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了,回歸之前的問話,你通常都甚麼時候在線?」掀動風雲又坐回了那懶洋洋地樣子,只是明眼人都看得出來某大神比一開始的狀況來的放鬆很多。

   瞟了眼飄渺殺手與三千弱水,「我說了之後,請勿隨意透露。」九獄燁火拿起了前方的茶壺為自己補充茶水。

  「守口如瓶。」飄渺殺手撇嘴,這傢伙似乎只對風雲放下了點戒心。

  「封嘴如拉鍊。」聳聳肩,九獄這傢伙心房這不是一般的厚。三千弱水拿起了茶杯也倒了杯茶來喝。

  「每日的早上十點到下午四點,然後是晚上八點到凌晨一點。」共十個小時,不多不少的十小時。努了努嘴九獄燁火淡淡地說。 

  龍耀這款遊戲為了不讓玩家們影響正常的生活,所以對於上線時間有著規定,不多不少的十小時,上完十小時候必須休息三小時才能再次進入遊戲,進入龍耀的遊戲倉鑲有計數器,玩家們可以分段時間上線。

  「某方面你的作息還真與常人無異。」聽到這時間,三千弱水擦了擦汗,「不過,通常八點至九點是尋常人的上班時間,下班時間也是約莫下午六點至七點,你這時間說正常也不太對。」 

  聽到這點,九獄燁火只是垂眸,「我是學生,半工半讀。」某方面的確是半工半讀,但、他不必解釋那麼多。

  「………是學生也不太對吧這時間,還有半工半讀到底哪邊來的這些時間安排工作的……」三千弱水汗顏喃喃。

  「你是大學生?」只有大學生才會可以這般隨意玩遊戲,不過好像還是有些奇怪。飄渺殺手蹙眉。

  「………跳級的大學生,不知道這樣有沒有回答你的問題。」翻白眼,真不曉得哪邊來的這麼多問題。九獄燁火沒好氣。

  「跳級?!你現在幾歲!?」三千弱水一愣,這傢伙原來不只是個專業玩家,感情在真實世界也有一番成績就是?

  「不覺得問太多了嗎?」臉黑了,這似乎已經觸及到隱私問題了吧!九獄燁火握著杯子的手有握緊的趨勢……

  聽進這些話後掀動風雲有些無奈,「燁火。」

  「嗯?」聽到掀動風雲這樣叫自己還是第一次,不過他與他的交流本就不多,要不是這次的插曲應該也很難遇到吧,但,他叫自己幹嘛?九獄燁火挑眉。

  「弱水跟飄渺他們值得信任的,畢竟我們的主線任務一定不能光靠我們就解決的了,就算我們兩個是排行榜上的第一與第二。」言下之意就是你可以試著去與他們做朋友,就如同跟他一樣,嘗試看看。掀動風雲為了之後的任務嘆了口氣,這下他又對九獄燁火有了個瞭解,那就是──

  若要跟九獄燁火交朋友,而且是真心的話、要直說。 

  聽出了話中之意的九獄燁火只是抿了抿唇,「必須給我時間,然後若要問詳細,也請交出同等的訊息,我交朋友、要公平。」

  他跟朋友的相處方式基本上就──欠你?會已更好的方式償還;欠我?只要你是真心的想要靠近,那麼不會去計較。

  他人對他好,那他就會回以比他對他還要好上千萬倍的真誠,若對他差,那麼他會讓那個人付出難以忘懷的代價。

  而一開始相交,基於彼此的不了解,請恕他必須一點一點的來慢慢了解、然後請在這段時間內以對等的方式給予一樣的東西。

  很古板、很苛刻的感覺,但是他的兩個好友都是這般交下來的,也認為他沒有錯,只因為他的身分太過的尷尬與特殊,他這樣保護自己並沒有任何錯。 

  「好。」看得出九獄燁火眸中的堅持,掀動風雲知道這麼一個孤僻對人有防禦性的人通常都是慢熟的,其實、他自己也算是,九獄燁火提出這要求並不過分,「我通常上線時間都是晚上八點到凌晨一點多,然後周六日是隨意,然後我的工作性質比較隨意,所以還是可以調整,另外、我已經畢業很久了。」 

