房間約莫是一般飯店總統套房的一半大,同時也有著大多總統套房中的設置,舒適優雅,不過房間中的色彩多偏為紫色與藍色,最裡面的大床卻又不同於房間色彩的配置,是張絲絨紅的King-Size的大床。

   躺在那張大床上的妖冶俊美男子裸著身體蓋著同色系的薄被,露出了白皙的小腿,頭上帶著進入網遊【龍耀】的遊戲頭盔,雖然已經退出了遊戲頗久,似乎是退出後就懶著拿開後就睡著了,那樣子似乎還不打算起來,只是閉著雙眼思考著事情。 

  感覺……好像有很多事情都會改變。退出遊戲且睡了一覺的某人蹙起了眉頭其實不太高興遊戲中的自己改變,但是隨後嘆了口氣。

  算了……改就改吧,反正不會影響到現實中的世界,只要沒有影響到,那麼就隨著去吧。做起了身體,伸出手將頭上的頭盔拿起,與遊戲世界中相同但長度轉為中長的銀灰色頭髮散在肩上,緩緩地睜開眼眸、是雙美麗剔透的墨綠色。 

  「燁兒~燁兒~你醒沒?」 

  門外傳來了同居人的聲音,妖冶的男子拿起了一旁的睡袍穿上,遮住自己基本上算是一絲不掛的身體,聲音有著剛睡醒的慵懶:「我醒了、悠雲。」望了下一旁的時鐘。 

  早上七點三十分。一般來講這時候他是不會醒的,不過那是一般的情況下,今天非比尋常,只因為某個無聊的教授找他而他不能不理會,得比平常早了兩小時多起床然後準備去學校。

  「醒了就好,我還以為你還在睡呢,早餐在桌上快起來。」門外的翻了個白眼。

  「我知道了,等等就起床了,你先去吃吧。」彎起薄唇成了個妖媚的弧度,若是有人看到肯定又是一陣子不消的迷戀,碧綠瞳眸的人繼續懶洋洋地喊著,慢條斯理的將被子放到一旁、穿上拖鞋走到了浴室去。 

  這人有著陰陽難分的中性外貌,就連身材也似乎分不出男女,不能說精瘦也不能說壯碩,感覺就像是兩者之間,拿起了牙刷慢慢地刷著、然後簌完口、洗臉,走出浴室,七點四十分。 

  走至一旁的衣櫃打開,滿滿的、設計時尚且前衛的各種衣服,男人只是挑沒拿起了其中設計簡單的黑色襯衫與休閒褲,然後拿起一條酒紅色的領帶,緩緩地脫去身上的睡袍,露出精實的胸膛,只是、感覺那胸膛看起來哪裡怪怪的?整理了下自己的「身體」然後才穿上了衣服,領帶也只是鬆垮垮地繫著、之後又拿起了一件黑色的薄外套、穿上襪子踏著拖鞋走出房門。 

  「燁兒還是一樣帥氣又魅人。」嘖嘖嘖,就算為同居人的她還是看也看不膩啊!川著白底印花長裙的女人優雅地笑著,不過沒有那雙眼的狼光男子會更加的開心……

  被叫做燁兒的男子正是【龍耀】Online中的第一殺神──九獄燁火,現實中的他就如遊戲的外貌,除了頭髮長度、眼睛大小與顏色外幾乎沒有任何的改變。 

  「曲悠雲、少花癡了。」男人清冷卻同樣分不出性別的嗓音沒好氣的說著,那狼光時在是太讓他倒胃的,雖說已經看了不下百次,還是讓他無法適應…… 

  天煞的誰能適應得了每天在家都會出現的「狼光」!至少他就無法適應……

  曲悠雲,遊戲名為悠悠的雲的柔美女孩笑彎了眼睛,「燁兒,你還有多久滿二十歲?」 

  聽到這話,吃著培根的男子頓了頓手,長且微捲的睫毛垂了下來、半遮住了那雙好看的墨綠色眼瞳,「……再三個月。」 

  再三個月,他就不用當男人了……

  沒錯,在遊戲中是個男人、在外「看起來」也是個男人的九獄燁火、真名「令狐燁」的他實際上是貨真價實的女兒身,雖然說現在脫去了襯衫看著上身也只會是個男人樣,但、這是因為現今生物科技發達的關係,研究出了一種幾乎完全貼身、能夠把女孩子上身變的跟男人一樣的特殊皮衣,這、也就是剛剛令狐燁再穿襯衫前整理的東西。

