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P市是個算是郊區與都市間分的相當分明的城市,而這做城市郊外區大多都是住宅,都市中才是工作區域,可、較北邊的郊區卻是個例外,那邊、只有一間全市最大卻也是全市唯一一座私人的醫院。 

  其實,說醫院也不太對,這間其實是醫院與研究所的結合地,研發著各種稀奇古怪的藥劑,也是各市醫生、研究員都紛紛想要進入的一間私人研究醫院,而這間醫院有著一個很簡單卻也很淺顯易懂的名字。 

  【華陀學】 

  華陀,藥之聖者,華陀的學不就為藥學?藥、誰會開藥?誰會研究?當然只有醫生或者其相關有興趣的人才會研究啊! 

  另外,「華陀學」醫館設計相當的美麗,通體為草綠色的配色、內裡則是淺色的布置,不過,有一個地區卻是「華陀學」的例外,但那個地方也是「華陀學」存在的主要原因,若無那地、或者說那地方裡面的那個人,「華陀學」就不會存在。 

  於「華陀學」廣大的範圍的最南端有一間特大的房間,房間裡面是淺紫與淺藍等等令人愉悅的心情配色,配置也是有如總統套房般的完美,這是一個女孩子的房間,也是名義上「華陀學」主人的妹妹的房間。 

  「華陀學」主人是目前紅遍各地的男演員、男歌手──「末宵」,而他雖然是出生於孤兒院卻有著一姊一妹,姐姐的身分也相當的特別,是全世界通緝也敬佩著的職業殺手──「未遇」,但不管是末宵還是未遇都相當的疼愛幾乎從小就在「華陀學」裡長大的妹妹、無血緣卻是最親密的家人──聞人璘。 

  聞人璘天生有著白血病且體質虛弱,外加還缺乏黑色素,簡而言之就是個弱病秧……但,聞人璘雖然體質上若於常人許多,腦力卻比他人強上許多倍,年紀二十的她除了市裡世界中最神秘、最強大的黑客「璘影淚」之外還是多款病毒藥劑的研發者,只是、聞人璘最、最、最專精的還是情報的收集…… 

  可,聞人璘深知自己身體並不好所以不能出去外面幫助殺手姊姊闖蕩,最後決定了選擇最新的技術──全息腦波,進入新開發的遊戲中發揮自己的專長。 

  而她選擇的遊戲就是目前出了三個月而她只花一個月就闖出名號的──「逐夢狂想Online」,會選擇這款遊戲的原因其實很簡單,聞人璘最喜歡的作者「夜未央」的故事《逐夢人的幻想世界》就是這遊戲的基底。 

  她在「逐夢狂想」有了一個很可愛的稱號──黑兔子。 

  不是因為他是兔族,實際上「逐夢狂想」目前沒有開放種族的選擇,據說是要讓玩家們慢慢的體會「逐夢狂想」裡的一點一滴,讓網遊的世界能夠更加的似於現實的世界。 

  會有這個稱號的原因其實很簡單,她雖然進入遊戲是女孩子沒錯,不過人物的設定卻類似於十七、十八歲的少年,帶著有白色兔耳的黑禮帽、黑色的燕尾服與黑色的短靴,燕尾服後面甚至還有個跟兔耳一樣顏色的短尾巴。 

  然後,她玩遊戲的方式又與一些人不同,她是個專業的情報商人,只是常常找人玩遊戲,一個月內就把名號傳了個聲名大噪,服內的人外加還有她的兄姐就鼓勵她辦了個公會讓情報販賣服務更加強大,而那個公會名不湊巧的就叫做「兔子的影子」。 

  會取這名字是因為她真實世界與逐夢世界的樣子,她在現實世界中有著長到腳踝的雪白軟髮、一黑一紅的眼睛,逐夢世界裡則是純白的、宛如男孩子的短髮,然後是全黑的雙眼。 

  兩個世界的自己都像隻兔子,而她覺得光太過高調,所以選擇成了影子。 

  突然在聞人璘思考至一半時敲門聲響起,抬起了異色的眼瞳靜靜地瞟望房門一眼,開口:「進來。」

  進入聞人璘房間的是她專屬的醫生之一,專門為聞人璘調配中藥療養,是個大了聞人璘五歲、可被稱作天才的男子,男子名為葉季,溫和地看著依然瘦弱蒼白的少女沐浴在晨間的暖光下,「璘,該吃藥了。」 

  璘就像是個天使,一個不小心折翼而墜入人間的天使。葉季望著走過來的少女,手裡穩穩地端著一小包的中藥粉與藥茶。 

  聞人璘沒有說甚麼只是走向了葉季直接拿起了藥包打開倒入嘴中,因為藥粉的苦澀皺了皺眉頭,端起了藥茶將藥粉完全沖入喉嚨:「苦。」 

  聽到這字葉季無奈了,「璘,這要你三個月才吃一次還是記得苦味?」

  璘的身體很虛弱,「華陀學」是疼愛璘的哥哥、他的頂級上司所開設的專門私人醫院,一開始知道這間醫院竟然最主要是為了一個女孩子而開感到不可思議的葉季再看到了聞人璘的身體狀況與實際上的人的時候就全部打消了鄙視有錢的人的思想。

