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言**

讓大家久等了~最近三個月應該都只會更新東方先境或者是這篇改了名的雲翼爭火

也就是網遊的部分,至於原因,就是眷暫時寫不出浪奇文了(嘆氣)

希望大家會喜歡這篇眷會與東方一樣都投稿的新系列--[情定龍耀]第一序曲 雲翼爭火

**正文開始**

 

  洛亞特此刻不知道該說什麼才好,因為目前狀況異常的詭異,為甚麼?很簡單,他們的少主兼空降總經理正微笑地望著他們的首席設計師將近三分鐘了,而設計師還是一副悠哉悠哉的樣子喝著濃郁的曼特寧咖啡,甚至不時將一點牛奶加入調和味道,然後邊看著他們少主,兩人不發一語。

   誰能來告訴他到底是怎麼回事啊啊啊啊!!!洛亞特內心似乎是冒出了千萬隻草泥馬奔騰了。

   「嗯………」放下咖啡的令狐燁看著眼前有著不輸給年輕時候的DAS總裁的男人勾起了淺笑,這個總經理長的不是一般的好看吶。

  刀削般的臉龐、銳利卻又帶了點柔和的好看深藍鳳眸、有著東方人特有的柔和卻又帶上了西方那好看的立體,柔軟的髮並沒有減的太短、鬢角的部分甚至有些長的蓋住一點耳朵,不過還是能夠清楚看到他左耳那閃亮的獨立黑鑽耳環,薄薄的唇瓣此刻帶上了點笑,讓人會想跟著他的弧度勾起嘴角,身高約默一八四、挺拔的身材堪比專業的模特兒。

   不過……是不是他的錯覺?怎麼覺得這空降的上司似乎在哪邊看過?

   於是,他開了口,不是問我們是否見過,而是,「嗯……應該可以稱作上官先生吧?我可沒讓你跟洛亞特罰站啊!BOSS。」

   聽到這話,上官風雲嘴邊的弧度更加明顯,看著眼前這個穿著設計簡單的黑襯衫、酒紅領帶被拉的歪斜,下身同為墨色的休閒褲,特別且柔順的銀灰色半長髮、臉孔可說是妖冶、可說是完全分不清性別,有著好看卻比起一般男人來的大一些的墨綠丹鳳眸,並不厚的唇瓣正似笑非笑著勾著弧度,纖細的且一看就是天生藝術家的雙手正一隻肢著腮、一手端咖啡的看著自己。 

  如妖孽、如禍水般的男子。這是上官風雲對於火華的第一看法。 

  只是,這面容妖異的卻給他一種很熟悉的感覺……他們,在哪裡見過嗎?

  「沒想到火華是這樣的人。」走了進門讓洛亞特帶上,然後走到火華對面的座椅,也沒有多客氣的就端起了一旁火華泡的咖啡壺為自己倒了一杯黑咖啡,上官風雲並沒有任何的拘束,畢竟、在自己的公司內拘束有什麼用嗎? 

  嗯,火華的這咖啡不管火侯還是研磨都相當的棒,這是一杯相當好喝的咖啡。 

  「啊啊啊啊……聽到洛亞特之外的人稱我火華還真有些不習慣。」火華笑了,讓那如罌粟花般好看的俊容更加妖冶。 

  如生在古代、必定為傾城傾國之禍害。看到這笑容,上官風雲不知道為甚麼心中閃過了這樣的想法。 

  「哦?不然其他人是如何稱呼你?DAS的首席設計師這樣嗎?」帶著打趣的感覺,上官風雲促狹地說。

  這空降上司給他的感覺有些類似於過去總裁給他的感覺,嗯……不過多了分自在,或許是因為他們年紀相近的關係吧。令狐燁如是想著。 

  「不,別人對我有別的稱呼。」眨眼拿起桌上的咖啡,再次加了點牛奶,他得多喝一點牛奶多的咖啡才行,雖然這味道實在不怎麼讓他喜歡,可、讓家裡某位發現自己喝太多喝咖啡可不好。 

  在他來到DSA的公司之後他查看了自己的手機才發現原來自己不小心關機了,一打開就是一大堆的未接來電與簡訊,不用想也知道是曲悠雲與卿業願兩傢伙打的,沒等他看簡訊內容傾業願就打電話過來給他告訴他來不及說的事情。

  什麼事?那就是在學校門口會被堵住的事情,對於自己竟然把手機關掉還渾然不覺的舉動感到無比的悲催,如果他打開或許就沒那麼難堪了,因此、他在哀怨了一下後便告訴了他們龍君翼歸國的事情,讓兩人立即打電話給龍君翼敘敘舊。 

  敘舊?沒錯,他們同為賭局的家庭裡龍君翼是秘密幫助的家族之一,同時龍家更是與他們令狐家有著不一般的交情,甚至可以稱為世家,只是令狐燁不解……既然是世家好友那麼為甚麼還需要參加賭局而不是支持? 