  令狐家是個相當特別的家族,頭腦都相當聰明不消說、腦袋中的想法也是千奇百怪,然而某天不知道甚麼原因令狐家與其他六個家族打了個賭,賭的內容是令狐家第二個出生的傢伙可不可以已相反的性別活到二十歲還不被除了六家族之外的人發現!被發現的話就算是令狐家輸、沒發現自然是令狐家贏,至於賭的內容……身為那個賭約中新人的令狐燁卻一點都不知道。

  沒有錯、那個非常倒楣第二孩子就是令狐家的次女──令狐燁,在小燁兒還沒來得及懂得性別這東西時他就已經開始被當成男孩子開始養了,只是、提出賭注的令狐家雖然想贏,但也不想影響自家的孩子以後真的搞不清自己的性別,所以一方面把他當男孩子養卻也教導了相當多他身為女孩子該知道的事情。

  令狐燁天身聰穎,雖然不懂自己家的人究竟為何要讓自己一個女孩子當假小子,只不過、看著自家人那隱隱期盼的臉,心軟如他連反抗心都起不來,因此、令狐燁至今當了十九年又九個月左右的男兒。 

  為了配合家族,令狐燁更是讓自己在外有著「風流燁少」的身分,同時還是知名大學JS的特優生校草!全校女孩子都愛慕著的對象!

  雖然知道自己是女孩子要來當男孩子後很不爽,可漸漸長大的他卻緩緩覺得、男孩子的身分也不是那麼的不好嘛!當的非常的愜意愉快…… 

  可是!他疏忽了一點、那就是他身為女扮男裝後的魅力!校草這詞就是女孩子目光的關注點!他不是討厭、也不是完全厭惡那些目光…… 

  他煩的是--有一些大膽過頭的女孩子竟然有在他飲料中或食物中下春藥想要反上了他的情況! 

  該死的差點就曝露了!令狐燁懊惱無比,於是腦中快速地轉著,最後的結果就是找了同為賭局內且從小知道他是女孩子的青梅竹馬──曲悠雲與卿業願(遊戲中的凌業本名)來幫助自己,對此雖然有賭局的家族抗議,卻被令狐燁惡狠狠地控訴打了回去,應允那兩個人幫助他。 

  兩人幫助的內容是曲悠雲擔任令狐燁表面上的女朋友,而卿業願則為在校中的搭檔、替令狐燁迴避一些事情。

  然,學校縱使有著兩人幫忙、層出不窮的事情還是一樣的多……對此令狐燁怒了,於是立刻申請跳級、雖然名義上他還是JS大學中大四的跳級生,實際上卻已經是JS大學中的研究所、研二的學生了!對此更加自由的他為了不讓學校抓他去比賽又去應聘了知名國際珠寶DSA的設計師,因為獨特的見解與設計、已「火華」之名替DSA賺了不少的錢,成為了DSA首席設計師,逃課更加容易。

  在這一連串的優秀努力(?)下令狐燁感到愉悅無比的時後終於快到了……三個月後,令狐燁就要滿二十歲了,賭約就要結束、他就不用再繼續努力維持男孩子的身分了!

