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事前說明**

前面原先"結拜"搞成了"結義"所以在這張改了改 不過前面的就不修了>口<

之後這篇將會在今後天發到鮮網去,請各位多多指教,發的位置會是輕小說區:)

--故事開始--

 

  掀動風雲看著不在平靜也不再暴跳,目前處於想爆炸卻不能發飆的狀態的某人感到非常的好玩,此刻的九獄燁火正被悠悠雲的抓到了一旁不斷的問著問題。

   「他們這樣還要多久?」看著旁邊的、傲雪閣幫主──凌業,跟他相處不到半刻就有種相知相惜的感覺,九獄燁火的話果真的沒錯,這人真的很好相處,掀動風雲斜睨了下某個名義上為某女老婆的人。 

  「是啊!事情還要不要談?」三千弱水看著蹲在那邊的兩人,某方面替九獄燁火感到哀傷。  

  這情形怎麼看怎麼都像父母親見著自家孩子有了男友或者女友而帶到旁邊盤問的樣子嘛!雖然說他們兩個與他們幾個男的立場完全不是那情形……三千弱水嘆氣。  

  「……悠雲發火我擋不住,估計燁火也檔不了,為了生命安全,也為了下線後的某人著想,我真心的建議還是等他們談完後再來說。」身著綠衫的凌業面癱了,他曾經不是沒想過想把悠雲跟燁火在這心理盤談的情況下拉,只是……拉開後悠雲的臉堪比平底鍋,他實在是不想要再看到一次了,縱使女孩平時溫潤柔軟,遇到重要事情的時候就試不容打斷的。 

  對悠雲重要的事情其實不多,但是那不多的項目裡、不恰巧就九獄燁火的事情就占了一半……其中九獄燁火的人際關係方面更是在意的不得了。 

  「所以時間還要多久?」掀動風雲聽到這話,其實有一閃而過的想法──這凌業就是個氣管炎(妻管嚴)……

  看了下九獄燁火快變苦瓜的臉,思考過去經驗後凌業正色,「約莫在三分鐘就結束了,因為我看到燁火已經快被悠雲搞到吐血了……」

  聽聞這話,三人反射性的看像了那角落有著妖冶外貌的男子,還真的就如同凌業所說,九獄燁火的臉簡直是憋紅(包括氣都氣不出來的紅)的狀況了…… 

  「女人,就是恐怖跟甜蜜的代名詞。」三千弱水感慨地說出這句話,而這句話使得一旁的飄渺殺手與凌業贊同不已,問為何風雲眉贊同?此刻的他對這事根本不在乎,但是到了一段時間之後,掀動風雲不得不承認這話根本就是金玉良言般的中肯無比…… 

  「了解情況了,燁兒乖乖在旁邊看噢。」說完話後的悠悠的雲站起了身,滿意地笑著,身出柔軟的小手撫著九獄燁火那滑順漂亮的銀灰色短髮。

  聽到這話,九獄燁火的臉堪比吃了多條苦瓜,偏偏又像是啞巴一樣說不出苦,真真是套上了那「啞巴吃黃連,有苦說不清」的感覺了……

   天煞的,會讓他變成這樣都是那該死的掀動風雲與三千弱水、飄渺殺手害的,然後最主要的原因卻又是因為自己心軟的答應悠悠的雲的要求去處理傲雪閣的事情,這、這害他這樣的主因偏偏就是他這女朋友,而他又不能發火……

  他真的超想要仰天痛哭啊啊啊啊啊!!!哪有個大神像他這般憋屈的!九獄燁火快速的走到桌邊拿走一大壺的茶跟一個杯子做到了一旁自怨自艾去了…… 

  這情形讓其餘四個男子臉色各樣,但是卻有志一同的不去多問,只因為他們相當清楚此刻若是跑去白目的話,話不消說、這個其實脾氣如名般火爆又自傲無比的傢伙肯定立刻開紅秒掉…… 

  只是,說到秒掉……這九獄燁火的職業,他們還是沒搞清楚啊!不過就算搞不清楚,反正時間還長,他們還是等九獄燁火脾氣緩和點再來問好了……他們不是被虐狂,沒有找虐受的那種體質與腦殘想法……

