給了眾人特權後兔子再次離開了「兔子的影子」公會並且打開了好友頻道,貓兒們再次一擁而上的狂轟著弒淚……

  【好友】丟牌的貓咪:唔唔唔唔!!兔子兔子兔子兔子!!

  【好友】不咬魚的貓:兔子耶!兔子耶!嗚嗚嗚嗚兔子出現了我好感動噢!

  【好友】弒淚:……誰能跟我說一下這是什麼情況?

  【好友】閃亮亮的喵:兔子兔子兔子!!嗚嗚嗚兔子你出現真好!

  【好友】丟牌的貓迷:嗚哇哇哇哇!!我們要獎勵!貓咪們要獎勵!

  【好友】不咬魚的貓:對啊!貓咪們要獎勵!要獎勵!

  ……特麼的一直不解釋還一直挖挖亂叫是怎麼回事啊我說!兔子本來心情就不算頂好,被貓兒們這樣一亂整個就是有瀕臨理智斷線的跡象……

  【好友】弒淚:特麼的誰來跟我解釋啊靠!你們這群貓是要我把你們尾巴打結才會閉嘴嘛!混蛋!

  看到弒淚破口大罵,貓兒們住嘴了,然後許多好友黑線了,今天的黑兔子……火氣很大不好惹。

  【好友】淺色調:咳、咳,兔子,實際上是因為貓兒們找到了你想找的那個人。

  【好友】花花世界:而且還是買一贈二。

  【好友】分分合合:是啊、是啊!要不是他們堅持只要你,要不然我們早就挖走他們了。

 

  她想找的那個人?買一贈二?堅持只要她?………誰能跟他解釋清楚。黑兔子一臉茫然的看著飄在空中緩緩消失的對話氣泡。

  顯然是感覺出弒淚問題的淺色調再另一端笑了笑,兔子有時候真的很可愛啊。

  【好友】淺色調:嗯……就是你要找的那個……全服目前難得出現的隱藏副職玩家啊!笨兔子。

  【好友】弒淚:………真的還假的?我記得那些傢伙躲大公會的不像話啊!

  一般的生活玩家都會希望有大公會能夠提供材料給他們,然後擔任該公會的專門生活補給,可,某三個傢伙卻是例外,他們不算是職業玩家卻有著職業玩家的堅持,同時也不愛與太多有名人物與大公會有太多的關係,因此,逐夢狂想「顛覆幻想」伺服的眾人為那三個人取了一個名號。

 

  【孤僻副職三神手

 

  這個很怪的稱號雖然三人沒有理會卻還是打出了相當高的知名度,能夠拿到他們三個其中之一的作品就已經是非常難得且令人驕傲的事情,不巧,黑兔子身上的服裝就是出自於三神手中隱藏職業──裁縫師之手。

  裁縫師,能夠使用採集術採集毛皮等等製作衣服,製作的衣服不同於市面上的裝備,而是相當於商場現金道具中「時裝」的存在。

  時裝,有著華麗外表,特殊的還有另外加成的衣服,除了現金商場中販賣的通販服裝外,唯有隱藏職業中的「裁縫師」能夠製造,而「裁縫師」製造出的少數裝備有著特別的屬性加成,就像是黑兔子帶著的禮貌、燕尾服與黑靴子就是一例,因為三者為一套,所以有了特別的技能──「兔子紳士的守護」,是一套相當稀有的時裝,全伺服唯有黑兔子擁有。

  也因此成為了黑兔子的專門標誌,而黑兔子當初會得到,也是因為他們的兔子公會的眾人一起集合金錢才好不容易買到的,堪稱史上最貴的服裝……

  為了財路,也為了讓兔崽子們也擁有服裝,漸漸壯大公會的弒淚就決定了要去尋找那三個特殊神手,試看看能不能請他們加入公會或者說讓他購買一些東西,如今、神手竟然指定了她?

  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好友】花花世界:這方面其實我也蠻好奇的,不過他們就是指定要見你我們有沒辦法。

  【好友】弒淚:我知道了,貓咪們感謝,你們找到的吧?下周陪你們下本。

  【好友】丟牌的貓咪:噢噢噢噢!!

  【好友】不咬魚的貓:耶耶耶耶!!

  【好友】閃亮亮的喵:賺到了噢~~~~~~~~~!!!

  看到那長串的拉音,弒淚嘴角抽抽,於是開口詢問三神手目前所在的位置。

  【好友】弒淚:他們在哪?三神手目前在哪?

  【好友】淺色調:跟我還有深色在一起,正跟深色談天吶。

  【好友】弒淚:………等等!跟深色談天?你說的深色,該不會是那個深色系吧!?

  【好友】淺色調:是啊,昨了?

 

  ……尼瑪有沒有搞錯!那個深色系啊!那個堪比冰山堪比石頭堪比蚌殼的深色系啊!怎麼可能會跟人聊天!她這個加他好友N久的傢伙跟深色系聊天的次數還不超過五次啊!而且每次深色開口都只會有「嗯」、「噢」、「知道」、「再來」等等不超過五個字的回答,這、這個深色系在跟人聊天!?

