聽到了這句,令狐燁的心情有些糾結,只因為他現在的身分讓他對聽到話後有了兩種反應,第一種是針對他男生的身分來想──「坑爹的,羽毛哥哥我是個男的你現在說這話會被同人女歪歪的」,另一種是以女孩子身分來想──如果我有玩少女戀愛戲的乙女遊戲的話,現在畫面應該是出現三個選項,一個是回應羽毛哥哥說「我也想你」、第二個是「哼、我才不會說我聽到這話後很開心呢!」再來就是「你在說些甚麼,你白癡嗎?」。

  對於這些答案,還未開口令狐燁就被自己雷翻了,天煞的他腦袋是不是壞了?

  於是冷靜後的令狐燁很正經的開口,「君翼哥,真的很久不見了,伯父伯母最近過的好嗎?」

  聽到這話的龍君翼苦笑了下,「笨狐狸,他們兩個身體都不錯。」語氣中有帶著他所熟悉的寵溺。

  對於這種溺死人不償命卻又讓人毛骨悚然到髮指不能的溫柔,令狐燁嘆氣了:「羽毛哥哥,不可以這樣的,我還沒滿二十歲。」

  言下之意、不能把他當女孩子來對待,即使這個可以算上青梅竹馬的哥哥、大了他四歲的男人從小就把他當女孩子來看待,此刻卻不得不提醒。

  只因為,他當了那麼那麼多年的男孩子,不想要因為一點差錯而失敗。

  而那個差錯還是來自於一個從小就喜歡著他的龍君翼,他、不想要最後的結果是如此。

  「好吧,喊你小火總行了吧!」聽出令狐燁語氣中帶著的無奈與堅定,對於喜歡的人、龍君翼完全沒有半點辦法。

  小火、火,燁之偏旁也。聽到種暱稱令狐燁無力地抹把臉,妖孽般的臉寫滿了無奈。

  「叫我燁或者燁君。」深吸了一口氣、呼出,對於這個寵溺自己到快要逆天的哥哥令狐燁真的無力抵抗。

  這該死的、溺死人又捨不得不靠近的溫柔!令狐燁在心中低聲咒罵。

  「好吧,燁。」看得出某小狐狸要跳腳了,帶著溫柔卻又隱隱笑意的龍君翼彎眼順著令狐燁的話喊了喊。

  「羽毛哥哥這名字我也不能喊了,」斜睨了下,發現龍君翼的笑意更深了點,然後還發出了「那你想怎麼叫」的訊息,令狐燁嘆氣蹙眉,「我你翼學長或者翼哥可好?」

  對於這個某方面其實是看著自己長大的哥哥,令狐燁縱使天資再怎麼的聰穎也有種人無力抗天的感覺。

  某方面、龍君翼就是他令狐燁的剋星。

  龍君翼聽到這答案感覺有些可惜,可是後來想想這傢伙目前是個男孩子,道是點點頭接受了,「好吧,喊我翼。」

  連學長與哥哥都不要了是吧!聽到這話嘴角微微抽了下,平時別人要他喊哥他都不喊的,這龍君翼、龍哥哥還嫌棄?令狐燁徹底無力了。

  「翼,所以你到底是怎麼知道我的教授約我的地方的?還有你是什麼時候回來的?」令狐燁轉回了原來的話題,然後踏出腳步走往約定地點。

  他剛剛看了看表發現離約定時間只剩下五分鐘左右,得加快一下步伐了。皺眉發現事情都出乎了自己的意料外,這種情形讓令狐燁不太高興。

  尤其是……有人在門口堵他,悠雲跟業願那兩個傢伙怎麼沒有通知他也沒來幫他!回去找他們兩個算帳!令狐燁恨很地想著。

  這人完全沒有看手機是否是開機狀態的習慣這時怪起人來似乎有這麼一點不厚道……

  「其實今天你的教授會叫你跟我也有點關係。」笑容滿面的龍君翼在他人面前可謂是傾城的很,可、在同樣為妖孽的令狐燁面前只是覺得這傢伙笑容好看罷了。

  挑到這點挑起眉頭,「你不是學資訊的嗎?關我的藝術設計有甚麼相關的?」令狐燁狐疑。

  藝術設計,裡面包括了服裝、室內、家具以及令狐燁最受人矚目的寶石設計,這特別的科系是在兩千六百年左右就開起的學系,將生活與藝術作融合,是目前欣欣科系之一,也是JS大學所驕傲的學系中的其中一個。

