騎著自家的魔饜飛馬前往了傲雪閣總部所在城鎮──「曲秘城」,這城除了是堂堂第二大幫的總部位置外還有著全服最大的酒樓──「沁竹軒」。

  沁竹軒有著最雅緻的包廂、最精彩的歌舞秀以及最好吃甚至還有額外增加屬性的餐點,也是因為這額外加點屬性的餐點響徹整個「燦陽」服,重點是、沁竹軒並未在其他大陸中設置分店,若要吃屬性餐點?可以,請來曲秘城吃吧!其他地方一概不供應,店主相當神秘、至今都沒有人知道其身分,據說是因為店主不想要被人追著要菜譜的關係。 

  龍耀這遊戲總共有三個大陸,分別名為──「俠遙」、「仙宵」、「魔魁」,顯而易見的就是人、仙、魔三個種族的分據地點,目前開放的卻只有俠遙大陸,可光是這個大陸就夠玩家探險個不停了,據說目前沒人把俠遙踏遍的,另外,擁有著「染魔者」任務的九獄燁火則可前往魔魁大陸、有著「蒼藍傳人」的掀動風雲則可前往仙宵大陸,仙與魔目前處於敵對狀態,所以兩大神都無法前往對方任務的大陸。 

  還有,不得不說一件事情、其實會開了一年多都還未能前往兩大陸得責怪一下這兩個大神級人物,因為這兩個傢伙卡了那個「仙魔的和平哨音」任務沒解,遊戲歷史進度一直無法推遠,或許會有人好奇說、別的服呢?別的服的狀況呢?非常的不好意思,目前三個服只有這兩隻不知道如何神奇還是亂鑽亂跑的找到了非常機車的NPC接下了任務,而這個任務……其實只要有一個服開啟,其他三個服都會接連開啟,接的機會是三個服都有,只是其他兩服的大神都沒「燦陽」服的燁火、風雲大神來的強…… 

  不會有人抗議?當然會有啊!只是,抗議歸抗議,大神實力擺在那邊,你去嗆啊!你去PK啊!不怕死的話就去吧……兩個大神可都不是吃素的,就算一個孤僻落單的很…… 

  一個是第一大幫的幫主,身邊有著其他大神與多名幫眾,一個則是孤僻的連人影都很難看見外加還跟第二大幫的幫主與副幫有著關係,就算恰巧抓到落單的大神,可人家大神有著神祕職業,直接一殺招滅了你、閃人!玩個毛線嗎?

  不過,遊戲一直沒有進度,官方方面也是非常的懊惱,有想過去找兩個大神談談所以打了電話過去,非常不意外的、大神們現實中都是忙得可以翻天的傢伙,你好意思讓人拋下現實中的事情去忙遊戲嗎?慢慢等吧官方服務人員! 

  於是,某個叫風雲的大神這動作讓所有觀看著遊戲內的GM都淚流滿面,感謝上帝、感謝神明、感謝無數的人啊!這兩隻終於要開始主線任務了,天曉得他們都想不管主線任務直接開啟那兩個大陸了…… 

  九獄燁火騎著飛馬到了城外不遠處,打開包裹吃下悠悠的雲神秘製作且未公開的隱身藥丸將身影隱藏起來緩緩地走進了曲秘城。

  說到這隱身藥丸,每次九獄燁火到悠悠的雲那邊拿時總是一陣無奈,因為悠悠的雲是目前全燦陽伺服副職--「煉藥師」最高的人,要拿這隱藏身影的藥除了需要一堆雜七雜八且難打的要死的怪物才會掉的藥材外還要擔任悠悠的雲的試藥人,想到每次吃下藥丸後的情況,九獄燁火只能表示是求生不得求死不能,雖然有的時候藥效是會讓人想仰天大笑般的好,可、那些藥丸的味道都不怎麼的好……有的甚至堪比餿水味。 

  看著包裹中只剩下十幾顆的藥丸,九獄燁火臉色都青了,這藥丸雖然攻能讓他非常滿意、藥味也不會讓他想吐,只是這一顆藥丸只能持續個一分半,這短短的時間讓他真的很想灑淚一番,一分半啊!多短的時間!他至今走在城內走不到一半就要再吞一顆了!這、這!他很快又要去找悠雲試藥了!這不是只有悲催兩個字可以形容的! 