  這點,在很久很久之後某龍「嫁」給了他之後得到了答案,原來是龍家在為自己的兒子留媳婦……這讓令狐燁久久無語。 

  「哦?怎麼稱呼?」繼續慢條斯理喝咖啡,他一開始以為火華會是個任性的人,但是似乎不是如此。 

  不過,在不久之後上官風雲才覺得自己錯了,火華不是不任性,而是目前還沒有需要他任性去處理的事情出現! 

  「嘛……洛亞特你還有事情要忙吧?」沒有回答上司的問題而是問著一旁的洛亞特,令狐燁偏頭。 

  見洛亞特點頭後轉過頭對著上司說,「我覺得你跟我會有段時間要聊,畢竟我是首席設計師,你可以利用『說服』我的時間去『了解一些事情』,這段時間就讓洛亞特去處理一些事情可以吧,BOSS?」 

  聽到這問話,又聽出了火華所強調的字詞,上官風雲笑得更愉悅,點頭對一旁的洛亞特說,「洛亞特,先去忙吧!我跟火華聊聊,不會有問題的。」 

  洛亞特待在一旁一愣,讓少爺跟火華單獨聊?真的不會起火花或者碰撞嗎?失去任何一邊都是悲劇啊真的可以離開嗎? 

  「真的可以離開,不要擺那樣的臉洛亞特,我跟BOSS不會吵架。」令狐燁嘴角微微抽蓄,有時候總裁這個祕書臉上會清楚的表示一些事情,然後那些事情通常都會讓看出的人無力,例如他。 

  顯然也看出洛亞特臉上的表情意思的上官風雲額頭上滑下了黑線,「火華說的對,洛亞特去做事吧……」 

  看著少爺跟火華同時露出這表情,尷尬懊惱的洛亞特也不好再繼續僵下去了,「那、那麼我、我就先走了,兩位若有是隨時可以打電話。」看著兩人臉上都寫滿無奈,洛亞特擦了擦根本沒有流出的冷汗後退、打開門、退了出去。 