  「嗯,那麼就直接開門兒見山、直說吧!」悠悠的雲溫雅的笑了笑,原先這笑容肯定可以讓某三個男子、尤其是擔任交涉的那男放心談話,只不過那情況是發生在他們還不知道傲雪閣主管事的是眼前剛剛把某殺神用言語問答搞到快崩快的女人……

  擦了擦莫須有的汗,其實突然覺得這悠悠的雲再跟九獄燁火談久一點也沒差的,三千弱水深吸了一口氣,「傲雪副幫,我想你應該剛剛藉由燁火的話知道了我們跟他的情況,以及相關主線任務的事情。」

  點點頭,這點當然知道,她可愛的「男朋友」兼「同居人」可是把全盤托出了呢,悠雲眨眼,「當然、既然你們已經是燁兒的朋友了也不好再拐彎抹角或者坑啥了,我跟凌業創這個幫原先其實是為了燁兒,好讓他可以多交些朋友,夜兒的情況你們也知道,所以就不多說了,我們幫裡的人其實也有不少人想與貴幫交友,同樣因為外面情況而無法談話。」

  凌業聽到這接了下去,「我倆等人去結拜這件事情正好可以對外說明,同時也化解一些尷尬,同時、正如同我們與燁火一樣的個性、親兄弟明算帳這點你們應該也清楚了,」看著三人點頭後凌業繼續說著,「幫戰甚麼的也是可以照原來的模式,不過因為要進行主線,我建議之後還是排一排幫戰的時間,磨合兩個幫會的默契與了解,這也是為了主線部分若需要大量人力時的準備,不曉得三位對於這點有沒有甚麼看法或者覺得不適合?」

  聽到了凌業計畫的掀動風雲眼中閃過賞識,這凌業雖然在九獄燁火話中多在於操作與遊戲等等,管事部分則由悠悠的雲做主,但實際上光是這點就可以看出其實凌業不只是那般本事,對於一些幫派的想法還是相當精闢的。

  「這點再好不過了,不過對外說明該如何應付?這點我與他們倆還沒有甚麼頭緒,你們兩位有甚麼點子嗎?」三千弱水眼中也閃過佩服,這凌業腦子不簡單,果然不愧同於是跳級生。

  「這點交給我吧,我可是這方面的專長,」自傲的笑出線於悠悠的雲臉上,使得那柔美的臉龐帶上英氣,有著同樣不輸給凌業的光芒,「對外方面我們可以通稱說是我們在別的遊戲上其實認識,只是換了遊戲後認不出彼此,最近才知曉對方的身分因而化敵為友,關於其他遊戲別人不可能挖得出來,這也分辨不出我們彼此的真偽度,若是真怕被人察覺,大不了就是件招拆招、遊戲中的私下訊息系統可不是擺那邊好玩的!」

  「高招。」扯題萬能,尤其是能像悠悠的雲扯的在合理與不合理之間的才叫強大……畢竟,過去的事情除非是早已熟事已久的好友,不然是無法得知實際情形的,訊息系統也能夠幫助他們遇難化解,這可真的是善用了系統給的方便。三千弱水笑了。

  「我家悠雲說的話當然高招。」凌業小聲嘀咕。

  「那麼現在來談結拜方面。」掀動風雲點頭,「然後若有其他這方面的事情,悠悠的雲你可以與弱水談。」

  笑彎了眼的悠悠的雲說,「當然沒問題,不介意的話請像燁兒一樣喊我悠雲吧!」

  「同樣,其他人的名就召燁火喊人的方式吧。」畢竟他們是因為九獄燁火而湊到一塊的,三千弱水點頭。

  「然後……」悠悠的雲瞇起了眸嘴角勾起意謂不明的笑,這動作讓凌業汗顏了,如果不出所料……

  「然後?」飄渺殺手搞不懂這悠悠的雲再來是要做甚麼。

  「九獄燁火你這主線任務關鍵之一的傢伙還不給我過來這邊坐好難道要我過去把你拎過來還是下線把你從龍耀中段開才能把你那該死的要死不火的狀態解除掉啊蛤!」一口氣,悠悠的雲對著一旁散著不明氣息的妖冶男人喊了過去。

  ………女人、真的不好惹。三千弱水抹把臉。

  「!!!!!對不起悠雲我不是故意的不要把我的插頭拔掉!」跳起來,九獄燁火也不想管面子還是形象問題了,反正其他三隻也算他友人了,在友人面前還顧甚麼形象?如今安撫悠雲的怒火才是重點!