  畢業很久、跳級畢業生良久,但他目前才二十二。掀動風雲瞇起藍眸。 

  欸?欸欸欸?老大竟然爆出來了!?三千弱水一愣,趕緊傳了訊息過去與自家老大好好談談。

  >>>掀動風雲:老大,你這樣告訴這傢伙你的上線時間跟資訊不太好吧?】

  【<<<掀動風雲:燁火是必須以真心相交的,縱使只是個遊戲,你難道察覺不出來?而且我透露得並不算深,做為遊戲上的相交基本也夠了。】

  【>>>掀動風雲:你究竟在想些甚麼?風雲、你對九獄燁火到底是以甚麼方是跟他交朋友的?】

  看到了風雲兩字,掀動風雲知道三千弱水是非常認真的再問著自己,於是慢條斯理的回著。

  >>>三千弱水:為了一個戰力、為了一個遊戲上可敬的對手、為了一個可以激勵自己的傢伙,不知道這樣有沒有回答到你?】

   看著老大這口氣,三千弱水無奈了,風雲這傢伙越來越難懂了…… 

  「內鬨?」非常惡毒且事不關己的問話來自於九獄燁火,垂著眼簾的他正慢條斯理的把玩不知道何時從包裹裡拿出來的小刀。

  看著他們那動作很明顯的就是在傳密語,而且似乎是因為他交朋友的態度與掀動風雲那不算深、甚至連基本資料都沒勾著邊的資訊而在談論著,九獄燁火唇邊弧度有些諷刺。 

  這些人都沒談好就來與他相交,是對自己太有自信心了嗎?還是因為他們根本就是抱持著玩的態度來找他的?或者說是因為自己太過孤僻低調反而吸引他們來靠攏? 

  「……並沒有。」回答的是飄渺殺手,聽出那諷刺之意的他剛剛看著三千弱水分享過來的聊天內容,說實在的、他目前也對掀動風雲的舉動感到不了解。

  風雲到底對這九獄燁火有著甚麼堅持?不僅開口相邀做朋友、分析這九獄燁火的心理特質還說出了自己一點的資訊,雖說那些資訊幫裡的人都有一定的了解,可是、這九獄燁火並沒有跟他們有太多的接觸,風雲卻聽到九獄燁火要求平等後說出讓他、很不懂。 

  「有話直說。」偏過了頭,嘴角的笑容很妖美,瞇起的紅瞳閃著冷冷的光,九獄燁火無聲笑了幾聲後,「對於你們兩個、飄渺殺手與三千弱水而言我對於掀動風雲就是個半陌生人,一幫之主這樣透露自己的訊息,被人要求要公平對待讓你們兩個看不過去是吧?」 

  三千弱水噎了下,某方面這九獄燁火的確是說出了他們的顧慮以及反彈之處。 

  「我九獄燁火跟你們也不熟,如今要從陌生人一瞬轉而朋友對一般人而言是很簡單,可是對於有著那樣身分的你們與天煞孤星的我似乎就不是那麼的容易了,可……」頓了頓,紅眸銳光閃過,妖冶的男子直接地接續,「就因為身分的不同,所以才需要對等的交換,因為就算是真心相交也必須有著同等的相信,如果連最基本的些微透露都不肯,那麼就更不用說以後的相處了!」 

  除了掀動風雲以外的兩者都愣住了,而掀動風雲只是勾起了笑容,沒有錯、他們雖然目前只是遊戲上交友,但是、他們遊戲上的身分也不簡單,要交朋友某方面的確是存在的尷尬處,就因為這方面的問題所以他才會在九獄燁火提出這方面的要求時立刻說出了訊息。 

  朋友要談真心必須以公平開始,若連最基本的公平都無法開始,那麼以後就更不可能在水平偏邊時有著信任,沒有信任、就無法談到更久的以後,同時也無法在戰鬥時有著彼此的默契。