  在心中哀怨的九獄燁火加快了步伐速度,非常的鬱悶,因為這藥丸在吃下去的時候所有技能附加屬性都會消失,其中也包括增速技能,這讓忘記換增速裝的他感到無比的想哭……他不要再吃一顆了!再吃一顆代表他加快了去找悠雲的時間啊! 

  最後,九獄燁火在藥效要消失的前一刻來到了沁竹軒內,在店小二走過來的同時身影顯現,這也讓店內不少人因為大神突然顯現的身影暴動了起來! 

  「啊啊啊啊!!!是燁火大神啊啊!!!我還是第一次看到燁火大神本人啊!果真是帥翻了!」

  「唔唔唔唔!!燁火大神的職業還是探查不出來,嗚嗚嗚嗚大神你就讓咱們看看嘛!」聽到這話九獄燁火黑線了一下,翻了下系統果然又是一堆探查的通知。

  「燁火大神簽名簽名簽名!!燁火大神說說話啊!!!」不少女孩子不斷的尖叫,這讓九獄燁火臉黑了。

  所以他才討厭來到人多的地方啊!一直尖叫是喉嚨不痛嘛!吵死人了!九獄燁火蹙起了眉頭。

  然後在他要跟店小二要問掀動風雲所在包廂十人群陣陣竄動有逐漸接近的情況讓九獄燁火的臉更黑了,轉過了頭冷聲瞇起了眸:「再靠近一步的,我不管這裡是安全區還是最大的酒樓,我一樣開紅秒掉!」 

  聽到這殺氣濃濃的話語有人不爽了,於是叫囂:「九獄燁火不要以為你是排行榜第二的大神就可以無法無天!」

  「對啊、對啊!九獄燁火別人仰慕你是你的榮幸不要太囂張、太自以為事了!」

  「不要自以為有第二大幫的幫主跟副幫幫你就了不起了!安全區也敢開紅!」

  「你以為你是誰啊!第一大神風雲都沒你這般自滿自得!」

  「是阿、是啊!你遲早被人踢下PK榜第一啦!甚麼狗屁的殺神啊!孤僻的要死根本小破孩!」

  「說不定就一自閉兒呢!哼哼哼!」 

  這話越說越難聽,也讓九獄燁火的殺氣越來越濃厚,「沒本事羨慕忌妒恨就說!不用這般拐彎抹角!我也沒有多希望被人關注!少爺我已經能有多低調就低調了!大神就不是人?大神就不可以孤僻?你才小破孩!腦袋沒長好不要出來顯擺你的文詞!只會顯得你單細胞的特質更明顯!」連珠砲的毒舌狂轟,老虎不發威當他小貓一隻嘛! 

  他九獄燁火從來都不是好惹的主,不愛靠近人群不代表就是完全的自閉!他只是不擅長而不代表不會!不回一句就叫囂的越來越厲害!少爺出來混的時候他還不知道在哪邊喝奶呢!九獄燁火的怒火快要噴發,臉色冷冽。

  此刻某大神還沒接到酒樓鬧得一團糟糕的情況竟然傳了訊息過來給九獄燁火……

  【<<<掀動風雲:你還在其他地方?

  看到這訊息的九獄燁火怒了,少爺我被困在酒樓下你還不來幫忙,感情還在那邊問少爺在哪邊!

  【>>>掀動風雲:去你的掀動風雲,少爺我在酒樓底下要抓狂了,你不給少爺我下來解決,我立刻閃人,事情也不談了!

  某大神看到某人這麼回了自己嘴角抽了抽,打開幫派頻道果然不少人都在說九獄燁火出現在沁竹軒而現在被眾人嗆還被眾人擋住云云之事……

  於是掀動風雲對著一旁的三千弱水開了口,「弱水,下去把九獄燁火『救』上來。」特別強調了個「救」字代表某人糟糕的情況。

  其實掀動風雲在某人當著他們的面騎坐騎飛走時不久就發現了一件事情,那就是──九獄燁火這人除了不喜歡甚至到討厭人群的地步除了嫌吵嫌麻煩之外就是非常的不會應付一堆人,尤其是把他當成「大神」的那些人群。 

  因為他隱隱約約感覺出那人跑時明顯就帶著「逃跑」的感覺……

  聽到老大的話也疑惑的打開了頻道的飄渺殺手與三千弱水看了看幫派頻道清楚了知道目前他們等了頗久的人目前遇到的狀況不禁也無奈了起來。 

  「老大……你有沒有用錯字,救?」三千弱水表情異常的糾結。 

  那自傲的目不視人的傢伙需要救?而且是救上來?這不表示這傢伙再酒樓了嗎?還需要救嗎? 

