的,不該啊……

  某天,他們再次看到了少女溫和的笑容,可、那笑容卻不是對著他們,而是對著三顆奇異的石頭,三顆約莫只有大豆的大小,一個神秘的、沒有任何屬名之人送來的盒子中裝著的石頭。

  上面還放著一張紙條,【他們,會引導你走向真正的世界,不要排拒任何的事情,你的夢,會引導著你離開這而前往。

  少女拿起了紙條,明明寫著不是他們這個世界的文字,少女卻能夠仔細地讀出意思,這讓人難以相信。

  「你們,是來自於夢中嗎?」少女當時伸出了手指撫著那幾顆寶石,輕柔的像是枕邊耳語的對著石頭說。

  後來,他們詢問,才知道,少女在入睡時總會夢到一些不同於龍耀世界的事情,而且像是故事般的進行,這讓人不敢相信,縱使橫跨了陰陽兩界的他們還是難以相信。

  「亦焰,看了很久了吧。」不叫哥,叫本名,因為他與她沒有任何的血緣。少女收起了溫柔而又冷硬的語氣對著名為亦焰的男人、也就是那個如火般的人說著。

  「小聿……」

  「我該走了。」沒頭沒尾的,亦寂聿對著眼前的人說著。

  亦焰心一慌,「走?去哪?小聿你要去哪玩?甚麼時後回來?」

  「還不懂嗎?或者說,是不敢相信我懂了?」亦寂聿咬著下唇,瞇起了天藍色的眼瞳淡淡的問。

  她剛剛撫過了被她命名為克勞德的水色石頭,這才知道………真正的一切。

  「……」聽到這似是質問的話,亦焰噎了下,裝傻說著:「小聿你在說甚麼,懂了甚麼?哥哥不懂啊。」

  不可能,她不可能知道事情的真相……連他……連他都是前些天偷聽了父母親說話才知道的,小聿……小聿不可能知道的才對啊!

  「如果你是在好奇為何我沒有偷聽父母親說話又為何知道事情的話,」頓了頓,亦寂聿眼中閃過諷刺,「是克勞德告訴我的。」

  「………克勞德?」

  「他噢。」一手捧著盒子,一手拿出了盒子中隱隱發著微光的藍色石頭,柔柔地看了一眼後,抬起頭,亦寂聿冷漠地說:「他,就是我的克勞德。」

  看著那發光的石頭,亦焰越來越不安,「小、小、小聿,石、石頭怎、怎麼可能會說話!」

  現在父母親不在,不、不可以讓小聿走!不可以!

  「克勞德可不是一般的石頭,」瞇起眼眸,亦寂聿冷聲:「他是我的『幻武兵器』!」

  聽到神秘的字詞從亦寂聿口中吐出,那聽不懂卻又知義的字詞讓亦焰心慌,不可以!不可以讓小聿走!小聿走了就不再回來了!不可以!

  「小、小、小聿,放下石頭、乖、聽哥哥的話,放下石頭,好嗎?」慌著聲音安撫著亦寂聿,同時也勸著亦寂聿讓她放下那一盒跟那一顆讓他感覺不安的東西。

  「不、放,你、一定知道我剛剛說的那個詞的意思吧?」輕輕的笑聲從亦寂聿口中吐出,「你們,還想要瞞著我,多久呢?」

  若不是克勞德告訴她,她想,她永遠會被困在這不屬於她的世界,永遠、永遠的覺得自己的格格不入,永遠的………害怕。

  在這個世界,她就像是個旁觀者,在夢中,她更是,可,經過克勞德的說明,她才知道,她為何會在這個世界會感覺到「溶」不進去的感覺,同時也才知道為何自己總對著夢中有著嚮往。

  因為!她根本不是出生於這個世界的人啊!她又為何溶得進去!她、是屬於夢中的世界,是屬於那個被命名為「特殊傳說」的世界的!