  「看來你真的對於變回女孩子有著很深的期待呢。」莞爾看著勾起有點天真笑容的令狐燁,曲悠雲的眉眼柔軟。

  燁兒就是個悲劇,那群老傢伙這樣對待他的時間也快結束了,燁兒女孩子的樣子不是沒看過,可次數去屈指可數……她雖然戀慕著外貌為男子的他,可更希望燁兒能夠當個女孩子,只因為柔軟的燁兒需要人保護,她與業願都不是個好對象,希望、能有個男人能夠好好的珍寵這個外貌為男人的天真女人。

  「當了快二十年的偽小子,或許之後會懷念且偶爾扮扮男裝,不過、卻部會想要繼續當,我、雖然從小都接受著男孩子的教育,卻也仍然未失去那顆女兒心,時間要到了,自然期待。」低聲說著心中的自己,令狐燁此刻的柔軟就算是男人的外表還是透了頗多小女人的嬌柔。

  這種樣子的令狐燁除了家人與兩個真心相信的好友才能看見,在外、他就是風流且聰穎的俊美妖冶男子。

  「呵呵、燁兒果然可愛。」彎眼,曲悠雲看著眼前的令狐燁笑得開心。

  「……」努了努嘴,選擇繼續吃早的令狐燁發現時鐘已經緩緩指到了八點。

  他與教授約定的時間是在九點,而到學校給司機載去需要三十分鐘,嗯……還夠慢慢來。喝起了一旁的咖啡牛奶,對於牛奶太多而咖啡過少感到有點想噴出來,但想了想這應該是對面這位同居人泡的就忍了下去,令狐燁的眉頭抽了抽。

  天曉得他雖然喜歡咖啡也喜歡牛奶,同樣也喜歡咖啡牛奶,不過這種情況是他最討厭的了!

  「別那種表情!燁兒你上次喝黑咖啡喝太多了!這次多喝點牛奶!」看到令狐燁的表情曲悠雲告知某隻胃不好又愛單喝黑咖啡的傢伙。

  ……該死的胃……默默地將咖啡牛奶喝完,將東西端進流理檯清洗完後走到了書房,拿起了側揹書包,時鐘顯是為八點二十分,好了他真的該出發了。

  今天……看往月曆,上面寫著九月七日……啊!他今天得去DSA才行,據說是總裁的兒子、新的總經理上任的時間……

  「悠雲,我今天要去DSA一趟就不回來吃飯了,有事打手機給我。」令狐燁拿起桌上的手機放到了背包中,然後掛上藍芽耳機、帶上了無框的平光眼鏡,走到了玄關那對著裡面同為大四跳級、少課的曲悠雲說。

  等到令狐燁走了出門、被司機帶走後曲悠雲才想到一件事情……

  「啊!!!!!我忘記告訴燁兒、今天、今天業願有事不會去學校啊!」曲悠雲瞠目結舌,至於讓她這麼激動的原因其實很簡單。

  因為令狐燁這傢伙除了在遊戲內不太會應付人群外,其實現實世界中雖然沒有像遊戲世界那樣嚴重,但是、但是也差不了多少,這下慘了!重點是、她還接到了一群瘋狂的女人會在校門口堵令狐燁的事情!

  趕緊抄起手機撥打給卿業願,「阿業!!慘了啦!」

  「慘甚麼慘?」另一邊忙著論文的卿業願疑惑。

  「今天、我忘記今天你不會去學校,今天燁兒要去學校而會有一群女的堵門口要見他!」抓起家電趕緊撥過去給令狐燁,這下要糟,曲悠雲快速地撥號邊跟電話那邊的卿業願說事情。

  「哦~~燁君(現實中大多數人包括卿業願都是如此稱呼令狐燁)今天去學校有人要堵他,所以哩?」反應還沒過來的卿業願還不知道某個傢伙要慘了。

  「還所以哩!卿業願你給我醒醒!燁兒要被一群女人堵了拉靠!那群女人中還有對燁兒下春藥的王八蛋啦!」對另一邊還沒反應事情重要性的某人怒吼,優雅如曲悠雲此刻怒到開口罵起髒話,可見事情不是普通的大條。