  【<<<三千弱水:老大……這九獄燁火……說的是你的想法嗎?】

  雖然這麼問很不恰當,但是三千弱水真的有這方面的感覺,於是試探性的發了訊息過去給他,掀動風雲看到了這則訊息臉上雖然沒有表情可傳了讓飄渺殺手與三千弱水都投降的話。

  >>>三千弱水:我們當初不也是如此。】

  在小的時候就已經知道他們自己的身世並不是一般的常人,簡單來說就是含著金湯匙出生,然後從小就被教育著對外要有著一定的防禦性,他們三個第一次見面時其實並沒有相處得很好,甚至互看不順眼,嫌對方太冷、太刺或者太悶等等,可是、慢慢地,他們彼此試著透露出對等的訊息,緩緩地深入了解,也才能在那個圈子內有著「不容權利插手的鐵三角」之稱。 

  複雜的他們要從陌生人轉為朋友本就不易,不管是現實或者遊戲都是困難的,可是、遊戲初期的他們同為菜鳥,所以交到了一些真的不錯的朋友,如今成了等高的大神反而忘記了不同於初期而是跟現實中相似狀況的情況下該如何交朋友了……這,某方面還真的是讓人哭笑不得的。

  「九獄,是我們的錯,抱歉。」飄渺殺手與三千弱水互望了一眼,帶著歉意的笑對著九獄燁火說。 

  挑著眉,九獄燁火嘴邊的弧度緩緩改變,透著一絲打趣與好玩,也沒有直接回答他們,只是說:「我是自由人的九獄燁火,目前年紀是十九,半工半讀的跳級大學生,上線時間可以調整,請多指教。」

  聽出話外之意的兩人笑了,三千弱水接著開口:「你清楚的、我跟他是飲皇觴副幫主,年紀嘛跟他們兩個一樣,二十二,不過我們都在工作了,上線時間基本上也是可調整,多指教。」指了指掀動風雲與飄渺殺手。 

  「好了,制式的夠了,我們也來談談這主線任務吧,雖說我真的很不想解,但是被掀動風雲搞得不得不解了。」手環胸,沒好氣地說著,其實對於這種有些正式的自介受不了,但剛剛那種情況下用那方式再好不過,如今介紹也介紹完了,基本認知也有了,那麼之後就是慢慢談、慢慢來了,畢竟交朋友了、不是?九獄燁火淺笑。

  「燁火,讓他們喊你燁火?」聽到自己的遊戲名被九獄燁火喊出,掀動風雲抬眉淡聲,對於任務其實他不太急,只是不久前想藉由任務來接觸九獄燁火罷了,如今算的上朋友,那麼就不用急著去處理了。

  聽到這話,九獄燁火愣了下,無奈笑了,「風雲、我了解了,然後喊我燁火當然是沒問題。」

  「也別喊我全名了,叫弱水就好,這傢伙、喊他殺手。」指了自己的臉後又指了旁邊那個木訥安靜的傢伙,三千弱水笑。

   「………了解,不過……」扶額,他發現怎麼反而是自己心裡想要扯任務,這三個傢伙反而沒比剛剛想談任務了?九獄燁火有些面癱了。

   察覺出那動作的意思的飄渺殺手咳了咳,「任務。」

   ………嗯,任務。

   「老大,燁火分享一下你們的任務面板吧。」三千弱水搔搔頰趕緊扯回原題,怎麼感覺跟九獄燁火相處就會讓他們想扯題?這是典型的女孩子情形怎麼會發生在他們這邊?明明他們四個都是男的……

   兩人同時拋出了自己的任務面板,紅色的標題就這樣出現在他們面前。

 

