弒淚一臉窩火的回到了中央大陸,心中不斷的在咒罵某位大神。

  特麼的當他是兔子就好欺負嗎?他可是黑兔子啊!所有兔崽子中最強大的兔子!難道不知道她弒類最擅長的就是逃脫嘛!尼瑪!害她花費掉了肉痛般珍貴的大陸傳送符,去她祖宗十八代,一個就要百元鈔,而且使用次數只有一次!

  憤怒的黑兔子恨恨地、用力地捏碎了回公會駐地符,臉色發青發黑的推開了「兔子的影子」這棟外貌其實長的很像巨大的兔型咖啡杯的門,眾人看到老大臉黑黑也不敢開口,雖然他們真的很好奇他們寶貝的兔子殿下究竟是發生甚麼事情氣到臉都要發紫了……

  不斷的在內裡穿梭著的弒淚呼出了口氣,讓自己的情緒冷靜下來,她不能夠太暴躁,因為暴躁不是個情報商人該有的情緒,畢竟要談妥價格需要有敏銳的察覺力與冷靜能夠應萬變的判斷力,另外……她幹嘛氣個神經病啊!現在想想,為了一個白癡大神生氣實在特麼的有夠不值得啊不值得。

  想通的弒淚走到了接待客人的房間門前,拿出了口袋中的褐色墨鏡,摘下了頭頂上有著兔耳朵的黑色高禮帽收進了裝備欄裡,掛著悠哉的笑容推開了接待的門,不出所料看到他親愛的秘書雪雪已經一臉苦瓜樣,然後一旁的白雲國王與皇后停下了親熱一臉訝異的看著她。

  沒有理會兩人的訝異,只是走進裡面,慢條斯理的摸了摸雪雪的頭,露出輕輕的、好看的笑容:「雪雪辛苦了,去休息吧!然後把幻異那傢伙叫進來,順便讓他帶點紅茶,我還要奶精。」

  暈呼呼的超級兔控秘書雪雪被自家BOSS摸了摸頭後覺得剛剛一切都值得了,然後繼續暈呼呼的點頭走了出去準備叫人。

  幻異,全ID名為:兔迷o幻異,兔子公會被她認定為副會長的男子,有著同樣優秀的判斷力與社交手段,一般而言弒淚都讓幻異四處走,除非有事情才把他叫來幫忙。

  之後兔子再次慢條斯理的走到了白雲夫妻前面的沙發,撐著自己的臉,隔著褐色的大墨鏡淡淡地說:「聽說你有兔子想要的東西?你確定是真品?」

  白雲X國王打量著眼前的少年,雖然他知道這隻狡猾的兔子實際上是個女孩,但是看著那沒有帶禮貌的白色短髮,以及俊美的臉龐,雖然現在大半都被隱藏在那寬大的墨鏡下,但還是令人難以相信他是個女孩。

  咳了咳,白雲X國王開口,「黑兔子,是不是只要是真品,你就會告訴我關於『白之聖者』的所在位置。」

  兔子莞爾,只是輕輕地笑了出聲,讓打量著他的皇后臉紅了下,這少女真不是普通的清俊,難怪那群兔控們如此寶貝她。

  「Honestly say兔子會給你想要的資料,但不一定是您所要求的資料。」很攏統的說法,但是也是個模糊不清的意思,你想要的、但不一定是你所要求的。弒淚慢條斯理的周旋。

  「黑兔子,你耍我嘛!」聽到這般答案,白雲X國王怒瞪著,那樣東西可是價值連城,要不是那該死的「白之聖者」資料只有黑兔子有,而黑兔子只要那樣東西其他都不要,他才不會交出去。

  「Honestly say兔子的交易要求你應該相當的清楚。」淡淡的語氣,並沒有絲毫的懼怕,對於客戶這般激動的情形,兔子表示常見不怪了。

  哼……威脅神馬的,通通對她無效,何況只是提高聲音的吼?弒淚冷冷地在心中說著。

  ……聽到這話,白雲X國王瞇起了眼睛,他當然清楚、怎麼可能會不清楚這狡猾兔子的情報交易規則。

  剛剛一進來的時候,門口可就貼了那要求了。

 

  【兔子的影子既黑兔子的情報交換、買賣規則】

  

  第一條:不可隨意要求兔子給予情報

  第二條:不可隨意恐嚇兔子

第三條:只有兔子可以邀請玩遊戲,不可主動邀約

  第四條:兔子給予的情報絕對會是客戶想要的

  第五條:不可隨意對兔崽子們出手攻擊

  第六條:當兔子要求你身上的某樣東西或一些財物作為情報交換的物品不可砍價更不能要求兔子換物品,否則就算交易失敗

  第七條:不可賒欠物品,因為兔子要求的東西你絕對擁有不要想逃票

  第八條:兔子的任何情報與話語都會參雜或多或少的謊言,除非出現慣用語"Honestly say"的絕對真言,然,需要知道有多少成分的謊言必須在交易開始、兔子開始訴說情報前告知兔子你要知道,否則兔子一概不說謊言有多少