  聽到曲悠雲的怒吼被震著反應慢了半拍這才曉得某個傢伙糟糕的卿業願從椅子上跌了下來傻眼的大喊,「靠啊!真的要糟!令狐燁!!!!!!」隨後趕緊從地上爬起來穿衣服趕緊準備衝往學校。

  此時此刻還在車上卻不小心把手機押到電源開關、把手機關機的令狐燁還不曉得等等自己到學校就要倒大楣了正慢條斯理的翻著厚重的英文原文書津津有味的看著。

  在開車的司機看著自家少爺的樣子笑了笑,少爺的樣子果真是令人賞心悅目呢,尤其是看書時的少爺沒了那股女氣有了一股書香味。

  到了定點後司機提醒著後坐的男人,「少爺、您的學校到了。」 

  「謝謝了、陳管。」令狐燁微微一笑,彎眼,隨後想到:「我今天還要去DSA一趟,可能要麻煩你在下午一點多左右過來這邊等我。」

   「少爺不用客氣,」看著溫和的少爺,陳管笑笑,「少爺您要出校園前十分鐘給我電話就可以了。」

  「好的!」點點頭,放下了手中的原文書,打開背包放進去後打開了門望著外面的陽光,令狐燁心情很好的笑著,看著陳管的車開離,轉回了頭後他立即後悔。

  且下一秒他趕緊收回臉上的弧度,瞳孔甚至微縮、額頭上冒出了一大滴的冷汗,低聲咒罵:「曲悠雲、卿業願你們到底給我死到那邊去了啊!!!!」

  會讓令狐燁這個基本上應該算是百態不驚的傢伙出現這麼大反應其實是很稀奇的事情,只因為要發生這種事情通常是遇到讓他難以忘記的情況才會出現的,而如今會讓令狐燁吃驚不已不外乎就是他看到了自己曾經的噩夢── 

  對著他下春藥的一群女人正雙眼放著狼光看著他。

  「阿阿阿阿阿阿啊!!!燁君!!!!」少女尖叫聲此起彼落的響起。

  前方有著酒紅色挑染長捲髮、妝容精緻、身材姣好的女人正是所有女孩子領頭、同時也是對著令狐燁下春藥的罪魁禍首──白鈴雪! 

  「我說、小姐們不可以再靠近我了。」只有自己才曉得自己現在其實已經全身抽蓄著,令狐燁汗顏。

  不能慌、絕對不能慌、同時也不能露出笑容,因為令狐燁清清楚楚的知道眼前的這群人會因為自己的一個動作而有大幅的反應。

  「燁君~大家想請你去擔任講師嘛~」白鈴雪用著嬌柔的聲音說著,邊說還邊靠近令狐燁。

  你麼的講師啦!分明想剝光我!令狐燁在心中咒罵,混蛋、上次就是因為擔任他們甚麼烹飪課的試吃員才被下藥的,他傻了才會再去!

  「白鈴雪,帶著你後面的人回去上!我今天要去跟教授談事情、沒有時間能夠陪你們!」冷靜後的令狐燁站直了聲音,墨綠色的眼瞳閃出冷光、不能慌、不能慌!他麼的不能慌才怪啊!他快慌死了混蛋、混蛋、混蛋! 

  「燁君!教授的事情可以晚點去!來陪我們嘛!」越走越近的白鈴雪絲毫沒有發現令狐燁不斷的後退。 

  他雖然身為校草、雖然跟老師相處都不錯,但實際上跟那些甚麼粉絲團的人可都是保持著一大段距離的,是有想過當塊冰塊看可不可以勸退人,可光是剛剛那冷樣都沒能讓那群人退卻了這就可以曉得「冰塊計畫」根本沒有半點用處!甚至還吸引更多人……

  風流也不是什麼好事啊真的!令狐燁心中哭笑不得中。

  「我今天還有事情,下午公司有事。」臉上沒有半點笑意,墨綠色的雙瞳漸漸轉的幽暗,他真的很想生氣、可是一生氣只會讓這群女人更興奮,這讓他真的懷疑這群女的是不是被虐狂……怎麼他越氣會越讓他們更高興……

  「不管啦!燁君!陪人家嘛!」白鈴雪跺腳,想都想不透為何眼前這個妖冶且此時透著涼氣的俊美男子會敵擋得住自己的魅力!甚至上次對他下了春藥還對她無動於衷!她不相信!不相信自己的魅力迷不倒她!