  【好友】弒淚:我想我的精神暫時崩壞了下……

  【好友】淺色調:……

  【好友】花花世界:……

  【好友】分分合合:……

  【好友】丟牌的貓咪:……

  【好友】閃亮亮的喵:……

  【好友】不咬魚的貓:…………敢問,為何?

  【好友】弒淚:尼瑪的深色他跟我談天根本不超過五次,而且那個蚌殼要跟人聊天根本是月方要下水晶幣雨給玩家賺來的不可能啊靠!

  ……眾人看著那尼瑪的字樣與靠字,嗯,跟理智斷線的兔子說話是不對的,雖然早知道這隻黑兔子優雅只是表象,可每次看到爆粗口還是有說不出的糾結……

 

───

 

  於是,在一處小酒吧包廂中的淺金色短髮少年瞇起了那翠綠的雙瞳,默默的望著旁邊「難得的」開口頗久的黑長髮、咖啡色鳳眼的男子說:「阿深,我從來不知道你有本事可以讓黑兔那傢伙崩潰啊。」

  …………深色系愣了下,翻個白眼,想到那隻黑兔子就讓他無奈,他不是不想跟黑兔子聊天,而是他算是個隱兔控,那隻兔子算是戳中他萌點的傢伙,明明是個女孩卻有著貴族男孩的氣質,但是卻有著女孩子特有的嬌嬈,這真的很萌的。

  因為怕自己會控制不住,深色系只能默默的關注弒淚,縱使看著好友列表中的名字也不敢開口跟她聊天。

  一旁的男女看到都忍不住笑了出來,天曉得他們剛剛之到某個傢伙是隱兔控時想笑的要死,這深色系啊!根本就是個悶騷嘛!

  有著妖孽外表的銀髮男人身手勾著一旁搭檔的脖頸,取笑:「你看!你看阿深他啊根本就悶騷嘛!」

  「咯咯咯,這些事情你就不用說出來了啊!冰炙。」一旁有著嫩綠色長直髮,粉櫻色大眼的少女嬌笑著。

  「緣櫻你丫頭!」深色系瞪著帶著春天氣息,且名為「緣櫻」可人少女。

  輕輕地拍掉了勾著自己的手,淺金色半長髮、同樣不輸給搭檔的傾城男子只是沉沉地說:「黑兔還要多久?」

  「阿淺才剛跟她說位置,約末至少七、八分鐘會到。」頓了頓,深色系望著淺金色長髮、有著冰藍眼瞳的男子:「你們,為何會想選擇加入黑兔子那邊呢?」

  一堆大公會邀請著你們這三個特殊的頂級隱藏副職玩家,有著無數的福利與財力協助,為何、還要選擇跟著這個狡詐卻吸引眾人目光的情報商人呢?

  「因為,兔子很真啊。」緣櫻笑的可愛,「這個世界很真實,包括人心也一樣,可,弒淚卻是給人真實的卻不讓人反感的感覺。」

  「我們三個的家庭你曉得,都沒有多平凡,」冰炙收起了笑,只是瞇起了那雙如烈火般燦紅的眼,「這個世界啊,其實對我們三個而言是玩耍放鬆的地方,一開始的我們的確是沒有想到過要加入公會。」

  「更甚者,我們也沒有想要接觸過太多的名人,」緣櫻嘟著小嘴,拿起了桌面上的櫻桃咬著,有些含糊不清的說,「可,我們看到了黑兔子之後,卻覺得,黑兔子既可以給我們三個遊戲上的家,同時也不用再被大公會追著要我們加入他們之類的,當然也可獲得保護了。」

  「那麼你們可以選擇加入第一大公會啊!第一大公會『守護天使』可不差啊!」深色系不解。

  冰色鷹眸的男子掩蓋了自己那銳利的過人的眼瞳,淡淡的說:「可,黑兔子是唯一一個堅持站在中立,同時也是所有人不敢動的公會會長。」

  ……這是沒錯,黑兔子堅持不偏頗任何一方,已著他那優雅又帶點孩子氣的悠閒氛圍領著那一群雖然無法無天卻不會過分招惹的兔崽子們站在這有些紛亂、有些過於真實、過於殘酷的世界中,像是個站在一旁像是旁觀卻混於世界中又不染一身汙的………王者。

  黑兔子有著神奇的魅力,讓就算過去仇恨他的人都能夠在之後迷戀上他,黑兔子沒有過於卻展現自己,甚至沒有去巴結過任何一個人,但人們就像是看到黑夜中唯一一盞燈光一樣前仆後繼的想要靠近。

 

  就連、就連那排行第三的、世界第一法師──朔夜之吻也對她有著濃濃的興趣。

 

  「那隻兔子啊!明明狡詐的可以、明明公私分明至有些鐵血、明明一副旁觀者的感覺、明明很多人都不滿於他那樣,為何、為何還會有許許多多的人想要靠近呢?」淺色調看著身邊的四人喃喃。