  「有人想請人幫忙設計服裝跟寶石,然後要應用到一款RPG遊戲裡,而那公司希望是由最有青春氣息又有專業的人負責,於是找來找去就找到了JS來,兒JS接了下來交給了凱特羅負責,凱特羅就在學校裡找著最優秀資訊、藝設(藝術設計科系簡稱)能手,最後似乎是發現目前我們兩個比較適合就找了我們。」頓了頓,龍君翼補上自己回國的原因,「原本資訊部分不是我負責,不過最近我因為爸媽說爺爺想我所以回來而凱特羅不知道怎麼知道的就找我來,知道了你也是這案子的其中一人我就想說來看看你這個好久不見的狐狸兒了。」笑笑,最後又不知不覺得帶上寵溺。

  寵令狐燁對龍君翼來說就像是呼吸般自然的事情,無時無刻都想對著這個從小就被用男孩子方式教導到大的、心軟又善良的女孩兒。

  「原來如此,」恍然大悟,令狐燁挑眉,「不過,翼你這次回來待多久?還有這案子應該不會花太多時間吧?另外、找上JS的是哪家公司?」

  問的問題都相當的核心,對於令狐燁的聰穎其實看著他長大的龍君翼總會有種「吾家有女初長成」的詭異驕傲感,雖然詭異,但是他不討厭,不過他更想要把「女」一字改成「婦」……

  令狐燁是他從小就期待著且照顧著、觀看著的寶貝,龍君翼其實一直期待著令狐燁二十歲、二十歲除了是他變回女孩的時候,同時也是能夠合法結婚的年齡……

  「我會待在DP市至少五個月吧,爸爸跟爺爺說我暫時不用去忙了,」其實時間只有一個月的休息,但是想到小狐狸兒要滿二十了,龍君翼決定跟自家父親大人與爺爺要求個「追媳婦假期」,「然後這案子應該是不難,畢竟我們兩個是舊事,很多事情都可以簡單聯絡的到,溝通方面不會有障礙,不過具體時間還是要等等聽凱特羅教授說明,另外找上的公司好像是最近才剛開的『FZ』集團吧。」

  吧?不確定嗎?想了想對方雖然知道的比自己多,應該還是有很多不知道的,決定等等還是問接洽人比較快的令狐燁點了點頭。

  「燁,等等談完後一起去吃午餐然後去逛逛,好不?」雖然狐狸兒目前還是男孩子,但是不妨礙龍君翼去追求他,於是某男掛著那個讓其他人很難拒絕的笑容問著。

  聽到這問話,走到一半的令狐燁並非那些其他人,眉眼不抬地快速拒絕,「可以吃飯但是不能逛。」

  吃飯是沒問題,反正他是吃完飯才打算去DSA的,可是逛逛就不能了。

  「下午有事?」

  「嗯,DSA最近來了少主總經理,我這個首席設計師得去見一見未來的上司,縱使我是他們高薪聘請且擁有特權也一樣,畢竟這是禮貌。」職業道德雖然不算重但是一般情面還是會給的令狐燁說出了自己下午的行程。