  洛亞特走後兩人沉靜了一回兒,兩人對看著且慢悠悠地品嘗手中的咖啡。 

  「現在可以告訴我怎麼稱呼你了嗎?火華。」這次是上官風雲開了口,喝玩了一杯咖啡的他不禁又倒了一杯。 

  火華泡咖啡的手法真的可以稱做專業級,對於他這個喝茶比喝咖啡多的人更感覺得出來這壺咖啡的美味。 

  「燁。」火華淡淡地說了一聲,然後看到自己挑眉的樣子後再次露出了傾城笑容淺淺地補稱,「火華湊起來變是個『燁』字,所以通常別人都喊我燁或者燁君。」 

  「原來如此,」點點頭,原來是把名字拆開當成了設計名用了,這是許多國內設計師常做的動作,讓熟識的人可以輕易認出,上官風雲繼續問,「全名呢?」 

  「……關於這點,BOSS你應該先告訴我才對吧?」令狐燁哼了哼聲,他對這個BOSS可是目前都沒有了解,好吧、了解還是有,只是很少、少的糟糕、少的可憐。 

  這話一出上官風雲愣住,「你是說,我的全名?」看著燁點頭後上官風雲無奈了,「你不知道?」 

  「不知道,」燁一臉無奈的看著他,然後嘆息扶額的抓了下自己那整理好的銀灰短髮,「總裁並沒有告訴我任何的資訊,只告訴我BOSS你是他兒子然後叫我今天來這邊等你。」 

  聽到這話讓上官風雲無奈,看來他那不知道葫蘆裡裝的甚麼藥的父親肯定是想要他們兩個好好談談了。 

  「我叫風雲、上官風雲,二十一歲,美國GZJ碩士三冠。」上官風雲撐著臉報出了這一串資料。

   「燁、令狐燁,十九歲,目前是JS大學藝設系四年級。」令狐燁莞爾同樣交出一樣的資料。 

  令狐?怎麼覺得這個姓氏在哪邊聽過?上官風雲蹙起了眉。 

  「………令狐焰是我姐姐。」看出上官風雲臉上所表示的意思,令狐燁笑了笑。 

  令狐焰,美國華爾街最有名的經濟女神,一聲嬌笑便是一個股票的大漲,一個狠戾的眼神便是一間公司的倒閉,錢滾錢對她來說輕而易舉,在美國更是所有男性心中最佳的媳婦人選。 

  「原來如此,難怪我覺得在哪邊聽過。」令狐焰,在他於美國讀書時就相當的活躍,她那神奇的炒股手段讓他佩服不已,沒想到那個艷麗的女子還有如此妖冶優秀的弟弟。上官風雲恍然。 

  「家姐被稱為家中的財神,另外還被我稱為風騷女神,所以BOSS你聽過他的名字我也不意外了。」令狐燁寵溺地笑笑,對於自己姊姊那般錢滾錢只能說不能不佩服,他雖然同樣有那樣的能力,只不過因為身分而不能闊手發展,雖說他也沒那意願就是。 

  姊姊的興趣就是調戲良家少男(!)跟賺錢、環遊世界,外加還有寵他這個「弟弟」。 

  啊,他還有一點沒說,他姐姐是個「弟控」,寵他護他到溺愛他都已經不是甚麼新鮮事了,要不也不會擠出時間陪他玩她不愛的網路遊戲。 

  「呵呵呵,看來令姊跟你的感情很好。」看到令狐燁的笑容,上官風雲肢著腮感覺出令狐燁那股對姊姊的驕傲與依賴。 

  有那樣的姊姊的確是很難讓人不為她驕傲,不過。

  「不過你被姊姊比下去不會不甘心?」好歹也是個男人不是?上官風雲問道。 

  令狐燁睜大了那雙墨綠色的好看眼瞳不敢相信的看著上官風雲然後笑了出來,「哈哈哈哈哈哈………」 

  這、這問題……

  被令狐燁這突然的大笑雷到感到不解,上官風雲愣愣地:「我問了什麼好笑的問題麼?」這問題很常見吧!很多男人不都認為要賺得比女的多嗎?不然臉往哪擺?這令狐燁怎麼笑成這樣? 

  「哈、哈呵……」喘了下停止了笑容,令狐燁擦了擦因為笑得太用力而流出的淚水,好笑的看著上官風雲然後回答,「你一定是沒有親自跟我姐相處過。」 

  「………什麼意思?」 

  眨眼,令狐燁溫和笑著、彎眼,「我的姊姊恨不得把所有賺的錢通通給我,她是個不折不扣的弟控,我姊對我說過『只要你要的,我就會給你』,然而我要甚麼就會有,何必還會跟他要?何況我金錢欲並沒有那麼強,能夠偶爾畫圖賺點小錢我就很夠了。」 

  他令狐燁求的從來都不是錢財,不是因為他出生於世家更不是因為他有個很會賺錢的姊姊,當然也不是源於他光是畫圖就能淨賺不少錢,而是他一直以來都只想要悠哉的過生活,找個伴侶然後兩人在小屋子有著小孩、然後一聲相愛到死。 

  雖然感覺很沒志氣,但這就是他,雖然他嚮往過擔任明星的生活,可、光是首席設計師、JS大學校草的他就已經可以媲美明星了,沒必要再去多些鎂光燈關注他,他、從來只需要所愛與珍惜之人的目光,不需要他人的關注。 

  其他太多的注目都只是多餘。 

  「………」瞪大了深藍色的雙眼,嘴角抽蓄,上官風雲不敢相信自己聽到了甚麼。 

  那個炒股女神令狐焰是個不折不扣的弟控!?有沒有搞錯!? 