  「那還不趕快來坐好!」

  「是!」某男趕緊奔回原位。

  飄渺殺手嘴抽了下,這九獄燁火、原來是這般怕女人的人啊……

  呵呵……掀動風雲嘴角扯了扯,有點想笑,果真九獄燁火是個讓人感到有趣的人。

  「現在先來想結拜地點!」坐到原位後呼口氣,九獄燁火那慌張的樣子立刻收了起來,那遊刃有餘又自傲得有些驚艷的笑容出現在嘴邊。

  ……變臉技術果然不是只有千面人的專長,這偽、冷漠的傢伙這般也是一套。三千弱水汗。

  「對於結拜這方面的系統其實我並不太了解。」三千弱水與掀動風雲、飄渺殺手互望告知他們的情況。

  「我跟阿業也沒有。」凌業與悠悠的雲也坦白告知。

  這下慘了……看著幾個人臉上都是寫出這幾個字,令沒有被問到的九獄燁火有些不爽。

  「你們怎麼都沒問我!」這話一出,全體望向了他,除了掀動風雲與寡言的飄渺殺手外都異口同聲的說:「因為你這孤僻的傢伙怎麼可能會對於這方面有著了解!」

  聽到這話九獄燁火臉再次華麗麗地黑了,「誰說我不了解的!」

  「你說吧。」掀動風雲抬眉。

  沒好氣地瞪了幾個人,然後九獄燁火開始說明這特殊的系統,「龍耀這款遊戲對於關係系統方面有些很特別的設定,例如說結拜並不是去找NPC申請,雖然找NPC是有,但是卻不是直接找了就能夠結拜,結拜步驟是找NPC買一個名為【友誼相情】的道具牌,然後一起打怪升情誼值,可是、有時一些人情誼值都快滿了卻無法結義,附帶一說就是情誼職滿職為五百,若是滿二百五的異性可以去結婚,結婚步驟是關係系統方面最簡單的,只要兩人找到月老一同執行任務且購買商場的結婚裡包就可以結婚了,只是結拜方面卻是最複雜的,」蹙眉,當時他知道時其實有些複雜,並沒有多問那人,可是沒想到此刻要用,有點懊悔了,「結拜方面除了要升到二百五情誼值外還要尋找能夠結拜的地點。」

  「結拜的地點?」發出疑問的是剛要九獄燁火開口的掀動風雲。

  點頭,「對,結拜的地點,每隊人結拜得地點都不一樣,有可能是偏僻的小怪處,也有可能是有一群高等怪物在的中心點,龍耀設定這方面非常得奇怪,另外、也因為結拜地點的難找,目前結拜的人數其實並不多,而且、其實每次結拜的人一出都會有著公告,如果公告沒出、就算找對了結拜地點,結拜的關係也是不被系統所承認的,據我所知、成功的結拜隊數不超過五隊,然後、因為結拜並沒有像結婚一樣有著技能或者屬性加成,多數人就不願意為了這個幾乎沒有益處的系統而去搜集情報,對於成功結拜的地點也就知道的不多、當然這方面的系統想去了解的也一樣不多。」

  說完了一大串話,九獄燁火有些喘,這還是他第一次說這麼多話,這在現實中都沒發生過的,然後抬起頭後又看到了一臉欣慰的悠雲還有佩服的凌業,以及一臉奇怪的三千弱水,另外還有難得透著不解的飄渺殺手、寫著思考中的掀動風雲。

  「小燁兒,這還真是我第一次聽到你一口氣說這麼多話啊!就算你不是個寡言的主,平時要你說這麼多話就像是要殺死你一樣,沒想到你除了奇蹟似的了解這個好像跟你完全無關的結拜系統外還說了這麼多話!我、我、我感動了!」說完這串,某女孩感動的擦著那根本沒有流出的眼淚。

  對此,九獄燁火額頭上滑下了多條黑線與一滴冷汗,同時腦後還藏了些類似「井」字的東西……

  「悠雲等等在感動,你不覺得燁火知道這些反而讓人感到好奇跟詭異嗎?」凌業制止了悠悠的雲,臉色奇怪的看著九獄燁火。

  「同感。」三千弱水與忍不住的飄渺殺手贊同。

  這個孤僻無比還不擅長的人際關係的傢伙到底是怎麼得到這方面資訊的?就連他們這幾的大幫的主事者都不知道了,這個一個人獨行的到底是怎麼知道的?這、真的讓他們不是一丁點好奇啊!

