弒淚笑望著抽好順序的五人,「那麼,雪雪,先過來吧!來決定遊戲!」兔子伸出了手對著自己有著粉色長鬈髮的秘書招手。

  雪雪閃亮了一雙檸檬黃的大眼樂顛顛的跑到了兔子身邊,看著兔子彈了下手指,再次拿出了一隻飛鏢。

  「BOSS,這是?」看著兔子將飛鏢遞了過來,然後又走到了對面去拿出了新的轉盤,雪雪呆呆的問著。

  BOSS是要做甚麼?

  「決定遊戲啊!」好笑的看著自己迷糊的秘書,少女眨眼,「擲飛鏢決定遊戲內容,等回兒剩下的幾個也是這模式,放心、這次的轉盤不會招架閃躲,你手上的飛鏢也不會亂飛,我轉動的同時丟出飛鏢吧!」

  於是,少女單手輕輕地轉動了轉盤,可穿著燕尾服的兔子明明是輕輕轉動,那輪盤轉動的速度卻不慢,不過目前速度對於眼睛銳利的雪雪並沒有太大的問題,雪雪投出了飛鏢,「洞!」一聲後轉盤緩緩停了下來,雪雪命中的目標是──

  角子老虎機!

  …………眾人一陣無言,這、這是要怎麼玩啊?

  「啊!真難得啊!雪雪竟然一開始就抽到規則比較特別的遊戲!」眨眼,弒淚看著眼前停下來的選項,又低頭看著台下的那四隻,然後將視線轉向了台上不知所以然的秘書,「這是賭具中之一的大型機台,然後我們的遊戲很簡單,每人三枚代幣下去玩,他會因你轉到的東西給與你獎勵,不過我設定的吃角子老虎比較不一樣,裡面還有著處罰,當兩人的三枚硬幣都用完時,賺的獎勵最多的人贏,如果獎勵平手,就比懲罰較少的,還有,使用這台機器的同時,不能使用任何的技能,也不能補充血量,然後、懲罰最嚴重的就是角色直接死亡,那麼就是直接輸了!放心、不會掉級的。」兔子勾起了好看的微笑。

  聽到這麼一說明,雪雪蹙起了眉,這完全就是考驗賭術與運氣啊!這下麻煩了,兔殿幸運質可是不低的!

  「最後,補上勝者的獎勵,」笑彎眼的兔子輕聲說,而這獎勵對其他公會的人可能都沒什麼用,可、對於一群兔迷而言卻是最高的獎勵,「只要贏我,我就跟那個人約會一天,然後他要做甚麼我都陪他,無條件噢~~」

  這話一出,所有兔迷(包括其他地方觀看的)都暴動了,紛紛喊出「啊啊啊啊啊我要贏!!!」、「啊啊啊啊不能輸不能輸不能輸啊靠!」、「為毛、為毛我要被淘汰掉!!嗚嗚嗚嗚兔殿的約會一日啊!這是多難得的事情!」有人含淚、有人槌心肝,尤其是某兄弟檔中的慢一步的那隻更是哭得快把休息室變長江了……

  「輸了的人也不會都沒有,可以獲得我一次的處罰免責,當然,幻異你的處罰也可以取消。」說到一半,瞇起眸的兔子靜靜地望著那有著銀灰色半長髮、艷紅色鳳瞳的男子,「以上,就是全部,那麼……」

  「It’s Black Rabbit’s Game Time!」兔子揮出了手杖,兩台巨大的角子老虎機器掉落於兔子後面,掀起了沙塵,少女的白色短髮隨著風而飄動,墨黑色的眼瞳閃著自傲且耀眼的光芒。

  兔子瞇起了眼眸走到了角子老虎機面前,而雪雪則是因為兔子帥氣的動作著迷到冒出了小花與愛心(?)眩暈了回兒才走了過去,角子老虎機旁邊出現三枚代幣,兩人同拿起,投入!

  雪雪思考著該用怎樣的力道去拉下桿子時,一旁的弒淚已經慢條斯理的輕拉下了桿子,感覺輕鬆愜意,這讓雪雪更加的懊惱,啊啊啊啊啊!!該怎麼辦、怎麼辦!等到兔子的檯子上出現第一個七時,雪雪怒了!

  再猶豫下去就不是她雪雪了!於是,雪雪身出了手準備用力的拉下去時,突然發現這拉桿竟然不是普通的重!可、可、可她剛剛明明看到兔殿輕輕拉啊!到底是怎麼回事?於是雪雪咬緊了牙關用了兩隻手才拉下了桿子。

  弒淚瞇起了眼睛,果然這角子老虎機不是普通的變態,看著還再轉著的第二位子,兔子退了開來,做了令人傻眼的動作,兔子、兔子竟然一個迴旋踢往角子老虎機台上踢了過去!