  「放我回去。」看著被她言語刺的癱坐在地上,過去與之前都對她很好的哥哥,她不想傷他,不想傷任何一個龍耀世界的人。

  只是,若想要繼續將她鎖在這裡,請容她冷血、請容她叛逆的刺傷。

  「這裡,不好嗎?我們、對你,不好嗎?」亦焰憋著才僵著、抖著聲音說出這幾個字。

 

  突如其來的,在亦焰的面前,亦寂聿所站的地方,慢慢的濃霧出現。

 

───

 

  寂聿的眼前出現了一個同他一樣有著白髮藍眼的英俊男子,男子身上穿著如雲般飄逸的衣服,雙腿卻是魚尾,寂聿抬起頭看著飄在上空的、被她稱為克勞德的男子,腦中,傳來了克勞德的聲音,溫溫和和的,卻又透著點銳利感。

 

  【聿……如果你需要宣洩,請告訴我,你需要力量。】

  『那些人不是對我不好。』

  【我知道。】

  『我不是討厭那些人。』

  【我知道。】

  『他們對我真的很好。』

  【我也感覺得到。】

  『就算是對我好,我也討厭欺騙。』

  【你的性格,本就不該如此冰冷。】

  『我知道很對不起他們,可是,我真的不想要那種格格不入的感覺。』

  【你的性子柔軟親和,對於給予溫暖的他們,你狠不下心。】克勞德的聲音帶著淡淡的嘆息。

  『對他們如此,我也很心痛,從下定決心要對他們冷漠時,就痛著。』

  【因為你心疼他們看到你的冷漠而傷心。】

  『可我,真的、真的不想要再只是旁觀者了……那樣的感覺,好冷……真的好冷。』

  【所以我為了你醒了,我的主人。】

  『為了我……?醒了……?主人……?』

  【是的,你是我的主人,我的雲霧、我的水氣都是你的武器,我是你的幻武兵器,而我因為你的慌忙,又因為你的強大醒來。】克勞德柔和了眉眼,湊近了茫然卻又透著隱隱悲傷氣息的少女,伸出了修長的手撫著那蹙起的眉。

  『幻武兵器……我的……』少女心慌著看著眼前俊美的男子。

  【是的,我是屬於你的,走吧……主人,我給與你我的力量,我們帶著其她的兩個幻武兵器,一同回到那個世界,那個你真正該待的地方。】克勞德心疼的看著眼前的女孩,她堅強、她有著無上的力量,卻有著柔軟的讓人心疼的內心。

  『我……真正該待的地方……』

  【是的,就算是心疼,就算是不捨,你必須捨棄到這裡,】看著聽到「捨棄」兩字而心痛的少女,克勞德柔聲的說,【我知道你的難受,你的心軟,可你永遠待在這裡只會是個旁觀者,就算使勁的溶入還是旁觀,我知道你不捨得他們,畢竟他們是將你養大的人,你不可能沒有感情,可是,我的主人,你繼續待在這哩,永遠都不會快樂,永遠的永遠只能這樣活著。】

  『……』

  【我給與你我的力量,而你必須提起勇氣,告訴他們你的想法,告訴他們你的心情,然後沒有任何的遺憾,帶著我跟他們,以及你那滿滿的、對於真正世界的渴望而前往。】

  【詠唱吧!詠唱我的名字,讓我陪著你……我的名字,只能你能歌頌,只能由你來開口吟出,聿。】

 

───

 

  聽到這幾話,亦寂聿垂下了眼瞳,沒有多說,雲霧散去,不知何時,亦寂聿的養父母同、她的哥哥站在她的面前,慌張的看著她,對她喊著剛剛問著的問題,她沒有回答,而是唸出了咒語,不是龍耀世界的法術用語,而是特殊傳說世界的咒噢,『克勞德,與我簽訂契約之物,初現你的型、飄渺柔情而俊麗,雲霧是你的驕傲,是我的武器,然後、幫助我……前往,新的世界。

 

  話畢,少女手中的寶石開始發光,霧氣瀰漫了手,緩緩地拉開了範圍,等雲霧散去,亦寂聿的手中拿著一把有著雲紋且底為淺藍的長刀,平靜地少女抬起了頭,眸中寫滿了心痛與哀傷,同時還有著解脫,「哥哥,媽媽、爸爸。」

  不是父親、不是母親、更不是真名的叫喚,而是──哥哥、媽媽、爸爸。

  聽到這稱呼,三人縮了眼瞳,亦母更是流下了淚水,他們知道,當女兒再次喊他們這般稱呼時,沒有別的,而是女兒、他們的寶貝要離開他們。

  「你們,對我很好,就算你們是強硬的將我從另一個世界拉來,我還是對你們沒有任何的怨言,」手握長刀的少女,亦寂聿笑了,笑得很美麗,讓那張平凡的臉蛋有著傾城的感覺。「可是,可是這個世界……這個世界我真的、真的不能待下去了……我、我……我溶不進去,我、我不想再當個漂浮的旁觀者了,就算、就算你們已經費盡了心思讓我留在這裡,我、我、我其實……其實不討厭龍耀,也不討厭你們……可是,可是這個世界,真的讓我有種害怕、慌張的感覺。」