  掀動風雲默了下,瞇起了眼:「我只說一次,然後你們如果想要跟那傢伙打好關係也別說出這件事情,」看著兩人點頭後接下去說,「那傢伙除了討厭人群之外,其實也是因為不擅長應付那些把他『當成大人看待』的人,所以九獄燁火才不喜歡出現在人群裡,除了少數的人能夠把他當作一般人看待之外,你們想其他人不會把他當成高高在上的存在?我感覺得出來,那傢伙非常的討厭也相當的不會應付這種人。」

  聽到老大這難得長串的話跟內裡的意思,三千弱水瞠大了雙眼,甚麼!?那個自傲的不得了的傢伙其實是個社交功能有障礙的傢伙是這樣嘛!感情不是目中無人而是不會交流!

  道中之人啊……某方面對那種崇拜者也沒轍的飄渺殺手在心中替九獄燁火感慨一下。

  而在他們三個說這事的時候某人給掀動風雲傳了訊息,且看得出怒火真的要炸開了,因為掀動風雲一打開訊息就看到了特別放大字體的「靠」字……

   <<<九獄燁火:!!!!!!!!掀動風雲少爺我給你五秒鐘,再不讓人來處理少爺我真的開紅把這邊轟了!

  看到這行字掀動風雲也無奈了,對著一旁還在感慨著的三千弱水翻白眼,「弱水給你三秒下去,那傢伙要抓狂了。」 

  然後非常自然的把訊息分享了出來,讓兩人都看到了那特別放大的「靠」字……好吧,看到這字還特別放大就知道那傢伙是真的怒火衝冠頗有把這酒樓給拆掉才甘願的情況了,三千弱水趕緊從位子上跳了起來衝往門口往樓下跑。 

  九獄燁火發完訊息後發現還是沒人立刻出現,名字剛剛亮起紅色而NPC與其他人要暴動時恰巧某個用跳的大神人物出現在大家眼前,「九獄!冷靜!」 

  這不就是那個剛急奔而出的三千弱水! 

  看著眼前的三千弱水,隨手一揮,PK模式取消,NPC又回復到原位,可暴動的眾人卻沒有停止,依然在那邊叫著「自閉兒」、「小破孩」、「沒膽識」等等難聽且絕對不會讓人不生氣的詞。

  聽到這些話,三千弱水的臉也黑了,這下他知道為何九獄燁火會氣到要發一個大的可以的靠字給自家老大了,聽到這些話如果是他也怒了。 

  「你處理,你們害的。」七個字,冷哼,九獄燁火環起胸,血紅雙瞳很有燃成焰火之色的趨勢,明顯就是在說「不處理好就糟糕給你看。」

  天煞的到底這些人怎麼這麼白目啊!這傢伙孤僻歸孤僻,那PK的氣勢與操作雖然只見過不下三次但是絕對可以肯定是神手的傢伙怎麼可能是小破孩或者沒膽識的傢伙?單細胞生物也不是這樣拿出來氣人的!三千弱水臉色青了又黑、黑了又青。 