  「磅!」機台迅速停止了轉動,掉下了剩下兩個七!並起掉出了許多獎勵代幣……

  「………」一旁的雪雪無語了,而下面的眾人、觀看兔子等人玩遊戲的其他公會人員也傻眼了……

  BOSS(兔殿)到底為甚麼要往台子上踢啊!!

  然後雪雪察覺出原因了……因為他看著第一個停下的符號後石化的發現那角子老虎機竟然第二個跟第三個位置越轉越快!

  「他妹的這神馬吃角子老虎啊我說!」優雅如雪雪看到這情形也忍不住飆出了髒話,於是……雪雪學著自家上司一樣,抬起了腳用力的往機台上一踹!

  不知道是不是雪雪踹得太過用力,竟然不小心踹出了一個七……然後雪雪很後悔,非常、非常後悔自己踹的太大力,因為剩下兩個掉下的符號竟然就是剛剛被她踹掉的那個!

  「嗚嗚嗚嗚!妳妹的這神馬遊戲啦!」雪雪悲憤了。

  一旁的兔子也只是嘴角抽抽,他不該指望只有一個等級的賭具……對,他剛剛才發現自己的賭具有等級,然後最高是五等,也是所有副職業的最高等級,等級越低的賭具「正常」程度越低……反之,越高的才會越優秀……難怪特麼的他在當初的【非賭勿擾】那邊看到的台子都會顯是個【Lv.5】的圖樣,混蛋啊!蓋爾你竟然沒有給我說明啊靠!兔子也怒了。

  (某處的蓋爾打了個噴嚏……誰在說他壞話?)

  不過……兔子疑惑,那麼剛剛用的轉盤跟飛鏢怎麼都沒有問題?

  到後來,兔子才知道,原來不是沒有問題,而是問題沒有被發現,或者說,那個問題沒有那麼明顯,角子老虎機「不正常的程度比較高」所以才會如此的「欠教訓」……

  於是,眾人在一片黑線與石化狀態看著兩人的遊戲結束,遊戲結果自然是遊戲的常勝軍~~他們最英明可愛聰會狡詐腹黑尊貴高尚完美英俊帥氣美麗又傾城傾國沉魚落雁的會長兔子殿下(這段請不要斷句的唸下去!)──弒淚。

  雪雪雖然很想哭,但是後來兔子殿下還摸了摸她的頭又蹭了蹭她,讓她一瞬間忘記了沒辦法跟BOSS約會一日的鬱悶感……

  BB與雷風分別抽到的是德州撲克與梭哈……都是撲克牌類的遊戲,一開始以為不會有任何的兔子才發現自己大錯特錯,混蛋、到底哪邊的撲克牌是用幾千公斤的鉛塊做成的!?重點是為何那麼重還能夠維持一般撲克牌的厚度啊!另外特麼的梭哈的代幣居然是用鑽石做成的!?有沒有那麼奢華啊!還有一點,為毛玩到一半撲克牌會跳起來叫囂說「用力摔我吧!噢、親愛的、就是那個力度、繼續、繼續!」,這特麼的死M撲克牌!

  蓋爾我跟你誓不兩立啊混蛋!兔子心中怒吼了。

  當然,因為兔子心中怒火節節升高……眾人漸漸地由石化到風化後已經不知道該說甚麼了……總之,就是兔子怒火高,然後BB與雷風因為氣勢(?)關係輸給了自己家的兔殿……

  兔殿生氣真、真、真…………真不是普通恐怖啊我說!

  到了幻異丟飛鏢的時候出了個小插曲,那就是……

  兔子默默地看著被幻異飛鏢射穿的板子已經不想跳腳說為何自家的板子會瞬間變成保利龍作成的板子了……

  看著上面顯示出的項目,弒淚抹了把臉,好吧……希望、希望這次的賭具正常點,算是她拜託眾神一下……

  結果出現後弒淚臉呈現面攤狀態,因為結果不算差,但是想到那稀奇古怪的賭具就………板子上飛鏢射中的是五個字的項目──「比大小,骰子」。

  然後弒淚再次揮動手中的手杖拿出了搖骰工具,兩人平靜的走到了賭桌邊,默默地拿開蓋子,雙眸紛紛都瞪著裡面的骰子。

  兩個人的骰子……靠!竟然是用蘋果跟香蕉雕成的!?