 

  以上,就是黑兔子的交易原則,若有更改或者增加、變動、刪減會與所有玩家告知。

 

  「所以,還要不要交易呢?」弒淚的笑還是那樣的好看,可白雲X國王卻覺得這笑容絕對是奸商般的詭笑……

  「扣、扣。」敲門聲響起。

  眉眼不抬,「進來。」兔子依然掛著那笑看著眼前糾結著的夫妻檔。

  進來的男子有著與兔子截然不同的墨黑如夜色的半長髮,酒紅色的深邃雙瞳,俊雅的外表絲毫不輸給俊美的少女、身著一襲灰色的與兔子身上燕尾服香似卻又相異的長燕尾擺服裝,他正是剛剛秘書雪雪去喊得男子──兔迷o幻異,男子手上拿著一托盤端著一壺紅茶與四個杯子、一小壺的牛奶與糖粒。

  「幻異,坐著吧,交易才剛開始。」兔子轉過了頭,隔著鏡片對著男子露出漂亮的笑。

  幻異點點頭,心中雖然因為兔子的笑容感到開心,走到了兔子沙發旁邊的位子將托盤放下,然後把杯子放在四個位子,倒出香味迷人的紅茶後替兔子加了點牛奶才坐到旁邊去端起剛加了一顆糖的紅茶。

  「……」白雲X國王與皇后一臉複雜的看著這突然出現的男人與眼前的紅茶。

  兔子端起了奶茶笑出了聲,「那東西很珍貴,所以兔子讓你們有一段時間好好想想,不過兔子可以保證,雖然不是你們所要求的,卻是你們絕對需要的情報,這是兔子的原則。」

  沒有加Honestly say,這代表裡面可能參雜著謊言,就算是交易的過程,黑兔子也不會讓自己失去那混雜著謊言的交談原則。

  客戶隨時可能撕票不幹這場交易,不過這次的東西對她來說真的蠻重要的,可這點不能讓客戶知道,這只會讓客戶們反過來要脅,所以必須維持平時的樣子,以不變去應付萬變的客人們。

  聽到這話,白雲X國王低聲著跟皇后討論著,皇后覺得他們可以拖時間,而國王則覺得這話不一定是真的,畢竟黑兔子前面沒有加絕對實話的Honestly say關鍵字。

  耳邊傳來了幻異的密語,這是兔子在交易時若幻異也在場時所要求的談話方式。

  『淚,這樣東西對你來說很重要?』幻異看著旁邊還是慢慢喝著茶的弒淚,並沒有像其他人一樣喊著黑兔子或者兔子殿下之類的稱呼,而是有些親暱的喊著「淚」。

  雖然淚樣子就像平時一樣,可幻異還是看著出來這看似勝券在握的少女其實是在賭著這場交易,而一般會讓少女賭著的交易無非就是少女非常需要要求交易的物品。

  兔子眨了眨眼,回覆密語,嘴唇輕動:『幻,那是我另一個副職所需的東西,若是有了那項,那麼以後我能玩的東西就更多了。』弒淚雖然對外說話都是參雜著謊言或者乎悠的感覺,可是對於公會裡的人卻絕對是直接且絕對無謊言的。

  『你是說那個隱藏副職業?』愣了下,幻異瞟了下繼續悠哉的兔子與對面坐著的白雲公會夫妻檔。

  弒淚只是偏頭,像是看著眼前的夫妻,讓他們有些壓力,實際上卻只是單純的再回答副手的問題:『對,而且我好不容易鎖定了那NPC的位置,不能因為沒了物品就失敗,那樣的話我不甘心。』

  少女難得憤慨著的語氣讓幻異無奈的搖了搖頭,『那你還這樣乎悠他們?就不怕他們跑了?』

  『幻異,這就是你略輸我一籌的地方之一。』弒淚垂著眼眸,為自己在茶杯中再倒上紅茶,然後拿了牛奶倒入,『如果你表現出與平時不一樣的話,那麼那些客戶就會知道那樣物品對你的重要性,必須與平時無異,客戶才不會以那樣東西作為要脅。』

  『可,淚、你不怕客戶跑?』

  『客戶來找我們就代表他們真的沒有辦法了,畢竟我們的收費或大或小,但是不算低,若不是真的急需,不會拿著珍貴的物品來找我們希望我們交換。』笑笑,對於交易方面,她有太多太多的經驗,但不得不說她還蠻樂在其中的就是。

