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1310 (2)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白癡。

  真真是個白癡。雪白色的髮絲從貝雷帽中掉出,隨著吹過來的微風飄盪、隱隱約約蓋住了聞人璘那掩在眼廉下的惡意。

  勾捲著自己的白色頭髮,也不理會那不斷掉出的髮,聞人璘笑得很是愉悅,笑中透著濃濃的邪氣就像是有著邪惡的黑色翅膀而外貌純潔的墮天使,「你們還傻愣著?這位小姐可是會死得噢,如果不處理的話,差不多你們只要再遲一個三分鐘叫救護車,這小姐可就真的沒救了啊……」

  涼涼的語氣,事不關己的淡漠,彷彿人命在她眼前就與一根雜草相同,這讓一般人都難以接受,這人受傷可是她害得啊!害的田蜜主動去觸碰花瓣,害的田蜜手指被硬深深地腐蝕掉。

  「啊!!」跟在很後頭的女僕聽到了自家小姐的尖叫聲趕緊跑了過來,看到了自己的小姐陷入了昏迷,又發現了小姐的手指頭整個被腐蝕掉,不禁也高聲叫喊。

涼眷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藍珥擎很是頭痛,他真是沒想到田氏集團的小姐會嬌蠻成這個樣子,連這種疑似怎麼看都是有毒又或者有危險的花朵都想要搬回家,是要拿去哪裡炫耀嘛?

   「……唉,真拿你沒有辦法,少旗,幫小蜜把那朵蓮花摘起來教給人保管,我們把它帶回。」吩咐著一旁的僕人,穿著西裝的男子一手摟著那外表美豔的花癡女。

   聽到裝逼男真要把那朵「藍色蓮花」拔起,未遇嘴角抽了抽,真沒見識過如此白癡的男人。

   「腦殘啊。」聞人璘滿腦門的黑線,對於這個男子一碰到那花癡女灑潑就沒輒要把危險的東西拔起的動作給了最中肯的評語。

   「是說那到底是什麼東西?」末宵雖然能感覺出不是什麼好東西,但對於這種有些妖感的還是不太熟悉的。

涼眷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