  「我真的不想吐槽到底為甚麼會用水果來變成骰子了……」在休息室盯著顯示遊戲畫面螢幕的天涯海角兩兄弟不約而同的說出這句話,然後兩人面面相覷。

  「那個副職轉者是在耍BOSS吧……這神馬鬼工具。」扇子囧了。

  「有同感……」BB無言中。

  「+1。」雷風扶額。

  「………我棄權。」幻異臉色怪異的瞪著眼前的香蕉骰子,BOSS技術夠好,或許真的可以用蘋果骰骰出個所以然,可是他發誓他不是賭神,沒那麼強可以用爛著可以……阿,或許現在看起來是精緻狀態的香蕉骰子來骰數字……

  「乖兔子……」擦了下冷汗的黑兔子眼神死的對副會長說,「你可以不用去下層了,而且還有一個休息權力。」

  「…………謝謝BOSS。」幻異拿起了那三棵香蕉骰子默默的看了下,然後往下砸!!

  某人被香蕉砸中嘴抽,因為香蕉裡面竟然包了鋼鐵……讓他的血至少損了十幾滴……

  「………」某公會長把蘋果骰子的蘋果不分扒開默默地發現裡面竟然放了小塊的金磚……

 

  這天煞的到底是甚麼鬼賭具了我說!兔子眼神完全死了。

 

  深呼吸了一口氣,兔子對著自己安慰著:淡定、淡定,照這樣的使用速度一定很快就會升級了!一定特麼的就不會那麼機車了!要冷靜、要淡定。

  於是,最後一個,也就是扇子上了來,扇子拿過了兔子手上的飛鏢、深呼吸了一口氣,頗有壯士一去不復返的悲愴感(!?)……

  飛鏢、轉盤顯示結果:【抽鬼牌

  「………兔殿,抽鬼牌也算是賭的一種嗎?」扇子默默地看著這個結果詢問著一旁不知道該說甚麼才好的會長。

  「………無處賭不在,還有別小看抽鬼牌,抽鬼牌也是種煙硝味很重的東西……」兔子默默的說出這句話。

  煙硝味很重嘛……?眾人瞪著那三個字。

  「可,兩個人要怎麼玩抽鬼牌?」正常來講不都三至四個人玩?兩個人怎麼玩?

  「找……」兩個人來補這幾字還沒說完,眾人就瞪著雙眼看著突然浮現出來的琉璃小白兔,而小白兔上面還寫著【抽鬼牌人數輔助兔子一號】跟【抽鬼牌人數輔助兔子二號】的字樣。

  ………好吧,這下真的可以發牌了,四人,啊不、兩人兩兔(一人三兔XD?)坐了下來,系統開始發牌,一張、一張、又一張、一張,然後一對、一對、又一對的丟出,等全部對子丟完後開始各自抽牌。

  順序為:弒淚→抽鬼牌人數輔助兔子一號→扇子→抽鬼牌人數輔助兔子二號→弒淚,這樣的循環。

  遊戲開始後會長殿下跟扇子兩人臉色各異,弒淚瞪著手中兩張鬼牌,搞甚麼鬼!怎麼鬼牌都在我這裡!

  然後去抽兔子一號的牌、丟出一對,兔子一號抽了扇子的牌也丟出了一對,扇子抽了兔子二號的卡,無奈的發現自己沒有對子,讓兔子二號去抽牌。

  約莫過了兩小時後……輪了好幾圈卻依然沒有半點結果,後來!後來兔子們竟然暴動了!因為兩隻兔子都抽到了鬼牌!兔子竟然不知從哪邊拿出了胡蘿蔔咬了起來後變成蘿蔔渣噴到卡牌上!

  「靠!哪來的髒兔子!」說到一半的扇子噎了下,想到自家的會長也是兔子,雖然不是真兔子,但是某方面也罵到了,趕緊道歉:「啊啊啊啊啊兔殿!我不是罵你啊!!」

  「我知道……」默默的閃過了蘿蔔渣,弒淚才發現剛剛放下心來,以為抽鬼牌不會出問題的自己太過天真了……

  去你妹的沒問題!這牌沒問題!可這陪玩的特麼的就是有問題啊靠!兔子眼抽。

  兔子伸手一揮將那些陪玩的、現在竟然開始直接丟胡蘿蔔死琉璃兔收進了手杖中,抹了把臉:「扇子,算你贏吧!然後你贏得一次跟著我或者我跟著你一天的機會。」

  底下眾人:雖然很想抗議、雖然很想暴動……但是看了看百分之百堪稱狼狽至極點的扇子,然後又望了望他們親愛的、現在已經眼神死、面癱狀態、額頭卻隱隱有青筋跳動、笑容好看卻可怕的比魔王還另人毛骨悚然的兔殿(BOSS),最後還是選擇了緘默……

 

  於是,兔子的影子與最親愛的兔子殿下的公會遊戲就這麼快樂的(兔子:你麼的才快樂的)結束了……

創作者介紹

眷夏貪涼

涼眷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