  「……………我師父說的。」賞對白眼過去,九獄燁火瞇起眸,其實對於龍耀這遊戲他那師父若敢說清楚程度第二,那麼應該就沒人敢說是第一了,不過他自己其實也不太了解為何他那師父會這般了解龍耀,那時龍耀也才開啟不過三個月左右的時間,師父卻像是玩了頗久一樣的清楚,這讓他一直以來都疑惑著。

  然而,當他問起那傢伙卻只用著讓他都會著迷的笑容摸了摸他的頭然後扯開了話題,如今、要找人也找不到了,那傢伙已經很久、很久沒有進到龍耀裡了,有點像是清楚過了頭而膩了所以不再進來。

  「你師父究竟是誰?」四人異口同聲,然後對看。

  三千弱水一臉奇怪的先開了口,「悠雲、啊業,你們倆不是一開始就跟燁火再一起組隊了,怎麼還不知道那人是誰?何況燁火都說了他是跟他那師父還有你們組隊。」

  悠雲與阿業再次互望有點苦哈哈的望了下某個再想師父的傢伙,凌業開了口囧著,「我想你們搞錯燁火所說的話了,」看著兩人疑惑,無奈地糾結,「他是跟我們組隊沒錯,但是我們也是有不在的時候,而不在的時候應該就是跟那師父組著隊,他說我們跟他還有他師父組隊,原意應該是他跟我們組隊、然後他在我們不在的時候跟他的師父組隊!」

  聽了兩人的解釋,這下三千弱水包括一旁原本思考中的掀動風雲都僵了下,這九獄燁火要說也不清楚……

  無奈扶額望著那群人,九獄燁火翻著白眼:「我承認我說得過於簡單,但現在你們還要不要知道我的師父是誰?」

  九獄燁火這麼一說,掀動風雲這下真的停下思考瞇著眸子望著九獄燁火,「說吧,別吊人胃口了。」

  「那人其實玩了很多遊戲,而我玩的遊戲不多,可是不知怎麼的都會遇到他,只是我們彼此從未為對方留下任何的聯繫方式,一個遊戲離了就離了,說白點就是我們兩個對於很多遊戲都沒有太多留戀,也就是冷情,也因為我們兩個這共通般的點子,在我少玩而他多玩的情況下我多少都了解了他一點,他呢……精通於寫著各式各樣的遊戲攻略,不過公開的部分相當的少,或許你們不少人都看過他在別的地方的攻略了……另外,重點是,那傢伙每換一個遊戲就會換一個名字,你們也別想去追查他了,」思考了下,九獄燁火眨了眨眼,莞爾:「我跟他上次碰面的遊戲是【九天祭典】這款遊戲相信你們也不陌生,他的名字是『天祭帝約』而我是『帝玖燁』,再次來到龍耀遇到了他,他轉名為『君之龍翼』。」

  【九天祭典】是一個西方希臘神話為背景的遊戲,比龍耀出的時間早了很多,一度與另一門遊戲【鬧天釋神】競爭激烈,其中兩款遊戲還出了不少的大神、九天方面就是出了「天祭帝約」與「帝玖燁」這兩個有著師徒關係的大神。

  沒想到這九獄燁火竟然是那「帝玖燁」,有些讓人不敢相信……可後來眾人想想,那帝玖燁也的確像九獄燁火一樣孤僻,道是可以接受了,只不過這「天祭帝約」的新身分「君之龍翼」似乎在龍耀並沒有甚麼知名度。

  可……據九獄燁火所言,這君之龍翼其實隊龍耀這遊戲非常的了解,到底是為甚麼、君之龍翼會消失?