  「不好意思,家姐真的是弟控。」看著眼前快石化的BOSS,令狐燁不忍地再次強調。 

  ………一陣沉默之後令狐燁無奈,站起身拿起空了的咖啡壺再次走往一邊的吧檯泡起咖啡,慢條斯理的磨咖啡豆。 

  「咳,燁、你最近有要設計新的寶石嗎?」回過神的上官風雲覺得自己太失敗了,或許說是這件事情太讓他震驚,咳了聲後問著慢條斯理沖咖啡的令狐燁。 

  嗯,焰姐竟然有這麼優的粉絲,他似乎不小心把焰姐的形象破壞了,不過、焰解這弟控的事情應該很多人知道了……吧?

  「是有打算設計一款以黑鑽為主的紅寶為輔的墜子。」邊沖著咖啡,然後走到一旁打開小冰箱拿出了一點牛奶。 

  他的專屬辦公室是總裁特別請人為他設計的,有著快速的電腦與好用的繪板,還有著可以現磨現泡咖啡、飲料、煮東西的吧檯,同時最裡面的小門打開還有床鋪與淋浴間,可以稱作為一個小窩了,只不過他不常待,畢竟他還有些課要上,所以並沒有在這邊進行創作。 

  「有草圖了?」上官風雲聽到答案倒是好奇了,令狐燁的作品向來都是紅寶石為主,沒想到這次是黑鑽為主。 

  「BOSS,我記得我要交稿子的固定時間還沒到。」走到了冰箱裡拿出了培根、起司、雞蛋、清洗過的生菜,又拿出櫃子中的土司放到了打開了的烤土司機中,有些餓的令狐燁決定作三明治來吃。

   看著令狐燁的動作,「嗯,是沒有到我只是問了問,」他看過資料上的標註,令狐燁只需要每三個月交出一份設計圖就足夠了,如今還有約一至兩周的時間,「你要煮東西?」

   「培根起司蛋生菜的三明治,要不?」眼未抬,切著生菜的令狐燁邊問著,反正材料足夠。

   聞到煎著的培根香與煎蛋香,上官風雲笑:「那就麻煩了,需要我幫忙?」

   「BOSS就坐那邊等吧!真要幫忙的話就端咖啡到桌上。」挑眉抬起頭,望著轉過頭盯著自己的上官風雲,扯了下嘴角令狐燁繼續低頭煎培根。

   點了點頭後站起來走往吧檯,有些疑惑地發覺令狐燁這人廚藝看起來很精湛,於是上官風雲提出了疑問,「你學過做飯?」

   接起吐司放在一旁的令狐燁眨眼笑,「我在外面與人一起住,雖然有鐘點廚師不過偶時後還是喜歡自己做菜,這算是興趣。」

   這項興趣也讓以後某兩個男人樂個不停,表示賺到了不少,縱使是跟情敵分享親親老婆煮出的食物也感覺美滿幸福。

  「姊也很喜歡吃我煮的東西,總是說會有幸福的味道,所以對於做菜我算是半個專業吧。」想了想又補上了這句話,印象中的姊姊吃到自己做的點心或者飯菜都會露出幸福的表情,爸爸、媽媽與爺爺奶奶都是,因此讓他其實對於煮菜這是算很享受的。 

  「這味道光是用聞的就讓人很享受了,不過我還真不敢相信竟然有人可以把培根跟蛋煎得這麼好看又香味四溢。」端好咖啡後走回來的上官風雲看著盤子中還沒做成三明治的食材這樣說。 

  「……BOSS你絕對有吃甜的才來吃我的三明治吧。」聽到這話的令狐燁哭笑不得,他只是照之前模式一樣準備罷了。

   「說我貧嘴?」搖了搖頭,上官風雲攤手,「我說的可是金玉良言,然後為甚麼總喊我BOSS?我父親你也是這樣喊?」 

  聽到BOSS一詞時上官風雲其實就有著疑惑,怎麼不是叫他總經理或者先生之類的?而是喊英文的BOSS? 

  正在製作三明治的令狐燁對此只是笑笑,「我稱總裁都是喊乾爹的,難道要我喊你乾哥嗎?BOSS。」 

  乾爹!?他聽到甚麼?上官風雲再次被令狐燁口中的話雷到,父親甚麼時後認了一個乾兒子了?