  「你們這群人是沒把我們飲皇觴看在眼裡嘛!九獄是我們老大掀動風雲請過來的!擋在這裡是要跟我們做對?」聲音宛如絕對零度,三千弱水瞇起了翠綠色的瞳眼。 

  「風、風雲大神約的!?約九獄燁火!?」有人不敢相信。

  「風雲大神約燁火大神是要做甚麼?」

  「有可能是要談那個開啟兩個大陸的主線任務吧!大神們應該是要動工了!」某人隱隱約約猜到了重點,但不算是九獄燁火來到這裡的主要原因。

  「咦咦咦咦!!那我們不就是擋了人大神做主線的道嘛!」驚訝傻眼。

  「啊啊啊!!快讓開、快讓開,要是讓大神們又不作任務了我們可就成了千古以來的罪人了!!」趕緊讓位。

  「龍耀的人肯定恨死的……」讓道、讓道。

  「………」許多人聽到了「主線任務」四字也趕緊讓道,原先叫鬧的人也因為這四個字的嚴重性而住了嘴要不就是離開了沁竹軒。

  三千弱水黑線了,感情這主線任務比他們飲皇觴威去人的力量還要大就是了?雖然說某方面的確是在正確不過,可是怎麼看就是怎麼不太爽快……

  「帶路。」後面的某人沒好氣的冷哼,心情已經差到極點了,他想趕快結束掉事情趕緊繼續去做他的逍遙大神。

  但是,在這裡真的得說……燁火啊……當你碰到了風雲之後你真的事沒有神馬時間當逍遙中人了……之後雞飛狗跳、人仰馬翻不消說,下了線你也沒啥空了,你就別想了…… 

  「是、是。」知道後頭的人心情非常的不好,三千弱水趕緊帶著人走到了他們定的包廂──「柳居」。

  進入柳居,九獄燁火果然看到了害他被堵到抓狂的罪魁禍首──掀動風雲,血紅的桃花眼瞪著那個擁有藍色鳳眼的傢伙。

  「……」殺氣、很重。這是飄渺殺手看到進入柳居後的九獄燁火的第一感想。 

  「……」一般來講讓他等這般久的人掀動風雲都不會給好臉色,可今日這次不但是他約他還是他讓九獄燁火遇到這麻煩的情況,只好默默地喝茶。

  三千弱水心中欲哭無淚,你們兩個沒良心的,沒看到這九遇燁火怒火燒得快跟他的名字一樣了嘛!還不幫忙人家消消氣啊!老大、你還是那主要的「兇手」啊! 

  想哭又哭不出來的三千弱水只好擔任招待的角色,陪著笑容對著九獄燁火說:「九獄,坐吧、坐吧!來討論一下那主線的【仙魔的和平哨音】!別氣、別氣,氣那些人會降低格調的!這沁竹軒的可是連茶水都不是一般的好喝!」順手趕緊倒茶遞了過去。 

  他這也是堂堂大神級人物如今竟陪著笑要讓人別生氣,三千弱水心中無比哀傷……

  挑了個較遠但是不會影響之後談話的位置坐下後接過茶水,慢條斯理聞了聞茶香,雖然是遊戲,但是現實中對於茶類味道很挑剔的他也不得不讚賞一下這龍耀遊戲中做的茶的確是挺香的,輕嗅完茶香,喝口茶閉了下眼,嗯、真的是好茶。

  因為茶品的關係,九獄燁火心中安定了不少,不過這是若讓三千弱水之道一定會讓他痛哭,感情他的陪笑跟話都沒讓人消氣而一杯茶就讓九獄消氣了,這讓他臉往哪擺啊! 

  「有話直說。」四字輕淺,靜靜地又喝了口茶,抬起了眸子的九獄燁火對著掀動風雲直接而了當的說。 

  「我想問你想不想進行主線?」撐起臉,懶散地瞇著藍眸,掀動風雲問著眼前這個似乎因為喝到好茶而脾氣瞬間消掉的傢伙感到好笑。 

  嗯,九獄燁火這人果然很有趣。看著這外表清冷邪魅實際上卻絕對不會辜負那燁火之名的傢伙,掀動風雲對於這與外貌節然相反的傢伙感到好玩。 

  「……你都丟了那該死的【追魔令】在我身上了還敢問我想不想進行主線你腦子是浸水了還是癡呆了啊混蛋!」一口氣且毫不猶豫地吐槽眼前的傢伙,九獄燁火非常不客氣的放下了茶杯賞了掀動風雲一對白眼。 

  ………能一口氣不斷的說出這話也夠厲害了……他這沒斷句沒標點符號就吐槽也不是一般人了,何況吐槽的人是老大……飄渺殺手心中默默地OS

  厲害……對於九獄燁火,生騰起不是一點半點的佩服,三千弱水瞪了瞪眼。

  「……你通常都甚麼時後在線?」既然都被人這樣說了,掀動風雲也不打算再打馬虎眼了,立刻直奔重點,其實他原先不打算解這主線的,覺得讓別的伺服慢慢找也是一番好事,反正他副本還沒完全摸透,沒打算去闖那兩個大陸,對這九獄燁火使用【追魔令】也只是好玩的想抓住九獄燁火這神隱般的人的蹤跡。 