  突然,一道頹長的身影出現在眾人眼前,正好擋住了白鈴雪面對令狐燁的位置,可、當白鈴雪看到了那男子的面容後倒吸了一口氣,「龍、龍君翼學長!」

  眾人聽到了「龍君翼」三字都閃過了訝然,當然令狐燁也不意外。

  看著眼前挑染著深藍髮色的背影,只看到那寬廣的背,可令狐燁腦中已經快速的閃過龍君翼的多則訊息。

  龍君翼,龍氏企業的次子,目前於龍氏集團底下的國外分公司工作中,同時還與他相同在JS的研究所讀書、目前是研究所三年級學生,專攻於資訊方面,樣貌俊美儒雅、溫柔無比,很難看的到龍君翼動怒的時候,他是僅次於令狐燁的頂級人物,可他在上學期對學校申請外調上班的他應該在國外的才對……怎麼會出現在這裡?

  然後……為甚麼他覺得龍君翼這名字很熟悉?尤其是這個「龍」字。

  龍君翼垂著墨黑的雙眼,嘴邊是眾人皆知的招牌溫柔微笑,用著暖暖地磁性聲音:「各位好像造成了令狐學弟的困擾的,與學弟約好的教授在我有事回來、剛到學校不久碰到後,請我來找學弟過去找他,所以、可以請各位離開嗎?」 

  原來是有事回來然後碰到燁君的老師啊!眾人恍然。

  看著眾人最後將視線轉往了白鈴雪,聰明如龍君翼自然知道意思了,「你是白鈴雪、白學妹吧?」看著對方癡癡傻傻地點頭,龍君翼嘴邊的笑容更加的溫柔,「所以可以讓我帶令狐學弟走嗎?」

  「這、這當然沒有問題。」迷眩在那溫柔如水的笑容中,白鈴雪愣愣地點頭。 

  轉過頭看著與印象中其實沒有變過多少的臉,龍君翼臉上的笑容更加溫柔,輕聲地說發楞的令狐燁說:「跟著我走、除非你想要再被他們纏住。」

  「……我知道了。」點頭,在龍君翼走往校園時令狐燁跟了上去,眾人就這樣看著兩個散發天之驕子光芒的兩男走往了教學大樓。 

  走到了一半,突然想想、不對,這人走的地方是他要跟那機車教授見面的地方沒錯,只是、他怎麼知道的?還有他怎麼知道他是令狐燁?以及、他為甚麼要幫他? 

  停了下來,令狐燁瞇起了碧綠雙瞳,「龍學長,我想請問一下,你出國去的時候正好是我跳級到研二的時候,為甚麼你會知道我?然後、為甚麼要幫我?以及為甚麼、知道我要跟教授見面的地點?」 

  聽到後面傳來的問題,龍君翼絲毫沒有被質問的不開心,臉上是那抹能夠融化人心神的溫柔弧度,看著令狐燁那漂亮的眼瞳,笑得更加的溫煦,「我怎麼可能不認識你?小狐狸。」 

  小狐狸………聽到這三個字,令狐燁雙瞳瞪大、他、他是! 

  「你、你、你是賭局中的龍家!」令狐燁然後噎了下補上了一句讓龍君翼相當滿意的話,「然後、你、你是羽毛哥哥!」 

  聽到後面「羽毛哥哥」四字,龍君翼眉眼笑彎了,「所以小狐狸,知道我為甚麼會知道你是誰了吧!」之後聲音緩緩低了下去,帶了點濃濃地眷戀,「我很想你呢、我、在國外一直、一直想著你。」

 

 

創作者介紹

眷夏貪涼

涼眷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