  璘身體非常的不好,小跑步一公尺就會喘,五公尺就有些受不了,十公尺就要暈倒……嬌弱的她身高也並不高,約末才一百六,雖然說這已經算是正常女孩子的身高了,可、聞人璘的兄姐都高達了一百七以上,怎麼看都覺得自己的妹妹嬌小……同為「巨人」、有著一八四身高的他也覺得璘是個嬌小的女孩。 

  璘除了嬌小,體重更是只有三十九到四十二那邊,可說是快要瘦骨如材了……雖然說!現在的女孩兒都希望自己瘦到變皮包骨……可,兩個妹控卻不這麼認為,他們只希望自己寶貝的妹妹能夠見健康康的長大。 

  「……我記憶力不差你應該記得。」聞人璘翻個白眼,這有點苦有點澀的味道她不喜歡,別說三個月、就算是十年她也都會記得。 

  「我當然知道你的記憶力很好……只不過這真的沒法兒,這藥就是偏苦,而你非吃不可,畢竟、這是補充你的體力的。」葉季無奈地揉了揉眼前白色的腦袋。 

  璘的頭髮很軟、因為缺乏黑色素所以是純白,像是白色絲綢,長度也很長,整個長至腳踝,葉季有問過聞人璘為何不剪髮?但得到的答案卻是。

  「剪了還會再長,麻煩,何況……末宵哥跟未遇姊喜歡我的白色長髮。」 

  聽到這話也葉季無言了,好吧,她說的沒錯……只是,他怎麼覺得最後面才是璘不剪髮的原因呢?那兩個忙碌卻會努力擠出時間陪妹妹玩遊戲、來看妹妹的兩人真的很喜歡聞人璘那頭長且滑順柔軟的白髮。

  「想辦法把他的澀味用掉……苦味沒關係。」咬了咬本身就缺乏血色而有些藏白的下唇,聞人璘瞇起了眼。 

  ……良藥苦口她知道,反正更苦的藥她也吃過,從小到大她就是個藥罐子,藥學、醫學甚麼的因為吃多外加還有天資的聰穎都學了個徹底。 

  「璘,乖,這藥已經改過了,原先更澀的。」嘆氣,對於少女的話無奈,葉季拿聞人璘沒什麼辦法。 

  「………藥給我,我自己調。」聞人璘扁嘴不爽這答案。 

  「令兄長與姐姐交代要你吃一點澀味的東西免得味覺退化……」葉季頭疼地拿出了這其實讓人難以相信的要求。

  可,這要求卻讓聞人璘嘟起了嘴不再反駁,畢竟、某方面的確是正確的,她味覺的確有一點點的退化……至於原因,不明,唯一解決的方法就是不可以吃太過重鹹也不能吃得太清淡……不過這解決方法也不知到哪來的,總之就是讓聞人璘頭痛。 

  這該死的味覺退化到底是為甚麼啊我說!天才如她都找不出自己舌頭味覺退化的原因。 

  看著聞人璘漸漸皺起來的小臉,葉季只是再次摸了摸頭,不過這喊的不再是璘,而是,「弒淚,【白雲】公會會長──『白雲X國王』的人在找你,希望你趕快上線,他這次帶了你想要的東西了。」 

  「弒淚」,聞人璘在【逐夢狂想】中真正的遊戲ID,職業是被認為最廢的鍊金術師,目前是七十七等(目前滿等為一百)

  「白雲」公會,【逐夢狂想】「顛覆幻想」伺服器中第三大公會,會長白雲X國王更是總排行榜裡第七的大神,人數卻是「顛覆幻想」伺服器中人數最多的公會。 

  聽到這稱呼與內容,原先因為藥味不能更改而皺著小臉的聞人臉整個精神一振,雙眼閃出了宛如星子的光芒,「真的?」 

  「真的,所以趕快上線吧!不過記得中午十二點要準時下線吃飯、吃藥,我等回兒也會上線。」點點頭,璘想要那東西頗久了,真沒想到白雲國王那傢伙竟然能找到,他與其他兔崽子們都沒找到竟然他就狗屎運了!葉季心中哼了哼。

  「了解~」聞人璘將藥茶杯放上後走入了房間裡面,打開了臥室門後打開了旁邊一個類似於水晶蛋的東西。

  實際上那是聞人璘進入全息網遊【逐夢狂想】的生態艙,一般而言【逐夢狂想】並不會販售生態艙,只會販售頭盔,畢竟有頭盔就能夠藉由腦波進入遊戲,可有一種人例外──財力強大者。 

  而水晶蛋更是財力可敵國的人才可擁有,全世界不超過十個,而聞人璘會擁有並不是她錢多沒地方花,而是他的兄姐希望聞人璘在進入遊戲時,現實世界的身體也能夠同時調養,最昂貴的生態艙便有這個功能。 

  進入水晶蛋躺好後聞人璘拉下了頭盔帶好,閉上眼睛按下遊戲鍵,水晶蛋艙門關起,【逐夢狂想】黑兔子「弒淚」進入!

創作者介紹

眷夏貪涼

涼眷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