  DSA珠寶,對於令狐燁身分相當清楚的龍君翼點頭,「那燁你可要找找時間帶我逛逛啊!」

  「自己去。」沒好氣的三個字奉上,然後翻著白眼的令狐燁,「你又不時幾十年歸國的傢伙,要逛自己逛,我還要畫設計稿的。」

  沒有被打擊到的龍君翼只是挑眉,「燁你又接了其他設計稿?」

  令狐燁除了父母親給的零花錢之外更是會閒暇時接些不會太麻煩的設計稿來賺點小錢,不過那些「小錢」可是相當壯觀的,龍君翼想到上次旁邊這個小子隨手畫了張珠寶設計圖後竟得到了眼界高的不得了的DSA總裁與總裁夫人的賞識就感到非常的感慨。

  雖然他同為跳級生且有著相當強大的專業技能,但是他有點真的不得不承認,那就是──令狐燁撈錢的本事不是一般的強大,他隨手做的與令狐燁隨手做的駕前兩個差的非常多,他是三個零的數字、而令狐燁則是四至六個零不等……

  令狐家的風流燁少除了是個聰穎的跳級生、花花少爺、富二代外更是個能夠隨意讓人掏錢給他的強大傢伙,令狐燁的姐姐、上流社會名流代表、同樣多情人的令狐焰更是以美貌與才智在美國玩股玩的風雨浪大、可為錢滾錢。

  只能說,令狐家出產的孩子不管男女,就算是不男不女都是狠角色。

  「嗯,接了PADA的服裝設計稿。」PADA服飾、同樣是暢紅品牌之一,利潤甚麼的,可不是普通的高!

  「燁你就是個洗錢機器!」垮肩了,龍君翼其實對於身邊這個暗戀著的人感到佩服,但絕對不會有著自己配不上的想法。

  「多謝誇獎。」微微一笑,妖冶風情盡散,令狐燁走到了凱特羅教授的研究室門口,推了開來,毫不客氣地喊:「凱特羅,我來了。」

  於是兩人便開始談起了這件案子的相關事情,內容的奇異讓兩人臉色變換不段,只因為這FZ集團的要求實在給他夠機車,嘆氣的兩人快速地與凱特羅談起了所有事情,最後終於談妥時令狐燁有種自己快脫水的感覺。

  這特麼的甚麼詭異遊戲啊混蛋!心中大罵不已的令狐燁正跟同樣有些疲憊的龍君翼走往JS大學附近較有名的餐廳。

  「對於『DEUS』這遊戲你還有甚麼想法?」龍君翼進入餐廳後找到了位置讓服務生來幫兩人點完餐後皺眉問著。

  DEUSFZ集團的RPG遊戲之名,這款以上帝之意做名字的遊戲設計起來不是普通的讓人感到無力與無奈,只因為集團要求過多而且太過離奇。

  「你想聽我的真實想法還是官方說法?」揉了揉太陽穴拿起一旁的水杯,令狐燁其實不太想要在想那些一大推有的沒的要求了。

  「都來好了。」反正餐點沒來,龍君翼伸出手肢著腮幫。

  「官方說法是『這真是款與眾不同的遊戲啊!』,真實想法是『混蛋FZ你們這些異想天開還沒腦袋的傢伙!這是甚麼鬼要求跟鳥想法啊!』」一點都沒有想要繼續保持外在印象的令狐燁沒好氣地低聲罵著。

  聽到這答案也不覺得太意外的龍君翼只是將撐著的手移到唇邊,「某方面燁你說的兩個答案都很中肯……」隨後也裝不了正經,龍君翼也無奈著。

  這也是他第一次接到這種無理頭又沒腦袋的案子,偏偏這還是個集團案子……他真的很懷疑提出這案子的人是不是腦袋進了水還是被蟲蛀掉了?要不怎麼會有這麼腦殘的遊戲?

  他麼的竟然要神下凡後變成蟑螂征服世界,靠他的奇葩思想!