  亦母聽到女兒眸中的淚,那原先就已流下的眼淚更是因為堅強的女兒流的更快,掩住了臉,低泣。

  亦父則是臉色複雜的看著眼前他從小就保護著、有如培養花朵般小心的照看長大的寶貝,用著那一種複雜的讓人心痛的目光望著他。

  「哥哥對我很好,我知道,爸爸疼我,我知道,媽媽寶貝我,我知道,只是……我……對不起你們。」眼眶中的淚水滑下,舉起了手中的長刀,對著她最愛、最不捨,卻也是強留她、隱瞞她的家人,「我不是個好女兒,我也不是個好妹妹,只是我想告訴你們,我很愛你們,真的很愛,只是,我、真的想離開,想回到屬於我的海洋、屬於我的天空、屬於我的世界……」

  聽到這些話,亦母痛哭出來,他們……終究還是抓不住這個精靈般的孩子嗎?

  亦焰則是滿臉複雜的看著寶貝的妹妹,眼角也不自覺得流下一顆淚珠,男兒有淚不輕彈……只是,疼在手心上的女孩兒如今要離開,如今哭著對他們說愛他們,真的很難讓人不心疼,他不捨啊……

  想著妹妹過去的笑容、過去甜甜軟軟地喊著他「焰哥哥」的聲音……

  「小聿,如果,真的要走,請帶走這個。」亦父沒有再多說話,手拿著一包約莫一般手提袋大小的袋子,走進了刀尖,讓寂聿抖了抖手中的刀,最後垂了下來,接過了亦父的東西,複雜的望著。

  「這些年,是我們強留了你,」亦父伸出了手似是想要撫著女兒垂淚的臉,但又放了下去,「你原是那世界中裡世界的雲霧精靈,是一個混血的孩子,雲物精靈是冰牙精靈的分支,你在小的時候不小心掉落了奇異的洞口來到了這個世界,然後被我們撿到,我們給你強灌了腦中的記憶,讓你以為你是我們領養的孩子,讓你以為你原先就該屬於這裡,因為你的氣息、讓我們深深的喜愛,讓我們覺得你就是我們的孩子……」

  抹去了淚水,靜靜地看著這個她稱作父親多年的男人,看著他繼續說了下去。

  「你原名為聿˙里亞斯˙羅洛希,」亦父從口袋中拿出了一塊布,布的上面寫著明明不該懂卻又讓人理解的字,而上面寫著的正好是亦父剛唸出的,寂聿的原名。

  「這是……?」乾啞的聲音從少女口中傳出。

  「這是能讓你回到那個世界的東西,當你丟下地面時就能回去,只不過……」

  「只不過?」

  「你再也回不來這裡了。」亦父僵硬地說出了這句話,而這話也讓亦母哭著跑了過來,抱住了垂下手中長刀的少女。

  「不要走!不要走!小聿!不要走!不要離開媽媽!不要離開這哩!」亦母歇斯底里的叫著,緊緊地抱著少女。

  白髮藍眼的少女看著紅髮的女子,她的養母、他叫了多年的母親,並沒有抬起手回擁……

  「把東西給我吧,我要回去。」少女冰冷地說完後咬緊了下唇,而亦父則是心痛的將東西遞給少女。

  他的女兒……真的……真的不能留住嗎……他的寂聿……他寶貝的寂聿……

  輕輕地推開了母親,手握著袋子,少女不留情面的丟下了那塊布,那布在落下地面時展開了神秘又奇異的閃著光的陣法。

  少女背對著兩男一女,淡淡的說:「我對不起你們,但是我真的……不想要再害怕了,縱使我知道這樣傷透了你們的心,」少女抓住了自己的胸口,感覺自己的心,絞痛著,「可,我真的、真的要離開,我也真的很愛你們。」

  法陣已啟動,在少女說著話時已轉動著,他們眼中最後的光景是,他們心愛的女兒掛著天真又漂亮、又傾城又讓他們會永遠記住的、掛著淚水卻燦爛無比的笑容。

 

創作者介紹

眷夏貪涼

涼眷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