  「……好吧,我真沒想到乾爹連這個都沒有跟你說,」看著上官風雲僵掉的樣子在擠著美乃滋的令狐燁游刃有餘的開始解釋,「你的爸爸,我的乾爹在我一進公司設計完『逐˙燭』後就認我當乾兒子了,至於具體的情形我不清楚,而我覺得有個乾爹其實也沒有差不多,不過據說是因為伯母、乾媽他看到我的作品後決定的。」 

  上官風雲聽到這話頓時哭笑不得,不過他不覺得父親太突兀,畢竟令狐燁的才能真的不是一般的優秀,想到那喜愛珠寶與設計的母親,對於父親收了他倒也不意外不是? 

  畢竟,令狐燁看起來就是不差公司收的樣子了,這下他連父親會給令狐燁這麼健全的「設計辦公室」都不覺得奇怪了,畢竟乾爹對乾兒子好也不過分…… 

  「原來如此,你可以喊我風雲、或者你想喊我乾哥我也不介意……」知道令狐燁另一層身分的上官風雲臉上笑容溫和很多。 

  在後來,某男與某女在一起後曾經出門時找了次機會很很認真的問過父母,才發現其實會認令狐燁為乾兒子(女兒)除了因為那天才般的設計外還是為了替自己預定未來老婆的關係……… 

  這點,不得不說上官家的父母與龍家的父母親都為了自家的兒子都打好了主意,沒想到自家兒子是圓了他們的願望沒錯,但沒想到是以那種方式圓夢、讓他們非常之懊悔為何當初不把優秀到天賦異秉的寶貝女孩帶回家直接綁到兒子床上…… 

  只能說,一切都是命運…… 

  「對外我還是喊你BOSS像這樣相處時我就喊你風好了。」思考了下,完成三明治的令狐燁拿起餐具端起盤子放到了桌上後走回吧檯迅速地清理自己所使用的廚具。 

  其實令狐燁並不常做東西,因為他不喜歡收拾,所以每次製作食物都會盡量不把環境弄髒,讓自己能夠快速地清理完使用的東西。 

  一旁的上官風雲看到令狐燁麻利地快速收拾的動作又是一陣佩服,很多人都是那種只喜歡做菜而討厭收拾的人,他看得出來令狐燁也是,只不過訝異他竟然能在三、四分鐘內收拾完感到驚訝,他真的以為要收拾時令狐燁會要他幫忙。 

  某男此刻還想不到自己以後會與某情敵為了讓某女常為自己做菜因此常常搶著收拾餐具、洗碗,甚至還有為了誰收而打起來的狀況…… 

  「……」風?這倒是第一次有人這麼喊他,通常大多數人都是喊他風雲的。 

  「我家有個叫悠雲的女孩子,」在上官風雲不解的目光下,將一旁的牛奶再次加進自己咖啡杯的令狐燁解釋,「平時我都叫她『雲』,因為我不太喜歡叫人兩個字。」說難聽點就是因為他懶得叫人兩個名字。 

  他名字才一個字「燁」喊起來多方便,別人喊她都一個字了,沒道理他要喊別人兩個字?基本上他是個商人,雖然這根本談不上生意甚麼的,純粹就是他懶。 

  「………」對於這樣的解釋感到無噢,上官風雲端起了桌上的三明治咬了一口。 

  好吃。這是他唯一的感想。 

  明明是一般的食材跟烹調方式,甚至都沒有太多的變動,不曉得為甚麼令狐燁做出來的三明治就是特別好吃。 

  然後某男在跟某女交往時總是貧嘴的說:「老婆你用了一個三明治綁住了我的胃。」 

  為此,沒吃到三明治的某情敵聽到都跳腳不已,然後某男總是得意的膩著親親老婆……可謂,一食定情。 

  雖然某女很想吐槽某個傢伙根本在遊戲時就對她有不好的動機了…… 

  「……難吃?」有些傻愣地看著某男咬了一口後停住,令狐燁狐疑地問著。 

  應該沒道理是這樣,想當初就算只是煎個荷包蛋姊姊也幸福的快飛天……雖然他真的認為那很誇張,可不至於他做的三明治不是姊姊或家人吃起來就覺得不好吃吧?

  回應的他是上官風雲有些加快速度卻依然優雅的咬三明治動作,對此,滿意地笑完後繼續咬著自己的三明治。

   晚上,就不吃了吧,這份三明治蠻大的。胃口並不大的令狐燁望著咬三明治到一半喝著咖啡又繼續咬的BOSS兼乾哥,順便把今天的事情跟雲說說。

 

 

創作者介紹

眷夏貪涼

涼眷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