  「不過,再奇葩我們還是得做。」嘆氣,令狐燁第一次接工作皆得如此無力,想著在他們離去時凱特羅納閃亮亮不容拒絕的氣勢就一陣頭暈目眩。

  「嗯,你先吃完飯吧,還要去DSA不是?」想著內容苦笑了下後溫和地看著剛剛服務生上菜到現在還沒動的令狐燁,龍君翼彎眼。

  點頭開始用餐,吃著簡餐的令狐燁腦中快速地轉著等等去DSA應該會碰到的場景。

───

  上官風雲坐在自己新的辦公室內表示非常滿意,不虧自己提早吩咐人處哩,然後靜靜地盯著桌上了多張圖片以及幾分個人資料開始翻看,身為DSA珠寶總裁之子的他雖然是在外研修管理學方面,但是對於家族事業還是有著一定的才能,父親最近因為年事漸漸高漲所以在他畢業沒多久就要求他回到DP市接手他並沒有太多的意見。

  畢竟,早接晚接都還是要接,要另外創業的話雖然也是可以,只是暫時還是得幫助父親把國內的事情給處理好才行。

  身為空降的總經理,上官風雲深深地明白要服眾需要技巧性,所以一大早便請人把他的辦公室整理好,然後提早的先來到辦公室了解公司內部情況,基本上大部份的人在看過上官風雲隨手拿出的、自己的珠寶設計稿後就已經說服了一堆設計師,然後再開了個小會、將自己的想法告知高層後幾乎全公司都已經相信這新來的總經理絕對不是吃素的。

  只是,他的父親在請他來公司後特別叮囑了幾點,其中就是對於替他們大賺一筆的首席設計師的事情。

  父親告訴他,他這個首席設計師雖然年紀相當輕甚至還是個學生,但是設計出來的東西卻是讓眾人所喜愛不已且非常新異時尚的,另外還有這設計師一般是不用來到公司上班的、只需要定時交出設計稿,絕對不能隨意得罪,可是可以對他做點要求。

  這方面的特權在全公司,只有這一人有,父親甚至還強調、絕對不能小看他。 

  桌上的資料就是這首席設計師的相關作品與個人資料,那些一張張的珠寶設計圖與照片讓他也忍不住驚嘆,真的、真的沒有想到會有人可以設計出這樣美麗且讓人感到不可思議的模樣,然後看到一半的他訝異地呆掉了,只因為那作品實在太過漂亮。

 

  設計師名:火華 年齡:19 作品名:逐˙燭

 

  那是個相當小巧的紅寶石,火華這人的作品向來都是紅寶石,可這小巧的寶石設計出來的樣式讓人真的是感嘆竟然有這般美的存在,而且、那還是這火華近期來設計出不久的作品,這火華的年齡也讓人訝異……

  這人恐怕是珠寶設計界最為天才的存在吧。看著那十九的數字,又想了想自己父親說到火華時有些神秘的笑容以及特別不說的個性方面,上官風雲越來越期待與這個首席設計師見面了。

  不過,他疑惑的是,怎麼這火華……沒有真實姓名與性別的資料?連大頭貼上面都沒有貼圖……而這上面資料還被父親標明為不可透露,這才一點點資料為何不能透露?這、他真的不了解。

  正當他陷入思考的同時,外面的秘書洛亞特敲了門。

  「進來。」上官風雲輕聲說著,頭沒有抬起而是繼續看著底下的圖片與資料,同時還有自己父親親手寫上的附註。

  「總經理,火華說因為路上塞車,所以他可能慢點到,還有火華說麻煩請總經理前往特別辦公室,他將會在趕到後立刻前往。」

  洛亞特是父親的得力助手,目前成了上官風雲的秘書,主要幫助新上任的少主大人適應公司,對於火華這樣的要求其實在上官風雲的父親、上官敬在公司裡已經提了不下多次甚至習以為常,不過對於少主,洛亞特其實不太確定這個剛歸國不久的少主能夠接受這(?)火華的態度。

  兩邊都不能得罪啊!洛亞特緊張的想著,希望自家的總經理大人能夠前往而不是讓火華來找他。

  火華是個不得缺少的天才設計師,若是因為換了上司而上司不能接受他讓他怒了、走了可就虧大了!