  【主線】:仙魔的和平哨音

  全環節數:80

  目前環節:1

  任務內容:爾為仙之代表──「蒼藍傳人」(魔之表率──「染魔者」)吾為龍耀之主、迦藍,爾應該知道仙與魔之間有著矛盾,而此矛盾的產生原因便是兩者相交並沒有詳細了解而造成誤會所產生,爾希望你與從人族轉為魔之代表、獲得「染魔者」之稱號與紅眼的人(仙之引導者──獲得「蒼藍傳人稱號且有著藍眼的人」)共同處理這問題,首先請爾對魔之代表丟出【追魔令】(仙之引導者拋出【尋仙命】)追蹤彼此消息並成為好友,且攜同另外三名夥伴於一地結義(不限性別、限定等級相差不可過五級)並且打敗【副本:暴亂的蒼狼】之最終王者。

  任務進度:

  步驟一:使用【追魔令】(【尋仙命】)──完成。

  步驟二:與「染魔者」(「蒼藍傳人」)結為好友──完成。

  步驟三:協同「染魔者」(「蒼藍傳人」)及其他三人結義──尚未完成。

  步驟四:打敗【副本:暴亂的蒼狼】之最終王者──尚未完成。

 

  完成此任務後獲得【結義:特殊的友誼】之手環,並且開啟下階段任務環節。

 

  看到這狀態,九獄燁火先開了口,「還差一人可以讓我找嗎?」令一面的意思就是說其中兩個人包括了三千弱水與飄渺殺手。

   「誰?」他有兩個好友,掀動風雲相當的清楚,只是不清楚九獄燁火會選擇誰。

  「凌業,傲雪閣幫主,我的現實好友、同時等級與我相差並不多,另外也是那個排行榜上隱藏起來的那傢伙,他上線時間一樣可以調整、同樣跳級生,不過比我大一歲。」迅速地將好友的訊息講出,凌業與悠悠的雲兩者挑起,雖然說悠悠的雲在現實目前與他是同居狀態,照理來說選擇的也應該是他,只是、這有關到任務,就得以操作、裝備等等相關方面來評估選擇,九獄燁火抿唇。

   「………」不出預料是那兩個之一,只是,三千弱水擦了擦汗。

   貌似,他們兩個幫是常常幫戰的耶……

   看著三千弱水那表情,往一旁看去,發現飄渺殺手也是一臉糾結:「阿業人很好相處,」九獄燁火思考了下,重點應該不是啊業人品問題,於是又說:「親兄弟也是明算帳的,我跟他是如此,就算還想要幫戰、或者說是兩幫之間的問題,其實是不需要想太多的,這方面交給悠雲、也就是悠悠的雲去調解完全沒有問題的,要打幫戰還是可以。」

   「悠悠的雲可以搞定你怎不選她?如果她是個女孩你再擔心他與我們三個男人相處會……」掀動風雲提出了疑惑。

   「我不選悠雲的緣故是因為悠雲的操作並沒有阿業好,何況不管是他們哪一個人與我們結義,我都能夠百分百相信的,另外還有一點就是……」莞爾,九獄燁火說了一件讓三人愣了神得事情,「一個副幫、一個幫主,有差嗎?重點是、他們兩個雖然沒有結婚,卻是傲雪閣高層們公認的夫妻檔了。」

   至於沒有結婚是因為顧慮到他,怕有其他人認出他們後發現他與悠雲的關係還有跟他的情況,總而言之就是避嫌,不過、他們兩個處的依然很順這就不用管是否結婚了,傲雪閣的高層雖然他並沒有多麼的熟,甚至有些見都沒見過,但是從他兩個好友的口中清楚明白都是值得相信的人。

   所以關係甚麼的、並不用在傲雪閣的高層內太擔心,只是、在其他人面前、他們兩個就是帶著若有似無曖昧的幫主與副幫。

   「朋友妻不可戲?」三千弱水打趣。

  翻白眼,九獄燁火瞪了下三千弱水:「我都說是操作了,何況管理方面,也是由悠雲操手的,帶團打BOSS、下副本則多是阿業,所以找阿業來擔任這結義的最後一人再好不過了。」