  可、如今看得出來,這九獄燁火就是不想與他有太多牽扯,可這不好,他觀察的出來,其實九獄燁火這人只要是熟悉的人就不會這般帶刺,實際上應該是蠻溫和的人,畢竟如果不是那樣的人,那兩個傲雪閣的傢伙不會對他的保護那麼深。 

  深到只要一有人問起就開始放殺氣……這不是他去實驗的,而是某個不知死活的傢伙知道了九獄燁火與兩人有關係而有人試探後得出的結果。 

  「好好談談,可否?不光談任務內容,而是當個朋友。」掀動風雲坐正了身,天藍色的瞳眸認真地看著這眼前這絕對不下於自己的邪魅男子。

  「…………」這下九獄燁火傻眼了,怎麼從【追魔令】扯到當朋友?感情他就是搭訕就是!第一大神跟他這個第二大神搭訕? 

  一旁的飄渺殺手手中的茶杯都掉到了地上、雙眼微瞪、嘴微張,三千弱水則是噴了茶水嗆咳了,咳、咳、咳,老大可是出名的心房重,不隨便交友的,只因為於現實的他們所處的地位不容許單純交朋友的心裡存在,雖說他們三個的相交是那範圍圈的意外…… 

  只是、只是老大現在竟然直接跟九獄燁火說要當朋友?難道老大是為了任務嗎?想到這裡三千弱水又搖頭,他相當清楚掀動風雲不是那樣的人,掀動風雲若是直接開口了就絕對是想認真的當朋友,而且還是那種肝膽相照的那種!挑人甚嚴的他竟然說了! 

  這程度堪比彗星撞地球來的強悍幾千倍啊!今天外面要下劍雨了是吧!!! 

  「……開玩笑?」僵了半天的九獄燁火良久才擠出了這段話,這、這還真是……不管是現實或網路第一次被人這樣正面直接開口跟他說要當朋友,這雷的可不只是小雷而是天雷的程度了。 

  他的朋友其實很多,但是真心的單純當朋友應該可以說少了……而且是很少,只有悠雲、阿業兩人,泛泛之交、那些還算可以接受的卻是不少,畢竟他現實的地位不是一般的高……然而這不是重點,九獄燁火摸不清這掀動風雲究竟是基於和點想跟他當朋友。 

  ………老大第一次這樣直接跟人說要當朋友竟然被誤會了!噗、噗哇哈哈哈哈………三千弱水悶笑著,低下了頭、肩膀抖動,不、不、不能直接笑出聲,要不絕對被老大秋後算帳…… 

  飄渺殺手也撇過了頭悶笑著,老大一整個就是悲催啊! 

  「…………………認、真、的!」掀動風雲絕對不會承認自己被那短短三個字給打擊到,有帶著這麼一點的咬牙切齒,一字、一字的說著,忍住,對一個孤僻不擅面對陌生人的傢伙不能隨意動氣…… 

  看來某大神對於某火有著一定的了解了,該說是天才腦袋發揮功用嗎? 

  「………」九獄燁火複雜地看著眼前藍眼的俊美男人,自己的身分對於外人都有著一定的警戒,可是、看這男的那一臉認真,坦白說他是可以看出這人對這事是相當的重視的,不過……他的身分可不是一般的麻煩的。 

  頓了頓,九獄燁火笑了,這只不過是個遊戲,他現在的身分就是九獄燁火而已,並不是現實中那身分,並不需要煩惱甚麼,他在擔心甚麼啊! 

  看著九獄燁火一下皺眉、一下笑,三人不明所以然,搞不清楚這紅眼妖冶男子在想甚麼,正當三千弱水與掀動風雲要開口接續說著的時候他們聽到了九獄燁火的答案。 

  「可以啊,不過之後下副本必須帶上我,但是人不可以太多。」

  聽到這答案,不只三千弱水笑了,連掀動風雲與一直未開口的飄渺殺手都露出了笑容。 

  「當然沒問題。」掀動風雲莞爾回答。

  「呵。」九獄燁火輕笑,遊戲就開暢快完,就算不喜人群、但不代表他不能在遊戲上交友,他一個不小心就畫地自限了起來,如果真的束縛了自己、拿玩遊戲還有甚麼歡樂可言?

創作者介紹

眷夏貪涼

涼眷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