  特別辦公室,火華專屬的交涉地方,火華並不待在公司內進行設計,而是在自己的家中設計玩交上來,這是父親在這份資料上所寫的標註,甚至還特別寫著絕對要按照火華的話做,這讓上官風雲實在是非常的好奇這到底誰是老闆誰是員工了!

  只不過,他相當的清楚自己父親對於寶石設計的要求有多麼的高,而那火華也的確能夠讓人這般這麼做!上官風雲思考了下。

  「我知道了,火華還要多久會到?」上官風雲詢問著站在眼前的洛亞特。

  暗暗鬆口氣的洛亞特趕緊報告,「火華說在五分鐘左右能夠到辦公室。」 

  點頭,上官風雲收好了資料,將他放到特別的資料夾中後抬起了頭問著洛亞特,「洛亞特,你跟著父親也有一段時間了吧?」

  聽到這話洛亞特疑惑,不曉得少主問這個要做甚麼,炒他魷魚這是不可能的,因為總裁已經給他了一分特赦書,無論如何都不會被炒、可以放心給少主諫言,「是,請問總經理有什麼問題?」 

  「我想問火華的事情。」

  「火華?總經理是指哪方面?」 

  「火華為何沒有真實名字?還有性別等等資料?連學歷都沒有?父親對這個火華到底是怎樣的態度?」一連串的問題都是資料尚未提起的,上官風雲想這個跟著父親頗久的人應該會曉得。 

  「關於這方面是總裁的特別安排,」看著少主疑惑的樣子,洛亞特佩服總裁大人對於自己兒子的了解,「總裁說火華的身分特殊,要由您自己詢問火華。」 

  身分特殊?特別安排?實在搞不懂父親安排的上官風雲難得臉上寫滿了錯愕。

  隨即嘆氣,看來父親對這個火華真的是別有意圖,不過是甚麼意圖他現在到是猜不出就是,只能當面問問看了,上官風雲無奈。 

  看著總經理這模樣,洛亞特才後知後覺得想起,這個少主的年紀不過二十二,其實也算大學生畢業沒多久的,只是少主跳級在美國修了三冠讓他有些兒忘記他的經驗並不算多。 

  「總經理,其實火華人很好相處的。」想了想,洛亞特目前年經已達三十五左右的青年看著眼前小了有十歲的孩子笑著補上這句。 

  「呵。」上官風雲聽到這句只是淺笑,「特別辦公室在哪?帶我去一趟吧!父親說那地方還蠻隱密的。」 

  「也是,這是我疏忽了,因為火華相當注重隱私,所以安排辦公室的地點比較特別,這讓我來帶您過去吧。」看著少主的笑容,漸漸回復成跟總裁相處的模式,心裡想想其實總裁與總經理個性其實並沒有差多少,或許、總經理與總裁最大的差別大概就是總經理偶時露出的那種似笑非笑有些兒算計的表情吧。洛亞特邊領著上官風雲邊前往特別辦公室。 

  拐了好幾個彎,上官風雲有些汗顏,這火華到底是怎麼樣的人?設計出宛如火焰般熱烈的作品卻把自己的辦公空間安排得如此偏僻? 

  洛亞特走到了最底間的辦公室開了門,裡面傳來了濃濃地咖啡香以及一好聽且分不出性別的聲音,「不好意思,我提早到了,上官伯父、啊,我忘了,伯父今天不會來、洛亞特、要不要咖」啡?裡面的人似乎是慣例的問著,那人說到一半笑了笑。

   直到墨綠對上了深藍。令狐燁的雙眼對上了洛亞特身後有著一雙深藍色好看雙瞳的男子,微愣話未說完。

創作者介紹

眷夏貪涼

涼眷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NOIPA
  • 好期待下一話XD 不知道會不會認出來?
  • XDD謝謝期待也感謝留言XD
    不過會不會被認出來
    我只能直接告訴你 不會唷~
    在後面因為劇情的安排 兩個人會直接坦白網路身分的XD

    涼眷 於 2013/06/12 17:56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