  ……聽到這話,幻異再次打從心底的佩服身邊這位少女的精明與冷靜的分析,她說的沒有錯,這就是他為何會輸給她,然後心甘情願的擔任她的副手的原因。

  女孩太過的精明,然後也相當的圓滑了解世故。

  「考慮的如何呢?白雲公會長。」

  聽到少女清雅又好聽如風鈴的聲音,白雲X國王嘆氣,果然精明的兔子是無法坑的,她剛剛雖然什麼話都沒有說,似乎只是在與旁邊的男子談密語,沒有跟他們做任何的互動卻是不斷的有壓力往他們身上加壓。

  「黑兔子,果然名不虛傳。」白雲X國王嘆息,「我答應你,然後這次交易參雜多少成分的謊言?」

  「這次的交易物品對兔子來說蠻重要的,」頓了頓,補上加強話語,弒淚彎眼:「Honestly say只有一成的謊言,算是給與白雲公會長你初次與兔子交易的優待,要不兔子的情報就算再怎麼的大型,都會參雜了最低一成五的最高九成五的謊言。」

  白雲X國王看著眼前笑的真誠卻又狡詐的少女,又看了下一旁無奈著的皇后,對於兔子的優待,他們能說他們賺了還是他們該嘆息?

  畢竟這次的損失真不是一半的大,那樣東西可是他們白雲公會接近鎮會之寶的東西……

  「好了,黑兔子,告訴我情報吧。」白雲X國王抬起頭然後端起剛剛讓皇后加了糖的紅茶。

  兔子歪著頭開始說,「Honestly say這是個大型主線任務,需要你們白雲與至少兩個公會的結盟,尋找的NPC近在眼前,不必太過去追求便能找到,」頓了頓喝口茶,兔子繼續說著情報,「若是刻意尋找只會讓找到的機會下降。」

  弒淚開始努力編輯自己腦中的資訊,整理、然後分析,最後再思考已哪般不傷人且還能捧人、讓人猜不透她的方式說出。

  兔子沒頭沒尾的情報讓白雲公會的兩人一愣,這兔子再說些甚麼?可,不等他們開口,兔子再次啟唇。

  「獎勵非常的豐富,高至可連升三等,低至獲得一至二的高級道具,不必特異的去想,其實你已經接觸到了那關鍵之處。」

  「Honestly say這是你心底最心深處所想的任務,眼前的任務只是迷霧,讓玩家們迷惑心神。」

  「Honestly say這是你夢寐以求的東西,但是付出的努力絕對不是一點半點,堅持到最後,使用各種方法,你就會獲得。」

  聽到兔子這直接的真言,白雲X國王與皇后手中的茶杯頓了頓,才繼續綴著,然後提出問題:「真是如此?」

  幻異看著細細說著情報的少女又看著訝然的一男一女,深深地覺得少女這神奇的不能再神奇的猜心術真的高明,縱使他也看了那份資料也無法像是淚這般直接卻也帶著本身調調的說出。

  「兔子的商譽可是很高的,」輕輕笑出聲,弒淚只是繼續彎著眼眸,「這是所有的情報,Honestly say再多兔子也沒了。」

  聽到這話身為客戶的兩人笑了,一直沒開口的白雲X皇后:「精明的黑兔子,感謝你的情報。」他們獲益良多。

  「這是你要的東西。」白雲X國王心甘情願的放下了一顆約默有拳頭大小、凹凸不平的橢圓隕石。

  看到這東西的出現,兔子眼中閃過精明,嗯、是真貨,呵呵。

  「Honestly say兔子由衷的感謝兩位的配合。」笑得更加燦爛的兔子拿起了隕石收入包裹中。

  「我們也感謝你,黑兔子你果然是能夠人所需要的情報。」白雲X皇后心中對於兔子的笑容有了一瞬的訝然,這般好看的笑容也難怪那些兔迷們要如此真愛這隻兔子。

  「這場交易非常的愉快,我們得趕緊去作任務了,兔子的茶很棒,若有需要,我想我會再次來找你的,黑兔子。」白雲X國王擁著皇后站起了身,看著放下奶茶同樣站起身的兔子伸出了另一隻手對著兔子。

  弒淚眨眼意會,同樣身出纖細的白皙秀手回握:「歡迎下次的合作,Best Wishes。」

  兩人同時收回了手,白雲X國王兩人離開了接待室,而兔子拿出了隕石拋接著,淡聲對著剛剛一直沒有開口的幻異說:「幻異,我要一份你今天學到的東西報告,我先去作任務,跟兔崽子們說今天情報我先不看了,要他們不要出任何的差錯,我明天會把它們全部看完。」

  「Yes, our Boss。」做了個執事禮,幻異靜靜地看著少女推門離去。

 

  這、就是他們所喜愛著、崇拜著、珍愛著的兔子。

  這、就是他們每次看過必定驚嘆的、黑兔子的交易過程。

  他們是兔子最頂級、忠心的粉絲、部下。

  為兔子做事、他們、無悔。

創作者介紹

眷夏貪涼

涼眷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