   「雖然我們剛剛也有想提出我們的人,不過照你這樣說,選凌業也是個好點,促進兩幫發展也不錯,我們幫裡其實有不少人想與你們幫的接觸,只是對外我們兩幫長期幫戰多次且不分上下,讓人以為我們我是敵對而不好說話。」仙洞風雲淡淡地說,瞇起眼分析起狀況與之後該如何對外說明。

   「對,還有燁火既然你選了凌業,可以麻煩他過來嗎?我們正好可以選一下結義地點也可以問問他的意思。」三千弱水點頭接續。

   「這點當然沒有問題,我順便把悠雲也叫來,這樣你們要談兩幫的對外發言也比較好談。」看著飄渺殺手點頭,而另外兩人開始談著事情,九獄燁火掉出了好友欄對凌業發送訊息。

   望著鄭再發送訊息的九獄燁火,飄渺殺手問了個問題,「燁火,為何、你不進他們幫呢?你其實不用獨行的吧?」

   聽到飄渺殺手的問話,掀動風雲兩人停下了話題挑眉,其實他們也有著相同的問題。

   傳訊息到一半有些停滯,傳完後的九獄燁火才開始回答問題,「你們腦袋不輸給我,應該也察覺到我並不太善長應付一些人,」看著三人一同點頭,九獄燁火搔頰無奈笑後,「很多人也無法接受我這種交友態度,認為就是要先對他人好才能求回報,同時,我在PK榜與排行榜上的位置也讓我很難交到朋友,或許你們會好奇,初期的我狀況為如何,老實點講、初期時我就跟他們倆還有一個人組隊了,另一個人目前離開遊戲不確定會不會回來了,而我、從他那邊聽取建言跟人PK提升我的操作,不自覺就到了那位置,也不自覺得開始習慣一個人走於各地,欣賞起龍耀所創造出的美景,不過、其實這樣也好,我呢……並不擅長處理那些幫務事,逍遙自主的遊歷打怪也是種玩遊戲的方式,不是嗎?」

   「的確如此。」笑了,掀動風雲與三千弱水談完了事情,贊同了九獄燁火的看法,「只是,你不下副本?」

   「次數不多,下完就走。」簡單表明狀況,然後被自己的答案噎了下,好吧……這也難怪他會被說成孤星了……九獄燁火被自己囧到。

   …………這就是一個典型的偽、冷漠,這廝分名就是人際相處有障礙嘛!三千弱水看著九獄燁火妖冶的臉糾結了。

   …………這、這,他雖然也少言,但是也不至於像這傢伙一樣,這情形連他也汗了。飄渺殺手僵硬地端了杯茶。

   果然該說他分析九獄燁火一點差錯也沒有嗎?不過,這也才有趣,分析出來卻還是讓他感覺好玩才是有趣。掀動風雲搖搖頭無奈笑。

   看著三人的樣子,九獄燁火尷尬了,囧啊……他、他真不是故意的,就因為現實的關係才不自覺就、就落得這窘境啊!

   於是汗顏的某第二大神趕緊扯題:「悠雲他們要過來了,我要他們直接過來這裡。」

   明顯看出某人的意圖,只能說、天才也不是十全十美的,這眼前小他們三歲的少年不就典型的例子,三千弱點順著話題說:「嗯,畢竟我們還沒談妥,若你與我們同時出現一定會再次引發騷動的。」

   聽這話,再次開啟訊息面板傳了位子過去,無奈地看著裡面越來越激動的話,趕緊關掉等人過來,嗯……他有預感,等等一定很精彩,雖然他不愛湊熱鬧,但是不代表不愛「看」,他待回兒就乖乖坐壁上觀好了。九獄燁火默了。

   而在九獄燁火等人端起茶杯再次飲茶時,敲門聲響起、開起門來的正是悠悠的雲與凌業。

   悠悠的雲立刻心急口快的說:「燁兒你終於開竅要交朋友了!我替伯父伯母感到欣慰啊!」

 

  ………靠,不讓他作壁上觀也別一進來就說這話啊!九獄燁火臉色青了又紫、之後又轉為黑,明顯被悠悠的雲所說的話給刺激了。

創作者介紹

眷夏貪涼

涼眷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