  就連在現實中對人防備心很強的他,在第一次見面時,就被兔子那特殊的氣質給吸引了……淺色調抹了把臉。

  「呵呵呵,好了,不談這些吧!好悶呢!」咬完櫻桃正喝著果汁的緣櫻笑出了聲,「人家好期待看到那套衣服的主人呢!那套衣服可是我做了很久,還請他們兩個選擇寶石做成飾品的超頂級服裝呢。」

  「哇哇哇!真沒想到黑兔的服裝竟然是同時出自於你們三個神手!」淺色調恢復了平時的樣子,不敢相信的說著。

  「那套衣服的鈕扣的黑鑽可是司諾挑很久的極品才讓我做的。」攤了攤手,冰炙指了指搭檔。

  司諾,冰色雙瞳男子之名,三大神手之一的寶石鑑定師(鑑定出的寶石除了口已給飾品製作師做成寶石飾品之外還能夠鑲嵌到武器上,可謂超實用職業),同時還有著隱藏著的身分──PK榜第五、綜合實力排行榜第七的傢伙。

  「是說,我還真不知道冰炙你的副職到底是甚麼啊!」淺色調喝著調酒蹙眉,「緣櫻是裁縫師,司諾是寶石鑑定師,而你、到底是甚麼職業?」

  聽到這話,冰炙笑的很邪,「我?我可是賦魔師兼雕刻師啊!」

  賦魔師!!深色系瞪大了眼,淺色調則是噴出了口中的調酒。

  這、這、這不是傳說中絕對不可能出現的隱藏職業嘛!到底為何這個邪笑的傢伙會有啊!還有兼職雕刻師是哪招啊靠!

  看著兩人噴茶的噴茶,傻眼的傻眼,冰炙挑眉:「你們不相信?」

  「……不是不相信,而是很難相信。」

  …………

  「哈哈哈哈哈!」櫻緣笑了出來,「也難怪冰炙的副職你們不相信,畢竟這傢伙的副職可是非常難找的,而且難找程度不下於黑兔的【賭手】。」

  「其實拿到的是這副職我自己也不敢相信。」雖然說他覺得那串任務簡單的要死。冰炙聳肩坦承。

  「是說,賦魔師方面的資料可是少得可憐,冰炙你這傢伙就來說明一下吧。」淺色調撐著臉,望著邪佞的男子。

  「這方面等黑兔來再說明。」冰炙一點都沒有打算把自己的副職業相關資料說兩遍的想法。

  「不過,兔子身上的那套時裝,真的是有賦魔嘛?得到的是什麼樣的能力?」深色系拿起桌上的咖啡杯晃了晃。

  「當然有,而且還是相當優秀的能力。」司諾抬頭勾起笑容。

  「是啊、是啊!不過黑兔好像很少使用,那套裝備可是我們三個的精心作品呢。」緣櫻想著那個技能,又想了想腦中有關於黑兔的資料。

  「到底有甚麼能力?」

  「能力是沒有,不過技能有一個。」司諾淡淡地說著。

  「哦?」

  「那個技能名為【兔子紳士的守護】。」緣櫻笑彎了眼開心地說出技能名稱。

  兔子紳士的守護!?那啥啊!深色系與淺色調兩人臉上寫滿了疑惑。

  「其實實際上的技能特效甚麼的我們沒有看過,」緣櫻繼續說,然後像是再回憶一樣思考,然後緩慢地描述,「那技能好像是可以特殊召喚甚麼東西還是能力加持。」

 

  「Honestly say事實上【兔子紳士的守護】是能力加持技能吶,可愛的裁縫師小姐。」好聽的嗓音從某處流洩而出,帶了點貴族的慵懶,卻又有著如水般的悠遊、如雲般的柔軟。

  「這個聲音跟口頭禪是!!」深色系倒縮了眼瞳。

  這個獨特而又好聽的聲音以及那熟悉卻又陌生的英文口頭禪不正是他們不斷談論的人的嗓音嘛!可,人在哪裡?

  正當眾人疑惑的瞬間,一陣卡牌旋風在幾人坐的沙發、桌子前出現,緩緩的出現一個少年、啊,少女的影子,少女柔軟的白色短髮被高帽壓著,白色的兔耳朵隨風晃動著,銳利卻又溫潤如水、燦亮無比的黑色雙瞳此刻正帶著笑意看著幾人,純黑色的燕尾服也隨著風擺盪,穿著黑靴的腳尖遊騰空緩緩地碰至了地面。

  少女拿下了頭頂上的高帽,欠身彎腰,抬起了頭微笑:「初次見面,三位副職神手!」笑彎眼的少女輕聲說道:「Honestly say黑兔子很高興你們願意見兔子一面。

 

  這不正是「兔子的影子」的公會長、全逐夢狂想最受歡迎的情報商人──黑兔子,弒淚!

創作者介紹

眷夏貪涼

涼眷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