  「如果要問師父他為甚麼消失,我也不知道,總而言之他在消失前教了我不少的東西,其中之一就是這結拜。」九獄燁火看重人欲言又止的樣子很直接的說出答案。

  「燁兒,原來你之前不是在玩鬧天釋神阿!我還以為你是那遊戲的忠實玩家,沒想到是九天祭典……」好半天,悠悠的雲才憋出這句話。

  九獄燁火笑了笑,「其實當時我也考慮要玩鬧天釋神,只是後來覺得希臘神話故事不錯才去選擇了九天。」

  聽到鬧天釋神時某三個人其實默默有了交談,而原因很簡單、他們三個在玩龍耀這遊戲前就是玩鬧天釋神,那是款相當刺激的遊戲,不過後來沒了對手的他們才會轉換遊戲,換了最新且擬真度為目前最高的龍耀,他們倒是沒想到當時他們在鬧天釋神裡好奇著的、九天祭典雙神之一的傢伙就是眼前這人際關係不是一般難建立的傢伙──九獄燁火。

  不過,此刻在龍耀遇到了他們不得不承認,當時不屑的九天祭典果真是出了神級人物,這個、並不輸給他們的殺神。

  「我說……」凌業突然無奈了,見眾人轉了過來,才頭痛地說:「你們沒發現我們又扯題頗遠了嗎?我跟悠雲的上線時間快到了……可否先把一些事情談完呢?」

  「這方面你應該跟燁火說。」三千弱水撇嘴,結拜這方面他們三個都不太懂,懂得步驟的可是他們這個以為完全勾不著邊的人!

  「我的上線時間似乎也剩不多了……」說完這句話後九獄燁火黑線地發現一堆人同時瞪著自己,「是你們自己問我我師父是誰的啊!」

  所以扯題根本不只是自己的問題好不!九獄燁火抗議中。

  「快說。」這下掀動風雲額頭也有冒青筋的趨勢了,時間要到了還不說是不是找罵是甚麼?

  「簡單來講就是我們先去找城中的NPC,一般的藥水商人就可以買到結義牌,然後找副本刷情誼值,刷到之後再四處遊走龍耀尋找結拜地點。」快速且簡單地說出後九獄燁火思考了下,「買這東西可以明天買,我上線時間只剩十分鐘,現在先來談一下明天一起的上線時間,另外情誼值刷的副本等級越高上升越快,不過每天最多只能刷一百的情誼值,最快這方面要完成需要五天。」

  「了解,不如約晚上七點一起上線如何?」三千弱水提出提議。

  聽到這時間,九獄燁火腦中迅速轉著計算,「一個副本約莫是一小時半,一個副本最高產生五十的情誼值,所以沒意外地一場完成是八點半,然後是十點,上線共三個小時,龍耀一共可上線十小時,每個人至少留五至六個小時上線即可,其他時間還是可以自行運用的。」

  掀動風雲聽到這話則是蹙起了眉,「最好還是留七個小時會比較好,我們不能確定我們彼此的默契不會影響到任務的進行時間,另外調整上限時間改成六點半,避免我們各自若要上班上課會因熬夜而有變動。」

  畢竟,所有事情、遊戲都沒有比現實生活來的重要,必須以現實的狀況為最高準則。

  「嗯,那麼就約在六點半吧,若加上七個小時,最多約莫一點半至兩點並不會說到通霄的地步。」點頭,悠悠的雲贊同這樣的安排。

  「那就這樣吧!」說完這話九獄燁火竟然就消失了,這讓還要開口的三千弱水一愣。

  「他時間到了。」莞爾,悠悠的雲感肯定某個傢伙正在想撞牆壁中,她也得快點下線才可以,不然的話今天晚上真的不用睡了。

  他們明天可都是要上課的,雖說燁兒那傢伙的課比她與阿業來的不一樣。悠悠的雲眨眼。

  「原來如此,就這樣約定了,彼此加好友吧!啊、燁火那邊我還沒加。」三千弱水瞇起了眸子表示了解,對凌業與悠悠的雲發出好友邀請,一旁的飄渺殺手也同樣丟出了邀請。

  可唯一沒動作的倒是同樣為主線中心的掀動風雲,「我有燁火的好友了。」言下之意之後你們兩個再加吧。

  看來又是個心房高的嚇人的主。悠雲愣了愣,隨後明白了某人的情況,也難怪這樣的人能夠制住燁兒啊!同類嘛!

  「那麼等會和我們在加燁火好友。」三千弱水連想都不用想就知道老大的想法,於是也沒多甚麼。

  加完好友的幾人各自下了線,約定隔天再繼續,而這個約定也將在龍耀這原本平靜的江湖內扔下了巨大無比堪比核彈的大雷。

 

  畢竟、兩個大幫幫主與第一殺神要結拜了嘛!

 

創作者介紹

眷夏貪涼

涼眷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